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就没解开的一道命题

我,从小,被好友视作挡箭牌,老师视作好学生,家长视作被人家的孩子,事实上,这些标签,毫无个性,不足以成为我。

高中时,为了挤进年级最优秀的班,获得更优良的学习氛围,也有自己的骄傲,不想输,分分钟钉在椅子上,别人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的青春,在楼道间议论八卦的青春,透着狗洞防教导主任取外卖的青春,是教室里最早到最晚走的我的身影,急匆匆扒几口饭,趁熄灯前快速冲凉的我的身影,像高速前进的车轮。

但这车轮只知道前进的方向——考一所名牌大学,但为什么要前进呢

大家都是那么做的吧。前进的意义是什么呢?不知道

然而这车轮还嫌弃车队的前进速度不够快,和班主任反应学习氛围并没有浓厚。清晰地记得,高考前几天,班主任把我拉到一旁,说:许靓,你的认真是好事,但每个人是不一样的,如果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是不是太单一了些?在路上的日子越发明白这段话,我也希望有机会,告诉那时候的自己,看,正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差异,让它多么令人着迷

我始终没能解开复杂的数学题,没能思考清楚如果考上心仪的大学学习什么专业,自然也就没有强大的动力去圆这个压根不是梦的梦。家人的意愿,我小小的私心,想着航运业有着看得见的途,放弃了川大的中文系,来到了上海。大学,被称为学霸,但有时听来特别刺耳,讽刺,其实,没有特别上心,在旷课的负罪感和时间在低质量的课中溜走的不甘中挣扎,最终输给了要争取奖学金的心,毋宁说,还没有将自由还给自己

不过,不后悔,甚至说感谢那时候的自己,没有好好拿奖学金的心,哪来如今的自己,去台湾交换学习和来澳洲打工旅行能不能成行都无法得证了。


塔斯马纳 latrobe


母上大人的强大后盾

20155月的某日,放假回到家,2月初刚从台湾交换回来的在路上的感觉还未消弭,一齐去交换的老乔休学,赴新西兰打工旅行,搅得我心绪不宁,课堂校园束缚着我,渴望挣脱,渴望离开都市,奔赴异国他乡

滑着手机,无意中突然看到AIESEC有个航运相关的在美实习机会,为期一年,远方总让我着迷,纽约曼哈顿、好莱坞百老汇,太酷了,算了算收支,大抵能平衡,兴奋地告诉妈妈,她老人家大概对我进入大学的不消停习惯了,世事变化也让她对许多事有了更为豁达的看法,国外的实习经历加收支平衡,是笔好买卖。

我灵光一闪,继而又提出,如果休学一年呢,反正现如今航运市场也没那么有春天,晚一年毕业换一年的经历如何?

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闪现休学的念头,大概是老乔的突袭影响了我,做gap30的采访的影响也是无形的吧,并不觉得是件大事儿。特别是采访韩骁的时候,许多事情问到动机,他总回答因为我想啊,是的,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比这个更棒了。

没想到,她欣然答应!


Alice springs 加油站


一波三折敲定打工旅行

我活蹦乱跳地联系活动主办方,令人失望的是,我们学校不属于该组织的成员学校,无法申请!

迅速转换思维方式,学校和爱因斯特有合作,该组织提供许多国外带薪实习的机会,然而当我联系时,已然过了当年申请季,申请费也让我觉得捉襟见肘。

而此时,我已经从商业实习中跳脱出来,既然是想见见世面,不若纯粹去国外游历一年吧。想起之前为gap30采访过的朋友韩骁以及他的新西兰打工旅行,上网一查,抢新西兰名额就在第二天,然而……然而我连雅思都没考,谁让当同学在台湾奋战雅思的时候,我在自行车环岛的路途上不亦乐乎呢!这不,澳洲打工旅行就要开放了!好,就是它了,我在是否能够抢到名额中背水一战,订了雅思六月中旬的考位,即刻备考!

