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穿过僻静昏暗的巷子,在那个破壁残垣的老楼房底层,黑黢黢的门面里,竟然就是那间唯一坐拥两厨帽并且同时受到中外食客喜爱的Mr Wong,值得一提的是,在以西方食评员为主的厨帽餐厅评选中,这是唯一一家获得两厨帽的中餐。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推门进去后,才惊觉里面别有洞天,这种“藏着”的Fine Dining在选址上有点故意给人寻宝游戏般探索的神秘感。餐厅的主体结构依然是保留旧建筑的残破感,但装潢则透着浓浓的老派审美,那些桌椅板凳装饰画,都是从上个世纪搬运过来的,而工作人员的制服与举止也非常符合旧派餐厅的讲究。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更惊喜的,是背景音乐传来老留声机里的周旋,在还没开吃之前就有浓烈的穿越感,仿佛一个转身就能遇上百乐门名伶。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仔细翻阅了厚厚的菜单,决心还是从他家的招牌点心入手。引起我注意的必然是那些有着中西合璧色彩的菜式,例如松露和牛酥、鹅肝虾球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松露与和牛的搭配可以说是相得益彰,松露作为菌类本身自带浓厚的香气,与和牛碎一起烤炙,能自然带出更强烈的肉香。至于外面的酥皮个人认为只是尚在水准中的出品。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鹅肝虾球,吃了很久也不见鹅肝,原来是在最底部,突然咬出鹅肝的时候,还是有点小兴奋的,虽然鹅肝与虾有点互不相干的被包裹在外衣的蛋液中,但当鹅肝缓缓流淌出的时候,再咬下剩余的虾球,能明白它似乎起到了“高级酱汁”的作用。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然后点了一些自己常年爱吃的例如小笼包啊、川汁奶白抄手等菜品。这些缺少名贵食材的食物出品中规中矩,没有失误,当然也没有太惊喜。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起身上厕所的路上,要穿过一个长长的隧道,墙壁上挂了黄先生老祖宗的照片,非常端庄,也有点阴森,整个餐厅布满着上世纪的老灵魂,悠悠荡荡。这种身临其境的穿越感,竟然是在遥远的南半球一家同样是上世纪的建筑物中获得的。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食物在口中留下的印记可能并不会长久,但是那条通往厕所的走廊,厕所里的古旧木栓,墙壁上悬挂的老人像,空气里飘荡着的周旋的靡靡之音,倒是让我颇有种比参观民国博物馆还深刻的体验。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悉尼两厨帽 | 这家餐厅不是复古,它就是古老本身
END



✉️

联系我

caishumei@163.com


往期精选:

尝试了澳洲各种牛排餐厅,确定我不是真正的肉食爱好者

GC开业一年,这家低调浪漫的法式餐厅,喜提帽子一星

周末日常 | 就是去James Street扫街

成都之味 (上)

成都之味 (下)

整理笔记(1) | 美国乱步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