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当时决定来新西兰的时候,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过来?

我的回答除了多经历一些事情以外,还有一个回答是赚钱。

 

为什么特意加上这个答案,为了说服别人也说服自己:我这一年不会是没有结果的一年。

虽然经历本身对我很重要,但在现实种生活的我,怎么可能完全不顾年龄的增长只求经历一年呢。

 

所以来之前其实我还蛮有压力的,因为我想要至少赚够一年的学费。包括我父母最后不情不愿地说那你出去给我好好赚钱。

 

临走前,和刘同学去郑州听了一场张韶涵的演唱会,从西安出发,因为时间还早,和他在钟楼附近晃荡,看到店门口躺的流浪汉们,

刘同学开玩笑地说:你过去不会过上这样的日子吧。

我说:虽然不会一直这样,但也有可能在某种情况下经历这种。

刘同学说:如果你到时候真的把钱花光了,落魄至此了,厚着脸皮给家里打个电话,要点钱,买张机票回来,咱不至于。

我笑着骂了他傻,但还是觉得很温暖。

 

朋友刚开始也都说的是那你在那边要好好赚钱啊。

最后临出发前给我发消息说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赚不到钱也没关系,好好经历这一年最重要。

 

在hastings待着的时候,极度想念国内的食物淘宝公共交通等一切,当时室友们想要回国,我虽然也触动,但很冷静。

回去容易,回去后呢,朋友们该读书的读书,该工作的工作,我目前手里的那点钱,以国内的消费水平,我也就大吃大喝几天就没钱了。

然后呢?

生活还得继续。

所以即使有点想念,我还是没想着回去。

 

后来到了奥克兰,我每一天都觉得日子过得还挺开心。虽然有国内疫情这个大乌云罩着,但只要我家人朋友都还平平安安,我就还没有太大的代入感。

只是后来开始在这边听说华人被质问:你们中国人还喝蝙蝠汤?

我开始有了很强烈的身份代入感,我一直讨厌贴标签,所以也很不喜欢当大家一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贴上“歧华”这个标签。

当然很多人都喜欢“以小见大”“哗众取宠”。

因为人们都欣赏听众读者们大跌眼镜的表情。

但是这时候听到这样的事情是格外气愤的。

 

后来在朋友录的视频里听到这么一句话“希望我们祖国赶紧好起来,这样才能继续当我们强大的后盾”。

我才懂,即使我没有病毒的代入感,但我仍然觉得堵了一口气是因为:我的祖国忙着照顾家里生病的人,没时间照顾我们这些游子了。我一直以来敢在外面闯荡的勇气就在于我有个强大的祖国和不会抛弃我的家做后盾,外面闯闯荡荡,大不了回国嘛,我有祖国和家人给我底气让我在外不至于谄媚以及拼命。

希望祖国赶紧好起来。

 

中国疫情开始爆发没多久,2月初的时候,新西兰这边开始限制入境,只有新西兰公民和持永久签证的人才能过来。

虽然也不知道这样的感受正确不正确,但是多少都很庆幸,毕竟减少了一些可能。

但我们基本上都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

后来伊朗开始爆发。

再后来,新西兰被一个伊朗人传入。

即使知道坏消息迟早会来,但是真正来的时候大家还是会惊慌失措的。

但是我还是庆幸:幸好不是中国人。

 

疫情期间,朋友圈的人全部变成了政治专家,都在骂总理,骂政府,骂医院,大家在慌乱下的惊恐全部借由怒骂宣泄

记得当时出现第一例的时候,华人开始抢购,华人圈朋友圈人心惶惶,洋人一脸莫名其妙。


数字变化是这样的:

2.28:1   (来自伊朗)(政府发布伊朗旅行禁令)

3.4:2   (意大利北部抵达新西兰)

3.5:3   (家人从伊朗返回,该男子未去伊朗)

3.6:4   (第2例的丈夫,一起从意大利回来,2月28号去参加了演唱会)

3.7:5    (第3例的家庭成员)(至尊公主号邮轮上的8名新西兰乘客返回新西兰,该邮轮上有21名确诊)

3.9:意大利封城,新西兰对中国和伊朗旅行禁令增加7天,但没有实行对意大利和韩国的旅行禁令。

3.14:6  (3月6号美国入境)(一周了数字才增加一例,据说是因为不给检测)

