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5年12月抵达新西兰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了。那段时间去了一些地方,做了几份工作。现在把这些写出来,一是担心会渐渐忘记,二是希望可以给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


前言:

和大部分人一样,我落脚的第一站也是奥克兰的YHA。从经济角度来说,住在YHA并不是一个很合算的选择。因为YHA住宿一天至少要24刀,而要在奥克兰办银行卡,办税号,去周围玩玩找找工什么的要花的时间至少要一周。所以我感觉更好的选择是提前在国内联系好Queen Street附近的民宿,住宿环境和方便程度都要很多。
 
在奥克兰要办理好两样东西,银行卡和税号。银行我去的是坐落在昆街的ANZ,整个二楼都是亚洲办公室,有华人办公人员,任何问题和她们对接就好。申请税号的话可以去图书馆把表格填好,再送去NZ Post寄到指定地址。
 
这个时候找工作的前期准备工作就OK了。税号下来的时间也就一周左右,可以等税号下来再找工,没下来就找也没关系,只要最后能把税号给公司就好。

东西办好了,接下来的就是我的工作流水账了。




01


在Hamilton BBC摘蓝莓


基于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我在一月初去了Hamilton的Blueberry Country摘蓝莓。说是BBC,其实就是一个真的很大蓝莓园。因为是户外工,所以就是看天吃饭,不下雨就出工,下雨就在家琢磨吃的。蓝莓树高的两米,矮的一米出头,所以站着摘,蹲着摘,爬树摘…怎么摘都行。薪水的话要看工头,有的给最低时薪,有的不给。不给的话,前期摘得慢就很郁闷了,可能一天也就几十刀。
 
作为新西兰第四大城市的Hamilton,有一些地方还是值得去玩的。Waikato University每年会有热气球节;Hamilton Gardens有各个国家的特色园区(包括中国);去Raglan Beach沿路景色很好,而且入海口海水特别浅,从岸边往海里走100米还是很浅,特别适合水性不好的人玩。




02


在基督城Aoraki Salmon做杂工


这份工作来的多少有点不正规。这个三文鱼厂smokehouse的manager是一个俄国移民,你如果想得到三文鱼厂里的工作,就要住在他家里交租。工作就是杂工嘛,主要工作就是清洁啊,打扫啊,切鱼啊之类的。工资基本就最低时薪。好处是可以以员工价买到很新鲜的三文鱼。像市价25左右一公斤,那里就是17、18刀的样子。





03


在基督城MG Marketing做杂工


其实我在三文鱼厂做的并不是很开心。后来就了解到,如果能住在来自台湾的蔡妈家里,就可以去MG上班了。其实MG就是一家往超市配送水果蔬菜的大厂子。后来我就搬到了蔡妈家里,进了MG。可能是NZ香蕉销量比较大,所以MG单独分出一个厂房,里面全是香蕉,我就被分到了那里。每天搬香蕉啊,分香蕉啊,绑香蕉啊,吃香蕉啊…早上五点上班,一般到中午就没什么活了,就可以溜到蔬菜水果那边混工时。工资最低薪。如果在冬天的话这份工还是很好的,毕竟不用去超市买那些死贵的蔬菜水果了。





04


在基督城Gongli massage做技师


这份工其实很有意思的。学会了就算是小技能,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没忘。基本上除了足疗我不会做,其他的像头颈肩背手腿,我个人觉得还是过得去的。这家店老板是东北老乡,很逗的。常驻Westfield的同事也很有意思,没事就一起说说笑笑,哈哈。工资嘛,木有最低时薪,相当于计件。

