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澳洲的那两年(上)



本篇仅为梳理回忆这两年的澳洲旅居生活。


正文来啦……


我清晰地记得,2018年底已经拿着working holiday签证的我,因为身边没有一个熟识的人有着一样的计划而选择尝试在国内工作,想着反正签证下签后,一年内进入澳洲都是可以的。


因此我辗转北京和深圳两大城市,各工作生活了大半年,也尝试过不一样的领域。那段时间,首次体会到真实的社会与复杂的职场,现在想起仍旧记忆犹新。让刚出大学的我每每震惊,’大家原来是这么生活的吗?’ 我曾对很多细节的问题,以及普遍现象感到不解和疑惑,也曾和我的朋友家人探讨那些让我困惑的点。


离开国内两年了,我不知道环境有了多少变化,不知道大家是否安好,不知道那些让我不解的问题是不是有了变化,或者其他。


两年前的满心期待,还记得当时坐在办公室里,偶尔搜搜澳洲的whv的文字,都心动不已,恨不得能早些飞过去,开启我自己的旅行冒险故事。


终于,在一年期即将到来之际,终于踏上了澳洲的旅程,那时候,我的心里是没有终点的,只有无限的期许和满满的憧憬,以及盲目自信,期待自己能遇见一堆精彩的故事和有趣的灵魂。


两年后的今天,再回想,却最是怀念那时对某种事物满怀憧憬的那份心情。


抵达悉尼的时候,因为有老同学的陪伴,让我适应的非常顺利。也因为悉尼这座城市的整体感觉和国内其实差别不大,熙熙攘攘的市中心,眼花缭乱的车子和行人,让人仰望的CBD,和随处可见的华人,也因此,我并没有那么多的惊喜和触动,亦没有不适和困难。但也因此,我知道,悉尼只是我用来过渡的城市,接下来我要去体验小镇生活了。在悉尼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做好了接下来闯荡澳洲的准备,对澳洲的基本生存法则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看了2020年来之不易的跨年烟花(那时候山火)。


然后,便是小镇的日子了。那时候还没有疫情,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之后的路该怎么走。


也没有想到,小镇的日子会一待就是将近两年。这将近两年的小镇生活,我辗转过澳洲三大洲,五个小镇,以及一段长达四个半月的长途公路旅行。


第一个长待的小镇有个特别的名字:sale。

在sale小镇的4个月里,经历也是空前丰富的。现在想想,是不是那时候上天特意为我这个冒险者安排了这诸多的选择和磨砺呢?提醒我这胆大的年轻人:勇敢是好事,但生活终归是生活。


还没开始稳定呢,就已经发生了几件让人猝不及防的事情。

一起开车过来的男生因为不懂交规而在一次出游中撞车身亡,他才刚来,他才刚买车,他才刚开始要享受自在的生活……


然后没过几天,同行伙伴因为家里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也紧急回国了。


就这样,原本三人结伴而来的小镇,就骤然变成了,只剩我一人。

而那时候的自己其实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些,生活还是要继续,即使发生了变故,也不能停下前进的脚步。我便仍然按部就班的生活:上班,吃饭,下班刷剧,运动,睡觉。


体会到工厂工作的艰辛,身体和心理都在努力的去适应。已经忘记这段一个人的日子持续了多久,那时也没觉得有多久。不论何时何地,还是要好好地活着啊。

所以很快就在工厂就交到了其他的伙伴们,她们也搬来和我一起住之后,生活就变的精彩的起来。我们像是战友,一起坚持着辛苦的工作,互相陪伴着上下班,空闲时一起做饭,过节一起包饺子,陪伴彼此过生日,一起出去看海,受疫情影响不能出门活动的时候在家打麻将……


疫情那段日子,我们也和所有人一样,从最初的不知所措,到逐渐知道如何应对,知道当下最重要的是做好防护措施,也减少出行和聚会。房东本来开着餐厅,因为lock down,就回家和我们打麻将了,还给我们做很多好吃的。现在还想念那时候的凉拌牛肉和手打咖啡。

其实想想,那时候虽然没在国内没和家人在一起,但那段有好朋友陪伴,有人一起欢声笑语的日子都留存成了幸福的画面。

二签生活篇:疫情时期的温暖-这是什么神仙房东啊!


