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2020的第一个月,遇到了一些人,和他们成了常联系的朋友,悉尼开始变成一座有回忆的城市。经历了一些小挫折,看到自己的弱点,也从中学习和成长。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和关心,对他们的出现充满了感恩。


现在开始我“自由散漫式“的一月复盘。





生存面前,什么骄傲都放下了


都说悉尼是“黑工大本营”,只要愿意打黑工,不愁找不到工作,但我那时候是坚决不打黑工的,颇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骄傲。(TOO SIMPLE TOO NAÏVE) 所以去年12月初落地悉尼后,我等到圣诞节前一周才找到一份白工工作,但工时少的可怜,基本也只能维持生活。而且干了一个月后人家找到一个本土英语的就把我炒了。当时我是服气的,谁让我英语没人家好。


一月的第二周进入待业期,在这期间我还买了车,当我发现车吃的比我还多,养车比养我自己还难时,我一度怀疑买车是我做的最不靠谱的事。那阵子生活压力特别大,看着两位数的银行卡,我觉得我可能要妥协了。我给之前找的黑工发了“我可以去上班”的短信,但老板说已经找到人了。真的是你不愿意干,别人抢着干。


第三周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微信群里看到一条招聘信息,我想都没想就联系并答应了这份工作,当时的状态就是“我没有那么多原则了,我就看看我能不能在悉尼生存下去”。


这是一份晚班白工,所以payrate还是不错的,但凌晨2点到早上10点半的上班时间对于平时把正常作息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我,一时间是很难适应的。工作的第一二周我是昏昏沉沉过来的,处于晚上要上班不能睡,白天躺床上数绵羊睡不着的奔溃状态,每天只能断断续续睡3-4小时。我试过很多方法,想把自己整的更累点,进入秒睡状态,但都行不通,还天天闹胃疼。白天带我练车的朋友总是很无语我:“为什么你每天都是想睡觉的状态,疲劳怎么开车”。

                            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虽然我有时候会嫌弃这份工作很无聊,还打乱我的作息,但它确实让我的生活有所起色,不再那么窘迫了。所以我给它贴了一个标签:“BORING BUT GOOD FOR LIVING.”





不好意思,我给道路添堵了


我对买车算是比较执(yu)着(chun)的了,即便我失业了没收入,也还是打破原则动了国内的银行卡去买;即便我拿了驾照,没有任何驾驶经验,不敢开车,对澳洲交通也不熟悉,甚至看不懂导航,也还是想买。大概是固执地觉得车子可以带我去很多想去的地方,不用被偏远地区不方便的交通限制住脚步。虽然直飞目的地会更轻松方便,但我总觉得让这趟旅程太安适,会是我的损失,所以总是要折腾点什么,去体验不一样的经历和故事。


我应该是最夸张的新手女司机了,没有之一。


第一次独自上路,手脚都是软的,车速也不敢开太快,限速70的道路我只开到40,不停地被按喇叭和超车。开到半路车子快没油了,赶紧找了最近的加油站。那么问题来了,怎么加油,我连油箱盖怎么开都不知道。


                  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脸皮的厚度大概是和旅途的长度成正比的。我随处拉了一个人,用上了我的万能句“Excuse me”,这真的是我在澳洲用的最多的一句话。“Do you have a moment? Could you show me how to fill up the car, please? I have no idea”. 听完他就笑了,看到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今天的笑点被我承包了,“你不会加油还敢开车出来乱串”的感觉。但他还是很耐心地跟我讲怎么开油箱盖,加什么油,怎么加,怎么付费,然后演示一遍给我看。天知道我有多感谢他,虽然他一直笑我。


回到市区我就开始出状况了。在转盘停下后就被警察盯上了,他一上来就问我“Are you lost? You can’t stop at the roundabouts. You know that? That’s$400 fines. ” 第一次被警察这样质问,我吓得声音都是发抖的,400刀也太贵了吧!!!我其实前一天晚上才刚读了这条交通规则,但是一紧张就忘记了。

               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第二次独立上路是在凌晨4点,那时候路上车很少,但我开了半小时后还是觉得怕,转弯时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左前轮爆胎了。我当时特别无助,路上没人,车行也还没开门,所以我就自己开着爆胎的车,全程10速挺到距离3公里的停车位,还好不远。当时感觉空气中都是我的车爆胎的味道。


