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去农场工作的路上

缘何是Ayr ?

肉厂等工一个月后决定放弃,回想起当初在城市找工作的挫败,决定去Ayr农场看看,也是另一种体验,因为另一个WHV小伙伴Lily知道了Townsville附近的Ayr,在那有很多农场工作的机会,而且在土澳东北端,相对接近赤道,天气较暖,也在海边,很满意的地理位置,于是网上购买了BrisbaneAyr的火车票,千里迢迢17个小时的夜班硬座火车,奔赴Ayr……


Ayr火车站

路上认识的小伙伴

Inverell回布里斯班征到了一辆刚好顺路的车,这也是我在土澳第一次征车,很幸运,遇到一对比较nice的台湾情侣,一路上四五个小时,聊聊天就到了市里。他们来澳洲快两年了,一直在这个肉厂工作,估计攒了不少钱,感觉很多台湾WHV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都呆很久的样子,但他们的澳洲生活也快接近尾声了,准备最后一个月roadtrip后就回台湾了,后来通过他们的facebook,感受着他们环澳的经历,现在已经回到台湾重新开始工作,回归过往生活了,十分羡慕他们这种彼此有伴,有始有终的旅行

到布里斯班火车站时,另一个群里的小伙伴来为我送行,还给我带了好多路上吃的东西,又贴心又美丽又很有想法的小妹妹,内心很是感动,后来她去了Bowen的知名M农场,其实距离Ayr也不远,可惜我投过去的求职信一直也没收到回复,要不然可能会和她一起工作了呢,后来我们在墨尔本又约了一次,了解到她在M农场还比较幸运,遇到了比较好的同事和主管,也顺利的集够了二签,未来她可能准备去新西兰留学,很为她感到高兴,祝福她。


Ayr backpackers背包客栈

抵达Ayr之前就请Lily帮忙预定了Ayrbackpackers背包客栈,这个客栈价格不便宜,要$160一周,还是多人间,但是他们可以提供农场工作,也就是俗称的绑宿,我到的第一晚Lily住的房子的床位还没有空出来,所以先暂住了一晚10人混宿间,白天虽然男男女女的很闹腾,但是意外的是大家晚上都很安静,但是住宿环境真是不敢恭维,狭小的空间里到处都是东西,无处落脚。

第二天就搬去与Liyi同住了,是一间sharehouse两个卧室,只住了6个华人,同样的价格,相对条件好了一些,但是农场的工作机会也不能立即上工,要等,据说一到两周左右,也有等更久的……后来听说小镇上还有另一家类似的背包客栈,big4,比Ayrbackpackers好,无论是住宿环境还是后续提供的机会,但是也是长期满员,不容易订到床位。


Ayr backpackersharehouse

错失的工作机会

在背包客栈等工期间,其实也一直在持续投简历找工作,后来收到附近其他镇上一个Motel的回复,供吃供住一周$600cash,一般上午做房间清洁,晚间去餐厅帮忙,因为是Local开的,我就比较感兴趣,但是地点有点偏,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去了,但是对方又反悔了,说是又找到其他人了,可能与我选择了一个距离Motel相对远,但距离我相对近的地方请老板来接也有关,有的时候真的要快速决定,也许也真的是无缘吧。

放弃等待,投身小农场

薇宝贝在群里发现Ayr有个农场(Green farm)在直招,是人工加机器采西红柿,还说比较急,能立即上工,只不过是计件工资,不是时薪,于是我联系了那个工头,去体验了一天摘西红柿,虽然挣得不算多,但也没有很累,而且坐在机器上采西红柿还蛮好玩的。也了解到在Ayrbackpackers我很可能进到和Lily相同的农场,用剪刀哈腰剪香料,虽然是时薪,但还是放弃了,于是搬到了JasonGreen farm 的韩国工头,电话0473226586,请避坑!)指定的Sharehouse,一周$130,同样要绑宿,虽然之前听说过,只要是绑宿多半是坑,但即使是坑,我也想跳进去看看,不想一直等下去了。结果真的不理想,而且走后房屋押金和最后一周工资我整整追要了一个月才拿到……


就是这台机器吸引了我

原来摘西红柿只是诱饵

进了Green farm,才发现并不会让你天天摘西红柿,工头总会态度很好的解释说很快会有第二台机器开工,然而我在那里做了近一个月,就摘过3天西红柿,直到走也没见第二台机器开工。Jason大约管理30多个人,大多来自日韩,仅有三四个中国人,而摘西红柿的机器一次只用11个人,目测他安排工作的规则是好工作优先韩国人,其次是跟他做的久的日本人,其他人就看运气了。这个农场大多是计件工作,极少是时薪工作,我做过planting和接地膜,是时薪工作,都是又累又脏的工作。摘辣椒虽然是计件工作,但相对自由,工头基本不催不管,于是摘辣椒的同时我听完了蔡康永的情商课

总体而言平均等于时薪十几刀吧,一般一周会上四到六天班,一周收入在$300-$500不等,农场挣钱真的是要看天看果看人。在这个农场还有一点让人烦感的是,要每天晚上等通知,第二天是否上工,几点开工,开工做什么,有时甚至要第二天早上才能知道,知道农场工作要看天,但也没有这么不稳定。三周后我就决定要离开这个农场,不仅因为不喜欢这个农场,也确实不喜欢农场工作


大辣椒$6一桶,第一次只摘了12桶,后来最多一次摘了19桶,而且是在工头开始用数字标记了每桶是谁摘的之后,大多人自报的桶数都有减少,而我自己记录的和工头核查后的没有变化!


最不赚钱的小小辣椒,一千克$3,一桶大概$30-$40,一般一天就摘一桶半,摘起来特别慢,最多一次两桶,而工头经常给我安排的就是这个工作……


Green farm 的生活

刚进农场时,被安排的sharehouse是和三四个日本女孩一起住,刚接触的时候觉得十分新鲜,大家都很友好,房间保持的也很干净,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习惯进门要脱鞋换鞋,卧室要光脚,虽然麻烦,但确实觉得房间整洁了不少。

时间久了,渐渐的觉得靠不近她们,后来又让我搬到了另一间sharehouse,认识了一个中国女孩,相互陪伴了一段时间,休息时一起去逛街,还帮我拍了好多街拍,都是我喜欢的风格,真想一直把她带在身边,可惜离别总难免,走得那一天她还专程送我到了车站,陪我一起等车,也许是老天的眷顾,每次启程下一站都有人送别,但分别的那一刻也是真的发自内心的不舍……









计划重新进城

虽然Green farm没有那么理想,但也终于攒下了我在澳洲的第一桶金$1000,虽然不多,但好过之前的一穷二白

农场工作还有个附加福利就是可以到免费蔬菜,只要你愿意,地里的西红柿、茄子和辣椒还是可以摘些回去吃的。经历过InverellAyr这两个小镇的生活后,感觉还是想念城市生活,于是就近选择了昆士兰州北部最大的城市,Townsville,在那里我依然没赚到很多钱,但生活却很丰富,等我慢慢讲给你听





任飘零|作者
公众号:任飘零的故事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