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到六点多,还越来越激动,越清醒,(一想到 想到未来竟然会让我激动的睡不着 这件事 让我更加激动),索性不睡了,既然有那么多想说的话,那就一吐而快吧。


为什么现在勤劳地记录,我体验了想不起来的痛苦,想要追上遗忘的速度。

记忆这个事情,如果你不及时记录下来,你真的会忘记,等你用力回忆的时候,只有一些隐约的片段,大多空白并且不连续,包括当时一些感动你的细节。

我清楚地知道即将开始的这一年的生活,无论好坏,都会成为我短暂人生记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你们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应该正在飞往奥克兰的飞机上,也许睡觉,也许看书,也许看电影,也许发呆。

鉴于我高调的性格,我其实一直想低调地做成一件大事,但是对我来说,瞒着所有人默默做事然后一鸣惊人真的太难了,所以基本周围有联系的朋友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但鉴于我还没“官方正式宣布”,所以也就让我自己认为自己默默地低调地做了一件大事吧。


我是通过打工度假的方式去新西兰流浪一年,此时,距离我25岁生日只差两周。

想一想,刘浪小姐终于要去流浪了,还是挺激动的,而且,梦想环游世界的刘浪小姐终于踏出国门了。

所以,无论你听到“流浪”想到了多么惨兮兮多么狼狈的画面,都请为我感到高兴并且祝福。



当然先来解答一下疑惑,也是很多人问我的问题,打工度假是什么?

去国外打工度假需要申请对应国家的打工度假签证(working holiday visa,也就是习惯后经常听到的whv,像我们这些持打工度假签证的人,叫做whver)。

目前只有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对中国开放此签证,新西兰是很多年前就开的,澳大利亚晚一点(我是今年才知道澳大利亚也开放的)。新西兰每年对中国只开放1000个名额,一次性发放,澳大利亚开放5000个名额,分三批发放。

whver在成功取得该签证后,一年之内随时可以前往对应国家,从第一次落地该国家起,可以在该国家待一年。

比如,我2019年10月25日拿到的签证,我必须在2020年10月25日前使用该签证,我2019年11月20日前往新西兰,到达新西兰的那一下,该签证开始正式有效,我可以待到2020年11月20日(关于工作延签什么的先不说)。

2019年11月20日至2020年11月20日,我可以无限次往返中国新西兰(只要你不心疼机票钱),在此期间,我可以在新西兰居住,生活,旅行,合法工作(不能为同一个雇主工作超过6个月)(也有一些人拿旅游签证在这边工作,旅游签证工作是不合法的,就是所谓的黑工)。

所以,whv就是可以在该国家合法工作获取收入补贴旅费。

当然你要不工作纯玩或者只想工作挣钱都可以;也有一些小伙伴通过whv换工作签证然后换长久居住签证(应该就是所谓的绿卡之类,可以在这边买房子,父母子女配偶好像也可以申请过来,享受这边的教育医疗之类,就是他们说的移民,但应该还是中国国籍,我不太确定,没具体了解)。

完全看你申请whv是干嘛,旅行,辛苦一年赚很多钱,移民?完全取决于自己。


还有很多人听完这个后会问:

你去干什么?

你回来干什么?

有用吗?


我想要把自己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野生生长一年,我觉得在国外生活一年以后你处于任何环境你都能生存下去。

我梦想环游世界,且内心深处更渴望这种旅居式的深度体验不同国家不同文化,我真正想在全世界都生活一段时间。

我想要去不断地尝试,想要体验各种不曾有过的经历,我无比地渴望新鲜。

一想到未来是充满可能的,我就激动的睡不着。

我回来后干嘛,我的目光短浅,想象力不够丰富,想想不出来whv结束以后我的生活。

你问我有啥用,也许除了一堆好看的风景照以外我什么都得不到,而且回来后我还是一切重新开始。有的人认为早晚都要开始,那还不如早开始;但在我看来,既然终归归于平静,那不如把想做的做个遍。

我不能太清高地说我完全不在乎有用没用,但我必须说,那不是我最在乎的。

我不知道之后会怎样,但我知道这是我当下非常想做并且必须做不做会后悔的一件事。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负责,不是说你一定要做最好的选择,而是你要为你的选择承担后果。

