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天公路旅行日志: 醒来在冬季达尔文,想当初以为自己只能苟延残喘的撑到Exmouth,没想到我竟然在达尔文了 在还没有来澳洲前,我只知道达尔文是一本书的作者,对于澳洲有印象的城市,只有悉尼这个名字 更别说墨尔本与阿德莱德这两个城市,这么美丽的名字,不是在欧洲的小国吗? 甚至黄金海岸这个 名字那时候在我的认知里面,它是佛罗里达州,美国的一部分,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无地自容。

达尔文是北领地(NT)的首都,是拥有著与进化论作者相同名字的城市,在澳大利亚里面可以说是非 常新的城市。 并不是说新开发或者进步上是最新的,而是它经历过两次毁灭性的打击。第一次是在二次世界大战 时 遭受日本军队炮火轰炸导致城市几乎全毁(也是澳洲,第一次遭受其它国家攻击本土),另外一次则 是

1974年遭受翠思台风袭击城市全毁,之后城市几乎全部重建。




我们达尔文的首日,我找寻著我的新住宿,因为Chris决定后天继续展开他的环澳之旅, 继续前往昆士兰,而我本来计画就是前往世界的中心乌鲁鲁,也订了最近日期的火车, 就在四天后,我们的旅程方向不同了,所以我们决定分道扬镳了。

为了这四天的住宿省钱,所以我决定找间Sharehouse(住宿),好在现在网络发达, 靠著Facebook,当天我就找上了史密斯大街的公寓,当上了个沙发客。



也许是我习惯乡下了,又也许是我出生于农村的关系,或著压根就是我血液中流著蠢蠢 欲动的冒险家血脉,每当我回到城市,似乎从原始森林穿越时空回到现在一样,就像每每 我从杰拉尔顿(Geraldton)这个城市,去到珀斯(Perth)时,总觉得自己好像患了人群恐惧 症,看着高速公路上满满的车潮与人来人往的城市,让我自己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不过依旧阻止不了,我对这个城市的好奇心,我喜欢喝上杯咖啡,坐在街上看着形形色色 的人们经过我面前,看着澳洲特有的赤脚文化,以及普遍到不行的海滩拖鞋,没错! 这也 是个标准的澳洲城市,达尔文。

我更喜欢戴著太阳眼镜,用著我那智能有限、耻力却无上限的脑袋,开始侧写著我灵魂之

窗所及之处的人们,我赋予他们,我自以为是他们人生的小故事,并一股脑地加诸在他们

身上,我挺爱这种想到出神的白日梦习惯。

没想到今天只是逛逛市区,以及住进公寓就花了我一整天的时间,旅程越到后面,时间 似乎变得越来越短暂了




第二十一天公路旅行日志: 星期日一大早,在室友们阵阵香味的早餐中醒来,在昨天旅客中心拿到的资料上,想去的 地方都有些距离,虽然走路是很好的运动,但是为了节省时间,还是租车好了,庆幸的是 我就住在市中心,所以租车很方便。

原本是要租上4WD,想说这几天也许可以回去卡卡杜在玩一次,但是,最后还是屈服于 小车的便宜与省油。看了看达尔文市区的地图,好吧! 就先来去博物馆好了,却在开车时 被一早有活动的植物园吸引了,我找了个路边停车格,停好车后,便买票进去参观参观。 一进门,就令我讶异的是,植物园竟然有货柜版的ATM,你是变形金刚吧?!






达尔文也是澳洲离亚洲最近的城市,也拥有最多种族的城市,超过七十五种民族在此生活 (原住民也是最多的)。很多历史都可以在免费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参观 拍照的,逛完后还可以去旁边海边散步,只是不能够下水,有鳄鱼和水母







结束文青之行,我驱车前往北领地最大的购物中心Casuarina Square,途中又发现了 个假日市集,非常多人正在逛街,所以我就凑热闹的跑下去晃晃,里面其实就像个 菜市场一样,不过倒是很多亚洲摊贩,在城市就是这样,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逛著周末市集的我,经过一处时,让我投了两块钱铜板到地板上的盒子内,因为我被两个 小女孩们的音乐吸引了过去(不是恋童),没想到小小年纪,就开始当上街头艺人呢!


