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澳洲旅居记录-02 2019.9.3-9.15】

来澳洲最初的目的简而言之有三个:旅行、练口语和体验生活。临出发前,我搜集整理了大量“前人留下的工作信息,围绕着以上三个目的,列了最想工作List,并将这些工作完美穿插于我整个环澳旅行计划的途中。


而在所有的工作中,我最最没有想过,或者说最最拒绝的是——农场劳作。虽然好友狗娃子跟我说“去农场是多好的体验啊,在国内哪有这样的机会”,但我一是觉得练不到口语,二是对自己的体力严重不自信,三是有轻度洁癖+重度害怕虫蝇,所以农场工作被我毫不犹豫地排除在了所有选项之外。


然而,没想到的是,来澳洲的第一份工作就啪啪啪打脸了……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正如在上篇文中所写,我在达尔文市中心的青旅住了十多天,线上广投简历,线下几乎挨家挨户walk in;结果,全部石沉大海——这无疑给了我一个巨大的下马威,仿佛预示着我接下来的旅行计划也将前途未卜


试着分析原因,除了处于旺季的尾巴+运气不佳,我意识到虽然我学历不错,雅思成绩还行,但之前只有一份持续2年多的新媒体工作经验和学生时代各种志愿者经历,没有任何跟我在这边所投工作相关的经历,而后者却是他们最最看重的。


妈妈电话安慰我说“没关系,就当办了旅游签证嘛,大不了玩儿一圈把钱花完了就回来”。就在这时候,Tofan 给我发了一则芒果农场招聘的信息——9月份,达尔文的芒果季到了,芒果农场需要大量劳动力采摘和包装芒果——而我迫切需要一份工作,证明我的吃苦耐劳,也借此找到一个澳洲雇主作为之后可以写在简历上的推荐人,同时存一些日后行程的旅费。


招聘信息上有两个联系人,我立刻给其中一个发短信询问,对方回复我说第二天(周日)再联系他,到时候会比较容易确定还招不招人;我第二天一早又联系他,却一直没有等到回复消息。因为我听说下午这个农场就会有一个Induction,如果能去,留下工作的希望就比较大。眼看临近中午,我只得给另一个号码打电话,对方一口便答应下来,说如果我们没有私家车,可以12:15在达尔文市中心的一个停车场门口集合,开车载我们去农场听Induction。扣了电话,我一看时间已经将近11点了,赶紧和Min分头行动,我窝在青旅下载我们俩需要的资料,邮件传给已经跑到图书馆的Min打印,最后在对方给定的地点汇合,两个人都因为赶时间奔跑得气喘吁吁。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在那等待我们的是一个印尼男生,也就是上午跟我通电话的那个人,等人到的差不多了,他带我们走进停车场,远远看到两辆车上分别下来一个略发胖的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女人领着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男孩儿(后来路上聊天得知他们是一家人,澳洲人,长居布里斯班),那个男人也就是我们日后的工头。男生们跟着男人上了车,我跟Min还有另一个姑娘上了妈妈和儿子的车。


从达尔文市区大概开了一个小时左右,车停在了一个空旷的农场,大面积的红土,一排青灰色平顶厂房,前面停着几辆车,远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叫不出名字的机器设备等,再远处是大面积的芒果园。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我们在工头的带领下走进青灰色的厂房,来到一个像会议室一样的房间,超级大的桌子,可以围坐几十个人,桌子上放着一些供我们翻阅的小册子——采摘和包装芒果指南。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一个干练的女人进来给我们介绍讲解,她就是芒果农场主了。她请一个之前在芒果农场工作过的姑娘站起来给我们看她的手臂,是芒果汁溅到皮肤上留下的暗色疤痕,一年了都没有变回原肤色……看得我胆战心惊,小声跟Min嘀咕,“也太可怕了吧,我要买长袖工作服,戴上骑行用的那种围脖,从头到脚保护好自己,可千万不能活儿没干好,钱没挣到,先毁了容啊……” 又继续听了一些注意事项,在农场主发的纸上签了字,我们这一批准备离开时,又来了一大批信仰伊斯兰教披着头巾的姑娘。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蓝天白云下,一排排芒果树


芒果农场可以DIDO,需要自己找小伙伴拼车、分担油费等;也可以住宿,110刀一周,下周五左右开工,可以周二周三搬进来。我跟Min想住市区,但是找不到小伙伴拼车,只得决定住农场,自我安慰道“虽然条件差,但至少可以多睡觉,毕竟从市区来回路上单程就要1个小时。


我们决定周三左右搬进农场,在此之前,在达尔文市区多转转,也准备一些工作需要的衣服鞋子和来农场生活的必需品。


工作服是这边体力劳动者最常穿的,有长袖厚卫衣、长袖开衫、长袖套头衫,短袖T恤,Vest(背心)等,材质有纯棉也有那种防晒速干的布料,颜色通常只有三种,黄色、橙色和黄绿色,都极其鲜亮。9月的达尔文早晚温度较低,可能需要穿一件加厚卫衣,但白天太阳出来后,尤其到中午,穿短袖T恤都嫌热,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决定买长袖衫。之前听小伙伴说只要几刀就可以买到一件,但我们没有找到那么便宜的,KMart最便宜的也要十几刀,而且丑得实在下不了手买。我最终选了一件100%纯棉的长袖开衫,25刀,想着日常穿也不错。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工作服只有一件肯定不行,至少得准备两件能轮流换洗,很幸运,住的青旅后来送了我一件之前小伙伴留下的,也是纯棉,大小刚刚好。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青旅免费送的这件也很不错


Min在二手店也淘到一件很好看的工作服,而且很便宜。强烈推荐日后需要买工作服的小伙伴多逛逛当地的二手店!


