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on (3) :昆西最后的中国菜农




Winton (3) :昆西最后的中国菜农

父子两代人的蔬果店


Winton (3) :昆西最后的中国菜农

屋后的菜地还保留着储存和灌溉系统



Winton (3) :昆西最后的中国菜农

入口,自建的木屋紧邻店铺


Winton (3) :昆西最后的中国菜农

店铺内部,时间早已经停摆


Winton (3) :昆西最后的中国菜农

一切都留给了小镇






这个叫Willie Mar 的老汉(1868-1954)

比我的爷爷早来一个世代(1921-2011)

20世纪20年代

出生是第几个孩子和被谁带到什么地方

都无关生存的哪一个理由

一双手稚嫩衰老裂开缝补

血色到枯黄的重担下做起无知的伟业

在湖南不太平翻滚的红土上

在地球另一边焦得金黄又火红的内陆小镇里

像诚恳的母牛一样啃着土地,肉汁换来蔬菜和瓜果



老汉的儿子也叫Willie Mar

查有此人,祖籍广东中山

旧时代落幕前翻身接手新大陆

一个没有女人的中国商店

绿幽幽的菜地证明一切的血液

供养五颜六色的小镇迁入者



儿子没有老汉活得长,也没有新的儿子

1 dollar 50 cent 

所有色彩不问出身和种类统一标价

死后回馈了银行账户8.7万刀,无人认领

小镇动员为这笔遗产寻找亲属

所有在这一小块贫瘠的后土上生活过的事物

被划为保护和13年的追寻

昆州西部最后一个 “Chinese-born market gardener”

我们所说的菜农

死了

属于他的土和名字还在



我知道这个被重新拼写的Mar

就是我熟悉的马姓

来自我出生地旁边的另一个村子

在这个运动不息的镇上没有烟火的马路边上

与广阔的澳大利亚内陆相接被保存起来

一种和我坚固的联系也生生不息

毫无惊奇地呼吸着

我这个流散在异乡的中国人

我们都吃着祖先的盐

喂饱一代干枯的渴望

或许我就是他们寻找的

Willie Mar在中国某个遥远的乡村生落的

那个遥远的表亲的后代








Winton (3) :昆西最后的中国菜农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