在吃吃小点心后,继续出发去购物中心Casuarina Square,很久没逛购物中心的我, 逛没有两小时就想休息了,因为真的很大(我自己本身也不爱逛街的关系)

ColesIGAWoolworthsTargetK­martJB HI­FIBIG W等等 ,我看着熟悉的 品牌与超市以及各式各样off的店家(澳洲店家很常有折扣),没想到我已经可以这么融入 的在澳洲,是以前我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总觉得国外生活,那些是有钱留学生还是 很聪明的生意人,才做的到事情,甚至是在电影中才能看见的情节,没想到身为背包客 的我,我竟然做到了。

也许这就是背包客与他们的差别,与留学生的差别于,他们大多留在大城市内,不喜欢 踏出大城市以外的世界(大多数),也许他们很会读书,但是,背包客们更懂如何计算著 每周各大超市的折扣商品(奸笑),也许这就是当个背包客,才能彻底融入的技能。

而我们与生意人的差别于,他们大多疲于奔命在洽谈工作上,并吃著那些虚有其名的美食, 我们却清楚地知道,在巷弄内,哪间才是属于这座城市,真正的在地美食,而哪个街角 上的咖啡,才是真正的美味咖啡啊! 也许这就是当个背包客,才能看见的不同世界。







商场里面最多人潮的就是这家寿司店,排队的人龙都到隔壁两家店面外了,看来日本料理

在全世界被接受的程度,真的是很高。





晚上与Chris约在达尔文特有的夜市,来告别她明天即将继续的环澳之旅,也感谢她这些 日子上旅程中的帮忙,也因为她,我又认识了新朋友 LeeLisa。 因为我自行前往夜市,所以来的较早,没想到夜市旁的草地,早已经是满满的澳洲家庭。



在澳洲看着爸爸推著小孩、揹著小孩,真的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并没有违和感。


在太阳准备西沉的黄昏,沙滩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潮,让我充分感受到热带活力的

达尔文生命气息,而这个市区海滩,出乎预料的让我惊奇,没想到有这么美丽的画面。







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是澳洲原住民的乐器(也就是图片中,街头艺人吹奏著的乐器), 乐器本身是用,被白蚁蛀空的小桉树树干或者树枝制作而成,所以它的大小、长度都是 不相同的。

原本只有澳洲原住民会使用的乐器,不过经过流传于移民澳洲的人们,它变成了较普遍于

澳洲各地的乐器,它可吹奏出不同的美妙旋律,所以也有人称它为澳洲之音。

但是要吹奏它,可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刚到澳洲的时候,有个邻居澳洲爸爸,就很热心的 教导我与其他朋友吹奏,但我吹了老半天,都没什么声音,看来我比较没有什么音乐天赋


达尔文夜市内,有著许多亚洲的摊贩,有著新加坡、马来西亚、甚至中国与印尼,但就是

没有台湾的摊贩,实在是可惜,原本我心中期待著,可以吃上个家乡味的料理。

虽然夜市跟想象中的有差距,但是我们还是很感动啊! 毕竟我们好久没有逛夜市了。 不过,我们没有逛到太晚,避免Chris隔天开车疲劳,在最后的祝福下,我们各自回家了。





第二十二天公路旅行日志:
今天我排一个整天,给了利奇菲尔德国家公园(Litchfield National Park),这个是离达尔文 最近的国家公园,也是最受欢迎的其中一个,更应该说是里面,到处都是瀑布的国家公园。 而我邀请了昨天认识的LeeLisa,一起同游这个国家公园,因为我在旅程渐渐地发现我喜欢上了 分享著看见的美丽与喜悦,这是件非常棒的事情。






美丽天气搭配上森林的虫鸣鸟叫,让我身体与心灵都彻底放松了。





可能离达尔文城市近,所以公园内到处都可以看见带著小朋友出游的澳洲家庭。



利奇菲尔德国家公园内有许多瀑布的景点,等著你慢慢探访。




虽然没在国家公园内看见鳄鱼,但是遇上有点可怕的蜥蜴与看起来就很毒的各种蜘蛛。



结束整天的国家公园行程后,我先把LeeLisa 送回她们的住处,此时我想起了这几天 开车在城市某处的美丽景色,让我想要把它纪录起来,记在我的回忆里面。

依旧开著租来的车,循著记忆中的路书,我顺利抵达了达尔文机场外围,我受到飞机起起

落落的吸引,这些画面一直让我驻足到太阳西沉为止。





晚上回到公寓后,才得知今晚是几年来难得一见的月全蚀,我与公寓室友们,各个拿出 相机,大家对著月亮猛拍,她象是个超级名模似的,不过我拍照技术还有待加强就是了

拍完后,我跟著其他室友到公寓内的健身房运动,不过,似乎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了,导致 我们运动完,回去洗澡后,全身酸痛的感觉,却是这么明显的出现在我身上,让我晚上 睡在客厅时,翻来覆去,有点难以入睡(还是运动完太亢奋了?!)

