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YHA主流房型

 

“混宿”顾名思义就是混着住,不仅混着来自世界各国的背包客,也混着男孩和女孩们,一个房间,不同床位……

 

出国前听说国外有男女混住的青年旅舍,开始觉得不可思议,后来觉得新鲜,想跃跃欲试,没见识过的新鲜事总是对我有着无限的吸引力,但出发前还是打了退堂鼓,毕竟”混“潜意识中就带着股”乱“的劲,没想到转战Townsville后,”Share mixed room”变成了我的normal life。

 



girls结伴混宿?


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Brisbane YHA

 

第一次体验混宿是在布里斯班的YHA,因为当时青旅突然全部订满,我们这些三天两天续一次房费的突然就没房可住了,在决定搬出去之前,我和两个小伙伴发现混宿房间还有床位,于是第一次混宿,就是这样带着种无奈和担忧,girls结伴一起,小心翼翼的住进了混宿房间,结果我们连同房间的男孩室友的脸都没见到,貌似小哥哥很晚才回来睡觉,早上很早就出去了,可能故意留给我们更多的空间。

 

 


欧美混宿?

 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Ayr Backpackers

 

第一次虽然无奈,但也是和小伙伴商量后一起做出的选择,经过了思想斗争的,第二次就是突如其来的没得选,当我决定去Ayr投奔Lily,一起做农场工的时候,在背包客栈的第一晚让我住进了9人混宿房间(因为Lily房间的床位要第二天才能腾出来),而且是纯正欧美背包客混宿的房间,一进入房间我就惊呆了,仿佛走在沙滩边……


男男女女喧闹一片,但意外的是,晚上睡觉的时间大家都很自觉,房间内很安静,而且我的下铺还睡着两个Alex,一样很安静,是的,两个,当男孩跟我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候,说女友也叫Alex!

 

 


真正的混宿生活!

 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Civic青年旅舍

 

也许正是因为之前的两次意外混宿经历不算太差,让我对混宿不再忌惮,虽然也没有了新鲜感,但为了省银子,在初抵Townsville时,选择了Civic背包客栈的6人混宿间,没想到一住就是一个多月,遇到的室友大多友善礼貌,有的短暂旅行便离开了,有的像我一样准备找工作留下来……

 

还记得最初对床的一个德国男孩,很爱talking,让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白羊座,尽管他只住了三天,但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自己来澳洲打工旅行,一直在思考自己将来真正想做什么,最后找到了答案,一名飞行员!所以他计划回国去考取航空大学!后来还带我一起去爬了附近的城堡山(Castle hill),在那里看了日落……

 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腿长的人总是爬的更快

 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艰难到达山顶的我

 

后来对床换了一个台湾女孩,她祖上应该是台湾土著,所以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感觉不像太友好的样子,但等她的爱尔兰男友来看她,一起搬出后,她留给我了一些不方便带走的食物,毕竟我们曾一起为找工作而苦恼过,她的男友是在她去爱尔兰打工旅行时认识的,其实内心一直很羡慕其他地方为什么有那么多国家可以申请打工旅行签,但我们却只有土澳和新西兰……

 

再后来对床来了一个泰国男孩,也是与我交集最多的一个室友了,而且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话痨,不过真的可以给到你很大的信息量,而且都是有利于你思维拓展的信息!他英语很好,所以经常纠正我的英语,但是签证余时不多,所以沦落到和我一样的找工困境,但是我们莫名其妙的经常一起面试,又时常得到同一份周末工(这种工作就是为了一个Event而产生的两至三天的工作机会),还时不时搭伙吃饭,所以我准备下篇文章专门讲讲他那些有趣的故事。

 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我的对床

 

再说说临床,一个意大利男孩,安静的Antonio,每天都会带着耳机听英语广播,晚餐总是沙拉,话不多,其实很善良;后来换成了一个美国男孩,他说美国很多年轻人对中国政府很不理解,但是对普通华人是没有成见的,我不想关注政治,但是他也很nice,当我问到一些有关英语的知识,他会很耐心的跟我讲,原来他在网络上做过英语外教老师……

 



花开时节,想见你

我就这样像在大学宿舍里的生活一样,拥有自己的一张床位,共享卫生间,共享厨房,只是舍友有男有女,来自不同的国家,期间没有出现过尴尬的情况,男孩们都很尊重女孩,大家睡觉也都穿着舒适体面,洗漱换衣都在浴室进行,熄灯后也都保持安静,也许因为曾经多年的北漂独自生活过于孤单,回归这种宿舍式的生活让我感觉很好,即便没能顺利找到工作,也没有那么孤单。

 

 


  

土澳的那些“混宿”,你敢住吗?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