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写到我死里逃生的那一刻,也是写得精疲力尽。每次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惊险,好像自己又重新经历了那次的黑暗。想到在达尔文的时候,从朋友那听说有个WHVER溺水的事故,只能庆幸自己够好运。

那天我一被拉到岸上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晒了好一会儿太阳才觉得有点回过神来。Chris和Taka等我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才收拾东西回去。爬楼梯回到地面的时候,觉得双脚都是疲软的,丝毫没有力气,肚子也难受得紧,上车就躺着,一路很消停。

我们中午左右开到Tom Price,准备在这边加油,然后再驱车前往Coral Bay。因为一早上没吃东西,加上喝了一肚子水,我乘他们买东西的时候,去超市门口的咖啡馆要了一杯热巧和三明治。闲了和店老板娘聊天。

她说自己来自新加坡,但祖籍是海南的,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去了。我问她怎么跑这么个小地方,啥都没有,还又热得要命。她说丈夫在附近矿区做工,所以就跟过来了。我说你们女人真伟大,愿意为了爱人牺牲。


短暂停留之后我们转去加油站加满油,兴致勃勃的继续前行。然而,老天爷再次给了我们一大惊喜。因为Tom Price出来,我们又开了一段砂石路,估计是天气依然太热,然后Chris开上下坡的时候车速太快,撞击力太大,轮胎再一次的炸了!!!

那一刻,真的好想骂人啊!一大半也是被天给热的!只能忍着,默默的准备换轮胎。但是那儿的路基太松软了,加上我们的千斤顶还是太低,依然只好求助过往车辆。

停下一俩吉普,是一家人,一对夫妻加两孩子,他们准备回家过圣诞节。最后也是对方男主人帮我们把胎换好,然后他还告诉我们,你们的千斤顶没问题,因为顶部的螺旋还可以旋起来加高!还好他这一提醒,给我们之后的路上多了一份保障。

他还友善的提醒我们,这两天已经要进入圣诞假期,很多店都陆续关门,为了以防万一,建议我们往回开,去Tom Price买个备胎,再继续出发。我们觉得这是明智的选择,于是立即调头。


不幸的是,在回开的路上,发现另一个胎也呈现憋胎的征兆,我们就这么小心翼翼的开着。在即将到达Tom Price的时候找到一家轮胎店,但对方已经停业准备度假了。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打咨询电话,问问看哪家店还在营业,可以提供我们需要的轮胎。

最后,我们又回到了之前加油的地方,旁边有家轮胎店。Chris说,如果在这里找不到我们要的轮胎,我们就只能待在Tom Price等到圣诞假期结束。

听到这个消息,Taka是崩溃的,因为他的签证只到新年前,他不可以待在这里。如果是这样,他就要准备找其他车出发了。

幸运的是,那家店有我们要的东西!而且可以马上帮我们修好!天知道,当我们到的时候,另两个胎也已经瘪气了!所以,我们需要一次性换三个新胎!

还好,车间的office里面有空调,我们就在那儿待到车修好,又再继续往Coral Bay的方向开。一路上我都叫Chris开慢点,生怕又出点什么岔子,那我是真的要疯了。

等开出了砂石路,Chris打算让我开一会儿。但我还是疲软到握不紧方向盘,没一会儿就停下来,让Taka接我的班,我回后座躺着去。

中午随便找个营地吃了点,一整天就是在赶路,尽可能往Coral Bay开。晚上的营地,风特别大,晚饭都是就着沙子吞下去的,睡也睡不好,帐篷被吹得七摇八晃的。傍晚有一阵,找不到Tamari,可把我们吓坏了,还好最后她回来了。


度过一晚不安稳的觉,我们第二天很快就开到了Coral Bay,然而手机居然没信号!

对比了当地的两个营地,我们选了便宜的那个,反正住起来都差不多。等待入住的时候,去周边商店转了转。如果要租浮潜设备的话,泳镜脚蹼什么的,看到有15刀一天的,还蛮划算。

入住之后,搭完帐篷,做了午饭,洗洗澡,我们就去海边转转,直接被美呆了!!



