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举手招便车这件事情,印象中是在美国电影才能看得见的画面,什么时候轮到我身上了? 在来到澳洲后,曾经听过朋友宇帆说起他搭便车的故事,从卡那封搭回珀斯的举手流浪 八百多公里小故事,那时候真的觉得太棒了,好厉害的背包客。那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 搭便车这件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其实在今天早上来自Karratha(卡拉莎)的叔侄来借卡式炉时,我们也有提起,我要找便车 的事情,没想到帅哥侄子很爽快地就答应我了。不过,他说我必须在Tom Price等他们两天 因为他们开的车子是Ute,只有两个位置没办法再多载我,他们可以开回Karratha换车之后, 再回来载我去Port Hedland(黑德兰港),因为他们也正好要前往那边去。

听到他们,竟然要为了一个背包客做到这种程度,我感动到差点喷泪出来(Karratha来回, 约快九百公里),不过,我回绝他们的好意,毕竟这样太麻烦他们了,而且我还要留在这里两天 (这样我又要冷两天)…,所以谢谢他们的好意,便作罢。



回到在国家公园停车场,开始寻找便车的我,找了第一对夫妻询问,他们竟然也住在 Karratha 并且要准备回去。虽然跟我要去的Port Hedland差了一百多公里,但是如果搭上了 也是算前进很多了。不过,被他们打枪了。没关系,被拒绝是很正常的,我很乐观地安慰 自己稍稍受伤的心。


继续在停车场,等待著走完步道回停车场的人们,很幸运的我,第二个找了的墨尔本帅哥, 他答应要载我! 为什么要叫他墨尔本帅哥呢? 因为他英文名字实在太长,我实在记不起来, 只记得他来自墨尔本。

他工作在Port Hedland这个镇,镇外五十公里的地方,所以他说最多只能载我到那边而已。 我说著:没有问题,只要是能前进接近城镇的地方,我想应该可以继续拦到便车的。


我们出发了,开始我第一次拦到便车的旅行了,路程是卡里吉尼的国家公园停车场到Port Hedland镇外五十公里的营地。墨尔本帅哥跟我说,他是趁这几天休假来这里游玩, 车子也是跟公司借的,而他的工作是电信相关工作(太专业术语的英文,我实在是听不懂), 他来西北澳是想多赚一点钱的,因为他与女朋友在下下礼拜就要飞去美国玩一个月(天呀)

我们开了快一小时,他停下了车,来上个厕所,同时叫我下车,他要秀给我看一样东西, 是个三明治? 但是这三明治竟然是在引擎室里面! 他跟我说他们澳洲人如果去国家公园玩 如果要热食物就是用这个方法,真的是太酷了! 我学起来了! 但是他跟我说别放超过一小时 因为可是会烤焦的喔,你可以放一堆没熟的东西,然后用铝箔纸包起来,就丢进去就对了



而这段四百多公里开在山腰上的路程,非常的很漂亮,但是,也就这么快地结束了便车。

我们到了帅哥营地外时,也五点半了,我知道澳洲冬季,六点就太阳下山,所以我必须赶在

这半小时内招到车子。不然最坏打算,我只能厚著脸皮,去借住帅哥的营地了,然后隔天

再到营地外面的高速公路,继续拦便车。


我举起了我的左手,挺起我的大拇指,把我最灿烂的笑容也挂上了,hitch­hike我来了! 我在公路上招了十分钟,看着车子一辆一辆呼啸而过,没有半台车子停下来,果然拦便车 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此时,我发现自己站在公路的转弯处拦车,我自己设想着,如果我是驾驶我会停下来吗? 不会啊! 因为一转弯转完,看到我招手要急踩煞车,如果我是驾驶我是不会停下来的。 (看来招车,也有方法的嘛! 此刻得意的夸奖自己的聪明发现)

秉持着实验精神的我,马上带著行李往前走了三、四百公尺,选了个旁边有空地好停车 而且当车子转完弯道时,远远就可以看到一个带著灿烂微笑的男子,在跟你招着手!! 太棒了这个方法,我想我应该就离拦到车不远了。



继续招了二十分钟后,还是没有半台车停下了,拦车果然没有那么简单,还是我方法错了? 眼看着太阳都西沉了,围绕在我身边的只有阵阵的凉风,还有象是嘲笑著,我这个笨蛋的 乌鸦声,我看今晚只能去睡营地了。

正当我往著营地方向,放弃拦车的走过去时,听见后头有车子靠近我的声音,此时的我 心情只有心灰意冷,根本没有多在意,而且那方向是要回去Tom Price的方向,但是我耳朵 却听见了一句话。


! 兄弟,你要去哪里啊?』,当我翻转过我的头,此时我的嘴角笑容又再次扬起了, 我的心情简直比吃到黄金炒饭的小当家还要开心,我的嘴角都不知道杨到哪个角度了, 差点当场就跳舞了。

这一台车是五分钟前,才经过掉我的车,因为车不多,所以我有印象,我搭上便车了, 我的第二次拦车成功了,喔耶!

