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在草稿箱里躺了一年的独白,本来是给2018年的交代,却一拖再拖,现在已经2019年底,我也定居新西兰了。总想着生活是自己的,但还是给自己一个纪念吧,毕竟记性越来越差了,以后回看曾经的心境也会百感交集吧。

回望过去两年真的经历了很多。之前突然翻出几年前写的那篇帖,一万多条读者回复看得百感交集,27岁的心境却已不再如曾经那般。有一条粉丝留言让我印象很深:”看你的帖子有种神奇的力量,明明一直在叙述自己的故事,却像一道光照亮了我们蠢蠢欲动的梦想。”

有人说过我热烈得仿佛只属于夏天,我一直希望给身边的人带来积极的能量,其实心里藏了被轻描淡写的心事。从小到大,我的人生或多或少渲染着灰调,经历过高山低谷。终于在新西兰给了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总觉得,人生怎么能如此美好,每天醒来都很感激如今的一切。生命必须有裂缝,阳光才能照进来。


2018

2017岁末二赴俄国,在圣彼得堡的冬宫广场倒数迎接2018年。





3月底去了趟泉州看半年没见已经怀上宝宝的好友。愚人节在关岳庙问了自己的人生去向,拿了一根姻缘下下签,解签的阿姨说:”关帝叫你不要急。不用想了,今年都不会有的,最快要明年年初”。有的人人生进度真快,孩子都有了,而我的时区还没到。


随后4月初和好友Katie又去了趟厦门,散心同时给全球第一百家香格里拉酒店推广。那半年由于跟一些大酒店的合作推广,我来往厦门好几次。





4月是意义重大的一个月,也是很忙碌充实的一个月。从厦门回广州短短两天接着马不停蹄飞杭州,又见了另一位好友。





4月中我去了趟澳洲,第二次去了,是新南威尔士州旅游局的项目,感谢我的好友珊珊。短短8天收获很多,圆了上次想爬海港大桥的心愿,在悉尼港过了一把开游艇的瘾,参观了歌剧院内部,住了悉尼排第一的酒店,去了蓝山,在斯蒂芬港滑沙和看海豚,在猎人谷酒庄踩葡萄。当时跟之前在东京认识后来去了悉尼留学的师弟重聚,白驹过隙,如今师弟早已毕业回国,而我却才在新西兰开展新生活。





从澳洲回来,我拿剪刀给自己剪了个超短发。4月底我迎来了26岁生日。比起那一年25岁生日临时起意独自飞去了三藩,26岁生日很平淡,我甚至没有发圈发博纪念。以前总因年轻而有恃无恐,现在却慢慢有了危机感。我不会永远二十几岁,却永远会有二十几岁的人。


5月初一个暴雨天,我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再次申请4年前读大三时没抢到的新西兰WHV。5月底我意外收到一家公司想招我去南加州尔湾工作的邀请。新西兰和加州都是我心尖的白月光,在二者之间我挣扎了很久。

6月初我去了北京马蜂窝总部参加见面会,面基了很多前辈和大神。很久以前我还是个潜水看别人游记的小白,没想到后来我会跟以前只在屏幕上看到的作者坐在一起吃饭。那个下午有位员工萌妹子小静经过,认出我说喜欢了我很久,当时真的受宠若惊,后来看到她的朋友圈很想跟她说一句:谢谢你的喜欢,给了我很大动力。



离开北京我直接去了杭州,好几年没去杭州,跟厦门一样,因为工作和私事,那几个月我频繁来往杭州。在杭州跟我妹住了些日子,某晚我俩一拍手就买了两天后飞LA的机票。就这样很即兴地开始了我的第二次美国行。

在美西的日子不长,却是我瓶颈期开始转顺的一道光。6月的LA蓝花楹开得特别美,南加州的阳光让人无法心情不好。我们在LA/Vegas/三藩的街头狂欢,那段日子的我活得真年轻啊。





6月底,本来回国第二天就开放的新西兰WHV突然推迟到7月3日,本已放弃新西兰下定决心赴美的我再次迟疑。我对新西兰还是放不下,对方也无法无休止等我,赴美工作的事告终。