3.15:8 (第7例3月14号从澳洲入境,3月10号从法国返回澳洲,3月12号在澳洲进行检测,3月13号从澳洲飞到惠灵顿,3月14号去一家咖啡店与儿子见面吃早餐,澳洲医生打电话告诉他检测呈阳性)(第8例来自丹麦,从丹麦经多哈旅行,3月10号到达新西兰)

3.17:11

3.18:20 (这个很奇怪,因为今天报道的是确诊8例,但所有的消息都说累计达20例,emmm)

3.19:  28

3.20:  39 (奥克兰所有美术馆,游泳池,娱乐中心和图书馆将关闭两周)

3.21:53(2人无海外旅行史,社区传播可能性已经出现)

3.22:66(又是蜜汁数字,今天确诊14例,累计66?)(进入二级警报)(餐馆酒吧不关门,需要在门口签署宾客登记表)

3.23:102(进入三级警报,48小时内提升至4级(最高等级)警报)

3.24:142(除了超市排队囤货外,枪店外开始排队)

 

两周前,3月9号那天开始,我房东开始考虑回国,我才惊讶的发现原来我们还可以回国。

但是机票要4.5000的话,我觉得对我来说太贵了,我舍不得。

后来越来越严重,我还在想我是回国还是搬家继续工作。

其实顾虑都很明确:

回国:机票费用,集中隔离费用,飞机上机场里感染风险大,飞机上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能撑得住,但飞机上戴着口罩真的很容易呼吸急促。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回去后,然后呢?然后生活还得继续,我要做什么?

留在这:上班因为接触的人比较多,会有风险。隔离在家,每周200块的房租以及一些不可避免的生活费用。我的那点积蓄撑死够我生活两个月,两个月后呢?还有个对我来说很关键的问题,我没有保险,虽然保险也都不报新冠病毒,但我在这边一旦患病,就算医院给治,天价的医疗费用我得用尽多久去还,我不知道;而且医院不一定给治。

做选择之所以难就是因为贪心的都想要。

综合考虑,留在这的最坏的后果我承受不起,所以我知道对我来说最正确的决定是回国。

但是不甘心。


我本来想的是在奥克兰度过冬天,在寿司店工作六个月,期间学会咖啡和调酒还有游泳,然后再去做一份季节工做一个月左右,攒钱并且攒够payslip延签三个月,同步申请邮轮上的工作,开春了就去南岛,运气好如果拿到邮轮offer,那是我最期待的一份工作。

当然这是幻想的生活,不是说我回国就舍弃了这些,因为我还没得到。但我多少失去了这么一些可能性。

周五3月13号那天我想要决定好,一看机票,发现3500左右,觉得可承受,然后就买了3月25号的机票。

事实证明,行动总会先于大脑。

 

然后下一周陆续看到大家对回国华人的骂声,骂的很难听。我很难受,看着机场上那么多人,看到什么说呼吁海外留学生不要回国。

我虽然都懂,我懂中国好不容易控制下来,但还是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我的祖国不欢迎我回去。

然后再加上集中隔离费用的问题,想着,算了,不给祖国增添负担了,在这里隔离也挺好的,空间大,蓝天白云好看,家里有花园,种点菜,养点鸡,偶尔去趟没人的海滩晒晒太阳也挺舒服。

周四发现因为新西兰还不算疫情严重国家,所以回去不需要强制隔离14天,当然要居家隔离的,不管政府有没有要求,从一开始就认为应该自觉严格居家隔离14天的。

所以开始想着要不还是回吧。


然后新西兰确诊数字每天暴增,偶尔爆出哪里出现抢劫案件,才意识到,留在这里的危险不仅是疫情,在极度不安定的情况下,自由国家可能出现的那些暴乱都不再只是新闻,而且我已经开始害怕接触人了,周四那天都不敢坐火车回家了。

虽然家里有一些屯粮,但自己仔细一盘点才发现根本不够两个月,这个时候刚开始不支持我回国的老板同事也开始劝我能回就回。

 

一直以来,我回国还有另外一个顾虑:这算不算遇到困难就逃避?

