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十五,月亮很圆。满月应当团聚,一年前的今天我却拖着行李独自来到异国他乡。4月7日,登陆新西兰正好一年了,也马上要迈向28岁。

 

本带着放下过去的心情告别2019年,在新西兰迎来新一个decade,却没想过2020年会是炼狱般的硬核开局。由于比国内快5小时的时差,每天早上醒来都是铺天盖地国内媒体前一晚发布的消息,很丧很丧。

 

我还记得去年3月15日,我原定航班飞新西兰的两天前,基督城爆发史无前例的枪击屠杀。没想到一年后疫情蔓延全球,连这个世界上最与世无争的小岛国也在劫难逃。

 

3月初新西兰首例确诊,海外输入,在奥克兰。3月中皇后镇首例确诊,欧洲输入。3月底全面爆发,新西兰封国封城,停工停航,皇后镇一夜之间变空城。停工前最后几天,很多人决定离开回国,每天都在告别。超市的厕纸、大米、速食面、吐司包货架永远是空的。


从3月26日开始Lockdown 4周,可能继续延长,而4月底便是我的生日,原本的斐济行被扼杀于萌芽,等了又一年的箭镇金秋节也再成遗憾。以前总想着不急,以后还有机会,但再也来不及了。

 

在如今因疫情停工甚至裁员的危机下,很多雇主都只能靠政府的低补支撑,Skyline却还是掏钱给我们发高于政府补贴的差额。还好我眼光好,从始至终忠于这家有担当的大公司。

 

也感恩于皇后镇的环境优势,居家隔离的日子还是很充实。庆幸有男票在,有人陪伴和照顾,也终于有空苦练厨艺,捡起我的西班牙语。家外有大大的院子,加上皇后镇都是大山大水,我又刚好住在Queenstown Hill,可以去后山锻炼身体。

 

我的人生哲学是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过,想做的事要赶紧做,想去的地方早点去,想爱的人好好去爱,有些事等不及,也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

 

过去一年经历了很多,我也从大都市女孩彻底变成小镇姑娘。但总算对得起登陆时说的那句:“从今以后,在世界上最快乐的国度,行快乐事,做快乐人。”

 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

 

其他分享:


人在纽村|这两年发生了什么,我为何渐渐消失了

2019过期照片大赏|纽国四季99个高光瞬间

纽村工作|并非锦鲤的我如何“一路开挂”,这干货有毒

纽村有生之年系列|十级美颜暴击!没在秋天来过,不足以谈人生!


 

酸涩|这一年失去和怀念的

 

回望过去一年,有得必有失,失去的放弃的戒掉的确实不少。

 

比如一路负重把全新的无人机Mavic Pro背来新西兰,登陆10天在普卡基湖畔处女飞就摔了。当时我把桨叶装上还没旋好便分心走开,好友不知情把它起飞了。这是两年前生日时某旅游平台送我的,后来出了两次事故,大疆给我寄了两次全新的。一直小心翼翼,却栽在最低级的错误。大概跟无人机八字不合,不能强求。

 

又比如去年一篇游记被评特等奖,也是生日前,奖品是条价值五位数的钻石手链。后来表姐来新西兰玩帮我带来了,才第三天,第二次戴就因为我手腕太细掉了找不回。我常想虽然这些也是我努力得来,但若不是别人送的我会不会更珍惜,贵重的东西总感觉要自己买给自己。

 

也在爬Wye Creek的时候,用了5年的Sony备用相机莫名其妙坏了,好在还有台主机。

 

坠飞机、丢手链、坏相机,都是身外物,难过的是戒了某宝,戒了购物欲,也离开了中餐和便利生活……

 

Lockdown之后同屋子的妹子在刷某宝,我才发现整年没碰过它,不提真的忘了。新西兰作为发达国家,除了奥克兰,其他地方购物选择少之又少,也没价格优势,购物欲被迫戒掉。这一年拍下来的照片不少,但总像没换过新衣服,尤其冬天,一件大衣披到底。

 

