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这下可真的是孤勇向前了,一个人背着行囊走过空荡荡的海关,已全然记不得两年多前第一次前往南半球时的心境,而此刻却带了几分感伤。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白云机场


路是自己选的,苦的话,嚼一嚼咽下去。


故事从去年的11月11号说起,我递交了澳洲打工度假签证(462)的豁免申请,并且立马就收到了体检邮件。这就意味着准备返澳的事情就此安排起来。只不过我当时预估签证下来的时间应该是今年下半年的事情了。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预约了体检


福建只有福州能做澳洲出国体检,由于规定体检只能上午进行,所以便只好提前一日到福州住了一宿。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1300元的体检


体检的体验对我来说性价比糟糕透了,因为我觉得就是“花最多的钱,做最水的体检”,几项基础检查总共收费1300元。特别是测身高体重的时候,那个机子实在是很不留情面地大声播报而出。


体检完去附近万达吃了一碗牛肉面,然后就坐高铁回家了。我不是一个太会通过美食来寄托思念的人,但是牛肉面除外!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结束后的牛肉面


回家后开始想着打发出国前剩余的漫长时间,想要系统学习咖啡的知识。于是乎,我又一次走进了星巴克。(上一次是几年前在北京的时候,那时候想去星巴克的原因是,想要克服自己的社恐)


几年过去了,该恐还是很恐。


但偏偏又是阴错阳差,星巴克没有去成,我去了瑞幸。关于瑞幸的故事,写在上一篇文章里。👇🏻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2021年12月9日,谁能料到这次下签竟然这么快!那天晚上跑完步走路回家,一边和朋友打着电话,突然看到了手机邮箱弹出来了消息。我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查了一下邮件,果然是下签信。那一刻好像没有很喜悦,因为我计划中它应该再过半年才会通过,或者至少是过完年吧。


这就意味着,我又要改变我的一些计划。


我在广场上愣了很久,然后给朋友们发了消息,那一刻心里七滋八味的。


今年2月中下旬,我临时决定提前返澳。因为疫情的原因,需要准备更多的材料。看机票也是一件很令人头疼的事情。直飞的贵,转机的时间与风险又比较大。再加上三月份国内各地陆续出现了疫情,出发地的选择就像买彩票一样。最开始想选择从深圳出关去香港飞,因为机票着实便宜很多。但又听说深圳劝返几率高,加之突然间香港深圳发生疫情,还好当时也没有急于买票。


第二方案是想从上海飞奥克兰转机到墨尔本,但是因为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回珀斯,所以就没有走上海的方案。现在看来也算是幸运了,要不然可能目前还会被隔离在机场附近进退两难吧?


最后一个方案是从广州飞吉隆坡转机到珀斯,这一条路线貌似走的人并不多,我翻遍了小红书、知乎、豆瓣、公众号等等,能得到的信息几乎没有。很多留学生倒是会从广州飞吉隆坡转机去墨尔本,因为中间转机的时长只有3个多小时,算是非常人性化了。而我要转机去珀斯的话,中间需要在吉隆坡待14个小时,并且是过夜。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买了机票


但我还是选择了最后一个方案,一是在飞去珀斯的票价里,这一趟算是还可以的。二是广州疫情还算好,低风险地区出行比较方便很多。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个选择却又带来了其他的坎坷之路,后续我再细说。


准备出发的行李和证件材料,东西莫名其妙越收越多。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其实衣服没必要带那么多,可是放家里也没用


和家人朋友道别,这是我最讨厌的环节,实在是太伤感了。


千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提前给土豆过了4岁的生日,它和罐头就乖巧地在我身旁躺着睡觉。它怎么会知道我将要离开很久呢,它可能觉得很快我又能带着肉肉去看它们吧。土豆的生日愿望我替它许了,希望它平安快乐就好。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豆4岁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强行拍照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罐头和她的宝宝


最后一次去瑞幸点了新豆子的咖啡,下次回来,小伙伴们应该就不在这儿工作了吧。


和朱约了最后一餐,她说要买一个盲盒给我以后摆在车上。好朋友之间会有一种奇怪的默契,就是我们知道要给彼此留有怎样的纪念,毕竟从两年多前,她就为我车上要放什么摆件操碎了心。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最后的酸菜鱼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史努比盲盒


去给奶奶理了头发,给她拍了照片。我的奶奶真的超级温暖善良,八十多岁的她,依然会很清晰地记着我曾经说过的话,小时候发生的故事,一起长大的同学和朋友。她牵挂着每一个人,说是「念叨着念叨着,我们就长大了」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给奶奶理发拍照


而后的一周开始不停地下雨,我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在家遛遛鸟。几个月前给妈妈买的「一坨」和「宝娟」听说现在已经被舅舅训练地超亲人。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一坨和宝娟


出发的前七天开始申请DPD,填写了相关的入境航班信息。有趣的是有一天我坐电梯下楼取快递,在电梯里遇到楼上的一位阿姨,她见我走进来,便问我是不是2002的住户,我说是的,她说:“你们家是不是有人要去澳洲?”我说正是我,她告诉我她自己是4月3号从广州飞新加坡转机到布里斯班,但是由于现在出国需要的材料和过去大不同,她不知道怎么填那个DPD,便说抽空来咨询我。


阿姨是准备去布里斯班探亲,说是原本两年前就要去的,那时候儿媳妇要生二宝,但是因为疫情和澳洲关闭了边境,所以就一直没去成。现在二宝已经两岁了,终于熬到了开放,可以一家团圆了。普通人的生活真的很不容易。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出发前的订单


