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人问我,怎么说服父母同意自己去澳洲打工度假,我总是半开玩笑半正经地说,无论他们同不同意,都拦不住我。说这话的语气意气风发得像个十八岁叛逆少年,但其实内心还是有点心虚和失落的。我这人做事不太按常理走,所以有时候也会想,做我的父母可能真的要比较大心脏才行。

读高二的时候,一开始选择了理科,但学了两个月,发现自己脑子真的不好使,成绩差到一度想休学。父母知道我状态差,但也没辙,只希望我无论好差坚持读下去就是。但他们没想到,那时我已经萌生想去读文科的念头,而且非读不可了。现在回想起来,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发现我”离经叛道”的一面。就像一辆一直直行的汽车突然来了个急转弯,之后开上了另外一条路,令他们猝不及防。经过一番折腾(多亏一位亲戚帮忙),最终还是转去读了文科。

大一结束那年暑假,瞒着父母,一个人从杭州玩到西安,然后在西安搭上一辆货车就去了新疆。旅行快结束的时候,终于被他们知道了,当然又是一个大大的SHOCK!电话里,他们命令我赶紧回家,但回到家后,发现一切如常,甚至提都很少提这件事,然而这才是最诡异的地方。后来我明白,他们当然是生气的,但又怕任何一句言语都会刺激到我,所以试图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能他们会担心,我一气之下跑得更远吧。几年后,当我已经在北京工作,某次聊天又无意中提到这件事。我妈说那时她的同事也知道我搭车去新疆,同事说我年纪轻轻很有勇气。然后她说,那时候我就觉得,你确实和我们不一样。


今年过年回家,假装漫不经心地向父母提起,如果我有机会去澳大利亚生活一年,他们怎么看。不出所料,SHOCK !鉴于当时我第二份工作才做了不到半年,刚刚稳定下来又要折腾,总觉得我不务正业,把事业当儿戏。看形势不对,我只好打圆场,去不去得成还不一定,别想太多了。年后拿到名额,才正式跟他们坦白,两老还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所以又一次SHOCK了。这次他们主要担心我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去那里吃苦受罪,巴拉巴拉,我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幸好这次得到来自我姐的大力支持,所以实力大增,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们。

有时候会想,我们和父母这一辈的代沟怕是永远无法消除了。就像年轻人和老年人跑步,年轻人跑得快,没错,老年人跑得慢,也没错。跑得快的没必要刻意等跑得慢的,跑得慢的也没必要拼命追赶跑得快的。我们能做的,唯有互相理解和尊重,然后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节奏,Just Run!

上周推送的文章获得了超过预期的反响,很多朋友自愿为我转发(感谢!),也有很多多年不见或素未谋面的朋友通过它联系上了我。一直以来都是个非常不主动的人,所以你们能来找我聊天,真的非常开心哈。


谢谢凯妹、笑笑请吃饭,能和你们边吃边侃,觉得很过瘾,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在路上见。还有贞贞,面试到很晚还赶来请我喝咖啡,看着你越来越有职场女强人的气质,在陆家嘴谈笑风生的日子应该也不会远啦。还有老B、小款,做了大半年室友,这次出去害得你们也要搬家,没有我做饭的日子,也要吃好一点(微笑脸)。

还有很多祝福和鼓励,我都收到了,谢谢。

做自己公众号(文章结尾可扫描关注)的目的,是想如实记录自己在澳洲一年的经历。

一方面是觉得终于找到一个契机使我有写下去的动力,另一方面也觉得,如果这一年时间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是被浪费的,能留下一些文字作为纪念也不错。

最后,真的要飞了~

See You.

To Be Continued.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