第二十三天公路旅行日志: 最后一天在达尔文了,想去看看有名的鳄鱼餵食秀和群鹰抢肉秀,在我记忆中,是在 卡卡杜国家公园出来的路上(到头来,还是没跑回去玩卡卡杜,太懒了),打开了我脑袋中 的记忆殿堂(多亏了在澳洲当邮差与披萨外送员的经验),很快的我就从高速公路上, 找到了方向,其实是看着公路上的指标,一路前进,不用GPS也行啦。


沿路依照指标开车,顺利的抵达园区后,买完票,我等待著船的发动时间来临,开船前 工作人员拿了几条蛇出来,跟大家讲解生态外,还让大家体验蛇的触感,但对我来说 实在是没有勇气拿起那条蛇(奇怪,明明都跳过海了),看着妹妹们阿,一个接一个地拿 我真的很佩服你们的勇气,但是千万别把那条蛇转让给我,拜托你妹妹!



在蛇秀结束后,没多久就开船了,一开船就可以看见河道边的树林上,都是白色的鹦鹉。

在澳洲鹦鹉是很常看见的鸟类,在旅行来的不少城镇上都有,像我自己待的城市,每到个

迁息季节,上百只的粉红色鹦鹉就会过境到我住的城市,每次看见都让我惊艳。




航行在河道上,仔细观看就可以发现到岸边,以及河面上都有著若隐若现的鳄鱼们, 让我不经先想起,如果掉下去河里,那是会个多么可怕的画面(正常人都会想吧?), 没多久,工作人员就开始拿出肉块,放在河面上吸引著鳄鱼前来。





我在澳洲达尔文,发现了失踪已久的酷斯拉,你就是酷斯拉吧! 别想骗我了!




除了一直餵食河面上不同的鳄鱼外,工作人员还会利用肉块,把鳄鱼引到岸上,让他露出 全貌,可以让观光客的我们好好拍照,以及沿途介绍著岸上才出生的小鳄鱼宝宝(真多鳄鱼)


这种老鹰,是这个河岸地区独有的大型白色老鹰,数量非常稀少 。 (这张是唯一比较清楚的照片,老鹰飞来飞去,真的很难拍)



老鹰秀开始,刚开始会看见白色巨鹰来抢夺肉块,瘦小的黑鹰,一只、两只根本就抢不过

体型巨大的白鹰,但是因为肉块而被召集过来的黑鹰群,却开始聪明的分工合作,当肉块

丢起的瞬间,白鹰要飞过来抢食时,四、五只黑鹰就直接围攻上去,攻击著白鹰,想当然

被攻击的白鹰自然抢不到肉块,最后都落入黑鹰手里。

在几次的攻防战中,两只巨型白鹰还是寡不敌众,被攻击回树林之中躲了起来。





结束观光行程后,我开著车返回达尔文的路上,经过了附近小镇的酒吧,在酒吧外头有著 好多台帅气的重机,以及年份久远的老爷车,我心想着怎么能错过,这种美国西部电影中 才会出现的场景呢?! 马上调头开回去。



停好了车,走到门口,推开了木门,大声对里面喊著:谁想要跟我决斗,掏出你的枪跟我 到外面去。我幻想着,如果我是个牛仔的白日梦。

实际上呢! 我肚子饿得马上走到柜台,点了份汉堡与薯条,喝著柳橙汁(我不喝酒的)看着 转播赛,这才是真正澳洲酒吧的悠闲下午。



结束很棒的午餐后,回到市区把租借的车子归还后,突然想起最后一天在这个城市,当然 要去赌场(Casino)玩一下,搞不好赢大钱呢。

漫步在前往赌场的街上,回想起我人生第一次进入赌场,是在第一年跨年到珀斯赌场的 时候,那时候的我很幸运,应该也算是新手运气好,没想到用红色一张(20)慢慢玩21点 没想到竟然赢了两百多块,对我来说已经很多钱了。

看看这次,能不能蝉联首次进入赌场就获胜的纪录(一个省一个赌场),我首先挑选了个 幸运纸钞颜色,要拿多少钱出来赌呢? 蓝色(10)? 依旧红色(20)? 还是黄色(50)? 不可能绿色(100)想都别想,最后我选了符合达尔文城市的黄色,来当我的幸运色。

