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 起由 」

对于一个二十多年都生活在中国西南内陆的人来讲,所能做的目前最遥远的工作恐怕就是去到万里之外当海上的船员了吧?我想是的,那就当当试试?
 
或许真的是本命年运气好,南岛小有名气的旅游公司RealJourneys投来了橄榄枝,经受了前天面试官超快语速的一番盘问后,我还记得在即将得知结果的第二天,看着手机里提前写好的被拒回复语,在阳光正好的下午听到了来自彼端的“Welcome to our team”忍不住叫了出来,怀着还未上船就开始荡漾的心情,启程了。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即将工作的地点在南岛的西南角的小角落里,新西兰最大的国家公园——峡湾国家公园(FiordlandNational Park)里面最负盛名的米尔福德峡湾(Milford Sound)。

两百多万年的冰川侵蚀出了许多U型峡谷,海水入侵后形成了弯弯绕绕的峡湾。西边几乎延伸了整个南岛的南阿尔卑斯山挡住了盛行西风带来的水汽,所以峡湾国家公园几乎是新西兰降雨最多的地方,全年平均降雨量6400mm,湿度90%以上,十分湿润。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从皇后镇到米尔福德的公路就像一个U字,一端是新西兰最繁华热闹的小镇,一端是最僻静幽绝的峡湾国家公园。从6号高速南下,一马平川,羊儿牛儿还是那样悠闲地吃着草。不久后进入94号高速,牧场变雨林,十多米高的山毛榉或罗汉松拥簇在山路两边,挂满青绿色的苔藓,阳光透下来把玩车窗上渐变的阴影,忽明忽暗。打开窗户,充满山林气味的风呼啦啦把车里的闷热全都驱散,前后都无车,任由我慢慢走,这对一个初次独自上路的新手简直是无上的奖励了。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道路后半段开始爬坡,身边开始出现雪山,越来越近,直逼到面前,注意雪崩的红色标志牌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穿过隧道Homer Tunnel意味着我已经接近终点,这趟还未开始就在不断挑战我胆量的旅程才算真正入门了。(后来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能按时进山,这段时间一周将近五天封路,大雪从不在意初春是何物,来自本来休假结果被困在Te Anau不能按时回去的我如是说)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 船下 」

拿到了一堆制服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与隔壁姑娘共享浴室的单人间,在南岛这个租金上天的地方付着比北岛还低的房租,无可挑剔了。除了没有……网。
 
上网有多困难?我拿着手机靠在客厅右侧窗户左下角,像塑泥一样一动不动,发着三秒才出去的微信消息,变得佛系了。除了客厅窗边那个特定位置,手机自动变成了低级照相工具,屏幕使用时间直降一半,生活原始而古老。
 
没有信号没有网,天天就往朋友家跑。吃着来自菲律宾和印度的厨师大哥们和石家庄的宏哥做的饺子、猪排、烤肉丸或者味噌汤火锅,聊聊谁又去了对面公司的聚会,看看永远也看不完的指环王三部曲,一天也就快结束了。对于一个刚来一周的新人来说,能被顺利而温柔地容纳进喜欢的圈子真的很知足了。

「 船上 」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当初应聘中文向导时以为像在国内一样,站在甲板的高处,一边举着话筒一边向众人示意身边的景点,说出重复了无数遍连语速都不带变化的导游词,或许还戴着一顶红色或者黄色的小帽,结果完全不是这样……
 
我只需要呆在船长室,举起话筒提示大家即将路过的景点并作简短介绍就可以了,事情一下子就简单多了。还可以跟船长聊天,说不定以后还能试着开一会儿,想想就很激动。
 
除了这个,职责和船员是完全一样的,引导乘客、售卖酒水、清洁等等,此刻才真正理解空乘的角色,因为本质相差并不多。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最后一班船结束常常不到下班时间,就开始了每日集训。丢出一个救生圈模拟乘客落水进行救援,模拟船舱进水,模拟引擎起火,模拟船长晕过去,一切船上可以发生的意外都被列进一个表里,有空就练。

因此我才能在第一天就坐上了小艇在浪花里飘摇,寻找大海里那个孤独的救生圈。这可比坐快艇有意思多了,船越小,感受到海浪的力量越强大,那天天气也不好,海风又不停吹着,感觉自己像蜉蝣,像浮萍,开船的韩国大叔要是没控制好方向,我可能就翻身入海了,感谢大叔。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初次学习难免磕绊,船长都是本地人,语速又快,连带着都是专有名词,搞得头两天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在大家都说这些训练会重复很多次,每次有问题问谁都会耐心给解释,没有人着急,没有人会嫌弃你怎么没学会,每个人都在学习,这样真好。
 
「 眼睛 」👁

当然,每天出海最大的好处就是,有足够多的时间观察瀑布和雪山。如果第一天晚上听见外面淅淅沥沥开始下雨,那么第二天峡湾内的山上就会多出不少临时形成的瀑布,它们从山顶顺着一条小径蜿蜒而下,类似于雨水总是会在车窗玻璃上走出最容易下落的轨迹一样,细白,安静。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九月底,山里并没有外面暖和,一点初春的迹象都没有,皇后镇的樱花树都紧赶慢赶地盛开了,这里雨雪依旧,所以能看到被雪覆盖的麦特尔峰,能看到最高的彭布罗克山在云雾下纯白的山崚和天空融成一体,而这些在夏天又是另一幅模样了。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怎么也看不厌倦的岩石质地,被海风和雨水切割出不同纹理,像好久之前在美术馆里看到的版画,按压出完美的墨迹。

我认为,如果你喜欢与人们面对面对话,喜欢放下手机,暂时避开那个高速运转、光怪陆离的虚拟世界,喜欢每分钟都不一样姿态的雪山、浓雾,喜欢雨林和瀑布,喜欢看宽吻海豚追着浪花,喜欢看软毛海豹在岸上打盹儿,喜欢看峡湾冠毛企鹅在水里洗澡,那你一定会喜欢这里吧。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附,RealJourneys website: 
https://www.realjourneys.co.nz/
(除了RJ还有southdiscoveries、jucy两家公司也有邮轮项目,感兴趣可以官网申请职位哦)




走!去纽村峡湾当船员,伴着海浪飘呀飘...




朱二木|作者
公众号:二木纪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adj-helper3 | 投稿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