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回顾:

公路旅行,连夜驱车深入世界第六大湖,结果竟然….


那天清晨天还没亮我就醒了

一部分原因是凌晨挂大风

吹得我车子都在晃,外面稀里哗啦的

oz们的帐篷都被吹到了

他们一个个都起床出来收棚布

我在车里睡得很安心

另一个原因,是我想看一下盐湖的日出


摸着黑,朝湖中心走过去

走过去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

因为听说越往湖中心走,淤泥就越深


当我踩着淤泥快没过我鞋面的时候我就不敢走了

很怕他会像沼泽一样把人给吃进去


在湖面上留一个脚印,算是小小的留念

只要湖水不满

估计再过几年我的脚印也应该都还在



没一会儿,太阳升起来了

地面上的结晶被照得闪亮

让人莫名有一种很值钱的感觉

但其实,这只是盐而已


人的影子也被拉得无限长

感觉伸手就能够到世界的另一头

大概这就是荒漠的魅力


日出的黄金时间没几分钟就过去了

这里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从高处看,这里的蓝白安静得有点吓人


这会儿

昨晚喝酒跳舞吹牛逼的老兄弟们也都起床收拾完毕

大家简单寒暄一下,互相说一下下一站目的地

祝福一路顺风,就重新各走各路

旅行途中这种简单的相遇,毫无顾及的喝酒聊天,再各自分手道别的过程很微妙,也很让人想念

不知道现在他们都在干嘛


营地里的人全走干净了,只剩我和这只dingo

(这是澳洲本地野生土狗,有一定的攻击性,昆士兰出现过dingo咬死小孩儿的事,所以你在野外碰见他们,最好躲着点)

我在湖边又晃了一会

本来想多待一会儿或再四处走走

但是这里除了大风呼呼作响,什么人类动静都听不到的

让我心里发毛


就继续出发上路吧


依旧是那条60公里的无人路

我想趁着飞机还有40%的电,再赶紧拍些

当时飞得有点远,得有小一公里,肉眼已经看不到飞机里


这是我飞机传回来的最后画面

突然手机画面就卡在这儿了

这不是一路上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儿

应该是系统问题,我还在悉尼的时候就出现过好几回

当时一直懒得没去悉尼的苹果店处理

现在遭报应了

我闹着性子立马重启了遍,结果没用,又给死机了

遥控器突然低点警报

这下好了,全赶一起了

心想按一键回,但是不对,我车开了这么远,早就不知道起飞点在哪里,不能让他自动回起飞点

我就看着小液晶屏的距离信息忙飞

试图让他离我近一点

飞着飞着,他因为电量过低自动降落

好消息是,飞机应该是降落在平地,没有损坏

坏消息是,距离提示我离飞机还有800

这下好了,要在这么一块大荒原上找一架小飞机

真是有点让人崩溃

那时候我脑子转得很快,把所有可能处理的方式都想了一遍

这里没有信号,没有办法打电话联系大疆

先出去找信号再要到gps信息去找,一来一回时间金钱都可以折半架飞机了,不行!

所以还是得自己现在找

我只能根据刚才飞机显示的大概方位,一路走过去

一边走一边看小显示器上的距离信息是增加还是减少

减少了就是走对了,增加了就是走错了

一路小跑,眼睛盯着地上看

这里地面是黑色的,飞机是深灰的,真特么要死

这会儿我还要三步一回头,时刻记着自己车子的方向

把车搞丢那就是真要人命了

我找了好长时间,身上跑出一身虚汗,还是没有看到飞机(其实没多久)