那几月,每天起早贪黑地去图书馆做题,生生地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把剑桥4~10都刷过来。上之前因交换落下的课,备考雅思,写大小论文,迎战期末,航海实习。雅思,赴澳洲打工旅行的门槛不高,4.5分即可,但考一次真心贵,就想逼自己一把,一次把想要的分数考到,以至于韩骁说考不到7我们就不是朋友。我也没有给他这个绝交的机会。


Alice springs酒吧


等待着冥冥中会改变我的机会

8月,大学最后一个属于自己的暑假,我选择留在家陪爸妈,动手改造自己的房间,整理过往,丢弃一些旧物件的同时,也是对自己的审视。似乎突然就到了一个年龄,滞后的青春期,自我的启蒙,都不足以概括内心状态。

9月初,大四上半学期,回到学校,焦急地等待开放名额的时间,在宿舍阅读、学习MOOC、健身,有一搭没一搭地上学校的课程,整个楼道原来那些熟悉的面孔渐渐淡出了视线,行将毕业。

终于,澳大利亚大使馆公布了首批打工旅行签证的预约时间——2016921日。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宠儿,20多年来连喝汽水都没能中过再来一瓶的girl,能成为五千分之一,是种奢望,但我又小心翼翼地去呵护着这份奢望,用力地努力地去达成,有计划地备考雅思,将一道道题刷过来,我喜欢这种看得见的踏实和成就感。但有时,用力并不是件好事,这根弦绷太紧了,箭在弦上,是时候冲上云霄了,但它的目的地不是猎物,而是旅途啊。


背包客的爱车


心向着的地方,有努力,就会被眷顾

抢名额期限将至的一天,我独自走食堂用餐,却发现学生卡上没有分文,储值的机器又碰巧坏掉。正打算走出食堂,碰到航海实习玩得很好的光哥,是个阳光帅气有着迷之微笑的逗逼,谁料想,这打过招呼后的一饭之邀如同一块掷进水塘的石子,涟漪渐渐放大。

骨子里,我是个不善于交际的人,认为抢名额是自己的事儿,会叫上最亲密的朋友,但若别的朋友总觉得不好意思麻烦,是对他们时间的占用。这后来在爱丽丝泉也被台湾男生Ian说过,这个逗逼非常贴心地在我走之前带我和室友去看Simpson gap极壮观的星空,还有我未竟之旅——Mt Gillen.于是,在光哥的号召下,和图书馆前无意碰到的村草,加上最助人为乐的昶爷,我们凑成了一桌——打麻将,不,是抢名额。


塔州小的某家古董店


朋友们的无上加持

关于抢名额,还有件趣事,21日早晨七点我去学校附近网吧踩点,大清早的,柜台那头的小哥睡眼惺忪的看着一个才第二次踏入网吧大门的girl掏出一本台湾通行证(身份证寄回家了,只有这本上面有身份证号码)要上网,亲切地问道你来自台湾啊,离家很远吧。逗乐了我整个早晨。

时间将至,大家各就各位地坐在电脑前,配备好了自动填表的插件,我甚至请求了远在印度的小伙伴帮忙(因为用的是印度的服务器),万事俱备!预约名额的第一战尚且有许多人观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激烈,我第一次试水停留在最后个页面无法刷新,紧张,心砰砰地跳,焦急,等待,脑子一片空白。后来我想,把未来寄予一张签证,如同把高考当做那扇龙门一样——可笑,努力却不太过用力,破执,是应当秉持的人生态度吧

20多分钟后,突然,光哥淡定地问:你要预约几号?我一片懵逼,生怕预约界面转瞬即逝,随便选,对,就这个好啦!然后就有种自己支持的球队赢得了欧冠的快感,兴奋难以抑制,网吧里打游戏的小哥纷纷侧目。

跟爸妈通话,跟辅导员说明休学,上午抢到的名额,转瞬,下午办理好休学手续,在学妹的帮助下将承载三年记忆的宿舍清空,和大家吃了顿饭,第二天启程,回家,等待下签。

朋友们惊讶于我的行动力,我想应该是决心强了,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看看世界,找找自己,教室里冗长的课程反倒成了我逃离的催化剂。

22岁,第一次走出国门,属于自己的间隔年,未知的旅途,我还年轻,我渴望在路上。


国王峡谷

-to be continued-

2016.11.7

Viola修改于上海

文/reds711简书作者)
原文
接:http://www.jianshu.com/p/46f68a9443af
著作权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得授权,并简书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