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其实是我最不想写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也掉范儿。毕竟朋友圈里我可是有名的知书达理女神(精),但是本着为各位女同胞提供教科书式的手撕碧池案例,另一方面,也想告诉女孩儿们如何保护自己,不要让自己受委屈。

我知道,你们一定觉得我才是耍流氓的那个,都怪平时太逞强了,大大咧咧,给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可是关键时刻,我竟然是怂掉的那个。我真的很害怕和人发生正面冲突,特别是女生!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说又说不过她们,心眼也玩不转,女孩的心思和阴招搞得我总是后知后觉。幸好脾气比较好,心比较大,再加上从小到大都努力当好学生去了,所以也没和任何人发生过激烈争吵,更别提出手打架了。

这世上,能逼得我小仙女变女流氓的人,估计也没几人。事情的原委我简单介绍,她在背后故意给我作妖想赶我走,因为她想把我赶走后,让她朋友搬进来一起住,我竟然还以为她只是脾气不好,先礼后兵地忍受了半个月。现在想起来,真是愚蠢,这姑娘白天在外面嗲嗲地装小白兔,一回到房间,就对我大吼大叫,还各种给我立规矩。Excuse me? 才来一个星期,我已经感受到她对我好像有意见,但是女生嘛,我也不愿意发生正面冲突,所以只是和几个朋友抱怨,今天她又吼我了,今天她把桌子、冰箱一分为二,规定我只能放哪里哪里。她把锅放在我写字的地方,我想把它暂时移开一下,她说你不要随便碰我的东西。等等等等,中间略去500字不表,写好又删掉了,都是些我低姿态忍气吞声想要和平相处的窝囊气。那段时间,我都不敢回寝室,总是在朋友寝室待到很晚才回去睡觉,因为我怕我一进门,她又给我立什么规矩。


但她竟然觉得我的礼让其实是一种软柿子的表现,之后更加变本加厉。趁我去趟洗手间的功夫,故意把我锁在了门外!理由是我怎么知道你不去上班,你不带钥匙,我东西丢了你负责啊。这位姐姐,你都26岁的人,演技真的好浮夸。我去洗手间之前,这位姐姐明明看见我待在床上,知道我今天没上班。大姐可真敢玩火啊。想象一下你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去完洗手间回来,打不开门。可是室友明明看见你出去的。真的已经达到我的忍耐极限了,所以我冲去餐厅四处找她拿钥匙,气急败坏的。她竟然得意地冲着我大吼,谁叫你不带钥匙的?!天啦,我当时转身怼到她面前,气鼓鼓地看着她,又看了下餐厅那么多人,瞪了两秒,转身走掉了。可是,这大姐也不是什么善茬儿,直接冲向房间开始和我大吵起来,一直嚷嚷着说什么我坐她的床、碰她的东西,我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和她对吵了几句,就败下阵来。真的怂啊,说不过她。后来几个朋友把她拉走,我委屈地一个人掉眼泪。打给男朋友,对着镜头哭了好久。嘴里一直念叨着,她是女生,我能怎么办嘛?我又不好意思打她?她嘴巴又厉害,是男生我早动手了。

我以为吵都吵了,大家也算摊牌了。该收敛了吧。结果当天晚上,我胃疼又吵了架,心情不好,想早点睡觉。大概快10点了,就把灯关掉准备睡了。哦,对了,忘记说,第一天她就要求开灯睡觉,因为我实在没法睡着,最后她勉强同意把她旁边的小台灯打开睡,大灯可以关掉。真TM的委屈。刚躺下,她便冲到我旁边说不好意思,还没到10点,你不能关灯。而且你关灯后又不能马上入睡。

本来心情就不爽,你和我同样交房租,还要来规定我几点才能入睡?还要管我是不是躺下就要马上入睡?找抽么!我以为中午已经能让她收敛点儿了,结果更嚣张。那对不起了,我的礼貌和忍让再也不会有了。于是,我站起来怼到她面前,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滚,要么单挑,U name it.”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挺紧张。毕竟要动手打女孩子啊。啊啊啊。她说我怎么可能和你这种粗鲁的人动手。说这话时,她眼神明显闪躲害怕了,哈哈哈,那我只好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女流氓咯~


一把把她推到床上,她蹭起来要和我干架,我直接扑上去和她推搡,5秒钟结束战斗,干净利落地把她压在了屁股下。擒住她的双手,问道你还来不来。这欺软怕硬的碧池,马上说我们去找老板,我当时也是傻,就说那就找啊,就这么放过了她,现在想来,我拳头都没用,应该往死里揍,打怕她。然后,我就放开了她,看见她眼角有个被抓的小口子我还心软了一会儿,结果,低头一看,自己胸前九阴白骨爪四条血淋淋清晰可见的抓痕,现在还没好。

哈哈哈,那个晚上,没找到老板,外面又一直刮着风。我们俩冻得扛不住,最后决定先睡一觉起来再说。

几个朋友过来看我,商量着要怎么解决。我心也是够大,不顾隐隐作痛的伤口就回去继续睡觉去了。第二天醒来,先去找老板认错,本来都准备好被教训一顿的,毕竟我只是新来的,他们又都是台湾人。开门第一句,不好意思,我给你惹事儿了,但是她要再敢欺负我,我还会打她。结果,老板酷酷的说了一句,我知道,没关系啊,我知道她一直有点而且你第一天来给她打招呼,她没理你,我都看到了。~当时,我感觉老板这话就是在挺我收拾她嘛。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正式女流氓附体了。只要有人来问我打架的事,我就放话出去,我还会打她,她只要再敢跟我逼逼一句,我就用拳头揍她,打到她怕为止。不仅如此,我和农场几个老江湖关系也不错,都是女生,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但总归,在几个主事儿的人那里,我的形象是正面的。另外,我的朋友还放风出去,说我跆拳道可是练过的,不怕死就来啊。

那几天,我天天等她再像之前那样吼我,训我。磨刀霍霍随时准备战斗。那可真是痛快啊,浑身有力没地方使,低三下四半个月就等这一天了。结果这大姐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不嚣张了,在房间里大气不敢出。我干什么,她都不再吭声。我等得真的是很着急,就等她再逼逼我一句,就要怼回去。最搞笑的是,一群女孩子跑过来跟我讲,那位大姐在另一个农场的时候就很嚣张了,欺软怕硬,很多姑娘都被她欺负,说我真是解气。啧,一直以来想要当个惩恶扬善的侠女,我礼貌待你你当我是软柿子好捏,那现在就为民除害吧。

之后那几天,我每天都狂拽吊炸天,寝室也敢回了,关灯也不再小心翼翼了。倍儿爽!之前是成天嘻嘻哈哈的农场之花,现在大家和我打招呼的方式变成了诶,我听说你会跆拳道。“Yolo~目前,我气也消了,她也搬出了寝室。想起来一点也不气了,那就让它过去吧。

据此,我有两点建议给那些不堪其扰的姑娘们,来者不善时,

1. 要礼貌,要忍让。先礼后兵。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告诉她你踩到我的底线了。

2. 学点防身术,不是让你打赢谁,而是让你在某些意外情况下不会害怕。能好好沟通就好好沟通,遇见难缠的碧池,撕她。

反正我不后悔。打人是我不对,但是既然动手了,那就要打怕她。谁让我扎起辫子是小仙女,放下辫子是女流氓呢!哈哈哈~

祝好!


(我明明那么阔爱~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