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份结束了串串店的工作后,一边迷茫着,一边继续佛系找工。

 

后来接到朋友从卡拉萨的来电,说有工作机会,时薪26.5刀,在纠结的一个小时内,下了决心,买了机票,决定隔天飞卡拉萨,一个常年38~40度的北边城市,这是我对这座城市的所有认知。

 

后来在卡拉萨生活的这九周,我才真正读懂什么叫——生活里的难。


 


卡村生活日记


一下飞机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热哭了…..机场小到步行到大厅只要一分钟。四处荒芜的红土地,一眼望见边际,没有一丝生命气息。

 

大山里的小卡村全貌大概都在这段视频里了

 

哭过之后隔天仍旧5点起床,6点开始上班。这是一份我心心念念想找的工作类型——housekeeping。经过一个月的锤炼,我真正意识到先前的想法太过天真了,什么喜不喜欢,在澳的工作没有一份是简单、轻松的。


第一天两人整理了16间房,工作10小时,休息半小时吃饭,赚回了半张机票钱。生活有多难只有自己知道,每天小脸晒得通红,汗流浃背,还要一直被Supervisor恐吓:你要快一点,否则你就没有工作!内心一度很崩溃、脆弱、想哭……直到在Karratha的第11天,我还在纠结,我是继续坚持下去,还是回Perth。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在这座荒芜、高温的城市,没有车真的太难了。你难以想象站着都满身大汗的地方,骑车是种怎样的体验。没车的我只能依附在小伙伴身边,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去超市购物……看似也挺好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哪天你们上班时间不一致?如果哪天你们有争吵?如果哪天你们不一起工作了呢?……是的,这些事情都在后来发生了。这些弱小无助的时刻,你都需要自己一个人想办法挺过去!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抵达卡拉萨的第二周,迎来了我人生第一个不在家过的春节。一个人漂泊在外的第一个春节是种怎样的体验呢?答案是:没有体验。

 

我是一个对任何节日都特别有仪式感的人。无论是夏日圣诞,还是珀斯跨年烟火,一定会找点事情做,和朋友一起庆祝节日,纪念这些特别的时刻。但是我在卡拉萨遇见的这些神人,满眼只有工作,没有节日,当我问说除夕夜怎么过时,他们给我的答复都是:要去工作。我连想一起吃顿饭这样的话都卡在喉咙没有说出口。慢慢的,我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把节日当作普通的一天来过。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1月24日,除夕这天正好是周五。小伙伴是早上4点的班,我是6点的班,但是也只能早起一块出门。走的时候,天还是黑的,望一眼天空,漫天繁星,一闪一闪还挺美的,上了车看一眼时间,凌晨3:42。到了公司,我在休息室躺着继续睡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然后被冷气冻醒,好似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接着起来开始工作,周五的工时都比较短,上到12点就结束了。临时被安排了餐厅的晚班,于是,除夕这天大家都在工作中度过了,还蹭了一顿免费的自助餐,是我喜欢的鱼薯呀。就这样,在工作中度过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春节,也是种特别的体验。

 


紧接着上天又赐了我一个难忘的元宵节。台风天来袭,卡村的人们,早早将超市抢购一空,在家观望这场特别的演出。房东家的两扇铁门牺牲了,澳洲人也是乐观,第一反应是拿出手机录视频。隔壁邻居的车被大树压垮了,损失惨重。傍晚的时候,直接断电断网,作为一个年年面对台风天的南方人,一边担心房东家的玻璃门顶不住,一边拿出一瓶啤酒压压惊,接着来了一顿烛光晚餐。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台风过境,卡村一片狼藉。这周的主要工作就是参与卡村重建了。工时一度超标,加上迎来了餐厅的二工,无缝衔接,从早8点到晚9点,一天工作12小时,真的觉得快要猝死了。但是比起之前工时太少的焦灼,我居然内心不断在给自己暗示:我可以的,我能挺住。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后来朋友换了工作,我也争取到了餐厅的早班,大家工作时间、路线不一致,于是我从每周130刀的share house搬到了公司附近每周280刀的豪华单身公寓,带健身房和泳池的那种,除了肉疼没啥毛病。

 

餐厅的早班是从凌晨4点开始,我每天3:25起床,然后步行去上班。漫天的繁星,眨着眼,每天陪伴着我的上班路。早上11点下班,步行回公寓洗澡睡觉补眠。就这样,我连续工作了两周无休,直到第15天,我强迫自己休息了一天,我想这是我的极限了吧。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卡拉萨唯一的青旅30刀/晚

 

后来在卡拉萨的第九周,我辞掉了工作,搬到青旅,买了机票回Perth。一口气,同一天全部搞定。命运总是出奇的相似,我怎么来的,我就怎么离开的,一直都是这样风风火火的少年。

 

后来在青旅的这2天,反而是我在卡拉萨最开心、最放松的日子。虽然条件不好,但是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有小伙伴一起喝酒聊天,朋友每天给我送饭包养我,日子逍遥又自在。


从下飞机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喜欢这座城市,从上班第一天开始,我就在忍受这个变态的澳洲中年女人,因为没车,我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自由的选择工作,不开心了就换。我在这个常年40度天气、风吹着烫脸的城市坚持了9周,虽然没有集完二签,但是我尽力了,没有遗憾。


