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d trip第15天,愉快地抵达卡卡杜国家公园。研究了地图和游客手册后,我标记出最想去的区域,同时十分庆幸自己的车是四驱,所有线路都可以走,一定很好玩儿。


早上去黄水河看了若干鳄鱼和各种鸟类之后,下午开车去Jim Jim Fall。这个瀑布只在Dry Season(5月-10月)开放,并且最后的11公里仅供四驱车通行。



哼上小曲儿说走咱就走。话说最后这段真的很难开,穿过很软的沙地,穿过若干水坑,终于成功抵达停车场。默默对自己说了句,”I made it!”,然后为了把车停得完美些再往前点儿,轰了一脚油门。

“咚”一声,车前盖烟雾四起,我惊呆,熄火冲下去检查,发现撞到石头,有液体哗哗流了一地。

隔壁车位的Verity一行人目击了全程,立刻过来查看,打开前盖发现,Radiator撞裂了。他们说要等发动机冷却后才能处理,所以干脆先放着,换上泳衣去游泳吧,他们有很多工具也许可以修,”We won’t leave without you”。于是我放心的跟他们走了,在瀑布玩儿了近3个小时。

一起走回停车场,试图用胶水粘住开裂的地方,想先开回公路再说,不然很难救援呐。结果发现还有其他地方不停漏,开回去没可能,硬要开反而会导致发动机故障。没办法,那里也没信号,只能听从他们的建议先回镇上解决当晚住宿再说。


第二天一早给RACQ打电话求拖车。RACQ表示,是事故,要付费,好吧,应该的。

RACQ接着表示,仅四驱通行的部分拖不了,要找国家公园的Ranger拖到公路后再联系救援。

然而Ranger周一到周五工作,那天刚好是周六,虽然有值班人员,但他们所在区域没信号,要联系公园游客中心用无线电呼叫他们。

打电话给游客中心,无人接听,只好语音留言说明了情况。

不是我不想等,实在是因为定了周日一早的机票,等不到周一Ranger上班。

接着又联系酒店热心前台给的拖车公司电话,公司表示,我们在达尔文,去Jim Jim Fall拖车需要开大概350公里,两辆四驱车加两个工作人员,报价2500澳币。

2500澳币,13000+人民币,心碎了一地。


这时Rob表示,2500刀真的不是小钱啊,算了我们去给你拖!

本来大家计划好去玩儿的,现在决定女人们晚点出发带着孩子们去今天的目的地,我们拖出车再跟大家汇合。于是两辆四驱车,四个大男人,带上我就出发了。开两辆车是为了防止其中一辆拖不动反而自己陷进去,所以预备了一辆救援用。

前一天开这段路的时候我还心想,过水坑真帅啊,回程一定要拍水花四溅的小视频!哪知回程竟如此艰难。



我跟Rob的车在前面开,因为那条路是单行道,会车一定要有一方避让,我们负责跟对面车辆说明情况请大家避让。

Talon负责开车拖我的车,Rohan坐在我车里控制方向和刹车。约半小时后,终于开出了仅四驱通行的部分。

比想象中顺利,”Rescue Team”开心坏了,一起喝酒庆祝。

(在我心中你们是真正的超级英雄!)


接下来一起去Maguk Gorge清澈见底的瀑布游过泳后,拖着车回到Jabiru也就是卡卡杜国家公园里唯一有车行的地方。


车行周六休息,周日才营业,而我周六晚上就得赶去机场。Verity大手一挥,你放心走吧,我负责和他们沟通给你修车,会用messenger跟你联系说明情况和价格。

同时呢,Rob竟然和我同一班飞机飞巴厘岛,于是他直接开车载我到达尔文国际机场。

整个过程中,他们一直鼓励我说会解决的,别有压力,在北领地炎热的中午趴在满是土的地上绑拖车绳,怕我英文不够好说不清楚就帮我打电话,喊我跟他们一起吃晚餐、第二天的早餐和午餐。

一句感谢根本无法表达我的心情。



Road trip两周多,遇到过whver得知我要集二签二话不说就介绍工作,遇到好心人教我做公路旅行计划避免没地儿加油或赶不到营地,还有人在寒冷的夜里邀请我去他们的篝火旁取暖,有人看我的小汽炉做饭不方便邀请我一起吃晚餐,有人担心我一个人睡车里害怕在我的车外放了一盏灯,现在又有那么多人为了帮我拖车折腾了近四个小时两百多公里。

这个世界会不会给我太多了。

想到一句话,”爱笑的女孩儿运气不会太差,因为运气差的也根本笑不出来。”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世界也会对我们温柔以待,正是这些感动支撑我们继续前行。

无论如何,事情成功解决,顺利抵达巴厘岛,开启潜水之旅。

请叫我”化险为夷第一名”。


最终结果就是车子没有修好

作者打飞的去上班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