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文章较长,读完需要三首歌的时间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Feburary 2nd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结束了两天休假,中午1点坐上了大巴从Te Anau出发回峡湾,准备余下的两天安心呆在房间里读书看电影,像之前的假期一样,像平常一样。

 

从早上开始,天空阴霾,淅淅沥沥的小雨就像没关好的水龙头不停地滴着。我跟着今天准备坐上过夜邮轮的六个乘客像被雨赶着似的钻进大巴,他们脸上并没有即将在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峡湾度过美好浪漫一夜的那种兴奋感,倒像是不得不坐一般,悄声交流几句,有些忧虑的望着窗外。


四十座的大巴只有七个乘客,司机的讲解时断时续,更多的时间车厢都被无声笼罩着。我倒是很享受这种沉默的氛围,即便外面下着雨也深知自己是安全且温暖的,靠着巨大的观景窗看着眼前冷温带雨林特属的深绿色一一略过,像一个无所事事的过客,怀着淡漠的心态前往一个确定且熟悉的目的地。


越往里走,雨开始越下越大,遇见的水洼越来越多,听见“唰”的一声过去了,雨水被车轮赶往道旁像浑浊的海浪,森林仿佛也在发出闷响。盘山的道路越来越弯曲,经验老道的司机依旧开得很快,每过一个急弯,大家的上身都会一致地往另一边倾斜过去,乘客们更安静了。


离终点接待处还有12公里的地方本有个小徒步路线,每次大巴司机都会停下让乘客去森林里走一走,20分钟的短途徒步对可能坐了好几个小时的乘客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放松了,也算是峡湾旅行的额外亮点。到达起始点的前十分钟司机还兴致勃勃地介绍着,鼓励感兴趣的乘客可以穿着雨衣下去走走,五分钟后,滂沱的大雨最终使打消了司机停下来的念头,说道“这条步道非常值得一走,今天雨实在太大,还是把大家先送去接待处好了,明天天气好的话我会再停。”得知不需要下车的几个乘客大舒一口气,几乎就差鼓掌一般赞扬司机的变通。

 

到了接待处,下午三点,谢了司机大叔下了车,再跳上回村的shuttle bus,五分钟后我终于返回了家。走前瞄了一眼外面的小瀑布,比平时大出好几倍的水量此刻混杂着树枝和泥土从设置的石头台阶上汹涌而下,汇入地面以下的河流。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雨真大啊”,不过对于本就多雨的峡湾,年降雨7000到9000毫米可不是吹的,连续五个晴天人人都大呼罕见,似乎只有下雨才是正道,在这里工作的人们心态丝毫也没受影响,依旧如常。

 

到家后,虚晃一阵,天就黑了。乌云紧密相连看不到一丝缝隙,远处的山被彻底隐藏在了雨雾之中,近处的山露出深灰色的轮廓,几束白色的瀑布从山顶顺着山脊泻下来,长如白练。雨真是像从盆中泼水一样以肉眼可见的密度一阵接一阵袭来,还带着风,时而“砰砰”拍打着窗户,窗外高大的灌木丛在离屋子两米外的地方疯狂地摇摆着,彼此拍打交错着发出“唰唰”的声响,似在与至爱之人分离前的挥别那样用尽全力。

 

伴着雨声和雷鸣,睡过去了。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Feburary 3rd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睡醒了一觉,看了眼手机,九点。困倦还环绕着身体,暖气把屋子烤成了非常适合休眠的温度,心想“雨还没停呢”,上了个厕所又摔倒在了床上。

 

九点半,屋子外响起了非常匆忙的脚步声和焦急的谈话声,并未在意。直到办公室工作的妹子敲门敲到了我的门口,才彻底打破了我营造的安眠,“Evacuate! Get out of your room! Jump onthe van RIGHT NOW! ”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听到撤退这个词偏在刚睡醒的时候,听成了vacuum(吸地),稀里糊涂穿好衣服抓了伞和手机就出门了,还心想说干嘛现在打扫啊。

 

被雨一淋,钻到车里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连上我出去的那天开始,48小时的大雨让村子旁边的亚瑟河水位暴涨,村子可能会有被淹的风险,所有人员全部撤离至最近的酒店等候安排,在船上工作的人员原地待命。开始有点不安起来。

 

