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攒够了离开珀斯的钱。

收好行李,备好干粮,帮北方的朋友买好螺蛳粉和辣条,舍不得丢的乱七八糟挤满了后备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我以为我攒够了离开珀斯的钱。

临走前把老车开去保养,“你的车没有状况很好喔~”,刹车片,水泵皮带轮,水箱,手术之后,存款少了一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跟房东老杨讨回了押金,我已经很难再接受任何一点余额的下降了。在城市边缘的廉价油站加满了油,油站后是一大片湿地,水鸟的黑影赶在夜幕完全盖上前回巢,我面朝北方睡了一觉,背后枕着一座城市灯火璀璨。

 

加油站确实是睡车上的最佳选址,路灯给安全感,又不至于人来人往,洗手间不缺纸,醒来就有热咖啡。



引擎声使身体回温,我决定在夜里赶路,开到哪算哪。我爱掌控着方向盘的感觉,也爱像这样独自赶路。时开时关的远光灯与对向的车友不停击掌,公路上反光的标志一片片吃到车底,后视镜里的杂物袋发出声音,我想起了自己常想象的场景,

 

“无法知道换个成长环境会是个怎样的我,只知道现在出去摸爬滚打,闭上眼总觉得自己坐在一辆长途卡车上,手臂微屈靠着车窗延,双jio交叉架到仪表台上,背后载着自己仔细清点过的存货,眼前的路只有灯照的范围坑坑洼洼,而我神情冷漠一脸不屑,在深夜悄悄穿过一个城市,也许下一站会有需要我的地方。”

 

开的不是卡车,是V6小轿车,手脚也没有乱放,姿势标准正襟危坐,但车上确实载着我的全部家当,背后的城市也已远去。城市里的烂漫,萎缩成了霓虹灯,摩天轮,及精心打扮的野餐布。逃离城市,上路,有去无回,是我血液里热的部分,令我着迷。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这段路我并不陌生,冬季来临前曾到过这里。


Gingin有着背包客向往的五星农场,网投的简历能绕地球两个圈。有人带着纸质简历来现场,竟起到肉身插队的效果。看着他们分享的成功经验,我也心虚地开进农场,结果遇到负责人大叫,“我们不再收纸质简历了,老老实实去网上排队”。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斑蛎鹬

 


第二次,是和小孟来玩。渔业小镇Lancelin是沿海风光高速Indian Ocean Drive的起点,夹在印度洋,和一片两公里长的白色沙丘之间。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在这能租到滑沙板和山地摩托,不过发烫的沙子根本让人提不起兴致。红月高悬的Wadi Rum,贝都因向导指着发凉的红沙丘横躺着打滚下去,我才会情不自禁地跟着往下滚。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再往北八十公里,Nambung国家公园里的尖峰石阵是名气更大的打卡点。“沧海桑田,石柱是史前的森林矿化的”,不少文章里都这么讲。这些相似的话语来源于伟大的百度百科,或者百度百科来源于其中一篇伟大的文章,而这只是尖峰石阵形成的假说之一。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石阵的构成离不开海洋生物提供的钙质,这些贝壳被粉碎为富含石灰的沙粒。据其中一个假说讲,西澳常见的Tamala Limestone,经喀斯特作用溶解后,最终形成了石柱结构。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而树桩假说指,成千上万的树干被埋入风成岩碎石中,树根成了地下水导管,最终形成了坚固的钙质层,而不断的风蚀又将钙质层石柱挖了出来。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进入国家公园,每辆车需要十二刀的门票。小石块摆出的沙土路成环形,驾车穿过石阵确实是新奇的体验。路边有停车位,从几十厘米到三四米,石柱高低有别,有些锋利带尖,有些底座相连,远看和土地亲和得像白蚁巢,某些角度下竟有点枯山水的味道。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大晴天,黄昏,星空下的尖峰石阵大概会壮丽加倍。但阴云密布下,尖峰石阵在沙漠里苍凉得像墓碑。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Photo by 小孟

 


所以当我再次路过这时,想象着它们在夜里悄无声息。轻巧的私家车都回了巢穴,远离灯火,公路上只剩大货车,它们被我称为“破鼠船”。跟上一辆后,大哥打右转示意我超车,而我反手就是一个左转表示跟定他了。这样的深夜,荒野是袋鼠的地盘,公路列车身着铁甲,足以辟出一条安全通道。

 

