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我就问问,还有谁?!





期待


当一行四人凑齐两辆车驶出Cloncurry,我们像冲上了新的跑道,谁都不知道将来有一天会被改道。


我将就此告别辗转生活了20个月的昆州,两位男生工作搭档Vincent和Mack将继续搭伙开车上路,而从Cairns长途驱车加入的Camille带来她的爱车,也和我们一同闯荡西澳。

西澳,对长期生活在昆州内陆小镇的人来说,是一个梦幻之地,有关阳关沙滩海浪的故事都是写在调色板上的。它也是一片坚硬的保护地。疫情爆发的两年来,西澳如同澳洲的稀有动物针鼹,一旦捕捉到来自其他州的危险信号,就立刻裹紧屏息,把自己封锁起来。他州过境旅客如同身入荆棘之地闯关,生怕触发警报。


好在我们是大昆州啊!昆州的防疫政策历来十分稳妥,少有大范围的新增确诊,热点地区的公示和防疫更新也很及时。出发前,西澳对昆州疫情风险评级为“极低风险”(very low risk),意味着过去14天未在热点地区待过的旅客可不受限制入境。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只要这一点有准,上路的准备参差点都可。上完最后一天班,我把才开了两个月的二手老黄牛车半价匆匆卖出。11月14日一早,我们终于踏上了从中昆小镇Cloncurry西行出境的旅程,计划沿着Barkly Highway 和Stuart Highway 先去Alice Springs和Uluru,再折返从西澳北部边境小镇Kununurra 入关。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4000公里,不远不远⛽️





出关


一朝身为背包客,从此灵魂在路上。在迁徙的平凡之路上,每一步都跳动着新鲜。


14日午时,我们到达了昆州最后一站Camooweal。镇上建筑物聊聊可数,加油站、酒店、超市、医疗中心,足可囊括大概。7月初,我曾联系过加油站老板Sandeep,将要出关的我兴奋地报上前程,上前握手面基。背包客总要体会下在高速公路旁小镇加油站工作的生活,此地包吃住,可做选项。旅途中不确定沿途路况的话,也可以打电话给线路上的加油站确认。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昆州向北领地最后一站


盛夏季荒草连天,但并不妨碍警察在此地设立边境检查站。深处内陆,简便适宜为要。过加油站后分出一条宽阔的大土路,一个拱形顶棚横亘在道路中间数米,大小车依次排队等候。警察开车上前核对入境北领地的Border Entry,检查护照,盘问疫苗信息,五分钟左右就放了。出关顺利。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出昆州咯!


此后的5个小时,几乎不再有任何人为的建筑冒出来。天地相接的豁达,放任肾上腺素在130km/h的限速里自然飙升。 


天黑前的最佳落脚地是知名的Barkly Homestead。后院饲养着大批珍珠鸡和珍贵鹦鹉,环境清幽开阔,还拥有小飞机专用加油站。没几天,这个地方就以1400万澳元的高价出售了。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四人行(我、Camille、Mack、Vincent)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小霸王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拢上来的珍珠鸡Guineafowl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谁家的飞机麻烦让一让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不贵不贵


我们租了个家庭房,140刀一晚包一张Queensize大床和两个单人床。此时我们还不知道,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将是我们四人住宿的标配。


到达分界地Three Ways后,进入Stuart Hwy向南到Tennant Creek稍作休息。南下不远会经过Devils Marbles,算是一个值得健身的地点。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当代西西弗斯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巨石阵之谜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裂开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神圣之地,拍张照就跑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石阔天空


沿途有几个土著社区商店,一个萝卜一个坑,走了人就需要补充。从内陆过渡到沙漠地区,在这些地方工作真的需要勇气。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留下买路钱





沙漠明星

15日傍晚,我们到达Alice Springs,趁着日落激动打卡。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继续绑定


谁也不会预知,旅途将从这里开始曲折。这个传说中收入极高、工作极其好找的沙漠绿洲,带给我们这些初次过路客的却是另一番印象。


以为是淡季,我们没有提前订住宿。Vincent和Mack原本有意留下工作,然而一进入被多人推荐的住所R* House,两个汉子就被通屋通铺、厅卧不分、两眼一抹黑的格局惊呆了。而我和Camille守着门禁严格的YHA,一直联系了两个小时才终于有前台接应,于是四人挤了四个上下铺先将就一晚。