到了酒店门口,遇见几个同事,怀着同样充满疑惑和忧虑的心情聊了几句,才注意起四周。诺大的一楼大厅坐满了人,大多是酒店的旅客,部分背包客可能刚走完新西兰最著名的米福步道,许多花花绿绿大容量的登山包堆在墙角。酒店外停满了露营车和房车,接受着似乎永不停止的暴雨的洗礼。远处的波文瀑布,峡湾内最高的永久性瀑布此刻像泄洪一样从高处翻涌出来,像是一根蓄水已久的水管突然爆裂了,带着泥土的浅黄色,溅起的水汽像礼花一样爆炸式散开,是我在这里工作四个月来见过的最壮观澎湃的景象。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可能是保护国家公园的缘故,峡湾内的信号塔只有零星几座,电话是拨不出去的,Wi-Fi更是奢侈,只有部分区域部分人员可以使用。没有信号,人们只能互相交谈,等候着工作人员送来最新的消息。有的左顾右盼,有的拿出手机拍照,有的若有所思,有的则站在酒店门口,呆望着雨,看着消防车来了又走,期待着第一时间被通知新消息。穿着橘黄色马甲头戴保护式头盔手里拿着对讲机的人从消防车里下来,步履匆忙,不时用对讲机跟对方说着什么,那个小小的对讲机系住人们的目光,它成为了人们最后的信号塔。

 

约莫半个小时后,我和其他几个同事被接到了我们的船上和其他船员汇合,接待处门口的水已经漫过了脚踝。几分钟后我才知道,唯一从Milford Sound到外部世界的SH94州际高速封路了,直升机飞不了,所有人今天都出不去了。


我不知道那些旅客听到这个消息会作何反应,我也不清楚跟我一同进来的那六个去过夜游船的乘客是什么反应,更不知道雨会什么时候停,抓着只能看时间和拍拍照的手机,感受着与人群被困在同一空间的不安和恐惧,以及躁动和新奇,等待着下一次消息。听在这里工作多年的司机大叔说,上一次这样被困在峡湾是1997年的事了。

 

到了中午,游客的安置计划已经出来了,一百多个人可以免费住在酒店里,酒店提供食物。我们过夜船的游客现在还在海上不能回来,因为港口停满了船没有多余的位置,即便他们下了船,住哪里又成了新的问题,在船上好歹有吃有住且全部免费,除了没有信号,成了与外界相隔绝的孤岛。


在船上吃过午饭,新的消息来了,路被冲断了,何时通路并不确定,村子不安全,所有船员做好在船上住一宿的准备。于是几十个人分批次坐小巴回村里拿必需生活用品,有条不紊,充满组织性。


回村的路上,我终于意识到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山洪。昨天看到的小瀑布已经带着树枝和混着泥沙的雨水冲到了路面上,地下的河流已经无法疏解这突如其来的水量,路面也被冲毁了一部分。从船上到我们的小巴间短短一百米,现在已被带着泥浆的洪水占领,偏偏我们需要穿过的地方地势很低,一脚下去水淹到了大腿,时不时还要被看不见的台阶绊倒,一行人前后互相抓着蹒跚前进,互相提醒,为彼此壮胆,直到大家都顺利通过。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被新西兰交通部NZTA员工拍下的第三者视角,看到了自己

 

几经颠簸,终又回到了船上,此刻最安全的地方。一直和组织待在一起,身旁是自己熟悉的同事,也是朋友们,让我很安心。等新消息百无聊赖的过程中,也能彼此开玩笑聊聊天。船上有足够的咖啡汽水和食物,足够的空间,可承载四百人的游船装了不到五十人,绰绰有余,温暖且安全。

 

船头至船尾整片的观景窗被黑色的承重柱分隔开,一层主甲板听不到雨声,雨水安静地顺着窗户平直地流下去,可以看到旁边其他公司游船的躯体在风雨中随着波浪轻微晃动着。从船尾向远方望去,之前可以看到几公里外的麦特尔峰和周围的群山早已被雨雾挡住消失不见,只有出港口可供游客行走的观景浅滩和对面的树林定点一般的出现在往常的位置上。一切都蒙上了灰色的滤镜,颜色只能按深浅来形容,雨水在海面上打出细密的波纹,又随风呈现出朝一个方向浮动的细微涟漪,非常美,又美得让人害怕。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经理一直拿着对讲机在记录和沟通,其他船员则完全的无所事事了,玩魔方、拼图,聊天,画画,看书,发呆,晃荡,消磨着时间。没有了游客,没有了休假与上班的概念,人人平等友爱,互相关切,气氛和谐。心想,我们应该是唯一会统一安排所有员工住宿且还有厨师负责餐食的公司了,相比于只有十几个人或几十人的小型公司,如果酒店床位稀缺,可能只有裹着睡袋住在咖啡馆的命运,内心涌起无限感激。