走进了赌场里面,我想玩拿手的二十一点,可是那几桌却是满满的人潮,好吧! 看看有其他好玩的吗? 我去坐上了根本就不懂规则的扑克牌桌,玩著最低赌注的五块, 没想到玩了十几分钟,就赢了五十块(果然新手运啊)

想说带上新手运势去玩拿手的二十一点,应该也可以小赢一把,没想到赢来的五十块 输光外,原来的五十块也都赔进去了。哎呀! 我的连胜纪录被中断了。 虽然输钱了,但是我觉得达尔文还是个好城市,并没有因为输钱而有了坏印象(真的)


在走回公寓的路上,看见连锁的达美乐(也是我工作的披萨店),趁著今天周二独有的特价, 买了三个披萨回到公寓,想说这是我旅途最后一天待在达尔文了,应该要与大家好好庆祝一番。

没想到回家后,碰上了公寓室友的生日派对,大家这时各自煮著拿手好菜,他们还邀请了 其他的朋友来一起共襄盛举,于是我又认识了新的朋友们,大家边喝著酒,(我喝柳橙汁), 边畅谈著在澳洲的生活,这就是背包客们的情谊,今晚真是令人值得庆祝的一天。


第二十四天公路旅行日志: 全新的旅程又展开,搭乘汗的计划是原本就预订好的(翻车之前),其实我在库努纳拉的 最后一天就订好车票,最快发车的日子就是今天,所以为什么我要待在达尔文这么多天。

而与计画中不同的,只是差别在我的蓝蓝路(车子)有没有一起搭乘,翻车之前计画是到了 达尔文后,就让蓝蓝路跟著我一起搭乘汗到爱莉丝泉(Alice Springs),可惜它保护了我 没办法一起前去了。




我非常感谢LeeLisa,一早就载我到达尔文这个鸟不拉基的火车站,我们差点都找不到了。



汗号是四条横跨澳洲大陆的其中一条线的火车(红线),基本上公里数都是几百公里起跳, 像我目的地要抵达爱丽丝泉,就超过一千公里了,过程也需要一天一夜,也是我人生 第一次搭乘过夜的火车,让我兴奋无比。

在火车坐位上,根本就比廉价航空还舒服,椅子几乎可以全躺又大,又可以在火车上洗澡 用餐、喝咖啡,所有电影上的画面都真实呈现,但是,毕竟我只买得起座位,不然我也想 买卧舖,体验看看更美好的人生经历,但是卧铺的价钱,超出我预算两倍以上,算了








在中午列车抵达了,我旅途上经过的城市凯萨琳,不过凯萨琳全城,此刻却被火灾

引起的大雾柯罩著,让我有种深陷二次世界大战,战火弥漫的柏林氛围中。




列车会停靠在大城市四个小时,在停靠的城市会有各种Tours选择,让搭乘的旅客有完整的 旅游行程,而我贴上了进入市区的贴纸,来避免搭乘到不同Tours的巴士,这一刻我感觉从 背包客变回观光客了。





用著观光客的心态看看这座城市,似乎感觉上也不同了,我徒步在街上,慢慢走著、

观察著,观察我上次造访时,遗漏的城市角落,总是可以发现到不同的惊喜。





柯博文,原来你躲在这里! 难怪美国CIA找不到你,要不要跟我回家,拯救地球!


在傍晚时,搭著Tours的巴士折返回汗号,伴随在凯萨琳这座城市的大雾,仍然没有退去, 还是围绕著这座城市与汗号。快抵达汗号时,我看着汗号后面一辆辆的轿车,心中又触动 了翻车的回忆,如果我没有翻车,也许蓝蓝路它就在那上面等待著我回来。





可能是因为徒步逛了几个小时的凯萨琳,我上火车吃完晚餐后,很快地就入睡了。

但是,才睡个几小时,我就被疼痛叫醒了,我微微睁开眼睛,脚与大腿早麻到不行,

然而最疼痛的是屁股以上的瘠椎,疼痛到不行,痛到我想一个翻身,我就痛到流下泪来,

我想应该是前天晚上与公寓室友在健身房运动拉伤,早上又揹著一堆行李,可能压迫到神经了。




天啊!怎么会在旅程重要的时候,发生了这种事情,我真是太不小心了,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

明天之后的旅程。因为没办法移动我的身体,只要移动就会疼痛,我只好睁着眼睛坐在位置上,

等待著疼痛渐渐散去,等著、等著疲劳的我,也就再度睡著了。

随著轰隆轰隆的声音,我知道我又启航了,过了今晚,明天我就抵达世界的中心了。

Sometimes the right path is not the easiest one.

对的那条路,往往不是最好走的那条路。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