谁知停车是个大麻烦。早前就听说过车被砸、店被抢劫、屋子被盗的坊间新闻,我们两架行李塞得满满的车不敢随意停在路边。在警察局前绕了一周,看到个空位正要挺进去,即刻被警察轰出去了。不得已我们只好破费订好第二日的住宿Palm Desert,先把车安全停进去,再走回YHA入住。


这一日累趴就过去了,一时间竟忘记有那么多背包客朋友留在这里生活。不论眼前的苟且,先去远方看看吧。下一站,世界中心Uluru。






世界中心


赶早买好帐篷、炉子等营地设备,清理出一台车,我们高调出发。在还能接收到FM的公路上,一个猝不及防的消息给我们拉响了红色警报。Katherine的土著社区突然爆出病例,而它恰恰就在北线入西澳的必经之路上。一时间,形势开始迷离。算了,管它呢,换频道,调大声音,去看大石头吧!一路配着《浮夸》,兴头炒热。


下午4时,我们赶到Ayres Rock Campground订了个camping site (4人103刀)。此前,网站上无法完成订单,电话也一直打不通,到了实地才终于放下心。抄了几张简要攻略图。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最好提前电话确认下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园区地图


门票38刀含三天,我们不贪恋只预订了一晚露宿,也没有参加Field of Light、Sound of Silence 等游玩项目,于是尽情地抓住时机凹造型、烧火锅制造气氛。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营地环境还不错


以下照片均为iPhone 原图,感受下多变的红土地吧!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呼唤爱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流浪四人组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赭红中透亮!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日落之前,收工啦大佬 


为了这块大石头,我们苦等三小时守候日落,开环路、走小径,面面俱到地看了个够,折腾了一天有余,剩下的时间就只能逮几个景点,车到人落,相机打卡。行程满满当当,完全把未知的旅途抛在脑后。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亲密接触路线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潇洒走一会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坚硬也温油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风之谷路线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在别人的镜头里总能长高


关于乌鲁鲁的故事和信仰依旧留存在当地的土著群落里。对于背包客而言,进入了北领地,再怎么赶也要分点时间守候这块地球上绝无仅有的红色石头。要寻找点什么意味,就期望内心始终燃烧、无惧旅途吧。





改道南下

当初我选择北线入西澳,是因为谈妥了Halls Creek的一份工作,计划一起绕行Uluru后,我便和部队分离,搭Greyhound巴士北经Katherine独自上路。


疯玩两天,乌黑黑才回到Alice Springs后,北领地的疫情仍然没有止定的迹象。我开始了和老板商量的拉锯战。老板建议“待在原地,静观其变”,而我不愿花钱在这里等信号。其他三人留下来找住宿找工作的欲望也被消磨殆尽。


在路上潇不潇洒另说,钱包烧得滋滋响。从Cloncurry出发起,每停留一站,我们就把大白菜、黄瓜、番茄、香蕉四件套备齐。一路上自己做饭煮面开火锅BBQ,几乎没有下过馆子。


我们决定续订一晚,在这个最大的沙漠补给镇多待一天,睡到自然醒,上Hanuman过过嘴瘾,去Casino和爬行动物博物馆短暂的放风,直到在Alice Springs停留的借口越来越没底气。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特价午餐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怕得要死其实


人多好办事,大伙儿三两下一致拍板,决定继续绑定,改道从南澳入境,于是赶忙申请南澳边境通行证 Cross Border EntryCheck。步骤走得简,申请后只有邮件回复确认,连个文件都没开。11月19日一早,我们又大包小包装车,带着旅途的不确定往前走了。


两台车,终究机动性强。从Alice Springs进入南澳,仅需3个小时。谜之神奇的是,过了最后一个小镇Kulgera之后,虽然我们看到了警车和边境站,然而道路未设路障、畅通无阻,也没有警察在路边指引我们停车检查,于是我们就慢悠悠地开过去了。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过了此地就是边境检查站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