至于便利生活……来了这我才知道原来麦当劳肯德基不是24小时营业的。更不可能像以前在国内一样随时点外卖,毕竟在皇后镇叫外卖送我家那两三百米距离光是递送费就够我在国内叫个两人份外卖了。不开车少了很多乐趣,偏一点的地区一小时一班车,打车成本不敢想。还好我住镇中心,有些热爱蹦迪的同事还得卡着点赶末班车回家。也告诉自己要爱惜剩下能用的相机,在这想修都难。

 

对家乡美食的思念无处安放。还记得刚到奥克兰惊喜发现杨国福麻辣烫,但被价格吓退。如今对西餐也从曾经的新鲜感变成吃得怕了。以前最爱晚上去大排档,烧烤或叫一盘炒螺,那真是很久以前的事呢。食材没办法实现,最爱的炒通菜、苦瓜、榴莲等等,没有就是没有。

 

在皇后镇没多少过中国年的节日气氛,加上疫情,我都忘了年过完了。今年很平淡,只记得除夕那天和姐妹上了The Remarkables喝冰阔落。下山后我俩买了个麦当劳和啤酒坐在湖边,没有特别庆祝。晚上还回公司带观星团。那晚的旅行团很欢乐,我问他们中国发射的第一颗卫星叫什么,小孩子脱口而出:“人造!”全场笑崩。


赶在零点回到家,抱抱我的男票。朋友圈都在刷年夜饭的照片,爸妈也给我发了,以往一起吃的稀松平常的菜式,却让我格外怀念。打开支付宝给爸妈转了两万红包,也无法弥补心里的空洞,不能陪在他们身边,是我不孝。

 

George经常放Hollow Coves一首叫《Coastline》的歌,歌词简直是我来新西兰追梦以及和他的爱情的写照,同时也让我很home sick。要自问对父母尽孝,这些年我心里总是自责愧疚,并且这份负罪感随着年龄渐长而与日俱增。

 

一年,恍若隔世啊。

 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

 


回甘|这一年收获和学会的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我说得那么苦,为什么还来。纽漂于我而言,甜远远多于苦,且日子越来越甜。

 

Lockdown以来每天和屋里的马来华人妹子研究做吃的,常给她提起我那段零厨艺的过往(黑历史)。一年前刚来,我手拿一包最简单的印尼炒面速食面,对酱汁无从下手。还把做失败的意粉破罐破摔用老干妈和榨菜拌着吃。


我常自嘲我的表演可用“烧厨房”三字总结。每回炒菜,油还没溅起我就先躲得远远。一年过去,苦练厨房功夫,慢慢接受了西方平底锅,手被溅起的热油烫了无数次却不再躲了,学会了用烤箱。虽还是难登大雅之堂,但也做出了pasta、炸土豆、肉骨茶、黑糖芋圆奶茶……对婴儿水平的我来说真的很大长进了。

 

在公司有次值班搞卫生,拿着吸尘器一脸茫然不会用,同事看不下去了:“没用过吸尘器啊?!”我还真没用过……后来租房了,家里的洗手间都是自己清洁的,再恶心的也刷过。在生活面前所有姿态都得放下。

 

朋友听了我的经历开玩笑:“你前20几年怎么活过来的,你真的是一个人旅行过这么多国家吗?”失笑了,我也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些经历加重了我对妈妈的愧疚,回家了我一定要好好给她做很多顿饭。

 

纽漂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就是让我转正式工签的宝藏公司Skyline和两个神仙职位。天文观星向导,可遇不可求,置身于南半球星空下,不断学习从小就热爱的天文知识。也因旅游销售的工作需要,这一年自己以及带朋友免费体验的烧钱活动加起来都有好几万了。

 

新西兰对我最慷慨的还有那洗肺洗眼洗心的大自然,冰川、湖泊、峡湾、花海、极光……这些我都亲眼见证过。住在这每天都觉得赚大了,心境也更淡然。

 

一年,只恨匆匆啊。

 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

 


淋漓|这一年挑战和突破的

 