夜晚降临了,和室友裹着睡袋躺在了二楼甲板的过道上,地板即便铺了地毯依旧坚硬,想要缓缓睡去而不得,带着一种小学军训时和同学第一次住寝室那种莫名的兴奋感,睁着眼睛聊天。

 

晚上九点,雨下得比白天更大,并且一直都没有停过。透过大大的天窗看到的天色从最爱的蓝色渐渐变成墨黑,时而闪电刷的一下照亮夜晚,一秒发白倏尔又消失掉,听不见雷鸣声,可能很远也可能是因为雨声太大了。被风刮到窗上的雨点数不清,刷刷一阵又跑走了,紧接着是更多的雨点。一阵大风吹过,船身会有轻微的摇晃,但对想要睡眠的我们,却像荡秋千,被封闭起来的不安、焦虑、躁动和担心情绪因为夜的到来变得浓稠了,即便这不算狭小的空间都有点稀释不了,弥漫在空气里。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充满份量的雨滴袭击着天窗的每一个角落,毕毕剥剥,船的引擎持续低鸣,彻夜不息。黑暗中,大家都睡去了吧,凌晨一点,凌晨两点,我的意识却像焰火一样炸开,最近持续的悲伤情绪在白天压抑得很好,到了晚上发疯了一样涌出脑海,记忆片段构成焰火的每一个火星子,熄灭了又被点亮,落下了又重新升起,循环往复,看不到尽头。望向夜,望向手机,望着发不出去的消息,沉浸或堕入了不见任何光亮的海中。紧紧憋着,累了,交换来短暂的浅浅睡眠。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Feburary 4th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被困在峡湾的第三天,雨终于变小了。到了中午,微弱的阳光从乌云的间隙照射下来,得以看清暴雨之后周围的一切事物了。不知是不是临海的缘故,又或者两条入海的河流就在附近,洪水已经差不多退去了。从接待处到港口的路面布满了从山上冲下来的黑色砂土和折断的树枝,接待大厅室内的地面也一片狼籍,大门口的洪水水位退下去不少,大大小小的树枝分散在各处,大地又重回了大地的样子,人造物被破坏时是如此不堪一击。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新的消息传来,SH94高速被严重的破坏了,路被冲断了好几截,估计需要半个月才能修好。中途公司派船长开走了我们另一条小船停在了另一边深水港,以便载着乘客的过夜游轮可以回到港口。早上十一点帮助了一位急切想要联系家人的台湾乘客,从办公室发出了一封报平安的邮件。下午四点,亚瑟河的水位也降下去了,今天终于可以回到温馨的小屋好好睡一觉了。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Feburary 5th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峡湾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晴天,无限高远的天空澄澈,一碧如洗,飘荡着几片不知归处的云朵,阳光又再次铺满大地,大家都不自主地怀疑前两天的暴雨狂风是一阵梦。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从早上八点开始,一架架直升机就迫不及待地飞进来了,把一百多个游客分批有序地撤离了出去。引擎混合着螺旋桨的轰鸣声不绝于耳,且声音巨大像是在耳边吼叫,却并不觉得聒噪,反而让我们都倍感安心。

 

游客撤离后,很多问题都被解决了,峡湾各种物资的紧缺状态立马被缓解,即便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无法离开,但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偶然看到了一架直升机吊着一辆mini小型挖掘机到了接待处,帮助恢复道路清理,远远看着像玩具车一样的红色挖挖机悠悠飞过来,又觉得好可爱。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到了下午,天气又转多云了,直升机的轰鸣停止了,村庄恢复了宁静。两点多工作结束,和室友步行去了附近的森林小屋,当作散步。

 