这一开就到了南澳有名的地下矿城Coober Pedy,这里理所当然地成了我们的落脚地。幸运地入住了外观不起眼的Comfort Inn,内部浑然天成的矿道设计让我们大开眼界。网上预订185刀一晚,前台给我们办理好入住后就离开了,当晚整个酒店被我们四个包场,难得奢华了一次。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两把伞…用来接住下落的矿灰😂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无人服务的早餐区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模型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客房外的休息区


Cooper Pedy作为世界澳宝之都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在经年累月的开挖之后,整座城市被置换成一座倒生的博物馆,而地上成为现实中的“废土”代名词,路上随处可见地上淘出来的矿渣。《疯狂的麦克斯》《星际传奇》都曾在此取景。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末世风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流窜风”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废弃的矿渣机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星际传奇》中的飞船道具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出去看看


如果时间充裕、准备充分,可以逛逛不同特色的博物馆,或者下矿洞感受下opal淘宝的真实地下生活。像下面这样的博物馆有好几个,这个离镇上有7公里左右。没有明显标志告诉你里面为何物,有何历史。只有无数的经过,和伸手触摸得到的留下的印记。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有没有窑洞的感觉?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留个Made in China的痕迹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collage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仅本人可见

像我们走马观花式大赏,就只能找标志性的打卡地释放下各自的天性了。像孩童一样疯一下,就可以忘了为什么出发。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假如生活在矿洞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再看就把你……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假笑真欢乐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就学我学不会我~





南澳


一场入境之旅随着不断地改道,渐渐成了变味的公路旅行。背包客的本性暴露无遗,想到哪个地方看一看,便打哪走哪。南下Port Augustus,沿途经过许多不在季节的粉红湖,枯黄的地表上渐次闪出连片的粉蓝,算是给我们抹亮了一些心情。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粉蓝视界(Lake Bumbunga)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西边取经上大路,一走就是一万里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是时候……借个帽子了


Port Augustus 停留一晚,我们被一家老外经营的、拥有90年代年历装修风格的中餐厅吓怵了后,第二日“顺其自然”地改道向东奔赴 Adelaide,到达后先豪享了一顿海鲜自助餐,顺便感受乡村阿德的风情。


从内陆来到海边,海钓是少不了的。海域的各个Jetty处有海钓的法规和尺寸数量参考。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南澳蓝蟹合规尺寸小于西澳哟


在阿德市中心区域的Henley Beach,中国留学生几乎包了半个场。这些千禧年后的二代们裹着轻便羽绒服坐在折叠椅上,娴熟地参与这种时间游戏,不计成本地投放三文鱼头等诱饵。连海豹都被吸引过来抢食。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都给我吧


我们甚至碰到一群专钓鲨鱼的年轻鬼佬,用新鲜带鱼做饵,吹胀气球做浮标,下足了劲丢进深海。他们凭此俘获过最长身长一米的猫鲨,再甩回海里,乐此不疲。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这……的确也是合法的


当地的大叔们则比赛钓鱿鱼,只要有一条上钩就可放心期待一群鱿鱼上钩,几分钟一甩一个准,看得我们心痒痒。还好我们毅力顽强,回去拿被子裹起钓到晚上,总算抓了三只大螃蟹,当晚就烹了。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就让这大风吹大风吹一直吹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有脸那么大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几好味吖🤤


在路上的每一公里都在滴钱,清醒不能买醉,不如任海风吹昏头脑。从这一站起,Vincent和Mack不断升级设备,丰富饵料鱼钩,以后我们也可以钓鱿鱼、抓更多螃蟹了。


由于时间和钱包捉急,我们放弃了袋鼠岛,改去德国小镇Hahndorf品尝烤乳猪,在网红打卡地Hallett Cove越过糖面包山(sugarloaf)。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优雅的糖面包山


在阿德匆匆停歇一晚后,我们往回走水路西行,在天黑前赶到了Ceduna。这一天是11月23日,南澳正式开放州边境(放水)。一上路就变成逗比的我😂,还是赶紧去西澳吧!


(本文所有照片由Vincent、Mack、Camille和September合力贡献。)







西澳囧途(上):北领地拉响警报,跨州入境变味公路旅行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