生命不息,运动不止。在新西兰一年,我越来越爱户外运动。我爱上徒步爬山,耐力惊人,在大太阳下走大半天也不喊累。Roys Peak, Bob’s Cove, Lake Alta, Wye Creek,  Queenstown Hill, Jacks Point……一个不漏。有时同行的姐妹或者男票都坚持不下去了,我还一个劲说不能放弃,我都被自己这种精神感动了。

 

Stargazer是我的dream job。从小就很爱看天文相关的书,从没怀疑过自己对这份工作的热情。一开始知道要搬30kg的望远镜,我很慌,后来我终于战胜了这个坎。有时会碰到客人问很刁钻的问题,我不懂就是不懂,但过后我总会去学习。这份工作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它让我知道宇宙是无限的 ,人可以学习的知识也是无尽的。

 

得益于工作,皇后镇的极限运动我都能免费玩,蹦极和大秋千我一共玩了7次。很多人问我跳那么多次是不是已经没感觉了。其实我怂得要死。我不恐高,我怕的是那种站在边缘的感觉。小时候爸妈带我去大桥上散步,走到栏杆边看见下面的江水我就会腿软,两年前在悉尼攀登海港大桥我依然慌得不行。


蹦极要自己跳,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去面对那种未知的恐惧。尤其我们公司上面的Ledge Bungy,这是唯一不绑脚的free style蹦极,要自己跑出去跳,我作死地跳了3次。陪我跳完的姐妹说:“这都能跳下去,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对啊,那么可怕的事情我都克服了,我还怕什么呢。

 

人生太有意思了,不断上下求索,不断突破自我。我也希望老了别人提起我会说我是个潇洒的酷阿姨。


 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

 

 

幸会|这一年结交的贵人们

 

在皇后镇这一年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不分国界。这个小镇很小,是个藏不住秘密躲不了熟人的地儿,但人与人之间的友情也纯粹很多。

 

皇后镇华人不少,跟我玩得好都是我的华人同事,Kyle, Arthur, David, 西贝, Vincy,还有Real Journeys的绿子和Luca。也许是因为跟我淡季同期来的华人不多,而比我晚来的都比我早走。能成为好友都是缘分,要珍惜,毕竟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了。

 

和西贝成为姐妹完全是缘分,也相见恨晚。这个小我一岁的北京姑娘和我气场太合了,简直把我把我体内的野兽解放了。在皇后镇呆了这么久,认识她之后我才有机会探索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境。和她一起也总是状况百出,我总说我俩都那么蠢,玩在一起也许负负得正。


一起吃早餐时我拿盐当糖使劲撒咖啡里,她也不比我好,把洗手液当成免洗sanitizer带来,爬山爬到顶准备开吃,挤了一手泡沫还没水冲手。我俩还常在车上放电台的洗脑神曲忘我自high,也会在Wye Creek一边跑下山一边大唱还珠格格的歌。

 

Kyle和David说话都特别损,但我又很喜欢被他们损,我大概是抖M。Arthur是名建筑精英,我曾在他办公室看过他那些豪宅设计,听他讲我们不能懂的有钱人的世界。

 

绿子和Luca是我机缘巧合认识的,人生中能遇到几个人能在我即兴说要去拍星空的时候就大半夜陪我开车去追星,再回想都觉得那晚很热血。

 

停工前有一晚我们很多同事都在Red Rock喝得烂醉,大家抱在一起哭。很多人决定离开新西兰回家,我们心知肚明以后可能不会再见。

 

Harry是我在公司的第一位好友,每次我犯错他总急着帮我圆场,离职了的同事里我最不舍得他。Elise告诉我,以后我再去加拿大一定要住她家。我最早认识的死党Lea和Sophie去年就离开了,剩下的Sally也因为疫情提前回美国了,封城后我连跟她道别都来不及了。

 

能认识这帮朋友,我三生有幸。

 

一年,相见恨晚啊。

 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

 

 

微醺|这一年陪伴的那个人

 

