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迟迟没有动笔写酒庄的换宿经历或者最近的一些思考,主要原因是因为不想只是简单的分享一些在酒庄的生活,但是这次的换宿又是很纯粹的一次放松之旅,每天的生活都简单而快乐,全身心的放松之余,我并没过多的思考,甚至阅读也减少了很多,倒是因为发现了一个没有区域限制的网站看了很多一直想看的电影。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但事实是,因为汉密尔顿岛从面试,下offer到真正开始工作,中间有整整一个月的间隔,在悉尼和朋友一起周边旅行一段时间后,为了节省费用,我选择回到了第一年落地澳洲的第一站,The Yellow Deli 咖啡厅开始了半个月的换宿。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Jan 31

堪培拉酒庄换宿


因为连续在香格里拉工作了快6个月,所以想休息一阵,原本的计划是去悉尼换宿2周,新年过后带父母去泰国玩,然后回国一阵,再回澳洲,因为疫情的爆发,回国计划取消,但因为不想生日在平淡的日子中毫无仪式感的度过,还是辞了工作,在事先联系好的酒庄和瑜伽疗愈中心,选择了前者去换宿。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酒庄位于堪培拉的Murrumbateman,交通很方便,每天早上有两个班车去堪培拉市中心,大概40分钟左右,所以整体来说,并不算很偏僻。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酒庄的工作会根据季节的不同而不同,如果是葡萄成熟的季节,做的可能比较多的就是农场采摘的工作,其他时间的工作可能是给红酒贴标签,房子和花园的打扫清洁,偶尔会在酒庄的餐厅协助,整体来说,内容非常简单,但不乏味。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host人非常好相处,会给你讲解各种红酒的不同之处,偶尔还会一起去pub吃晚餐,每天有各种不限量的红酒,白葡萄酒可以喝,最有趣的就是每天都有不同的晚餐,因为规则是所有的helper每个人轮流准备晚餐,所以每天都能尝到各种食物,我没想到,我按着食谱和抖音做得饭,也能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host说,他们酒庄的红酒只有堪培拉才能买得到,我问他为什么不扩大范围销售呢?他的回答是,量上去了,质量就会下降。从开始在酒庄工作,到买下整个酒庄自己运营,整整10年的时间,聊天的过程中不断的能感受到他对于葡萄酒的热爱。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关于酒不得不说的事,有三瓶白葡萄酒,第一瓶属于正常的皮,肉分离酿造的,第二年,同样的品种,但host想尝试不同的口味,于是皮肉分离后,再把皮放回去,第三年,直接皮肉不分离。(我不确定流程我有没有记错,但大概好像就是这样子,只能说专业的任性)。host很爱狗,所以很多酒都以狗的名字命名,还有一瓶是以他妈妈的名字命名的白干,是我最喜欢的一款,甜甜的。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在酒庄度过了难忘的生日,因为舒适的不想走,直接放弃了2份工作,但得到汉密尔顿的面试机会后,还是跟待了20天的地方说再见。其实原本对于猫和狗没有特别的喜爱,但是几次换宿下来,觉得他们真的超级聪明,如果看到这篇文章想去那里换宿的小伙伴,请帮忙带一个玩具给Mollie好吗?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Mar 1

重回yellow deli 的一些思考


以前待在Yellow Deli觉得开心,除了有刚到澳大利亚的新鲜感,其实不是很明白其中的缘由,这次重回,好像明白了一些。我们活在社会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浮躁和焦虑,突然可以靠近一个完全无功利性的组织和人,跟外界似乎完全隔离,就像是以前书本里的桃花源或者乌托邦,亦或是政治课本里的共产主义社会。我知道我自己并不适合这种生活,因为内心还是有趋利性,但就好像你明知道你无法过这种生活,感觉往上靠一靠,也能感受到一丝平静。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很多德国或者法国的背包客不喜欢这里,因为他们大多数是无宗教信仰的,而且性格比较直。可能本身我对很多事情就很包容,而且在我看来其实无关宗教信仰,就像心理学或者《秘密》一类的书,都是教导我们懂得感恩,原谅,保持开放的心态,也是一种成长。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Mar 11

内心真正满足的探索


之前看到潇洒姐一篇文章,叫《摆脱多巴胺,拥抱内啡肽》,当时还不能完全的理解文章的内容,都是奖励机制,有那么大的不同吗?现在看来,觉得这段文字无比的有力。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快感只是大脑短暂的欢愉,是人生的宽门,进去的时候很容易,但是道路越走越逼仄,很快便会坠入空虚。而幸福则是沉入心底的浅吟低唱,是人生的窄门,进去的时候很艰难,但是道路越走越宽阔,是内心丰富的感受。多巴胺or内啡肽,当然是自己说了算。但人的一生是有限的,我们应该保持对世界积极的态度,尽最大可能去追求人生的深度、广度和密度,抵达所能感受到的最高阶幸福。”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从长时间的工作转入轻松的换宿生活前期,即在堪培拉换宿期间,每天都无比的快乐,没有目标,没有压力,但现在看来,那时候分泌的更多是多巴胺,后面因为入职时间比预期推后,再回到Yellow Deli换宿,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熟悉的工作,没有新环境带来的兴奋和紧张,也就没有获得克服和完成新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前期长时间的短暂快感,就逐渐漏出马脚来,是一种没有成长的空虚感。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但并不是说多巴胺是完全不好的,而是应该将更多的多巴胺与真正有益的事物联系起来。可以利用高多巴胺的活动作为完成困难工作的奖励,前期利用多巴胺作为动力开始,形成习惯后,再获得来自内啡肽的成就感。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而我觉得能让内心真正满足的东西,就是追逐内啡肽的过程,每个人都应该跟自己进行深层次的对话,到底什么才能让你获得成就感,那才是深层次快乐的来源。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下次见。

 




葡萄酒庄换宿,舒适到值得我放弃2份工作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