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掰二雷

掰二雷

纽漂两年|一杯敬当下,一杯敬明天

嘿,又是一年四月。 好久不见,我很好那么你们呢? 白驹过隙,4月7日,我在新西兰也正好两年了。 两年前登陆这片土地,我说过:从今以后,我在全世界最快乐的国度,行快乐事,做快乐人。 如果说在南岛皇后镇的

掰二雷

疫情如戏,我倾情演绎,把曾经的骄傲踩脚底

8月中一个夜晚,新西兰突发宣布奥克兰进入Level 3警戒,全国再次进入Level 2。 在所有人对新西兰抗疫神话歌功颂德时,我们重回了4个多月前的局面。 此时,我和男友才在北岛陶波住下半个月,开展新

掰二雷

惠灵顿96小时|你们为啥忽略这座宝藏首都

在新西兰南岛的皇后镇生活一年多,我始终身处大自然,但有一座城市却让我念念不忘。 北岛的奥克兰是最大城市,南岛的壮美风光怒刷存在感,而首都既不是奥克兰,也不在南岛,而是北岛最南的惠灵顿。 惠灵顿的海风,

掰二雷

纽村爱情故事|“你卸妆后的样子让我对你爱到极点”

  老去与相守 28岁还是在我很不情愿之下来了。女孩子青春很有限,最好的几个年头已被我挥霍完。如今每次照镜,脸上的法令纹、眼里藏不住的疲惫、流失胶原的皮肤都让我觉得自己不得不认老了。前两天好

掰二雷

纽村的十级美颜暴击!没在秋天来过,不足以谈人生!

今年2月底的皇后镇街头,树已经开始变红,不禁惊讶秋天来得真早。   去年4月秋天重返新西兰,一路南下,被沿途秋色迷得神魂颠倒,如今依然历历在目。我阅过世上很多壮美的山川湖海,却依然对秀美灵动

掰二雷

纽村的春夏秋冬,99个高光时刻

大渣好,我xì来寄吃胡建人(谁谣传的,拖出去打)的大广州的皇后镇村妹小(划掉,老√)雷。 用粤语形容,我就是“懒到出汁”哦哦哦啊啊鯡紸蓅文风抽搐不带任何标点楼主没吃药已弃疗那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