7月3日凌晨,我拿到了新西兰WHV名额,两天后签证下签。

9月,我去了趟加拿大同时接了个合作三赴心爱的旧金山。



11月底,时隔多年再赴上海参加穷游网活动,获颁2018年度Top50旅行家。





12月,一个人去了西欧五国旅行一个月,见了一些很久没见的朋友,在德国纽伦堡见识了最盛大的圣诞集市,然后和表姐在瑞士过了最美的白色圣诞,在巴黎迎来了2019年,还误打误撞在暴乱的黄背心人群里穿过。





2019

2月底,拖了大半年我终于买了机票3月底赴新西兰开启working holiday,两天后意外接了新西兰旅游局4月的推广项目。

3月中,基督城爆发极端枪击事件,我把3天后起飞的机票推迟到4月初。

4月初,飞新西兰之前我即兴去了趟苏州散心,有一段难忘的回忆。





从苏州回家后呆了一晚,匆匆收完今后的行李,被父母送到机场,时隔两年半再次登陆新西兰,这次独自离家带着不一样的身份回来。

4月中,和好友从奥克兰开车三千公里一路南下,花了两周最终到达南岛皇后镇。


路上接到我唯一投了工作申请的新西兰旅游业巨头Skyline的电话,让我10天后面试,职位是我当时即兴投的part-time天文观星向导。

4月底旅程结束送走好友,不想再回北岛,正式停在新西兰旅游业最发达的皇后镇。平淡中度过27岁生日,第二天上Skyline面试。

当时是新西兰最淡的淡季,连皇后镇都四处不招人,无数次听说冬天会有多艰难,但我还是不愿放弃,哪怕兼职也不放过,毕竟Skyline的名声够大可作为跳板。我给自己一个deadline,撑到5月中还是找不到工作我才回奥克兰。

5月初接到Skyline回电录用我。3年前在Skyline拍过震撼的皇后镇风景,没想过3年后会成为这里的员工,而且是一家福利非常好的大公司,每天带薪培训,在南半球星空下。


5月底我认识了来自英格兰的George,我如今的男朋友。

6月中,由于观星部门想留我,我意外又幸运地拿到Skyline白天的全职工作,跳过了艰难的找工作阶段,从此全心在Skyline做着两个职位。白天的职位让我免费体验所有烧钱活动,晚上的职位让我沉醉于南半球的星空,两份工作都那么有意义。






6月底,和George搬进皇后镇中心半山上的房子,开始如诗的同居生活。家门口的风景总让我不敢相信这是我定居的地方。


8月中,纽漂第4个月,在Skyline工作的第3个月,由于中国公民的WHV限制只能为同一雇主工作半年,公司主动提出担保我转工签留下。招聘广告流程走完,公司确定没人能代替我的职位。

9月中,中秋节与家人隔了一万多公里,晚上还在带观星团。想家的情绪排山倒海,所幸男朋友是个暖男,朝夕相处已让他成为我最重要的家人之一。



9月底,我正式向移民局提交工签申请。

10月7日,正好在纽漂半年纪念日,我拿到新西兰工签,为期一年的WHV提前告废,从此绑定在Skyline。

如今,2019年也快尾声了,南半球的岁月风轻云淡。

关 于 生 活

不知不觉已经在皇后镇生活大半年了,我总戏称它作”我村”。我村的存在感太强了,吊打奥克兰和首都惠灵顿。所有人都对皇后镇心驰神往,但一直以来这里都排不上我喜欢的地方,因为它过于浮躁。大家都说在新西兰生活就是好山好水好无聊,但在皇后镇永远不会无聊,这里太热闹了,太多户外运动,太多夜生活,连全新西兰仅有的两家LV都有一家在皇后镇。

老外对party的热情刷新了我的认知,员工party,万圣节party,感恩节party,美国的同事扎堆生日搞联合party还有人能喝到没了意识半夜被直升机送到但尼丁的医院,8月还搞Winter Christmas Party……

我村也很小,居民不多,但每年几百万游客。镇上就几条街,别说每天碰到很多同事朋友等熟人,我还被粉丝偶遇过好几次了,真是到了南半球这么远都能碰到。

皇后镇山多,天气很不稳定,而且很干,气温也低。来了几个月手还是会破皮,但也习惯了这里的寒冷。一开始总惊讶于这边的Kiwi即使冬天都只穿短裤,现在只要十几度我都能吊带短裤出门了,别人都还是毛衣。