这话其实我很不喜欢,因为这句话好像就在说,你既然选择了,你就不能抱怨,所有的苦和累你都要咬紧牙往里咽。

就像我给我妈说,我去那里想吃个擀面皮就真的难了,我妈就会说个你活该。。(亲妈)

遇到了不好的事,我们都会怀疑,其实我们怀疑的不是这个选择是否应该开始,我们纠结的是这个选择是否该结束了。



其实第一次听说这个是大一的时候听我朋友提到的,当时我们还说大学期间休学去做这件事,但是那次谈话后我们都忘了。

后来去西藏的收关注了旅店的公众号,推送过这么一篇文章,被我一直收藏。其实期间也没过多关注,但我知道,这颗种子种下了。


今年的早些时候我说不管怎样的方式,我今年一定要出去。

当时考虑的两个方式一个是这个,一个是美国互惠生。

认识到美国互惠生这个项目实质后,我觉得我被这个“互惠生”的名字欺骗了很久,这个其实就是去美国当保姆,管小朋友。

打工度假可能就是去当农民。。


长大后的我们开始不再只相信那些漂亮的名字,我们会把所有的一切理想落实到实际,于是很多名为浪漫的泡沫幻灭。

然后我终于还是决定申请留学。

这个想法其实一直在我的喉咙间,我知道我无比渴望,但我也一直知道提出这个要求的我究竟有多么不懂事。

挣扎了好几个夜晚,一旦涉及到金钱,自己也有一下子长大了的感觉。

意识到自己能申请到一个自己还比较满意的学校,而且可以换一个想要的专业的时候,最终还是决定向父母提出这个要求并说服取得同意。

然后准备材料,申请学校。收到条件offer的那个中午,我比拿到大学入学通知书要更激动,那是我觉得我距离梦想最近的一次。


后来还是因为觉得这个决定给家里带来了太大压力,这个压力让我做噩梦,睡不着觉,甚至有些许抑郁,半夜睡不着,坐在床上,离窗户远远的,害怕看到窗户,甚至有时候睡之前会确认窗户是锁死的,我虽然不敢,但我还是害怕。


八月初无意间知道消息说今年whv八月底开始申请,觉得这个时候刚好知道这个消息可能有种隐隐的“命中注定”,然后就开始转移注意力,想要试着抢一波,去新西兰待一年,挣点钱,也许还能挣点学费。反正最起码可以缓冲一下。

然后没想到我真的抢到了!

(之后会跟大家分享我如何不通过中介DIY抢到名额,以及准备哪些材料等一些技术方面的干货。一般不喜欢写这些,但前辈们的经验确实帮到了我很多,所以打算将这份善意传递。有需求的可以关注。当然应该也会有不少我在新西兰工作旅行方面的经历分享,记录旅行读书电影想法是我这个公众号最初的一直的目的。)


抢到的那天早上我激动到快疯了,比收到学校offer有种更真实的感觉,因为我知道,这个我能去的可能性更大。

第一次9.10提交材料,10.3收到补交材料邮件,10.15补交邮件,10.20以后基本每天都刷很多次邮箱,查找垃圾箱,就害怕错过了,10.25那天凌晨三点签证悄悄地下来了,我五点多被吵醒,收到邮件后也睡不着了,但没有想象的激动,反而很平静,应该是那种心放下来的踏实吧。

10.28那天定好了机票,基本捋顺了行程。

之前在雾凇岛旅行的时候认识一组家庭,她们带着小孩在那边读书生活,一直也有联系。抢到名额那天就跟那个姐联系了,姐很热情,让我什么都不要怕,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签证下来那天跟姐说了,姐说建议我过完年再过去,不然牵扯到那边放圣诞假可能比较尴尬,但是我在家实在是待得太久了而且也没啥正事,不想等那么晚过去。


