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签证是打工度假签证,2020.5.27到期,原本计划转为学生签证的,澳洲确诊五十多人的时候闺蜜万般劝说让我同她们一起回家,我拒绝,于是她们买了4.15的航班。但是我感觉形式不妙就提前撤离。

 

我在澳洲的工作是餐厅服务员和淘宝主播。餐厅客人以鬼佬居多,所以老板不允许我们戴口罩,但是因为疫情的关系,餐厅客人越发变少,而我也只有周末的班次,所以觉得还好,就继续上着。另一份工作是在室内的,对我来说是没有影响的。所以就算是疫情爆发,我也不会失业,继续在家直播不出门就好。

 

3.12,媒体就出了各种新闻,比如:NSW会有20%的人会感染,澳大利亚的内务部长也被感染,阿甘被感染……那时候我就特别的恐慌,我怕被感染,虽然澳洲治疗的费用是免费的,但是当时街上鬼佬几乎都还是不带口罩的,我更怕澳洲感染的人太多,医疗资源跟不上,毕竟澳洲人做事贼慢,效率贼低,而且医护人员届时肯定是不够的,万一感染就真的等死吧。

 

3.13,我就问了房东能否搬走,因为我刚搬进来一周,但是我是短租,此时房东儿子正准备第二天出发去马来西亚通过第三国隔离14天入澳,所以当时就同意了,并且说我什么时候走都可以,押金退我。于是我决定在下周三、四离开……

 

3.14,全澳感染人数236人,我决定买机票回国!我首先是不考虑上海的,准备买悉尼飞宁波在广州转机,这样目的地在浙江省内方便隔离回家等后续操作。此时机票是3881,我下了单以后迟迟不敢付钱,因为我知道我走了,我应该就回不了澳洲了,内心百感交集,最后订单保留三十分钟,我还是没有付钱,这个订单就作废了。在无比纠结的时候,我语音了大学时的学姐,她刚从韩国回来此时在上海隔离,在她的分析和劝导之后,挂了语音的那一刻,购买了3.20的悉尼直飞上海的航班。(此处感谢卉卉学姐)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航班信息航班信息

 

原因:

  1. 广州转机三个小时时间不够保险,很容易在机场转机逗留的过程中感染

  2. 周五那天的机票是最便宜的,而且预留了4天的时间可以整理行李

  3. 直飞到上海以后有浙江省的工作人员在机场对接,可以直接到浙江

 

3.20上午7:45 Chatswood出发至悉尼国际机场,中途堵车,花费1h,感谢天琪宝宝送我去机场

 

备:

医用口罩,P2口罩,若干个一次性手套,雨衣(Daiso购买),墨镜一只。

 

办理值机前,工作人员会先测量一次体温,办理值机时,跟工作人员申请靠窗或者过道的位置,但是当时她告诉我不可以选择座位,称座位都是已经安排好的,但是后来又说我很幸运给我一个过道的位置。

 

我是拖到最后一刻才进入飞机的,因为已经做好了不吃不喝的准备,所以进去之前买了两个汉堡,后来实在吃不下剩了半个,进机舱前去上了个卫生间。

 

我的位置在后段,机型773的座位是343,差不多安排的话是单人的旁边会留空座,所以我旁边没有人,但是如果你是两个人办理登机的话会安排在一起,运气不好的单人也会跟双人坐在一起像我后面三个座位都已经坐满了,是一个男士和一对老夫妻 。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座位图座位图

 

可能会被安排的座位模式上机以后,座位上已经摆放了一盒餐食,之后会再分发一次餐盒,跟我间隔一个座位的是一个大叔,从我上机后很久的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动过,双目无神,生无可恋,看起来有点怕怕的,没多久,广播表示机上会有两次测体温,而且机舱空气会在每2-3分钟换一次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机上装备机上装备

 

因为穿了雨衣,又枕旅行枕在外面会特别特别热,被热醒之后喉咙也很干,无奈之下摘了口罩喝了一小口水,又怕太热等下量出体温偏高,只好去卫生间脱衣服,运气好的是,那个卫生间刚刚消毒5分钟还没有人使用过,但是我全程还是带了一次性手套,去了一次卫生间用了3副手套。

 