然后是买鞋子。其实买鞋子是个愚蠢的误会,愚蠢的我很久之后才知道thongs在澳洲指的是“人字拖,也就是说最开始那个印尼男生发给我的要求上写着“No thongs”的意思是“不能穿人字拖”,但那会儿被我理解成了“不能穿系带鞋”,我自己想到的理由是工作的时候夹到机器里会很危险…… 所以虽然我跟Min都带了好几双鞋,但因为都是系带的,就又在KMart挑了双最便宜的黑色平底布鞋——所幸至少还蛮舒服的。


再然后是锅碗瓢盆。我们在二手店买了一些,但其实农场都有,应该是之前在那工作的小伙伴留下的,但因为时间比较长,灰尘很多,使用之前需要好好清洁一下。后来我们走的时候也留下了我们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右边的房子就是我们的宿舍(摄影:Min


我们是周二搬进芒果农场的。宿舍是一排像集装箱一样的乳白色盒子,前后有4个。一个印尼女生(也就是我们后来工作的supervisor之一)带我跟Min走进其中一间,让我们自己选床位。12个床位,已经有人提前住进来了,有男有女。我们犹豫再三选定了一个相对较空的角落,打扫,铺床铺,我还自带了蚊帐,挂蚊帐,就在一切就绪之后,Min听其他小伙伴说可以住另一间,目前住进去的人很少,也更干净,于是我们抬着我们好不容易选好的床垫,还有一堆床上用品,嘿咻嘿咻地移动到了另一间。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我自己从中国带来的蚊帐、枕头、床单等

Min开玩笑称我的床是公主床

刚想开心地躺下休息,那个印尼女生过来跟我们说不可以住这一间,目前还没有那么多人搬来农场,不能多开一间浪费电,把我们这间的人全都赶回了原来的那间,又安慰我们说等之后人来多了,女生可以搬出来,会有单独的女生间。我跟Min又只得在烈日炎炎之下,嘿咻嘿咻地把全部家当扛回了老地方…


不过也就在那个当下,我突然明白了找一个人共度一生的意义:就是在你原本煎熬或是挣扎痛苦的时候,有个人跟你一起分担,能把你的煎熬挣扎痛苦都减半,甚至反而会因为陪伴和一起面对而变成温暖愉快的记忆。我现在依然觉得,如果没有Min,我应该不会去农场,甚至不会去参加最开始那场Induction,也很难在农场一直工作到芒果季结束……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可能因为最初入住那会儿来回折腾了两次,把我跟Min彻底整疲了,等开工之后人多起来,我们也懒得再搬到女生间了。不过我们宿舍倒是有一个女生搬到了女生间,没过几天就又搬回来了,理由是女生间实在太聒噪了,聊起来没完,半夜都没法睡觉,严重影响休息…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早上在洗手间(摄影:Min)


我们搬进农场的那周周五并没有如愿开工,后续又延了几次,一延再延直到9月15日。据说往年这时候芒果农场已经开工了,但今年达尔文天气热得很慢,早晚还很冷,芒果都没有熟,只能等。


农场没有WiFi,我因为之前选错了Telstra的套餐,没法用流量,新买的Vodafone一点信号没有,SOS only,所以完全靠Min给我分享热点,Min的流量也很有限,所以我们能不用就不用,能省则省。


周围都是芒果园,一点娱乐设施都没有,甚至可以说荒无人烟。工头给我们留了一辆面包车,可以开车三四十分钟去附近最近的商场购物,但钱还没有赚到,我们也不能天天去。


生活被迫变得极简起来,每天能做的就是看书,学英语,做饭吃饭,看硬盘里存着的大量电影,洗澡,洗衣服,散步,睡觉…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在树荫下读书的Min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用脚架、手机拍星空的Min


好好吃饭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大部分都是Min做的

整理照片的时候无比想念已经回到堪培拉的Min啊


当然最多的还是聊天,跟每一个小伙伴聊天。前期只有我跟Min两个中国人,大部分是印尼人,有日本人和法国人,封闭的环境让我们迅速熟识,一起唱歌,一起购物,一起去其他农场转悠,一起驾车去Berry Spring游泳。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另一家农场(拍摄:Min)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车上的我们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以上4张照片摄于Berry Spring 


有时候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树下,偶尔有风吹过,有太阳但不很热,安静,自由,就单纯觉得好开心。那段时间我说最多的话应该是I really enjoy this moment,在大城市生活太久,太难得有这样的时刻了,真的很享受每一个当下。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有次半夜去洗手间,无意中抬头,竟然看到了若隐若现的银河,瞬间有一种“世界都亮了的感觉,长这么大,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银河,情不自禁发出“哇”的一声感叹。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Min用手机拍摄


等工的日子看起来漫长无聊,但也生动美好就这样,我和一见如故的新朋友Min开始了在芒果农场的新生活,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淡忘了那些苦涩的、艰难的琐事,反而尤其怀念大家在一起度过的那些快乐自由的时光。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夕阳西下

右滑查看更多

 

• end • 

P.S.接下来就要写到芒果农场的具体工作情况了…关于芒果农场的生活,之后应该会剪出一个视频来,希望我的老电脑争气!



相关阅读:

上篇:达尔文初遇 | 27岁,一个人来到南半球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竺菀呓语 

看过的电影 读过的书 走过的路

还有生活着的小感受

愿说予你听 携手同行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长按二维码关注

谢谢你【在看】哦~

苦中作乐 | 在芒果农场待工的生活是怎样的?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