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5  

台湾桃园国际机场



2016/05/06  

澳洲珀斯国际机场

坨坨和兔子在台湾过了半个月休闲惬意的日子后(实际上是被太阳晒到大腿颜色分层外加钱都用差不多光光了),终于踏上了飞往土澳的航班,现在回忆起来刚入境那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天选的幸运鹅!

早在还没有落地perth之前就有人留了个大件儿给坨坨和兔子一辆丰田的手动档的汽车,因为神秘的车主回国了,所以车子暂时借给我们使用,一来就有车能开,真是让人非常羡!慕!了!呢!(噩梦的开始)。

坨坨和兔子到达的这一天的早上,朋友强子和m豆来到perth机场接机,之后顺利的找到了之前早已联系好的房子,在perth北边的menora,距离市区5公里左右吧,房东是新加坡人,同屋住了一对印度情侣和一对越南情侣,隔壁栋住了一屋子的whver

接下来两人被载去了强子家开那辆接来的车车,故事的一切好像就是从这里开始走偏了。

在国内没有驾驶经验的坨坨和兔子像两个智障,她们决定直接开车上大马路,由持有国内驾照近10年的兔司机来掌控方向盘开往city的好吃嘴川菜店,一路上方向盘一直飘来飘去、差点刮到路边的车什么的都他妈的不是事,车子开到快接近火锅店的一个十字路口时遇到了一个特别尴尬的情形:兔方车右转,对方车直行,兔方车让行,对方车让行too,兔方车接受你方车让行准备起步走着,你方车也起步走着,迷之尴尬。

兔方败,熄火告终。

哦,这他妈也不是事。

熄火了再转钥匙打火就行了嘛!

可是这时

车钥匙断了

钥匙断了

匙断了

断了



驾驶座的兔子


副驾驶的mm豆和后座的坨坨当场就懵逼了,开车在前面带路的强子还不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是,机智的坨还不忘提醒m豆赶紧开相机拍下着珍贵的场景


车钥匙原来的样子


案发现场的样子


幸运的是路过的一位开皮卡的歪国小哥热情的上前问需不需要帮助,众人点头如捣蒜,给小哥说了一下钥匙断了,他试了试没点着火,这时旁边跑来几个工地的小哥问需不需要推车,于是把车从十字路口正中间推到了路边的空地上。

小哥


小哥们在推车


到空地之后强子强行将钥匙拼接好又打火开到了饭馆,饭后又将车开到了menora区的住处。


到家之后整顿一下决定去一趟超市,坨坨和兔子的脑袋一天到晚就不知道在想什么,1公里处的coles不去,反而选择了1.9公里以外的iga,走断腿才到达iga,而且东西比其他的超市都贵,这锅得坨坨背,因为兔子在出发之前问

兔:坨,我们去哪一家?coles还是iga

坨:“IGA”

这里要说下,女孩子们晚上人数少的时候尽量不要步行去超市什么的,路上小青年挺多的,会朝你口哨起哄什么的,当时的我觉得贼可怕!!


落地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给家里报了平安、搞定了电话卡、银行卡、房子、把车开到了家门口、买好了一些粮食存货

银行卡小tips:北桥cbdanz总行有一个开户窗口是一位华人的(普通话白话)职员在坐班,刚到perth的小伙伴如果选择在anz开卡的话可以去找这位女士。

经过第一天的摧残我们算是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人了,第二天就不敢出去祸害人了,兔子和坨坨决定宅在家里找工作,反正也有点粮食。


白天的时候和隔壁屋子住的whver约好了晚上一起聊一聊,这一聊就聊到了10点多,而且白天把粮食都吃光了,晚上饿的只能喝奶了!为啥我俩的粮食一天就吃光了呢?这有人就会说了,为啥不多买点呢?因为我俩走远路去的超市,有车不敢开啊

而且俩人找工作,从白天找到晚上都没找到,还饿的不要不要的,现在想来当初的自己还是太简单了,以为一天就能找到工作了,到底是谁给的自信?

聊完后隔壁屋的whver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超市买吃的,因为已经饿的不行了立马就蹦起来答应了,于是蹭上楼上阿三情侣的车去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


可能这些天我们被某种力量环绕了吧,超市逛了还没15分钟,坨走在前边,兔推着手推车走在后边,突然听见霹雳扒拉一阵响声,回头一看,地上一大片玻璃罐子和漏出来的酱料。

兔司机推超市手推车时挂倒了一堆玻璃罐装的酱料。

一整天没出门,一出门就整事儿。

你就说你服不服吧?