我常在朋友圈吐槽这边物价高和物资短缺。超市里的辣椒$179.99/kg。一杯珍珠奶茶15刀,我困惑于谁会买。也曾在西红柿卖到$16/kg时跟男朋友吵架,因为我想煲汤,他以为我开玩笑所以没买回来。

最难熬的是对中餐的思念。而我的厨艺依然没多大长进,还好男票常常投喂我,但他是个很难搞的”素人”vegetarian。

Kiwi的英语口音也非常感人,总把/e/发音成/i/,导致很多哭笑不得的误会,比如check in他们念成chicken,比如我司的观景台viewing deck他们念viewing “dick”,吓到了我从国内来的朋友。

虽是学英语出身的,以前总专注于学术,在这生活了才发现还多的是以前不知道的生活化英语。比如chilli, pepper, capsicum我们都叫辣椒,但意义天差地别;比如broccoli是西兰花,cauliflower是椰菜花。

 总地来说生活待我不薄,每天推门就是雪山湖泊,nothing to complain about。


关 于 事 业

来新西兰之前,我曾有一些不错的发展机会,当时身边的人也问我为什么放弃国内好不容易慢慢积累起来的东西,去一个完全没底的国家从零开始。

记得情人节那天我还意外又接到之前想招我去美国的那家公司的电话,时隔大半年总经理还是问我愿不愿意去,我斩钉截铁告诉他我要去新西兰了,当时隔着电话都能感觉他愣了。

我曾经是个半吊子旅行作者,虽不是特别耀眼,也有过一些成绩。那时,我有一些难得的机会和资源,我知道只要顺着势并不会太差。但在略显浮躁的圈子里,我很骄傲自己能听清内心的声音,勇敢地做出决定。

去年这个时候穷游给我颁Top50我的头衔还是”永动机”,那时我特高产一年发了8篇精华游记,今年我真是佛系得只发了一篇,还是因为接了新西兰旅游局合作。我总想,如果这个圈里的都像我这么佛系运营,估计已经饿死了。

越来越多人入行当博主,而来新西兰这条路对我来说更显可贵。论外在硬件我啥都算不上,但论多年沉淀下来的阅历学识我真的不认输。

如今,我在新西兰最大的旅游公司做着我的dream job,跟以前一样工作就是在玩,甚至不用再担心截稿时间,赚的不比以前少,何乐而不为。

那时放弃美国选择新西兰,表姐说:”你不会想过去就当服务员吧。”在很多人印象里,来WHV的人都是短暂逃避现实,摘水果洗盘子当临工之类的。并不是说工作分高低贵贱,只是我不再是20出头的年轻人不计得失纯粹体验,我的青春太宝贵了,宝贵得哪怕一分钟我不舍得浪费。每走一步我都算计过成本,对以后帮助不大的事我不会浪费时间去做。我知道有部分人是豁出去抱着想留下的心态来的,我也知道有些人不断换工作四处漂泊最后还是回国了。

这些我都没经历过,也许是活在当下的佛系心态让我格外幸运。我从没强求过留下,甚至刚来已经做好最坏打算,却没想到第一份工作就成了我唯一一份工作,还在第4个月就被留下来担保工签了。5年前还没什么阅历的我即使拿到名额了,也仅是体验一下最终必定只能回国,如今的我履历打出来都好几页,没有多年的沉淀不可能有如今的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光是每天摸着天文望远镜这种万里挑一的工作,给我多少名利头衔我都不换。从一开始的菜鸟,到现在都成为前辈带新人了,半年里感觉自己成长得很快。

对我来说,工作对得起自己,差不多就得了,佛系运营,佛系赚钱。我不争,也不缺。


关 于 亲 情

3年前第一次来新西兰就是带爸妈来的,这次真的是孤身一人回来了。虽然这几年我一直世界各地跑,但都是旅行最多两三个月,从没试过真正离家这么久。5年前第一次申请时,爸妈极力反对,5年后我真正要走了,爸妈虽不说但心里也是不舍的。尤其我妈是特别传统的人,走之前说过我很多次:”家里那么舒服你不好好呆着,为什么一定要选一条这么孤独的路,在那里你又没亲人没背景。”

年轻时自私只顾自己开心,好几年过年中秋都不在家,如今总自责不孝,后来世界看过了越来越觉得家人才是我最牵挂的。去年爸爸鼻子做手术后住院,虽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在病房里陪他时看到他术后的鼻子堵着棉花,棉花上全是血,只能用嘴呼吸,他还一直逗我笑,我却忍不住把头扭到一边一直掉眼泪。