当我决定不去上班的时候,我们那家寿司店照开,我的老板同事照常去上班。

我老板问我为什么过来,我说想要经历一些事,他说你这一遇到困难就逃,你能经历什么。

其实我知道,当这场疫情过去,即使期间寿司店一直开着,我的老板同事极大可能会顺利度过这关,到时候我会不会为自己的胆小害怕。

我很想做好决定然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拼一把继续工作,等到疫情过后除了有钱,更主要的是我扛住了,我没躲。

天知道我多想什么都不管地做出这个决定,这不是赌博,这是赌命。

事实证明:我怂,我不敢,我赌不起,我这条狗命还欠着老马同志很多钱,这条狗命还不是我的资产,还不够格拿来赌。

那个时候才坚定了,回。

做好决定后,每刷一次新闻,我都庆幸,幸好我做了这个决定,幸好我逃了。

 

但政策每天都在变,我也不到最后一刻,我还是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飞。

看到网上那些辗转回国看到“欢迎回家”泪流满面的新闻。

我懂那个心情。

虽然至此为止,我还是运气很好,买的时候机票3000多,现在已经涨到1万左右,今天刷基本都已经取消。然后新西兰3月25号23:59分 lockdown,我是3月25号22:00的飞机,很有可能是最后一趟航班,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因为上飞机飞机正常起飞也不一定是件好事,不上飞机在家里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这是第一次,我对下飞机后的日子不知道该抱有怎样的期待,关于回国后的生活我基本没有设想,我只想顺利度过包括在飞机上的未来的16天。

 

之前想着回国前要买哪些东西,给朋友带什么礼物,结果即使知道要回国,还是没来的及准备礼物,比如来这里以后我特爱用的面膜也只剩两三片了,根本没来的及屯。

 

看着国内境外输入的数字在增多,真心很难受,实在不想成为其中一个,除了担心自己生病概率增大外,没有人愿意看到好不容易控制下来的数字又上去。

尤其当我可能是分子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想为祖国增添这样的负担。

 

别说什么,国外那么好,你回来干嘛?

就和那些选择去北上广奋斗的人们,过年都会满心期待地回家,在外面永远说着家乡的好吃的好喝的。

在国外生活的这些人,虽然他们可能已经拿了PR,可能已经换了国籍,但很多之所以这样选择只是为了一些便利而非对中国的厌恶,中国有什么事情,他们甚至比国内人还要热心,国内有什么需要,他们也是第一时间捐款捐物,有留学生在外面遇害,他们帮助学生的国内家人。


新西兰这里从2月份开始几乎就已经买不到口罩了,因为都被这里的华人买空寄回国内的家人朋友了。这里疫情爆发后,他们又高价买着国内的口罩用品。

无意为他们说好话,只是有些言论实在是不理智,移民的那些人并没有背叛国家或做出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只是因为一些直接相关的利益或者便捷性而选择这样操作,他们的小孩在这边出生,但他们都会告诉他们他们是中国人,他们会在外面请老师教小孩学中文。即使他们已经生活在这里很多年,他们仍然清楚地知道他们是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人。

人性没有多坏也没有多好,利己不可怕,只要不损人。那些回去后不隔离的人闹事的人可恶,他们可恶不在于利己,在于损人。

损人的人是会遭报应的。

 

当然这些和我没啥关系,我只是出来旅游一年想要见见世面的游子,在外面遇到困难了想回家了。

回去后会按照政策要求该怎样怎样,体谅每一个工作人员,绝不挑剔不闹事,乖乖听话。

 

疫情发展到这个情况,没有谁是受益者,希望大家对自己负责,对别人负责,团结一新,共同度过这个难关。

 

听说枪店门外大家已经排队买枪了,听说哪里被抢劫了,听说哪里有枪声,听说数字又增了,听说医院不给治了,就给一些抗生素。

外面最近都不是晴天,乌云密布,一会来场雷阵雨,来势汹汹,却也骤然而止。

又要开始收拾行李了。

相信我,没有人想以这样的方式回国。

就算不是衣锦还乡,也不至于像现在一样落荒而逃,而且我还没瘦下来。

那为什么回,因为游子在外害怕了,想回国找妈妈了。

 

最新签证政策出来了,部分条件的可以适当延期几个月,今年的whv终究还是有点浪费,有多少遗憾呢。如果2019年的whv统一延期一年,2020年的暂停开放。

这一年我们统一不会增长一岁,世界按下暂停键的同时,岁月也按下暂停键,我们得到的一些东西,就当是偷来的。

明年,那些生病离开的人就像睡了一觉,又活过来。

春暖花开,生活重新开始,人间又开始恢复热闹的烟火,大口呼吸每一口空气,热情地对着别人微笑打招呼。

恶梦醒了,唯一教会我们珍惜与感恩。

 

 

 

 

没有人想以这样的方式回国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