我从来没抱着任何找男朋友的想法来新西兰,却在第二个月就认识了George,一年过去了,我们还在一起。

 

一起之前他偷偷把我Instagram翻到底手滑点赞又取消了,那点小心思都刚好被我逮到了。有次他和Connor去玩滑板,那是我们的共同朋友,是个高手,我借口去给Connor拍照,其实我只是想见George。我俩瞒着这种心照不宣的心思,直到有天他说要和我正式约会,再到某晚他先开口说I love you。

 

他给我写过几次情信,在我回家时给我惊喜。换作几年前我一定抓在手上感动好几天,天天拿来看。但如今,我已不再是以前的我,我爱得淡然。他念了我很多次:“为什么你从来不给我写情信?”


终于,我给他写了,他把那张卡当宝一样,玩电脑时放在电脑前,睡觉时放在枕头下。有次吵架我把那张卡抢过来撕碎了,他几乎要哭了。他跟朋友说:“我等了两个月才终于等到她愿意给我写情信。”


他很乖,我让他给我按摩肩膀、做家务、煮饭,他几乎从不说不。他吃素,我嗜肉,以前一起逛超市会吵架,后来在我上班累崩时他偷偷去买鸡肉回家给我煲汤。我吃辣,他不吃,为了陪我吃,他假装没事,肚子痛了半天。


我拉他去徒步将近10km的Jacks Point Track,却不知道他膝盖有伤,他半路痛得不行却陪我走完全程。我总开玩笑说他不爱我,他说:“如果不爱你,谁能忍受你每天一大早起床洗澡化妆把我弄醒。如果不爱你,我那么恐高还陪你去蹦极?”


我把他弄哭过好几次,每次我都很懊悔。他对我很真诚,是藏不住的爱,第一次见他的朋友都能看得出。前男友在我FB调侃我一句,他立马怼回去宣誓主权。


他是个很善良的人。他吃素,因为他很爱动物。他很反感蒸汽船,很反感用一次性袋子和餐具,因为对环境不好。他叫外卖时已被强制收了递送费,却还另外给快递小哥发小费,说那是人家应得的,一份明明很便宜的快餐外卖硬是被他凑了70多刀(300多人民币)。

 

以前认为我只喜欢大叔类型,现在发现这种大男孩真的太戳了。我见过很多玩世不恭的男生,尤其在国外,连我自己都不信我捡了个傻白甜小伙子。我不羡慕某某是恋爱小天才,对我来说谈感情也没什么技巧,我只是觉得跟他处得很舒服,不费劲不刻意,我也不担心在他面前不洗头没化妆的样子有多丑。我告诉他:“你不仅是我的男朋友,你还是我的家人,除了爸妈外我最爱的人。”

 

到现在,我还会听我们刚开始时我常听的歌,那段暧昧的日子是我愿意珍藏一辈子的心动。

 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

 

 

珍藏|这一年生活的皇后镇

 

我常说,除了我的国,我人生里最难忘的就是日本和新西兰,同样充满回忆。日本对我来说是青春里触景伤情的故地,而新西兰,我会用happy place来定义,我真正的福地,人生转折点。

 

以前我很不喜欢皇后镇,觉得这里太浮躁,太喧嚣。那时,我向往瓦纳卡、凯库拉、惠灵顿。对这座小镇的感情很复杂,本想着这一年要多去不同的地方生活,却在这遇见爱情,拿下工签,安定下来。每次提到“回家”两个字,我才意识到在这里我已经有了个家。

 

因为有了很多美好回忆,慢慢喜欢上抵触了很久的皇后镇。如今又一年秋天了,去年就在这个最美的季节来到皇后镇。姐妹常开玩笑:“这破地儿真美。”我想,是的。

 

如果将来有一天决定离开这里,一定会很怀念吧。新西兰,三生有幸,谢谢你陪我成长,惟愿这段记忆未完待续。

 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

 

 

 

纽漂1周年及27岁尾声|丢钻石链、摔无人机、相机报废,也丢不了对新西兰的爱...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