心里有点绝望

屏幕上显示电量只有1%

我最后再试一试,把手机重新连接上去

看到飞机停落的画面,是一片黑色的底,没有草

行吧,往一个大概的方向,找一片没有草的黑地

边跑边看,眼睛飞快的扫

突然然道远远得有一个地方红灯在闪

你大爷的,终于找到了

吓死我了

重新拿回飞机真的有一种压着时间,死里逃生的感觉

赶紧回车上,一脚油门逃离那个地方


两小时后,就要到最近的小镇willim creek

远远看到一块牌子

上面些optus有信号

我立马心花怒放:连Optus都有信号,那我Telstra速度肯定搜搜的

结果那里真的只有optus信号,妈的


willim creek小镇是这条路上比较重要的镇子

但这里人是真少

常住人口6

估计全在这个willim creek hotel里了


除了这家 hotel,这里还有一个机场,一个油站,一个营地,和一个洗手间

对了,这里似乎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

真的很便宜

95


进旅店转了圈,很有意思

这种在交通要道上的唯一旅店,似乎留下所有人的痕迹

墙上天花板都有过往行人的痕迹


看到这张照片,真的很后悔,没有多攒点钱

有钱坐个飞机去湖中心肯定会有意思的多


旅店边上就是油站

越往澳洲中心走,油价就越高


看了下,这里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2/

我看了下自己的油表,还剩一格,又算了下路程,似乎刚够我开到coober pedy

心想去便宜的地方再加油吧


基本上在澳洲自来水都是直饮水,看到水龙头直接拧开喝就是了

之前一直在悉尼沿海,从来不觉得水贵

但在澳洲outback地区普遍缺水

所以在outback里所有的带屋顶的房子边上都会带一个大水桶收集雨水

然后在里面过滤了直接喝

一路上看见不少大水桶的龙头是上锁的,不让路过的人灌


如果有些水不能直饮,外面就会有这么块牌子立着告诉你不能喝

那天在willim creek上洗手间看到这块牌子

差点没笑死

官方:不要喝水

路人:要喝啤酒


willim creek小小休整1小时

出发下一个目的地——Coober Pedy

那里是澳大利亚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很多人在那里一夜暴富,因为那里有澳宝opal

我其实对宝石并不敢兴趣

要去那里仅仅是因为找了份可以吃顿好的睡个舒服觉的工作而已


willim creekCoober Pedy200公里不到

我那一格油似乎是刚刚好

一路上一直挺担心,因为一路上没遇见一辆车

要是真停那儿就得是原地过夜了

当我看到Coober Pedy路牌的时候

才小小舒一口气

加完油已经是入夜了

我打了电话给我的新老板——Mike

他在网站上大致是这么描述自己的:

我是一个澳宝矿主,也经营了一家家庭旅馆

我需要一些人手帮忙

如果工作需要,我会带你去矿场看看(那里工作很辛苦,吃不了哭的别来)

去体验一下不一样的Coober Pedy

工作时间有时长有时短,一切视情况而定

作为回报,每晚我都会做一顿丰富的晚餐

反正我也并不care要干什么

一路舟车劳顿,没怎么吃顿像样的

丰富的晚餐对我很有吸引力

电话接通的时候,我很吃力的分辨Mike说的地址

不是我听力太差,而是Mike口音有股浓浓的印度味儿

他不明明就是奥地利人么

我根据他的描述,找了好久才到他那儿

简单寒暄了下,他让他朋友ernst带我去房间


我跟ernst在厨房聊了很久

他很友好也很健谈,我对他感觉不错

但他绝对是个奇葩

现在他已经30好几了,也没什么正规职业

这是他5年里第4次来澳大利亚

他第一次花了一年环澳以后就爱上Coober Pedy

每次都来Coober Pedy待小半年

在欧洲老家打工省吃俭用半年,另外半年就来Coober Pedy

他喜欢沙漠,一点都不喜欢大海

就算是去了大堡礁,他也仅仅是因为全船全去浮潜,他觉得一个人在船上不好意思才下的水

他似乎去过澳洲中部沙漠的每一个角落


作为一个沙漠老司机,他给我这个小白分享了很多沙漠驾驶的经验

比如那些草比车高的地方,要开得慢些

不然草在底盘摩擦时间久了会起火

还有要时刻开着窗,这样可以时刻感受到外面的声音和味道

有一次他开车关着窗路过一片搓板路

一路颠簸他没在意

时间一长他闻到焦味,等他反应过来停下车,看到自己轮胎已经起火苗了(车胎破了漏气)

他花了三秒钟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到底是洒水救火还是救水保命

拿水去灭火,火灭了,但水没了沙漠里也过不了

救了水,火把车全烧完也很要命

最后他抱着水赶紧下车

好在火没窜旺,少了一会儿自己灭了

ernst来说也是生死时刻了


他一边跟我聊天一边上约会网站撩妹子

还跟我分享了一个香蕉理论:

女人就像香蕉一样,青香蕉很好看,但是里面味道很涩

那些放熟了的香蕉,虽然表面很多黑斑看起来不行,但通常很甜

年轻女孩子很漂亮,但任性不懂事

年纪大的熟女就完全知道男人喜欢什么

对于这个理论,我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点

他还跟我说,他之前有一个女朋友45+,只比自己老妈小了没多少

但给了他最好的性体验

到底是老司机

聊到深夜,各自睡觉

等待新的一天

失恋公路,下回见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