虽然现在回忆起来云淡风轻,但是受过的那些苦,只有自己知道,可以低到尘埃里,将自己揉碎再重造,经历了这9周,我想后面再遇到任何的苦难,都打不倒我了。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海边的月出


离开的时候最不舍的还是朋友。我的德国女孩Nadine,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欢乐,在休息日给我做Massage,开车带我去海边看月梯(我人生里的第一场月出,看着月亮慢慢从海平面升起,全场安静下来,不敢大声说话,被大自然震撼到了);知道我被欺负辞职,下班马上开车来帮我搬家;知道我要离开了,开车带我去海边看日落,为了营造共同的回忆。我们相约一起在中国或者德国再见面。我的可爱女孩,虽然我们说着不同语言,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但是这样的真挚情感是相通的,Miss U。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卡拉萨群一度被评为最欢乐的美食群,引得其他各地的朋友羡慕不已。在勇哥家蹭饭的日子,我吃到了来澳以后最美味的烤牛肉串,小勇的煲汤,喝的第一口差点哭出来,作为一个南方人来澳的这些日子没有喝过一口汤,在青旅常常以泡面度日。心跳同学的冰镇绿豆汤,让我感受到了家乡的味道。我想是这些美食,治愈了我在卡村的那些艰难时刻。感恩你们的关照呀~​​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疫情爆发下的WHVer该何去何从


就在春节前后这几天,国内疫情爆发,甚至上升到武汉封城的高度。一边担心着国内的家人、朋友,一边庆幸自己逃到了南半球,躲避了这场灾难。在这样的艰难时刻,我看到很多海外华人,纷纷捐款捐物资寄回国,澳洲各地的口罩基本被抢购一空。虽然我们没有在祖国身边,但是我们都是中华儿女,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随着3月的到来,国外疫情爆发,谁也不能幸免。我却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相对安全的北边城市,回到了珀斯,还在青旅住了一周。走在昔日热闹的北桥街头,餐饮业一片冷清,路上只有熙熙攘攘的华人会戴口罩。朋友跑了7家药店,都没有买到口罩,我偶然看见2家在卖,价格也是贵的惊人,2片口罩8刀。


珀斯新增病例每天都在不断上升。截止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西澳确诊人数已经460例,全澳5800例,死亡41例。澳洲从封锁国门,到封洲,再到各区域各自封锁。政府出台了前所未有的严格禁令,澳币汇率更是跌破4的关口,我真的是见证历史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WHVer都经历了什么呢?

 

从2月1日澳洲宣布对中国旅行禁令以来,WHVer选择从第三国待14天,然后曲线返澳,也有小伙伴还未待满14天,就迎来了澳洲封锁国境的消息,非公民和PR全部禁止入境。入境和没入境的小伙伴,我已经分不清应该恭喜谁了。毕竟3月开始,澳洲疫情爆发,经济萧条,餐饮、旅游业纷纷关门,大部分的背包客都面临失业的困境,回国机票相比之前上涨了十几倍,一张机票15000-18000RMB。甚至你还买不到,或者面临航班随时被取消的风险。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图片已征求本人同意使用


选择高价机票回国的小伙伴,也要面临长途飞行的感染风险,加上买不到防护装备,他们都是穿成这样登机的,全程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不摘下口罩,到了之后还要自费隔离14天,想想就心累。

 

留澳的小伙伴呢,一边面临失业,一边面对高昂的房租和物价,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原本从卡拉萨回珀斯,计划着和小伙伴一起开车北上road trip,现在计划也全部被打乱取消,只能困在南边的一个小城市,等待疫情过去。

 

那天加了一个澳洲失业群,从四十几个人,一路飙升到两百多人。WHVer都在面临着工时被砍和失业的困扰。继续上班的小伙伴也在担忧着万一被传染,失业宅家的小伙伴也只能等着荷包慢慢被榨干​​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人家经济补贴也只会给本国公民,总理都劝你:不行你就回国吧。呵呵~关键是你买的到机票吗??留澳的人也是进退两难啊!

 

我们真的是最难的一届WHVer了吧。

 



副业带来的安全感

 

从大学开始,我就一直在折腾着尝试副业,摆过地摊,做过代购,卖过微商产品……大概是有着 一颗不甘于打工的心吧。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哈哈~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来澳以后,除了尝试代购,我又很幸运的遇到了一个靠谱的跨境电商项目,一边打工赚着澳币,一边努力经营自己的副业赚着人民币。即使在失业浪潮下,我也可以在西澳南边的小城市里,一边在家安心经营副业,一边过着安逸慵懒的小日子,等待疫情过去。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有时候,人生最好的机会就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还没有准备好,TA就出现了。试一试,也许你就抓住了时代的风口,踏风前行。我从不轻易say no,我乐于尝试,至少目前我的副业能够cover我在澳的房租和一日三餐。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如果你也因为疫情困在了澳洲,迷茫并焦虑着;如果你也有副业的想法和新思路,不妨来和我聊一聊,看看是否有我可以帮得到你的地方。

 

我们一起抱团取暖,共度难关!加油WHVer

 

我的故事未完待续……

 

期待慢慢讲给陌生的你听……

 

 

 

 

​​没有集完的二签以及面对疫情爆发......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