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七七

七七

Roadtrip|在西澳的悠长里结束环澳。

….. 几个月前去了趟西澳,至今后劲仍很大。手机相册保留的照片,时时看,时时新。 四月的塔斯已经下着雪,而西澳的天气就像被放进了微波炉里,时而微凉时而温热,偶尔还沾了几分湿漉。 逛超市时也

七七

Roadtrip | 重返南澳,横穿纳拉伯平原。

🎵 ….. #Mount Gambier —人最神奇的地方是什么 —对未知的事情总是充满自己奇奇怪怪的幻想 当我面对深不可测的蓝湖时,第一个举动是不敢再往前走,想着里面是否有水怪,会在不留

七七

“ 往西澳开去吧 ”

🎵 ….. 结束种蔬菜工作后,总觉得缺失了些什么。第二天还是会习惯那个时间点醒来,在与朋友谈话间还是会多多少少带上种蔬菜的内容。 “如果非要选择个告别的方式, 不如开瓶啤酒畅快地喝, 再用

七七

影像馆 | Coffs Harbour采摘莓果日记

来澳洲打工度假前,每时每刻都在立志把澳洲各种水果都吃个遍。对于一个爱吃水果的重度患者来说,澳洲农场采摘工作简直诱人。 来了澳洲后,开始接触水果采摘农场工作,感觉就像上了天堂,饿了渴了,摘水果来吃,这种

七七

2月种6月收,塔州花椰菜插苗体验记

🎵 纪录片「人生果实」里有段话重复了许多遍:「风吹枯叶落,落叶生肥土,肥土丰香果,孜孜不倦,不紧不慢。」 春种秋收,是万物习以为常的定律,春雨滋润,沃土孕育生机。可偏偏花椰菜性子叛逆,桀骜不驯地选择搭

七七

Roadtrip | 骑行Maria Island

 About Maria Island  1642年,荷兰探险家Abel Tasman在海上发现了一座岛,于是以他妻子的名字命名为Maria Island。19世纪上半叶,Mari

七七

Roadtrip | 南澳,我心心念念的好家伙。

除了冷冽,南澳给我的印象就是绿意盎然。不似北领地的荒凉,亦不如昆州时时刻刻的海潮水混杂着泥土味,它总带着一种清新自然的干净与少女感,在飘渺不定时捕捉一丝人间烟火气。 盘根错节树林参天的针叶林,连绵起伏

七七

Roadtrip | 老玩童Steven的神奇木屋换宿

那天夜里,大家聊得起了兴致,于是Steven激动地翻出他写满诗的旧本子,把所有的诗都念了一遍。其中一首里,他写道: In the night The sun is soft to touch The

七七

Roadtrip|我会等你骑自行车来追我的…

当你推开门,眼前是几只袋鼠在安静地吃草; 当你在户外淋浴时,鸡鸭鹅袋鼠等动物瞥了瞥你,便继续淡定地路过; 当你看到蜥蜴潜进鸡窝,偷走了鸡蛋,吓跑了鸡; 当你与刚认识的朋友围坐在篝火堆,听着年轻气盛的老

七七

Roadtrip | 在深山老林里开荒种地遇蟒蛇蝙蝠

UKI 《大佛普拉斯》里一句台词:「我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们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 思考再三,我终究是再次离开了热腾腾的城市,一头扎进深山老林里。在偏僻的小村庄里

七七

四大坑之“卡布丘”及周边游玩

Caboolture 关键词 | 草莓 四大坑之一 Caboolture,作为四大坑之一,被背包客冠以「恐怖丘」的称号。因草莓长时间接触阳光会造成损坏,所以采草莓的工作一般是在上午6点就要开始,需要早

七七

打工度假签证是什么?能赚钱吗?可以待多久?

去往阿德莱德的路上 来澳洲四个多月啦,真的没想到自己能坚持如此久,毕竟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擅长坚持的人。从刚开始的准备材料,考英语,到抢名额,下签,买机票,现在回头看,觉得自己真是做了一件可爱又勇敢的事情

七七

“就像印表机里突然没了蓝色墨水”

  你有被生活的细枝末节感动过的时刻吗? 我有, 也想记住。 时间:二零二零年五月 坐标:MILDURA,AUS   🦋 “就像印表机里突然没了蓝色墨水”

七七

A Leap of Faith | 关于深秋里Mildura的故事

    狄更斯在《双城记》写:“泉水潺潺流动,河水湍急流动,白昼流入黑夜,城市中那样多的生命按照规律流入死亡,时不待我。”   直至看到街上的部分树叶悄然染红,才意识到自

七七

爱吃葡萄吗?那就来葡萄园工作吧!(附快手经验)

🎵 Mildura作为澳洲种植葡萄较多的地方之一,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工种,剪葡萄、包装、清树、剪大头、拉枝、卷枝、拔叶子、数花、剪花、盖布,形成循环。因为可集二/三签,哪怕被称“黑工大本营之一”,每年

七七

异国他乡长水痘!看我如何与水痘做斗争!

  万万没想到小时候得过水痘并且打过疫苗的我, 在漂洋过海来了澳洲后, 再一次拜倒在水痘下。 据说这是个小概率事件, 我应该去买乐透的! 于是我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与水痘拉起了战争。 &nbs

七七

土澳农场四大金刚“坑”之——Mildura

▲在家门口等待被接走的娃   五点起床,三餐不定,工作很累,但我快乐。 大概这是我对Mildura到目前为止将近3个月生活的描述。   朱利安·恩巴斯在《终结的感觉》里写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