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充满变数的高光时刻,伴随着灰头土脸。

▲John拥有一双会说故事的眼睛



*


2019年12月25日,从广州飞到墨尔本。

穿过赤道,从北半球的冬季来到了南半球的夏季。


2020年1月8日,从墨尔本飞到Mildura。

越过人群,从喧嚣的城市来到了宁静的澳洲小镇。


想起第一次在高空看到积雨层,是从清迈飞回国的时候。那会儿机舱里的人大多睡着,而我由于肚子不舒服一直辗转难眠。手机在起飞前被空姐要求关机,连飞行模式都使不得,所以仅能靠看窗外的云层打发时间。


于是看到了积雨层。


前几天在下班的时候,想不靠任何辅助道具把打着死结的垃圾袋解开扔掉。不停地尝试,一次两次三次,还是无果。耳边是一片欢声笑语,不知为何,瞬间感到很糟心,心情瞬间降到最低点。想起拜伦一句“How should I greet you?With silence,and tears.”这个过程里,我想过一万次拿出剪子轻松的“咔擦“一下剪断,可最后还是没有,比起轻松地解决,似乎更愿意选择耗光时间耗光耐心,去等待某个惊喜瞬间出现。


最终,在我经历了崩溃、沮丧、挫败等五味杂陈的情绪,恢复平静后,它出现了。


人生不就这样嘛,那些充满变数的高光时刻,会伴随着灰头土脸。


可我就喜欢折腾,一切也值得。


*




“过一个急速的弯,吞一口山林的风,

年轻的义无反顾,如鲸向海,青春常在。“


谢谢在我不知所措的日子里

仍旧给我支持照顾与感动的朋友们

愿你们绝望与孤独远走高飞


那些充满变数的高光时刻,伴随着灰头土脸。

▲正在采杏仁的啊ken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