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



我每天超过一千公里的极限驾驶,这样开了三天,终于在20年的最后一天成功到达了这个西澳和北领地的边境小镇,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小镇的时候,依然让我出乎意料,小镇的破乱无序让我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担忧。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山顶俯瞰小镇


小镇中心的房子大多是破旧的,有些凌乱的依山而建,从山顶俯瞰整个小镇,依稀能感受到过去的繁华,这个矿业小镇在过去繁华的年代吸引了很多东南亚的劳工来这里,这些人很多后来在这里留了下来,而我的房东也是其中之一。这个五千人的小镇因为地处边境,是珀斯北上达尔文的必经之路,因此有不少上好的星级酒店,而我的工作的酒店就是其中之一。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客房部门口


而我之所以从凯恩斯长途跋涉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工作。这个普通的客房打扫工作看起来毫无亮点,但是背后的老板是小镇的大财主,名下有矿有酒店有饭店等等大小企业,控制着小镇的大多数产业。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雇主担保对于老板来说轻而易举。我们酒店客房部经理,五年前的一个法国背包客,就是在这里拿到了PR,而酒店在20年9月份又担保了一个法国背包客,所以雇主担保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可事情并不是那么顺利。


在我来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个四星级酒店客房部正式工只有两个人,是的,就是被担保的那两个人,其他全是南太平洋岛国的季节性工人。而在我来之前,公司又从悉尼请了一个主管过来。淡季的时候整个客房部除了经理只有四个人工作,这样的情况,公司几乎不可能再担保另外的人。加上K村(Kununurra的简称)燥热的气候,第一个月的时间让我无比煎熬,不同于国内五星级酒店的室内打扫,这里的apartment都是独立的,室外要顶着烈日去擦玻璃,每个apartment都有二楼,在酷热的气温下跑上跑下还要抬水桶拿吸尘器真的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气候绝对不是留在这里的最大问题,孤独才是。也许是因为小镇阿宝非常多,也许是因为小镇配套设施太差,方圆百里只有coles,肯德基麦当劳啥也没有,也许是因为小镇的位置太偏僻,开去最近的城市都要五百公里以外,总之这里的中国人非常非常少,我并不排斥和外国人交流,但是再流利的外语也没有母语交流来的亲切和放松。可是在这里我真的很难找到一个愿意和我聊天的中国人,大家各忙各的,每天两点一线,生活除了工作,好像一无所有。这样的生活状态让我极度压抑,我每天下班后就是去游泳池游泳,持续了四十多天,四十多天的游泳让我这个在国内没去过泳池的人变成半条水里的鱼。然而我唯一的消遣,泳池竟然莫名其妙的关闭了,从此每天下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天的熬。生活开始进入无交流状态。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小镇独特的酒瓶树


转机。

这里要说明一下,我去K村之前我的国内驾照是过期了的,所以我算是无证驾驶三千多公里,这里郑重提示,绝对不要模仿,我完全是无奈之举。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从昆士兰成功闯入北领地的路上


所以在K村考驾照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而我第一次去路局就碰到了我在K村的唯一男生朋友,大伟。几句攀谈后互留了微信。第二次再见面,我跟他借车考试。第三次见面我跟他借钱办三签,为什么找他借,因为别无选择。而这哥们每一次都痛快答应,这种信任让我非常意外。他仿佛把金钱置之度外。从此,这个朋友在我内心的位置就无法撼动了。我们约出来一起游泳,一起去酒吧餐厅,去陪他修车等等。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


可这样的一个朋友,很快离开了K村。他走的前一天我拜托他给我剪头发,我请他吃了告别餐。匆匆相遇匆匆别离。这是旅途,也是人生。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大伟临走前一晚


然后,生活回到原点。

我最终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放弃留在K村继续找雇主担保的机会,决定北上达尔文。我太久没有生活在城市里了。我需要看到车水马龙,人潮拥挤。哪怕都是陌生人,我也会感觉热闹一些,


在我路考通过结束后不久,我就交了辞职申请。在K村四个月的时间,回想起来一晃而过,其实每一天都没那么容易。


我跌跌撞撞的前行,只是期望未来更好一点,不过即使生活没有变好,我也不会停下脚步,因为我知道我比以前更好了一点。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


再见,库努纳拉。

感谢你让我细品孤独。






Kununurra-这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小镇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