我们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中间也不怕有车会出现,最近一周都不会有车出现了,不知路会不会觉得寂寞?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稀稀的阳光穿过树荫在公路上留下斑驳的影子,鸟鸣、蝉鸣在路的两旁唱着交响,树叶交错鼓着掌,微风轻拂,温度不冷也不热,要是不去想自己是“被迫”困在这里的,周边的环境依旧能使人感到身心舒畅。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Feburary 6th to 14th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一周多的时间,峡湾每天的天气就像被施了奖赏一样好得不得了,负责道路工程的人员前来检查峡湾状况,清理了大部分洪水留下的痕迹,树枝和砂石又被丢回了森林中,接待处的地面经过清洗打扫又恢复了往日的整洁模样。

 

这期间我们在干什么呢?每天的工作时长缩短到了五小时,来来回回的做平时并没有机会去做的事情,比如深度清洁游船,比如船员培训,学习驾驶小艇、消防逃生演习、沉船训练、急救、火灾应急处理等等。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偶有间隙,去走离港口最近的波文瀑布步道,能走到瀑布最底部。此刻的瀑布水量充裕不失壮观,又不至于大到使人害怕,纯净的冰川融水从一百六十多米高的地方涌下来,撞上石头激起沁凉的水汽。小道边的灌木经过长时间瀑布的吹拂全都向外倒去,暗黄的颜色让我想起还没被收割的麦田。零散分布的石头沉入蓝色的海水,海水连着深绿的山,像无尽的时间一样延伸出去。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这期间时而会有“固执”的游客坐着直升机进来观光,即便只有两个游客预定,我们依旧会开船。没有事做,盯着窗外发呆。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我最喜欢晴天时我们最早的那趟船,8点45分离开港口朝西北方向航行,行至途中,东方的太阳一点点被山体遮住,刺眼的光线慢慢消失,山体变成巨大的阴影,而更远一点的矮山仍沐浴在阳光之中,两者中间形成反差极大的明暗分界线,线是山的轮廓,清晰锐利,轮廓外,瀑布的水汽产生丁达尔效应,一束束光又显出层次。随着船的航行,不一会太阳又会再次从山间爬起,在前方继续描画轮廓和阴影。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晴天的海水通常更加平静,倒映天空的蓝,像丝绸那样轻微起伏,被船体赶出的洁白浪花,有规律地前进。早晨的海风像是打开的冰箱突然关上后溜出的冷气,凉凉的,吹久了让人受不了。但心里知道,不必惧怕寒冷,太阳会把周围都烤热的。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Feburary 15th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得益于一周多的连续晴日,山洪发生的半个月后,被冲毁的路段大致被修好了,但依旧不允许任何人私自进出。这天下午,和室友择好了时机一起休假,坐上了第一班出去的大巴,再次踏上SH94公路。

 

所有开出去的车排成一队,前后各有道路工程的负责人开着消防车进行引导和保证安全,从后来的路况来看,这样的进出限制的确很有必要。

 

峡湾内的山路非常狭窄,路边就是陡峭的山坡,降雨形成的临时瀑布直冲而下裹着沙石把公路的沥青都给冲掉了,河水水位上涨冲破了路边的围栏,水位降下去后,围栏没了,一半的路也没了。滚石落下,断枝断桠,尘土升起,人呀车呀,都看不清面目了。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过了SH94高速,路一下子通畅了,五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皇后镇。

 

傍晚时刻,路灯亮起,重回人间一般,好久都没见到那么多人了。小镇依旧那么热闹,跟安静的峡湾像是两个世界。来来往往的游客打扮漂亮,湖边的露天酒吧也坐满了人,海鸥活跃地飞来飞去像是从不睡觉,野鸭一群窝在岸边开始打盹。

 

湖水袭上岸的浪声,人们的交谈声,流浪艺人的钢琴声,海鸥的鸣叫声,店里的音乐声,车轮压过马路的声音,代替了之前的蝉鸣和鸟叫,从小镇中心持续有力地向外膨胀开去,传达着热量,热腾腾的烟火气。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那声“evacuate”远去了,那汹涌的瀑布远去了,那摄人心魄的暴雨也远去了。不过,还会再来吗?我也不知道。

 

但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吧?

 

望大家能保重身体,心情愉悦,照顾好自己!


 

– The end –

 

 



暴雨后被困峡湾,亲身经历纽村山洪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