载我的是一对澳洲原住民夫妻、威廉夫妻,他们跟我说,他们每两个月才从Tom Price Port Hedland购物一次,看我有多幸运啊! 所以我顺利的抵达了五十公里外的Port Hedland(黑德兰港)了,原来希望,永远在路上

Hard work may not always result in success. But it will never result in regret. 努力的结果,不一定会是成功,但是绝对不会是后悔的。


快进市区时,威廉大哥问我,你要去Port Hedland(黑德兰港)还是South Hedland (南黑德兰)? 我被他搞混了!我说应该是Port Hedland? 大家不都说要旅游到这吗?

他跟我说不是这样的,Port Hedland那一区,顾名思义就是港口码头地区,是没住宿的, 而South Hedland,才有好住宿以及买东西方便的各大超市。 原来是这样的阿,让我马上了解,所谓的地区差别了。如果威廉大哥没说,我可能傻傻的 叫他,就把我放在Port Hedland了,而不是South Hedland

我抵达Port Hedland时,已经是六点半过后了,先找住宿吧! 于是我就提起行李,在市区 找了快一小时,我根本就找不到住宿的地方,因为这个大镇是专门出口矿产的海港,非常 繁荣,如果你没有提早几个星期订房间,是没有位置的。这些是柜台人员们跟我说的。

此时我想起SuzannePaopao说过他们来这里找工作,也许她们有住宿的地方可以借住, 于是我拨了个电话,没想到,她们跟我说她们那边也是满满的人,也没有位置,怎么办?

怎么办呢? 于是我开始进入我的脑袋圣殿,找寻看看其他的方法,睡公园吗? 还是? 等等

我的记忆中,似乎印象中有朋友在这边的麦当劳上班,但是我也不确定,好吧! 出发吧! 我再次提起我的行李,出发去市区寻找麦当劳,一趟麦当劳之旅就此展开。

但是,陪伴著我只有越来越冷的夜晚,还有经历国家公园后疲惫的身体,边走边找,

又这么过了一小时,此刻的我内心这呐喊著,『麦当劳、麦当劳』你到底在哪里!? 我这辈子,还没有这么渴望麦当劳过 。 在我问完市区某家酒店,也是客满被打枪时,我走出酒店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 有道黄色的光吸引了我,没错! 那就是麦当劳的招牌,我终于找到麦当劳了(感动)

但是抵达时左盼右盼都没看到朋友,也许没上班? 还是根本不是在这边的麦当劳? 算了! 先来点份澳洲才有的安格斯牛肉堡套餐来饱腹,才是目前最明智的选择。



稍作休息后,我鼓起了勇气问起在里面的台湾员工是否有地方可以借住,不过又被打枪了 但是,这一切的经过都被邻桌Michelle与她的韩国室友看在眼了。等我回到座位上后, 她过来跟我了解事情的经过。我才知道她们也是麦当劳的员工,只是刚好今天休假,

跑来吃晚餐。于是她再次走到柜台去跟其他员工讨论,讨论结果是,她们答应让我借住 麦当劳宿舍一晚了,很幸运的我,借宿到麦当劳宿舍了。(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旋律 : 巴拉巴拉把,麦当劳~都是为你~)

不过,到麦当劳宿舍时,却发生了争执,因为宿舍里面有个台湾女员工坚决不让我睡宿舍, 还是沙发或者客厅地板,于是她与Michelle她们开始争论,为了不让气氛继续恶化下去。 我主动跟她说,你就让我睡在宿舍的门口、宿舍的围墙之内就好,我可以搭帐篷的,以 不犯法为主(睡公园或者外面,怕被警察取缔)

在安抚双方情绪后,我开始搭起我的帐篷,Michelle她们却一直跟我对不起。不过, 我跟她们说,如果没有你们,我现在可能睡在公园还是车站,不用为此道歉,道歉的是我, 给你们添麻烦了。


其实,我朋友是有在这间麦当劳上班的,也许那时候可能在后场帮忙,所以我没注意到,

因为我后来搭好帐篷,我就入睡了,实在太累了这一天。但是就在凌晨的时候,我听见了 帐篷外面的声音,而稍微醒了。他们正讨论要谁来叫醒我,『你去叫他、你去叫他啦!

没想到是认识的朋友Penny,他们晚班结束才下班,然后听说有个背包客一路搭便车到这, 所以想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想想我这趟旅行,已经真的是超乎我自己想象,走好远了。

后来他们邀请我进宿舍洗洗澡与吃吃东西,在这晚我们畅谈了大家的澳洲生活,之后回去

帐篷时,他们还很热心的拿棉被及其他睡袋给我,说现在冬天外面很冷。我跟他们说不用。

因为我已经被内陆的地寒练习到不怕冷了,就连刚刚睡觉时,我甚至都没盖睡袋,沿海的

气温与内陆相差太多了,不过真的很感谢你们这么的贴心。

真的是很感谢PennyMichelleNickey其它麦当劳同事帮忙,不然我这一晚,我真的 不知道要去哪边睡觉,或者睡到哪边去了。


第十一天公路旅行日志 : 一早我留了个便条纸后,就离开麦当劳宿舍,到市区继续拦便车了,因为没有住宿, 要到处玩实在是太麻烦了,那我就继续前往下一个城镇吧!

