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缺席的一切,应该要把时间倒流回九月来说起。彼时我们行驶到离布里斯班两个多小时车程的一个内陆小镇,得益于太阳能的强大,我们一待就待了两个多月。


某日我们像往常般步行到IGA采购,抱着一大堆丰满人生的食物回van里时,一位女士路过,隔着van问我们是否安全,紧接着又有来自小镇的警方致电给我,询问同样的问题。在我们一一道平安与感谢关心后,警方说要过来我们这里。因为寻常我们都有遇到过陌生人来问安全的情况,所以只当这次警察太热心,没当回事儿。


结果带来了一个噩耗:我们的车忘记交rego了,他必须取走车牌。(Rego即澳洲车辆路权,在澳洲合法行驶上路,是必须要持有有效rego的)


昆州rego查询网址,需要填写车牌号或vin number,即可查询到车辆热rego过期时间。

https://www.service.transport.qld.gov.au/checkrego/application/VehicleSearch.xhtml?dswid=217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 上图为昆州政府官网截图 –




由于当初我们买这辆van时,上一任车主还剩了好几个月的rego,所以拥有van这期间完全忘记了续rego这件事情,从而落得如此下场(怪自己)。


不过很幸运的是,因为我们被发现的当时没有并在路面上行驶,所以不需要罚款。之前过期的时候还能安然无恙地开车,如今回想真的幸运至极。


那么车牌被取走了,我们就只能选择重新做RWC来获得新车牌。咨询了当地的mechanic与御用指导Steven后,对比了时间与金钱,我们选择了申请permit开车回Innisfail自己修车。


昆州申请permit网址:

https://www.qld.gov.au/transport/buying/unregistered/uvp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 上图为昆州政府官网截图 –


Permit是一天90澳币(含保险),直接在线上申请就好,天数越长越划算,我们计划开5天,共交了237.73澳币。然而期间遇到了好几次警察,他们都没把我们喊停,感觉permit买了个寂寞。


就这样,第三次北上之旅开启了。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当我们到达Innisfail时,配件基本都齐全了。正当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时,问题又来了,果然生活总是会一地鸡毛。


我们将一个配件拿到了当地的mechanic那里修,结果mechanic一拖再拖,拖了我们一个月后,得到一句“修不好”,任凭我们在寒风中凌乱。不过一气之下,Steven花了两天时间修好了,人的潜能总是被愤怒激发出来的。


期间也没少找事情折腾,打完了两针疫苗, 合力完成了五根didgeridoo(相当于完成了两年的量),用芒果糯米糍征服了这两个男人,半夜观察椰子树上的吸花蕊的蝙蝠,发现了鸟窝……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也认识到了这位大爷,也是很传奇,买了件发动机,慢慢地修复成一辆车,一九二几年的。车的照片资料他都妥善保存着放在车里,时刻准备着与人分享他的杰作。


生活,是可以很好玩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万般折腾下,van终于修好了,焕然一新(高要求),也通过了RWC取到新牌照,也决定卖车。


卖车的同时,我们又开去了Etty Bay,想着寻一次cassowary。出发前,Steven传授了技巧:cassowary喜欢吃水果,距离很远也会闻得到,所以带些香蕉或橙子,边吃边等待它们上门做客。


正当我们等到心灰意冷打算离开时(也不过就等了十分钟左右),发现车的电池没电了,此时我来了一句:“说不定是老天故意为之,待会儿我们能遇上cassowary。”


Sean想到了个办法:把van里的另一块电池跟它调换,当然尺寸是不太合适,好在有工具在,所以他一直捣弄着,结果成功了。


同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两只cassowary先后从van旁边树林的小径怡然自得地走下来,径直地走到我们身边,成为了van的第n位客人。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卖车也是极其有趣又讲究的一件事情,一般有两种途径:

  1. 卖给dealer(方便但卖的价格低);

  2. 自己卖(价格会卖得更好一些,一般po在fb的marketplace/当地各大群组/gumtree等线上平台,发得越多机会越大)。


我们优先选择了自己卖,帖子没发多久就有人联系啦,遇到各种各样的买家,谈话讲价又得周旋,最后我们把车卖给了一对很酷的夫妇。刚开始我们也不解为何他们想买辆campervan,感觉motorhome会是更好的选择。妻子解释道她生病了,想要拥有辆campervan可以重走一些路见一些老朋友,而且也喜欢Mercedes的发动机,希望她的身体好起来,后面她也有与我们联系分享:)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过户的方式有两种:

  1. 线上;

    https://www.qld.gov.au/transport/registration/transfer

  2. 直接到当地路局办理。


收款的方式有三种:

  1. cash;

  2. bank cheque;

  3. bank deposit。

综合考虑下,我们选择了支票,也因此收到了人生中第一张支票。要注意的是,收到支票后建议立刻到柜台或ATM机存款,至少需要三个工作日才能到账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离开Innisfail那天,是我真正地意识到自己将要结束在澳洲将近两年的生活。在一起遇到的经历,听到的故事,都成了往后的回忆。


Steven要修复他的船完成航海梦想,我们要回到国内继续下一回合。但我真的十分感激在澳洲遇到的所有人,是他们让我的日子变得格外锃锃发亮,教会了我种种生活与选择,让我不再是个只热爱旁观看赛也热爱参与到其中的人。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投稿微信:adj-helper3

从被警察取走车牌到把车保值卖出,我们是这样逆袭的。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