白色的是浅浅的沙滩,然后立马就是深蓝色的深海,可以浮潜看大鱼看珊瑚,比东海岸大堡礁方便多了。

但我也是太累了,他们两去另一片海滩转,我拍完照片就回营地睡觉了。

西澳这一路,几乎没见什么人什么车,但这里的几百上千的付费点都满了!好多家庭来这里过节,还把圣诞树圣诞老人带来了。




不得不说这里是个非常适合度假的地方。景色美,天气也好,没什么大风,睡睡觉,踏踏浪,再去浮潜看看珊瑚,也是不要太惬意。如果三月到八月来,还可以出海和鲸鲨同游,超棒的体验啊。

所以,第二天,他们早上去北边的沙滩转,我说我就待在这里。早晚各去海边游了会儿,水温其实偏低,有点凉凉的,很适合降温。出了沙滩一米就可以看大鱼,也是很适合我这种业余游泳选手。




晚上去看了会儿夕阳。我们在营地边上的一家店吃pizza,当做我们的圣诞大餐。




毫无疑问的,Coral Bay成了我此行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在Coral Bay度过了轻松愉快的圣诞节之后,我们继续南下前往Shark Bay。

我想去那儿是因为想去Monkey Mia看海豚。知道这个地方是之前在塔斯环岛的时候,Janny说的。她之前环西澳的时候路过,还说有人在这集二签。所以,我一开始找二签工作的时候,投的第一家就是这里。

当时我人还在墨尔本,觉得这里是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没想到真的有一天来到这里!想想其实还挺梦幻的。

在即将到达Shark Bay的路上,Chris还随便拐去看了一个不知道是啥的Gladstone Scenic Lookout,山顶上堆了一堆纪念品。我还以为是之前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故,人们在这纪念逝者。但查了好像不是,只是路人放在这里的,纪念他们自己想纪念的东西。

这个Lookout是个小平顶山,可以360度看周围的景色,远处就是Shark Bay的景色了,在这看夕阳应该不错。我们到的太早,待了一会儿就撤了。




在转弯进Shark Bay的时候,很愉快的事情又发生了,这次是我们帐篷车的左侧轮胎炸了。好在我们也是换胎老手了,加上之前那个大哥提醒我们的千斤顶可以加高,所以很顺利的就换好胎。但用完了备胎的我们,之后只能很小心的开了。

我们先到了Hamelin Pool Stromatolites,因为我有个朋友搞地质的,对这里的远古叠层石特别有兴趣,所以我来给他拍点照片。在那边的礼品店,我还看到他们说可以去换宿,然后能开二签。





再接着去了Shell Bay。之前在旅游局的微博看过推荐。确实那儿的沙滩只有贝壳,但都是超级mini的那种。倒是那儿的海特别有意思,海水密度是其他地方的两倍,Chris说适合我,不用怕沉下去。

我往海里走了大概一百米吧,海水还是只到我的脚踝,而且似乎有种看不到尽头的感觉,我也就懒得走了。加上,那边的海风,真的超级强劲的,我的帽子还被吹到海里。








在被风彻底吹傻之前,我们离开Shell Bay,开到了一个离Monkey Mia最近的一个低收费营地。扎好帐篷之后,我们往回开了一点,去了一个高地等夕阳,那儿是并排三个低收费营地的第一个,我们住在第三个。

但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温度下降得超级快,加上强风,我们三个简直被冻成了Tamari!最后等不了太阳彻底消失,我们就赶紧跑回车里,回到了营地,泡了热茶,吃了晚饭,躲帐篷保暖去了。







再次经历了帐篷几近吹翻的一夜。



早上起来看了超棒的日出。




看完日出我们就去Monkey Mia看海豚。因为看海豚一天有几个时间点,第一个在七点多,所以我们要赶在那之前到。

Taka不想去看海豚,因为要花钱,让我们半路在Denham把他放下,他自己慢慢逛,等回头再来接他。

Denham也是一个风大到鸟都飞不出海的地方。之后发现,自从我们过了Shark Bay往南,到处都是这种大风。




看海豚的入场费是12刀,海豚会游到岸边,你可以近距离的观看。现场最开始会有解说,说完之后,你可以走到海边,接着工作人员会喂食海豚,也会随机邀请游客体验一把喂海豚。但大多会选带小孩的家庭,或者情侣什么的,比较有纪念意义吧。我也想去,结果举了半天也没人搭理。








遗憾的是,没有拍到海豚跳出水面,也没有拍到它们的笑脸。然后我们就离开了,接上Taka,我们继续南下。因为去Useless Loop不顺路,加上我们时间有限,我就没提议要去那里看蓝色盐湖。

在我们出了Shark Bay南下的路上,愉快的事情又又又又发生了,帐篷车的轮胎被路面撕裂了一层皮,但是没有炸!