没想到,我十分钟就拦到在港口上班的大叔了,他说只能载我到高速公路入口,但是,

我觉得这样就够了,因为我也认为高速公路会有更多机会,反正先离开市区再说。


告别大叔后,我在就高速公路入口继续拦便车,有车的时候就拦,没车的时候就继续走路 没想到也是没十分钟又拦到了(今天什么运气?)

就被在机场上班的澳洲帅哥载走,但是他说只能载我到机场附近的加油站,我说没问题。

因为,我觉得至少又前进了,他认为那边比较多往北的大卡车司机,应该会有更多的机会。

当快抵达加油站时,我看到了一位在举牌要搭便车的背包客(还有道具)”,我想说糟糕了, 这样对我来说就不好拦了。机场帅哥还开玩笑的说 : 你有伙伴了。


与机场帅哥离别后,我就开始在加油站内到处询问有没有要北上的车辆,而那位举牌的

背包客,这时也跑来跟我小聊天一下。他是荷兰来的罗伯特,要拦便车到达尔文坐飞机

回国,而且他跟我说还有时间限制,飞机就在三天后。

我算了一下,这边到达尔文将尽快两千五百公里,为什么不直接坐车或搭飞机比较快勒? 但是,我也不好意思问,算了。我问了他在这边拦多久了,他说从昨天下午就拦到现在。 天呀! 这对我真是个不好的消息。我们在小谈之后,就又各自的继续拦车与询问北上车辆,

但是,我想毕竟是他先来的,那我把这个加油站让给他好了,我就走出加油站外的高速 公路继续拦车,我继续往北走(我可没有那么卑鄙的跑到加油站前公路,先拦下车子)

想想,最坏顶多厚脸皮回去市区再借宿一晚而已,可是,没想到边走边举手没有五分钟,

就被同样是背包客的比利载走了,他是来自德国的背包客。

当时我心里其实五味杂陈,因为我还看到他在远方继续举牌,而我 (我今天才来), 当我上车后,望着窗外的他,此刻我们四目交接,我想这就是命运吧! 对不起了、再见了(图片中右边的,就是善良的比利)



在中午,我们抵达了一个满是孔雀的加油站,我们停留下来吃午餐以及加油,稍作休息,

此时比利跟我说,他想去附近的海边搭帐棚,想说今天就开到这里就好了。

可是我认为,还有大半天可以开车,而且时间真的还很早,如果现在去海边的话,只有 睡觉吧? 还是游泳? 而且我不会游泳,那我只能躺在海滩上看书吗? 此刻我问著我自己。

所以我跟比利提议了,我们可以继续开往布鲁姆,或著再前进几百公里,至少明天可以少开

比利犹豫了。他似乎觉得我的意见好像也不错,但是,他需要一点时间来考虑回答我。

看着比利很犹豫,我实在很害怕被他否决,所以我趁势加码,我跟他说我也可以开车之外, 这一趟到布鲁姆的油资就交给我出吧!(拦上车后,我就有跟他说我会帮他负担一半的油资) 他动心了! 他对我这个提议,马上就给我答复。可以,我们能继续开到哪边,就开到哪边吧!

其实比利他与他的女朋友吵架了,所以心情没有很好,不过他们天性乐观,很难令人发现到

我是看到他车子上,有很多女性衣物以及物品,就不小心提起了些问题,后来他才跟我说的。

他们都是要去布鲁姆找工作,不过在路途上吵架了,所以女朋友一气之下就搭了长途巴士

自行前往布鲁姆,而比利就自己开著车在后面跟上,他说其实载到我也好,至少心情好多了。


因为路途上有人陪伴聊天,他又说著,如果到布鲁姆,我也可以先在那边等她的巴士来到,

好吧! 我们今天就直接杀去布鲁姆吧! 拘米!!


昨天与今天的拦车,也许勇气占了很大部分(还是该说是耻力),又或许英文也有了一部分 的功劳(不懂就比手画脚,用肢体语言),但是能够化解彼此的陌生感觉,以及语言的隔阂 我认为就是每个人的微笑,这几天让我特别的深刻。人家说遇强则强,我则是愈笑则更笑 你对我微笑,我就加倍奉还笑给你,尤其今天我非常认同了『笑容』,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

The world is like a mirror,frown at it,and it frowns at you. Smile and it,smiles,too. 这世界就像一面镜子,你对它皱眉,它就对你皱眉,你对它笑,它也对你笑。

而我就在德国比利的便车之下,顺利的抵达西北澳最具观光话题的布鲁姆(Broome)! 我的公路冒险公里数,竟然也快累积到3500公里了,天啊!从翻车到跳海,在到举手 拦便车,这一趟公路旅行的冒险,到底还有什么呢?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