走那晚特别匆忙,我爸一直骂我总要他操心。爸妈一路把我送到机场,一路送到入闸过安检,我拖着行李不敢回头,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我却特别不舍。

我的爸妈是很有爱的一对夫妻,从没吝啬给我健全的爱。也是因为在这样一个幸福健康的家庭里长大,我才会有今天。如今我也从没忘记这份感激,虽不能在他们身边尽孝心,但每个月我都会打钱给他们。

至亲是我的港湾,无论有多远,我都不会忘记回家的路。


关 于 友 情

一开始来皇后镇觉得德国人特别多,后来才发现这里是英国人的天下,南美的也特别多,然后是德国法国,连Kiwi都说皇后镇很难找到自己人。我司至少一半是英国人,高层清一色英格兰的,除外还有少数几个Kiwi。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爱尔兰之间互相看不惯,特别drama。

上班也很好玩,大家都很直来直去,日常互相怼互相恶搞。我的Facebook经常忘了退出,被大家恶搞头像。

我很喜欢和阅历丰富心态积极的人交朋友,可以inspire到我。总觉得在这认识的人经历都很丰富,同样年纪甚至比我年轻的弟弟妹妹都很厉害,比以前的圈子有意思。

跟我玩得特别好的从最开始是德国的Lea、苏格兰的Sophie,然后是我最铁的同事比利时的Harry,再到匈牙利的Angela、美国的Sally、南美的情侣Gustavo和Caro。但慢慢地我最好的朋友一个又一个离开,两位闺蜜Sophie和Lea分别在六七月离开,跟我同期的Harry签证到期也将离开了,甚至比我迟来的也比我先走,而我还留在这里很久很久。


关 于 爱 情

我常对我的小奶狗George说:”You’re one of the best things happened to me in New Zealand.”以前总觉得曾经沧海难为水,在那个人之后我已经失去爱的能力。

来新西兰之前我匆匆去了趟苏州,很戏剧地邂逅了一位在那教艺术的美国帅哥。当时在地铁上看到他坐在一边,我就惊叹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结果他搭讪要了我联系方式,晚上约了我出去,告诉我他喜欢我。虽没一起,中间的故事如今回想都觉得很美好,但终归是过客。我和George一起之后,和他再没什么交集,他也看到我们的合照了,再后来他微信ins都删号了。如果当初我不是要来新西兰了,可能会是不一样的故事吧。

在皇后镇度过27岁生日,次日间接得知前男友可能结婚了。那一刻我知道我该放下了,都这么多年了。虽然很多人都觉得我心里最爱的还是那个人,到现在的文字里还会有他的名字,连我自己都不敢说小奶狗已经超越他,毕竟曾经撕心裂肺的感情真的很难再复制。但谈过的所有人里面,小奶狗是让我最幸福的一个,每天都那么真实地幸福着,陪伴已经让他成为除了爸妈以外我最重要的家人。

小奶狗一开始就喜欢我,而我却没考虑过他。他说某个晚上他听到我说我有多热爱生活有多努力生活时,他心里就在想:”I want this girl.”后来我也喜欢上他了,他刻意疏远过我,但我们还是一起了。一开始朋友都不看好,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如今我们已经一起半年有多了,并且越来越爱对方。我们都视彼此为家人和最好的朋友。这半年多我们没有一天分开过。我们会因为他吃素我吃肉而吵架,我们也曾在路上吵得互相扭头走人,他会为了我跟普通男性朋友见面而气得发抖,我会为了他顾着打游戏而生气。但他也会在我工作受挫哭的时候偷偷去买我最喜欢的甜品等我回家;在我上班时说了一句想吃香蕉蛋糕,他就从家里跑下来镇上探班;在我中秋想家时给我小惊喜。一切都是很小的事,却很真实接地气,不是那种虚无缥缈的感情。

我妈说还好有他陪着我,不然我会很孤独的。我真的很幸运,在来到这里的第二个月,就遇到他。每天看到他那张漂亮的脸,我都会想,我的男朋友怎么又傻又可爱。

我们既相爱又独立,这大概是我心中爱情的样子吧。




掰二雷|作者
公众号:掰二雷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