然而我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备胎也用完了,没有办法,只好试试将就着开,开到哪算哪。我们就着这个半残疾的轮胎,在高速上以80公里的时速开了得有两百多公里吧,反正开了很久。不幸的是,撑到的第一个地方,还在休假,没有店在营业,后来我们开到了Geraldton才找到一家。

修车间隙,我们来到海边吃午餐,我还偷偷去一家咖啡馆喝了咖啡,吃了cake和薯条。在度过了前几天悲惨的荒野生活之后,真的觉得太好吃了!





等车修好之后,我们又往北开,找了一个在Principality of Hutt River的付费营地,一人每晚5刀。有卫生间,热水,厨房,多少有点像人住的地方。

那个营地也特别有意思,他们在历史上曾经自己划地成为小国,人们需要有护照才能出入。现在他们还是可以给你的护照盖戳,但只是当作好玩。幸运的话,还可以见到王子本尊哦。我们那天早上去博物馆的时候,他刚好回来,但是走得有点累,说要坐下来休息一下,我们就没多聊。




小小的博物馆里面存放的大多数路人留下的东西,小到公车票,大到护照(估计是副本),只要你留下,他们都帮你保存着。我本来想留下我的小熊,但离开的那天走的太早,他们没开门,就错过了。



边上的色彩能量计算理论,也是看得人云里雾里的。




倒是第一天傍晚,我去山坡上看夕阳,看到了纯正的澳洲乡村景象,让我觉得它几乎可以和Coral Bay并列,成为西澳行的Top1。






当时也是奇怪,因为那一带都是大片大片的农场,几乎看不到人,忽然想起了电影《断背山》。身处那样的地方,可能被眼前的美景所感染,有那么一瞬间,好像有点明白了他们之间的情感来源。





第二天,我们就是先在博物馆转了转,再去的Kalbarri国家公园,主要是去看世界之窗的。它也是唯一一个你要拍照需要排队的景点。









下午时间还早,我们就开车沿着西海岸,一个个lookout走过去,看海景,继续被吹得披头散发。有种回到大洋路的错觉。






我们看时间还多,就决定继续去Pink Lake看粉红湖。湖很大,但是水都干得差不多了,只在一个角落里剩下一些,于是我跑回去拍出了感觉水很多的样子,哈哈哈,所以说照片都是骗人的啊。







晚上回去,什么也没做,洗洗就睡了。

前一晚,营地里还有一对德国夫妻,他们也是租车从达尔文开下来,准备去悉尼。吃早饭的时候,我还和他们聊了一会儿。

丈夫之前去过中国,说中国菜特别好吃。老婆呢,在德国的时候,去各家中餐馆,觉得吃来吃去都一样,还不好吃,一度怀疑丈夫的品味。我说,要吃中国菜,你得去中国。她说怕自己不会中文,不好在中国出行。

我发现很多外国人都有这样的困惑,我原以为,懂英文的人就走到天下哪都不用怕的呢。

我说,中国已经不一样了,出行特别方便,只要带个手机就可以出门。你还可以用翻译软件啊,再不行就手势也行,大家都很友好,而且现在说英语的人越来越多。我鼓励她,你现在只差一张机票和一个计划,其他什么都不用怕。



最后一天的行程,只剩下尖峰石阵了。因为Taka的手机在Coral Bay游泳的时候进水死机了,加上他的签证快到期,我们后面的行程特别赶。在尖峰石阵,已经马上到达Perth,景点里的人也是多到不行,大家走马观花的看看拍拍照,就撤了。







下午抵达Perth,入住青旅。至此,三个男人和一条狗,历时两周左右,跨越四千多公里的环西澳公路之旅,顺利结束。

 彩蛋 

我和Tamari的故事




她叫Tamari,今年7岁,跟着Chris差不多4年左右。

第一面挺怕她的,因为没听说过助听犬,不知道它们怎么帮助听力有障碍的人,而且她老是想来闻我。

再后来,有点嫌弃她。因为Chris的个人卫生习惯太糟糕,她也好不到哪里去,闻起来臭臭的,然后还总要蹭我,给她挠痒。

再后来同车同睡,躲也躲不掉,第一晚就把我新买的小白鞋睡脏了,再是毯子浴巾衣服手机相机,什么都给她脏遍了,最后我也就缴械投降认命了,要脏一起脏。

不过,慢慢就觉得她可爱起来。她特别安静,两周以来,没听她叫过一次,就是安静的待着,即使Coral Bay的营地那么多狗在吵,她也安静的听话。顶多撒娇的时候拿头撞我,让我给她挠痒。也慢慢会听我的话,让她回来就回来,坐下就坐下。