幸运的是,原本飞机是当地时间7:30降落的,但是在6:45就已经到达了上海浦东机场,快落地时,我们又被测了一次体温。整个飞行近10个小时,但是我不敢吃东西,我旁边的大叔也是全程没有摘下口罩,那时真的是很饿了,大叔开玩笑说:小姑娘,你也挺能扛嘛,一口不吃。我早就做好了在机上不吃不喝的准备,尽管一个半的汉堡早就在肚子里消化了,尽管又饿又渴,但是还是忍着想下了飞机吃备上的巧克力。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空少量体温空少量体温

 

快落地之后,空姐会下发“入境健康申明卡”,所以要记得带一支笔,这样会避免问空姐借产生交叉感染。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11:12的时候,终于可以起身下飞机了,这个时候距离降落机场,等待了近4个半小时。

 

下飞机以后走很长一段路到达一个点,工作人员会问你从哪里来的,有没有不适,然后在那张纸和护照上贴了黄标。

 

接着往前走会有一个点需要把护照和信息给他们看,过了这个点之后就是海关了。

 

次日凌晨1:00我终于出了海关,从下飞机到出海关整整排了2个小时的队,这两个小时中,我不敢摘口罩,因为全是来自各个国家的人,日本,英国,美国……这两个小时,因为一天没有进食导致胃痛的厉害,然后又大包小包,整个人已经接近崩溃。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当我出了海关看到浙江两个字的时候,我才好像意识到我走出来,我离家更近一步了,很激动很想哭,但是疲惫和饥饿让我变得有那么一丝木讷,木讷的像没有感情的生物。

 

把自己的信息报给工作人员以后,只需要坐着等就好,叫到名字的可以上大巴车先到嘉善(路程1.5-2h),嘉善是浙江省的分转点,建议在机场上厕所,因为嘉善的厕所是室外独立的临时厕所,虽然门口贴了消毒打扫的表格,但是真的不是很干净,因为从嘉善到台州还有4个小时的路程,我只好用了那个厕所,外面没有洗手的地方,但是登记点有免洗洗手液可以使用

 

TIPS:

  1. 工作人员是不能帮我们提行李的,像我有三个行李箱的就很困难,尽量少带东西,在此感谢绍兴柯桥的小哥哥帮我搬行李。

  2. 带一件厚衣服在包里,因为在去往嘉善的路上竟然开了冷空调,超级冷!

 

凌晨1:36,排队从上海浦东机场至嘉善。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凌晨3:40,到达嘉善。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嘉善

 

凌晨4:10,我终于坐上了台州市的接驳车,同车连我一共5人,驶向下一个中转点台州 天台。万分疲惫的我们,上了车就睡着了。

 

5:45,我被妈妈发来的微信震醒,她问我要不要吃姜汤面,我跟她说我快到家半小时告诉她,然后做好提前放在我房间,我回到家不能跟爸妈近距离接触,他们已经被交代好只能远远的看着我,我的行李全部要靠我自己搬到4楼,跟妈妈的对话中,我终于流下了脆弱的眼泪……

 

6:42,我从天台出发,驶向黄岩。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天台中转点天台中转点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黄岩的接驳车黄岩的接驳车

 

8:00, 我终于到家了,刚好整整24小时。

 

感谢浙江省政府毫无缝隙的对接安排让我可以平安到家,向深夜工作的工作人员致敬!

 

今天是我居家隔离的第五天,我用了五天的时间才让自己缓过来,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这24小时,靠别人说,是完全感受不到其中的艰辛,你会很饿,很累,很渴,很热也会很冷,很害怕被感染,这24小时,是孤立无援的,拼了命的想要快点到家。

 

有人说,外国的月亮特别圆吗?待在家里不好吗?Emmm外面的月亮其实跟家里的一样圆啦,只是,习惯了“No worries”的美好,“It’s ok ”的自然。但是在外的漂流不定总归不及家里的安全感。

 

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我在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的时候,老天帮助了我选择,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只是疫情的到来让我措手不及,我茫然,比原先不知选择留下还是离开还要茫然,所以,我选择离开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

 

就这样,跟在澳洲近两年酷酷的Cathy说再见了,因为回家了,又是一种活法,不知未来如何,也是要快乐的做自己呀~





悉尼→上海,疫情回国的24小时我都经历了什么?!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