舍不得开暖气,寒意从车外渗进来,担心再晚些会冷得睡不着,我又找了个油站准备睡一觉。熄火后,引擎盖上长出一只猫咪。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冷醒,盖在身上的被子显然没什么用,突然的清醒令人时空错乱。没有来车,凌晨的树影显现出渗人的颜色,用力踩下油门,半天追不上一辆破鼠船。公路延伸树影弥漫,远光灯不过是两道微弱的光炬,照出暗处无数双眼睛。

 

那是如约而至的袋鼠大哥们,我双手紧握,脸贴挡风玻璃,时速降到了六七十,随时准备转向刹车。


站在路肩准备过马路的袋鼠,强光使它失明,鸣笛使它惊慌,必然会选择往本来的前进方向——路中央跑,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年全澳会有约四百万只哺乳动物死于路边,其中大部分为袋鼠。

 

突然一排眼睛顺着耳朵齐刷刷转了过来,我一个急刹彻底停在了路中间,看块头应该是西部灰袋鼠全家老小。它们先是呆住了,就像斑马线前没料到司机会让行的小学生,然后前腿跟后腿一蹦一蹦消失了。往常这该是一个多么温馨动人的画面,可我手心发汗正是焦虑,撞见了湘西赶尸般大气不敢喘。


🦘🦘🦘🦘🦘🦘🦘🦘


 

阳光刺眼把我叫醒,1号公路恢复了车流,凌晨撑不住又睡了,现在全身酸痛,继续上路寻找洗手间以开始新的一天。找呀找呀,找到了一个教堂,教堂前的青草地有成群结队的草泥马。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Greenough是个十九世纪的老定居点,计划中的大粮仓却因为洪水台风,只剩下一些枯燥的石头房子。不过常年狂风的平原上,还造出一棵特殊的赤桉树,当地人叫Leaning Tree,一棵平行于地面生长的树。它比石头房子更受游客喜爱,甚至在路边设置了停车拍照点。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开进Geraldton,已经是上班族拿着咖啡出没的时间,有麦当劳的城市真美。没有过多停留,一号公路在Northampton拐入139公路,目的地是一个被综艺带火的景点。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Geraldton也有Leaning Tree

 


Hutt Lagoon是印度洋边一个长条状的咸水湖,长约14公里,比海平面略低,因此海水通过沙丘不停地渗进盐湖里。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盐湖里的盐生杜氏藻能产生大量的类胡萝卜素,给湖水染上了粉红色。这些类胡萝卜素常用于化妆品及营养剂(包括β-胡萝卜素和维生素A),所以这里有着全球最大的微藻工厂。此外,盐湖还出产卤虫。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喜欢生活在高盐度开阔水域的斑长脚鹬


 

这是我到过的,第五个粉湖。(【澳洲手记6】那些冬眠了的粉湖


工厂池塘位于粉湖东岸,即往Kalbarri方向的139公路一侧,且隔着密林难以接近,在正午的阳光下几乎没有粉色。而通往Port Gregory的岔路则更贴近粉湖。(Pink Lake Lookout)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这种盐湖的颜色跟藻类浓度,阳光角度等很多因素相关。到了夏季,表面蒸发量大于渗入的海水及流入的降水之和,Hutt Lagoon大部分会变成盐滩。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不知道节目里是用来干嘛的,不过我还是欣然接受了

 


走到这一段,我感觉脑袋里的地图上,又从大陆绿色的部分渐渐开往红色的部分。Kalbarri也有瑰丽的海边悬崖,众多旅游资源使其成为珀斯以北热门的目的地。但为了赶路,我直接开往“自然之窗”。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Murchison河的出海口


 


Nature’s Window距离镇中心半小时车程,属于Kalbarri National Park的一部分。西澳第二长河,Murchison River在这里雕琢出蜿蜒的峡谷,而自然之窗就是峡谷上一个天然的开口。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窗户前一直有源源不断排队拍照的人,加上毒辣的阳光一同把我逼走。不过层层叠叠的带状红色砂岩非常耐看(Tumblagooda Sandstone),有时间可以沿着峡谷徒步一圈。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赶起路来,刚成年的老HOLDEN从没让我失望过,高转速下也是一种重装骑士的稳定感。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可我再次下车浇花时,月亮已升起,夕阳融化在红土地上。只能给Monkey Mia前台打了电话,告知他们还有个客人,会在黑暗里摸索过去。





珀斯以北 | 越北越憔悴(上)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