露营Hutt River的时候,那对德国夫妻在放音乐,Tamari估计以为是我电话响了,蹦到我大腿上提醒我。这是我唯一一次看到她”工作”。

其实挺心疼她的,Chris虽然对她挺好,但也不怎么管她。晚上怕她乱跑,帐篷锁了,那么热的天,帐篷里面也不给她水,怕弄脏。还是我大半夜顶着大风,出帐篷给她拿水解渴。

最后一天晚上,她估计太冷了,又跑到我床上压着我睡,足足睡了一个小时,我要翻身都翻不了,屁股都睡麻了。我倒是乐意想成,她是因为知道是最后一晚了,所以有点舍不得我。

同样都是狗,真的是各有各的命,被谁带走就是不一样的路。希望她以后好好的。

 费用及其他 



费用其实主要是油钱,而且最开始就我和Chris两个人分担,后来Taka加入,就又好一点。人多的话,分担下来就也可以。因为Chris有全套的露营装备包括做饭的,所以其他基本花费不是太多。

像我那些在路上买零碎的东西,都是属于意外成本,大多是出于计划不当,其实都是可以省去的。

第二张表是Chris做的,主要是油钱、食物、露营地费用、国家公园入场费、停车费这些。

至于我们的道路救援,和换轮胎的费用,Chris没和我们说。这个在找顺风车的时候,最好确认一下,是否要一起承担,毕竟换一个轮胎就是两百多刀的事情。

顺便说一下这两个车友吧。Chris应该是四十几岁了。一开始看他发帖子,说自己是聋子,我还挺担心的,但见面发现戴着助听器就也还好,只是口音比较重。

最难过的是他的个人卫生习惯。出发前一晚在他家睡,差点没被熏死。再之后,不管是车和帐篷,还有煮饭用具,我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找的队友,哭着也要走完,谁让我走得着急,他的时间和行程又比较吻合。

不过除去这点,他还挺好的。给你买新的被单,承担了大部分的开车任务,主动做详细的行程计划,查询旅游信息。

再来说一下Taka。一开始他和Chris两个人意见比较大,然后一个说不清楚英语,一个听不清楚,我还尝试做翻译,后来就放弃了。

Taka也是太轴,总是把Ups to U或者I am fine挂在嘴边,但每次说行程,最多问题的就是他。他不想去就不去,可以,但是他想去的就一定要去,不然就动不动说,那你们把我放下,我不参加你们接下来的行程了。

有些情况,比如车坏了,走不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所以有时候听着挺生气的,很想说,那你走嘛,真当大荒野的顺风车那么好找。像最后一天在尖峰石阵,眼看着马上都到Perth了,Chris说我们可以顺便去看博物馆也转一下,他就说我不去,我要去Perth,然后我们就没去。虽然能理解他着急去修手机,但也不至于差那么一时半会儿。

我觉得他就是不懂得说话的艺术,有时候又想省钱,倒不是说人不好或者什么的。其他像帮忙做饭啦,搭帐篷啊什么的就都挺不错的。

但还是想说,这次的队友找的差强人意吧,因为走的太着急了。然后一个听不清楚,一个又不爱讲话,我一个人也high不起来,基本上大家都在沉默中度过。

Taka是属于穷游型,能省则省,有时候有点夸张了,而且他的时间又特别紧。我和Chris其实算度假型,有时候想对自己好一点,会出去吃点好的,慢悠悠的玩。但毕竟不是一个年龄段,high的点不同。

加上天气热,每天又是长途驾驶,在车上呆久了,没事儿干,只能睡,睡多了又昏昏沉沉的,下车后都没力气玩。

不过,说这些,不是要抱怨什么,只是给个参考吧,让那些以后找顺风车的朋友知道,你可能会遇上什么问题。毕竟临时组建的团队,每个人性格习惯都不同,有时候就忍一忍吧。

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很感谢他们,这次的西海岸之行,印象很深刻,感受很特别,但是下次不这样了。下次慢慢挑。哈哈哈哈哈哈。


杜杀|作者
公众号:杜杀手记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