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碎碎念之废柴舍友——Brad抽疯记



姚明碎碎念之废柴舍友——Brad抽疯记


很早以前就提过我们的澳洲舍友Brad穷困潦倒,偷喝我们的牛奶,使用自行车的事。
原本以为已经足够无语,经过今日一事,又增添新的一笔。

往期链接:戳👇
姚明碎碎念之废柴舍友——Brad 

我们都隐约感觉Brad有抽叶子的习惯。平时不工作,在家吞云吐雾,嗨了,随地撒尿也就让他去了。

今晚在家,突然听见有人开门,原本以为10秒就可以的功夫,愣是等了几分钟,门都没有打开。只听得钥匙在钥匙孔里悉悉窣窣。最后外头的人实在是等不及了,开始用力地敲门。我这才从房间出来,确认了是Brad,便让他进来。

我很意外Brad开了这么久的门都没能把门打开,问他还好吗?他说他很好,就径直走向了厨房,开始烧水。我没在意,就坐在位置上,做着自己的事。

没过多久,舍友出来煮饭,发现了Brad的不对劲。因为Brad拿起了烧水壶对着烧水的加热底盘浇了下去,溅得厨房到处都是水。
舍友马上和他确认是否还好,Brad依旧说:“I’m alright.”

见他几分钟过去了,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我们也就放松了警惕。就在这时Brad突然关掉了厨房所有的灯,周围瞬间一片漆黑。他徒留煮饭的舍友在漆黑的厨房里,自己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我们急忙打开灯,面面相觑。彼此一个眼神,知道Brad肯定是抽嗨了。

仅仅过了2分钟他就出来了,一边哼着歌,一边在做饭的舍友身后徘徊。舍友正在切着番茄,Brad问可以给他番茄吗?舍友于是就给了他一个,他立马吃完了。然后打开冰箱,拿出了舍友的牛奶准备喝。舍友急忙趁他又去烧水的功夫,把牛奶藏了起来。Brad口渴难耐,又拿出了房东的果汁,拧开瓶盖,吨吨吨喝了几大口。

我上前说道:“Brad你还好吗?”他依然嘴硬,我说:“可是你喝的是房东的果汁。“他愣了一下,急忙放回去,一边道歉,说他没有注意到。然后继续在舍友身后转悠。等舍友煮完了汤,见Brad直直地盯着汤,于是问是不是要喝一碗?Brad 接过汤瞬间又吃完了。舍友说:“Brad,你确定你ok吗?”Brad一边说自己很好,一边径直走进了舍友的房间,刚准备关上门,被舍友一把拽回来,说:“Brad,这不是你的房间!”

之后的一小时里,Brad完全处于游离状态。他一边烧水,再把烧好的水倒掉,一边翻箱倒柜地找食物。他正在劲头上,正是最饥饿的状态。他的柜子和冰箱基本都是空的,他开始无意识地翻我们每一个人的柜子。被舍友不断地训斥:“这个不是你的柜子!那个也不是!“但是他不受控制地接着翻。可惜我们的柜子里都是米线,螺狮粉一类的干货。Brad不会吃,翻了半天,一无所获,只能再去翻他的黄油罐和放垃圾袋的抽屉。

他的冰箱里只有一瓶水和一罐黄油。Brad反反复复地拿出他的黄油,打开看看,再放回冰箱。再拿出黄油,再放回去。他没有任何面包或者饼干可以配着吃。这时他看见Soda放在桌上的巧克力牛奶,插上吸管就开始吸。我只能再次和他说:“Brad,你喝的是Soda的牛奶”。他看了看我,一边说着:”Sorry,I didn’t notice.“,一边低头继续猛吸。几口以后,牛奶盒就空了。

嗜烟如命的他又开始无意识地想在室内抽烟。被我们极力劝阻。当他第二次按动打火机的时候,舍友不客气地想要没收。他一边躲闪着不肯交出,一边又无意识地点火。我们拗不过他,只能让他去。

很快他又盯上了房东冰箱里的鸡爪。按理来说澳洲人对鸡爪这类边角料是不会感兴趣的。我们也不担心他真的会吃。但是在房东回来检查了冰箱以后,还是看见了哭笑不得的一幕。

姚明碎碎念之废柴舍友——Brad抽疯记

Brad把他的黄油涂在了鸡爪的碗里。

姚明碎碎念之废柴舍友——Brad抽疯记

又把鸡爪放进了他的黄油罐里。真不知道明天他清醒过来,看见自己唯一的黄油里有一只卤鸡爪会是什么心情。

终于饥饿的阶段过去,Brad开始频繁地撒尿。他瞄不准,基本就是上一次厕所,我们就得跟在屁股后面把马桶圈擦一遍或者帮他关灯。

Brad在不断地挑战我们的底线。
我常常在想,这样一个不工作,每周免费领350刀,每天只抽烟吃药,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的人,活着有什么意义。他的钱都用在买叶子和烟上,如何有多余的钱给赡养孩子的两个母亲。

我听朋友说,只要不工作,领补助,就可以不用给孩子赡养费。如果Brad真的是出于这份考虑而选择不工作,那我将彻彻底底看不起这个人。

不过目前看来,我还不是最应该操心的人,房东才是。这周的房租能不能收齐,恐怕还是个未知数。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发现Brad买好了一袋面包,一瓶牛奶和三瓶可乐。他依旧是出门没有把侧门锁好,任凭风吹着铁门来回嘎吱地响。房东把Brad喝过的剩下的果汁送给了他——没有人愿意碰从来不刷牙的Brad喝过的东西。

我看着Brad走过来,问他:“你还好么?”他依旧是说:“I’m alright.”我说:“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他说:“不。”我说:“你吃了所有人的食物和饮料。”他只是淡淡地说:“Sorry,昨晚有点喝醉了。”
我便懒得再和他多说一句。

浪子怕是难回头。







姚明碎碎念之废柴舍友——Brad抽疯记

投稿微信:adj-helper3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