酱料车祸现场


已经做好了赔偿的打算所以破罐子破摔的继续逛着,拿完想要的东西走到收银台,到最后结账的时候收银员却没有任何要索赔的表示,保安问收银员说:不需要留电话号码吗?收银员表示不需要,因为那堆酱料自己已经快要倒了。这逆天的运气?嗯哼?

群里的小伙伴表示



宝宝表示不服


回到家里感叹时间过的蛮快第二天过完了,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做,却又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接收的信息太多,包括找工作啊,居住在这里的人啊,一切一切。

正值澳洲的冬天,那时候觉得珀斯很冷,刚从378度的台湾飞过来的兔坨冷到缩起来,但现在在新西兰经历变态天气的我觉得澳洲简直气候宜人。

前一天的晚上兔坨在24小时超市买了一些食材,但是还是没有买的很够,而且需要补充一些日常用品,遂抱了强子大腿让他载着去买了衣服、去了宜家和coles,之后回家做了饭并且光盘了,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之后窝在被窝里一人抱一电脑继续找工作,打电话,发line各种找。找着找着俩人都睡着了,醒来都夜里11点了,脑子持续发热决定去大马路上练车,理由是路上没人且车少,真的信了自己的邪,不知道当初哪里来的勇气

首先去离家最近的一个coles,一公里,兔子开过去,坨坨开回来,这一切都很完美不是吗?不是!

倒车准备返回的时候直接倒在了杆子上,砰的一声

对不起,杆子君。

我真切听见了地球另一边车主握拳的声音。


深夜澳洲的路上几乎没有车,胆子越来越大,变得没有之前那么紧张,所以俩人听了友人的建议决定开到city beach12公里的路程一来一回24公里,对于澳洲的土地面积来说这是短的驾驶路程,但对于没有驾驶经验的俩人来说超煎熬,最后110分左右到家。

澳洲的夜晚街上连个鸟都没有,一路上吓人的很,坐车上嘴里一直默念。


在没有入境澳洲之前,在各大微信群、qq群里也认识了不少whver们,来了珀斯之后也加入了坐标珀斯的whver专属群,俩闲人于是各种和人家约面基啊啥的。约了在perth的一些小伙伴去fremantleold power station(对,就是新闻说里面发现尸体的那个很多涂鸦的旧发电厂)去拍照顺便面面基,m豆接上我们到了发电厂之后发现只有兔坨和m豆三人来的最早,而且因为发现尸体之后那里就有了保安,并且守着不让进去,三人求了好久,于是巴基斯坦籍的保安兄弟就好心并且勉为其难的拒绝了三人的请求。


不过废电厂在海边,风景和涂鸦都特别的美,等到后续的小伙伴来了之后大家都咔嚓咔嚓的停不下来。各种拍,没有进去电厂里面也没有觉得特别的遗憾。

坨和兔


废电厂和海


废电厂出来之后m豆提议说去看fremantle的灯塔,同行三辆车,m豆热心的帮其他两辆车设置好了目的地导航,fremantle有一个绿色的灯塔和一个红色的灯塔,然后他神奇的把其他两辆车导航到了红色的塔,自己开到了绿色的塔,最终隔海相望。






坨兔


现在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的我把这篇文章重复修改一遍发现,当时的我们是多么的不知天高地厚,光危险驾驶这一点就够我们牢底坐穿了吧,危及他人的生命。

当时我们不熟悉澳洲右舵左行,国内驾照拿到手之后就再没有碰过方向盘,在陌生的国家第一天就上手开车,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夸奖和羡慕的操作,包括后面几天俩新手司机兜着各自的烂车技相互指导开车,现在想想也是命很硬了。

后来小白车的结局是真的不怎么好,兔司机在玛格丽特河的时候夜里开车出去采购,回家的时候车子撞树上整车报废了。

不要危险驾驶,新手司机请务必找熟悉澳洲或者新西兰公路交通的老司机带一带,命只有一条啊朋友!

澳洲打工度假第一年已经结束,新西兰打工度假也接近尾声,还有一年澳洲打工度假没有开始,过去的两年间只留下这一篇算是成型的文字记录,接下来我会按照时间线将我的打工度假故事写下来。

请保持关注。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