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uncle!你终于从海里出来了!”

” 嗯。车站接你们。”

认识James是在去年年底,圣诞节前一周,我在网上随意翻找换宿信息,也许是这么多年喜欢做沙发客,感觉如果来澳洲第一站以这种方式落脚,会更轻车熟路,心里也更有谱一些。

在豆瓣上看到这个大叔的信息,随即留了言,然而一等再等,迟迟没有回信。

我心想:这事黄了,还是找找其他的换宿吧!

时隔大半个月,终于收到回复,对方简单直接,没有太多废话,我暗喜:江湖人士够爽快,我喜欢!

于是定下了换宿的时间。


Uncle James是个典型的北京大老爷们,说话带着一股京腔,感觉随口就能给你来段单口相声。

这个大叔癖好不少,上得了天下得了海,做得来饭骑得来马,可以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然鹅这一切离开中华烟都是闲扯淡。

对!一个嗜烟如命的怪大叔,而且只爱中华。可怜他的中国口味和爱国情结啊,土澳这片国土对烟草监管特别严格。机场免税店给他买烟的时候,电话那头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一幅哭腔告诉我断烟好久了,就等着我赶紧的带烟来,把命续上。

我挂了电话,无奈的跟罗总说:赶紧去买烟吧,James那个傻x烟瘾又犯了,没有中华真是苦了他了。


晒太阳吃烧烤的日常

James是个很会做饭的中国大叔,刚加他微信那阵子,每天看到朋友圈里PO的中华料理,暗暗流口水。

当时国内是冬季,我摸着肚子上囤的一圈圈肉,想着过完这个冬天我又要飞到南半球过冬囤肉了,甜蜜的负罪感啊!

土澳的饮食并没有难倒这个会做饭的北方男子,家里摆满各种从亚超买来的调料,丝毫没有让我们这群小伙伴的中国胃受半点委屈,每天变着花样的各种大鱼大肉。

雪姨作为手残星人,在换宿的几个小伙伴中每天被这个大叔骂得最惨,一边骂我笨一边教我怎么做饭,在刀子嘴豆腐心的中年怪蜀黍的花样鞭策下,也算是能不再一做饭就浪费粮食了哈哈。


帅气的uncle在做饭

来换宿的日子里,大部分时间uncle都早出晚归出海捕鱼。村里的村民偶尔会问候:where is James?我们都回答:James又出海捕鱼了,他总是在海里哈哈。

奇怪的是,James只打鱼不吃鱼,每天收获满满回来整个人开心到起飞。一开始以为他只是为了养我们这群嗷嗷待哺的吃货,后来发现,James不仅烧各种鱼给我们吃,还送给身边各种朋友和村民,雪姨就很不解,James翻了个白眼:等你像我这样每天吃鱼吃到腻,就知道我为什不吃鱼了!


五鱼大赏

Uncle潜水的圈子里,有很多中国朋友,其中见的最多的要属老吴了。Uncle喜欢叫老吴吴大厨,据说是老吴做饭很好吃。

我们第一天到猫本,老吴刚好在奶吧准备吃晚饭,给我们秀各种海里拍的视频,看得心痒痒一心想下海。

吴大厨是个典型的处女座,难得的是,他还以此为优良品德,觉得要不是处女座的细心,他可能当年也不会那么面面俱到准备移民材料,更不会那么顺利移民了。


海里出来的老吴

我们第一次下海的时候,Uncle拖着我和罗总俩人,老吴一心想要抓龙虾,可是空有抓龙虾的本领却找不到龙虾在哪(龙虾一般会藏匿在水深处的石头缝里,不易找寻,而且需要潜到海里比较久,会有一定风险,所以抓龙虾算是他们捕鱼界比较难的一件事),需要uncle帮他找龙虾。

而雪姨这个怂货在水里一个多小时后开始浑身发冷,面镜不断进水,扎进海里起来又扎进去,来来回回折腾几次把自己折腾透支了,觉得坚持不下去了,嚷着要回去。

一边是一心抓龙虾的吴大厨,一边是我和罗总两个宛若死尸漂在水上,uncle这个暴脾气瞬间爆炸,在海里把我骂了一通,再拖我到岸边,一个纵身和老吴又进海里抓龙虾去了。

虽是知道uncle刀子嘴豆腐心,百般认错并进行一番商业吹捧,但回去的路上依旧躲不了,被教育一通。

雪姨看着uncle后来心情好转,撒娇的问他:你为啥对我们那么凶,老吴老让你带他抓龙虾也没见你有脾气呢?

James说:我一开始下海的时候,没有鱼枪,还不都是靠着人家吴大厨打鱼分给我啊,做人得念情分啊。

好吧~瞬间觉得这个有趣的怪大叔也有那么细腻的一面,真是可爱。


uncle和老吴

每天都沉浸在换宿的幸福生活中,招来一圈朋友们的羡慕嫉妒,也更想认识这个有趣的大叔。

而关于James远不止这些故事,或许有一天,你可以来奶吧亲自探探这个帅气而牛X的大叔;也或许有一天也许你也可以体验一场别样的换宿生活。

把日子过得简简单单,有肉有酒有朋友。


uncle这换宿的幸福生活

最后福利:

关注作者公众号,转发此文并截图+你的微信号+想要换宿时间,发送至公众号,预约换宿信息。

PPS.

最近沉迷于抖音的网红uncle,分分钟要火的节奏。

抖音关注“James Huang”,看帅气大叔带你玩转土澳!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