第三次独立上路是开车上下班了。那天下班回到市区找车位时,我就把别人的镜子撞了,对方直接追过来把我骂了一顿,我当时连说Sorry的声音都是发抖的。她说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但那张狰狞的脸,我至今记忆犹新。当天我只找到2P的停车位,后面打车去办事了,没时间去挪车,等到隔天才回来。一回来就有“惊喜”等着我:超时停车,罚$114,心塞。


                       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这大概是我来澳洲这么久“惊喜”最多的日子了。很多人都说开车很容易,但对于我这种科三挂过科,看不懂导航,走路都常常迷路的人就是很难。那段时间,觉得我像在学走路的小孩,常常跌倒,每天不是在求助,就是在求助的路上。


三毛说:“人,多几种生活经验总是可贵的”,虽然许多糟糕事儿当下发生时的确让我很气馁,但每次平安归来,停好车,拔出车钥匙时,我都无比感恩。周末和朋友约出来聊近况时,我也可以把这一系列“事故”当成故事讲了。


现在虽然还是个马路杀手,但开车胆子足了点,可以自己开车上下班,可以自己开车去看房子、逛超市了,下班可以送同事回家,隔壁邻居要搬家,我还可以送人家去火车站。(梁静茹说没有给他们勇气坐我的车。)但一到市区我就怂了,把钥匙扔给朋友:“你来开。” 

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也不知道要练习多久才可以做个风险指数低的司机,但我无比期待自己开车自由驰骋在澳洲土地的那一天。




谢谢你,陌生人


这是我第一次在澳洲坐Uber,那时候赶时间去签约又不敢自己开车。司机人特别友善,一路上一直找话题跟我聊。我当时其实没什么心情,总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但他似乎有一股魔力,把我的话匣子打开了,我开始跟他讲我最近经历的各种糟糕事以及困扰我的问题,他很耐心地听着。


大概是从后视镜看到我红着的眼眶,他对我讲了很多激励的话。他说“You have to trust you are powerful. You can’t do it if you don’t believe you can do it. This is just a machine. You can control it. You just need more practice. ” 


我不能说醍醐灌顶,但他的话确实让我重新想起我之前思考过的“正面自我认知”。我瞬间就有了很大兴趣跟他聊下去,很想知道他的生活经验。他分享了很多很多,很奇妙地把我的思维慢慢从消极拉回积极。他说“if you think positively, then positive things will happen”,他强调了很多次“积极思维”。


我说他的语气很像我听过的一个演讲,我只是想不起他名字了。他说或许他有希望成为一名演讲家。下车前,他把他的手机号留给了我,说有需要可以找他帮忙。


我到现在都常常会想起他说的话。春节那天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感谢他曾经毫不吝啬的鼓励。让他知道他曾经的一番话,对一个当时心情糟糕透了的陌生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我想,我是幸运的。这一路得到了许多帮助。带我练车,对我说“你没钱了就找我请你吃饭”的朋友,搬家时帮我把车开到郊区自己再坐公交回市区,常常对我说“Don’t worry. I’ll help you”的朋友,在加油站教我加油的大哥,在停车场帮我停车还耽误自己上班时间的小姐姐,在车行教我换轮胎的师傅,还有很多很多对我伸过援手的陌生人。许多人或许只有一面之缘,我除了表达感谢,似乎回报不到什么。我能想到的回馈方式就是“去帮助别人”,希望也能让他人感受到我曾经感受过的温暖和感动。





后记


一月,承载了太多的负面消息,国内的疫情,科比的去世,一名中国WHVer在澳洲发生的车祸,一时间觉得生命好脆弱,像手掌里的一只蚂蚁。也发现自己曾经觉得难受的事压根就不叫事儿。


一月,没有很好,但也没有很糟糕。有痛点,有笑点,也有泪点。不管是什么,我都想把它当成生活的一部分来热爱。事情本来就不能用好坏来定义,因为未来是流动的,眼前看起来很糟糕不代表它不会有一个美好结局,眼前看起来很华丽也不代表未来不会变遭。我正在学习,用更开放的心态去看待得与失。


二月,也要加油呀!更好的,在来的路上!


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在土澳虽一路受挫,但终究是学习了、成长了!



林炯璇|作者
公众号:林姑娘走路带风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