集完二签,疫情得到缓解后,经过反复的思考,纠结和商量,我们最终离开了维洲,去了昆州。


那时候,疫情当前,安全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了。而2020年的昆州还是很安全的,没什么病例,工作也在照旧运作着。而且,那时候我所向往的阳光沙滩海浪,都在昆州。


然而,我们却去了一个偏内陆的小镇,工作的时候在冷库,我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哈尔滨的冰天雪地,常常怀疑我为什么还在这里?再加上牙痛,简直就是压死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时候只想快点走,赶紧走。离开Gatton,是唯一目的。黄土高原般的初印象,会大晚上拿着棍子砸我们车的邻居,只会说“要我们自己安分点”的房东,以及工作的种种。我就知道这地方不宜久留。一个月,便连夜开车赶去了另一个内陆小镇了,Emerald。


路上撞了袋鼠,车子报废,好心人收留过夜。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去Emerald的契机,是一个朋友的再三邀请,同时我又及其想离开Gatton,当时时间紧迫,据说名额有限,先到先得,想要确保得到工作,需得争分夺秒赶去那里。


然而生活总是会用它自己的方式,明晃晃的告诉我们这群迷途羔羊:着急是没有用的。


路上一波三折,首次开夜车,还是个手动挡,一百码规规矩矩的开,就还是好巧不巧的撞了袋鼠。


首次开夜车就碰上了首次撞死袋鼠,首次开夜车➕首次撞死袋鼠又导致了首次车子报废。


这情节……不言而喻


所以没了交通工具的我们自然也是没办法如期抵达的,那么再着急,还是要等等了。

在澳洲的两年多,性子逐渐被磨的越来越不急,谁让总是在我急的时候出点事儿来告诉我,着急真没用,还容易出事给之后造成麻烦。


Emerald的三个月,与我而言是快乐与痛苦并存,平静与冲突交错,抑郁和释怀相融。

2PH-一段想删除又不想删除的记忆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去。


就像当初从深圳的机场离开时一样,心里只有一往无前,不后退,不后悔,但一次就好。


结束了Emerald,也正式结束了我在农场的生活。这种生活带给我的更多的是自我深思,那些顿悟的瞬间,让我明白了很多之前一直困扰的问题,或是撼动,或是释怀,或是偶然翻出记忆的角落来深思一些更深刻的问题。


带着种种复杂的收获,再次启程出发,我那时想,大概很久很久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


之后便是一个月的全职“跳舞生”的布里斯班生活了,轻松且开心。开心的日子却没什么好写的了。


后来我发现,似乎生活中需要一些适当的苦难。因为苦难往往会激发情感、引人深思。


再之后,

就是首次在澳洲的Roadtrip之旅了。

没有经验的我们也就这么上路了,生活也又开始给我们上了好几课。


果然在珀斯半年的稳定生活让我似乎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故事了,认真回想起来还是会发现,其实那些在路上的时间,真的随时都在发生着一些什么。


Brisbane-Cairns 两周

这次时间很赶,没有做到随心所意的走走停停,我想这也是我之后独自一人旅行的契机之一吧。这gap year总还是想试试真正的随心所欲,喜欢就多待一下,不喜欢就立刻开车离开。不是有那句话嘛:“不求尽善尽美,但求为所欲为。”偶尔一小段时候,还是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

一路向北(bai piao)北昆Road Trip(上)

一路向北(bai piao)北昆Road Trip(中)

一路向北(bai piao)北昆Road Trip(下)



满满的To Do List,已经逐渐收尾了。之后又开启了努力赚钱,集三签的生活了。


这不,又是一段新的故事了。其实写起来,还是很多文字的。


那么,下篇见。








旅居澳洲的那两年(上)

投稿微信:adj-helper3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旅居澳洲的那两年(上)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