「如果此时此刻不太顺利的话,一定是以后有十倍百倍的好运气在等着你!我们都是被困在当下的时候最痛苦,所以不要纠结,大步往前走,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出发的日子一点一点逼近,离开的前一天,先去看了奶奶,但是没有告诉她我次日远行,怕她担心。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和奶奶说拜拜


下午朋友们相约在10家聚一个下午茶,远在成都的珊珊订了蛋糕。2022年的第一个季度发生了很多事情,大家相聚的时间也不算多,特别是过年期间我忙于挣三倍工资,完全就失去假期。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一起过个集体生日🎂」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撸小鸡


离开10家之后赶着去做了一个24小时核酸,因为明天入住广州可能会需要到。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24小时核酸


回家拿了给朱和麻豆准备的东西,今年最后一次相约星巴克。聊着天就莫名觉得伤感,朱给了我三得利新出的乌龙茶,说是可以明天在高铁上喝。麻豆给了我免煮咖啡,因为我很喜欢薄荷味道的东西,麻豆也给了我超多的薄荷糖。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出发前最后的星爸爸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麻豆给的咖啡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晓冰给的挎包


第二天一早,妈妈的朋友开车送我去高铁站,妈妈也一起送我出发。又一次独自远行,拉着一堆行李和家乡道别。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出发


北半球即将入夏,我只身奔赴南半球的秋。


原本计划要在广州和一些朋友见面,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也就暂时取消了这些安排。下了高铁站,所有的人都要求核酸集采检测。朋友说「穷家富路」,想了想那么多行李也不方便去乘坐公共交通,便从南站打车到机场。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加高速费一共260元


出租车上的计价表蹭蹭蹭走高,可见这是多么遥远的一段距离啊!ok,穷家富路。


在机场附近的酒店放好行李后,便去机场做英文核酸。核酸很快,差不多4个小时后就出报告了。机场的服务台旁边有自助打印,可彩印也可黑白,非常方便。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白云机场就能做英文核酸


当我以为一切都无比顺利,准备回酒店早早休息之时。突然接到家乡派出所的电话,问我是不是要去吉隆坡。我解释说我只是在吉隆坡转机,并且不入境,我要去的是澳洲。


但是对方告诉我由于我的户籍所在地前阵子涉及到东南亚zp的一些事宜,没有报备是无法前往东南亚九国。并告知我明日过关可能会被劝返,后果很严重。最好的解决方法是改签从新加坡转机,或者退票回家。


我一下子懵了,这个情况史无前例吧?没想到最后竟然卡在了转机国家上。我苦苦恳求,提供了各种证明,证明我的最终目的地是前往澳洲,而非马来西亚,并且写了人生的第一份保证书。虽然很委屈,但还是觉得很好笑。


好在对方同意帮我收集资料往上报备,也安慰我说:“我们一起帮你想办法。”


第二天一早来机场值机,果真不出所料,工作人员要求大家出示身份证和护照,检查到我的时候,我默默问了一句:“是在找我吧?”大哥说:“是的,你和我单独出来一下。”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值机


好在没有太为难我,工作人员查了我的各种证件,包括微信聊天记录,然后拍照报备,并和我说:“应该问题不大,你过关后到了登机口给我发个消息,我要确保你顺利过关。”有被感动到。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行李托运


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接下来的一切还算顺利,国际出发的人很少很少,背着行李走出海关的那段路,安静到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飞机起飞,望着窗外的大地,是我主动选择了这段路,未来的艰难险阻或许会有很多,但此刻,真的只能孤勇向前,无法回头,却不会停止思念。感情太过饱满的人,有时候真的挺累。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在飞机上看了夕阳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在吉隆坡机场过夜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终于熬到天亮


在吉隆坡机场待了一宿,很困,但也睡不好,熬着等到了天亮。一上飞机很快就睡着了,等我醒来,自己已经在天上飞了好一阵子。


航班飞过澳洲大地,由北向南前往珀斯机场,透过舷窗,看到了澳洲西部赤红色的荒凉,这将是我接下来要生活的地方。印度洋的海风,南半球的荒野,人生轨迹或许就此开始走向不同,城市慷慨亮了一整夜光,如同少年不惧岁月长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澳洲西部红土地


飞机在珀斯安全降落,走出机场,很多人都在感慨两年了,终于和家人相见了。他们拥抱,送花送气球,是真挚且热烈的期盼。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朋友Trumpet开车来接我,799天,再次回到这座城市。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Trumpet来接机


朋友们说:“欢迎回来!”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欢迎牌也是很可爱了,带滚动播放的


大家走了两年多的路,我则是从头开始。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两年我也依然收获了很多,毫无头绪的人生也过得津津有味。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珀斯的日落


没关系的,大家都会做错选择,会莫名其妙掉眼泪,走在路上会突然崩溃,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去看看晚霞,再次爱上这个世界。


临行前,朱说,要常更新啊!哈哈哈,催更永相随,我努力!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一年多前,我们在蓝梅相馆


「你不要想着自己的不是 ,也不要想着别人来救你,把一切有可能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没有跨不过去的坎,也没有影响你的人,只有你慢慢的站起来,才一切皆有可能,才有机会站在更高处,开始你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返澳 | 再见北半球·again

投稿微信:adj-helper3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