定好机票后我以为一切都捋顺了,未来的种种可能都在向我招手,欢快地给姐说,结果,姐说,我这个时间很尴尬,,她们十二月初回国,过完年才过来。。。

我一下子懵了,这也,太尴尬了吧。

那一下,就是我以为一切基本捋顺了,具体过去做什么过去再做打算,现在我只要屁颠屁颠过去就行了,的时候。

才发现我最不担心的住宿问题一下子又重新铺面而来,我得有个计划,去那边在哪里,呆多久,都要有计划。

那个一下子的突然让许久没想过这些琐碎的我显得狼狈不堪,筋疲力尽。于是我终于用心去看之前前辈们的分享,和新认识的小伙伴(还没见面,应该算网友)商量安排。

难倒是不难,只是太突然了,我没做一点点准备,那一下子因为这个突然的变化手忙脚乱。

我才真的突然意识到所谓走出“舒适圈”的感觉,我知道,我又有一堆需要了解需要学习的东西了,我必须面对这些具体的琐碎了。

面对生活的变故,尤其陌生环境,我们很难做到得心应手,只能更加打开自己,去吸收去学习,努力让自己没那么狼狈,没那么手足无措。


还没出发,就认识了好几个伙伴,都比我年龄小!!有今年刚毕业的去gap year的,有还没毕业休学一年的。

这些小可爱们真的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过去了20出头的那股劲,但是也让我重新找到了我25岁的力量。

还有很多人辞掉稳定的工作,对他们来说,选择应该更难,因为对他们而言,做选择意味着放弃。

我没那么伟大也没做什么牺牲,我不纠结的原因在于我本就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才能无所不能。


但选择不会因为你放弃了什么而显得高贵,所以没有哪一种whver比别的whver更高贵,选择不难,难的是你知道你要什么。


我发现一件事,当然不是说自己有多牛,只是很多时候我发现,面对一个想要做的事情,有太多人给自己添加阻碍说自己因为其他多少事情不能做这个,我是为了这个事情解决其他事情。

就是有的人为自己实现梦想的路上不停地设置障碍,哪怕只有一个树枝,他都觉得这个树枝挡了他的路;有的人,是为梦想清空障碍,即使是一块石头,他要做的就是怎么把这块石头搬走,如果搬不动,就杂碎,一点点挪走。

希望当你知道你要往哪走的时候(不一定要明确的很长的一段路),你是那个清空障碍而不是设置障碍。



基本出发前一周,我开始失眠,基本已经是整宿的睡不着了。这篇文章就是在一晚上没睡着后六点打开电脑写的。

躺下闭着眼睛睡不着的时候,你以为你想了很多东西,翻个身,你突然以为过去那十几分钟过去很久了,你完全想不起来你刚才在想啥,你甚至都怀疑你是不是睡着了。


群里有的小伙伴临出发前开始恐慌,担心用一年时间去做这个值不值。

也有的人自己觉得很奇怪,明明之前很激动,怎么临要出发了反而没感觉。


第一种伙伴知道他想去,但是害怕这一年得到的不能起到功利的实际的作用,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外界说的间隔年就是逃避。

其实我想说的是,其实你在国内一年,也不一定能做个什么,你很可能苦苦奋斗一年,还是没有升职加薪,你还是没有像父母期待的那样有个合适的伴侣进入一段婚姻关系。

所以还不如去实现这个自己一直在做的梦,不管精彩与否。这个梦醒了,你才能进入下一个梦。

对于那些无感的人,我知道你已经经过了那个狂热的渴望的阶段,也许在找房子找工作这些过程中更加真实地面对过去以后的柴米油盐,这些让人清醒的琐碎。我得恭喜你,你很清醒,但同时我要提醒你,请回忆回忆你之前的悸动,别让柴米油盐遮盖了你最初的期待。



什么时候开始舍不得的?

我爸来到我的房间,看着我书桌上的小东西和书,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说着话,听我絮絮叨叨说一些有的没的。

他没太好意思一直盯着我看,但我知道,他舍不得我。

那天晚上,我一下子想到的是当时刚毕业去南昌工作,我爸送我去机场,前一天荔枝住我家里,走的那下荔枝给我说:其实你爸很舍不得你。

那天晚上,我凌晨两点多才睡着。


离开宝鸡的那天,我妈送我去车站,最后一个小时了,我妈终于不说我了。一路让我给她拍照,又一路给我拍照。我最后是狂奔过去检票的。

我妈说,其实我也喜欢到处去跑。



我知道老刘老马也有一个关于远方的梦,所以,他们虽然很矛盾但依然对我纵容。

脑海里出现周杰伦的那首歌“你什么都没有,还为我的梦加油”。

我一定要加油努力,在他们健康的时候,也带他们去看外面的世界,圆他们那个久远的隐藏心底的关于远方的梦。

祝爸妈身体健康。

祝我一路顺利,即使遇到不好的事,也希望总能有惊无险,化险为夷。

祝你们也能感受到更多生活的美好。



25岁,去新西兰流浪一年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