我在基督城待了真的很久。有吃有玩的地方挺多的就不说了。
 
说着话这就到了16年12月。我也开始了第五份工作。





05


在Gourmet Summerfruit摘蓝莓


这份工作确实是迫不得已。本来计划是从基督城下来,直接去Cromwell找樱桃工的,但是去了45°、fortune fruit等等好多樱桃园,都说暂时不要人。只好南下想着先在Alexander找工。但是Alexander的果园也没工,就一直往南走,直到Roxburgh。那时候Roxburgh的樱桃都没熟,说是纬度原因,当地气温低,要晚一段时间才能熟。于是就想着先将就着做一段时间当作过渡。结果一将就就做到了整个季节结束才离开Roxburgh。起先就是摘蓝莓,整天推/拖着小车,坐着小板凳慢慢摘。其实也还好,工资最低薪那种。

不过我不死心,还是想摘一回樱桃。就在一月的某一天,在我收到Fortune Fruit HR发给我的信息之后,便搭车回了Cromwell。在Fortune Fruit的packhouse做了两天的樱桃打包。时薪17刀,外加可以偷吃品质最优的樱桃。但是在冷库里上班巨TM冷,一月的南岛也像冬天一样,FF住宿又在大山上,大夏天的我就听着外面鬼哭狼嚎的,睡不好还挺冷。于是第二天结束后我就搭车回了Roxburgh。其实一直觉得有点对不起FF的HR Christina,我到现在还记得我说我要离开时她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06


在Gourmet Summerfruit摘樱桃


也是机缘巧合,从Cromwell 回来之后Gourmet的樱桃也批量成熟了。整个果园的樱桃都需要摘了,但是摘樱桃的picker不够了,就把摘蓝莓的我们也调过去了。于是我每天扛着梯子,摘上了樱桃。摘樱桃属于计件,但是也有最低薪保障,最主要的是可以吃吃吃。尤其是树顶的樱桃,被太阳晒得红里透着黑,个头也是最大的,几个下去,解渴又顶饿。那段时间,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每天临下班的时候,manager会提前跟某个树上的人说现在摘的是last basket,接着,这个人就会声嘶力竭地喊:LAST BASKET!!!旁边的人听到之后,便从这里开始扩散出去,整个果园都是此起彼伏的超级燃的:LAST BASKET!!!当然,我听到我也喊。而女生,不论是哪个国家的,基本上都在一边笑盈盈地看着。





07


在Blenheim剪葡萄叶子


这时候离我回国还剩一两个月了,我就开始打算返回北岛了。后来经朋友介绍,便在南岛北端找了葡萄园的工,休整了一段时间。因为整个葡萄园的葡萄都是用来做葡萄酒的,所以园子里的葡萄并不好吃。那些葡萄园不能说很大,葡萄枝一垄一垄的,特别长。工作就是拿着剪刀把多余的葡萄枝和染病的葡萄剪掉,一排一排剪。那段时间,微信上运动步数都是一万五起步,就那么走啊走的。工资那时候是最低薪。





08


在Ngatea摘蓝莓


没错,还是蓝莓,我在新西兰的最后一份工作还是摘蓝莓…工头是一个马来西亚华人,工资有最低薪,但是如果你摘得快就计件。因为我已经是第三次摘了,所以从我去的那天开始就一直占据日薪榜首。住处是工头联系的当地一家摩托旅馆,小队所有人都常驻在那里。每天下午四五点下班,做饭吃完就和那些五湖四海的人聊聊天什么的。其中有个小插曲,就是这个蓝莓园和Hamilton那家蓝莓园是有合作的,我第一次摘蓝莓的时候,曾偶尔被工头带到这个蓝莓园工作过。而这次我在这个园子摘蓝莓,也在园子里见过第一次一起摘蓝莓的叔叔阿姨。
 
这便是我在新西兰的最后一份工作了。
 
新西兰WHV一年,做过的8份工作...

至此便是我在新西兰的所有工作了。在工作中遇到的千奇百怪的人,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时间仓促,暂且略去不表。如果有谁在NZ想做以上的某份工作,也可以和我说,我会帮着联系一下。


一个逃避主义者的覆灭

基本上来说,我在新西兰的工作都没怎么挑过。只要 有钱赚or没做过,我都愿意去试试,因为我当时的心态一直都是:做就做呗,反正回国之后也就没机会再做这些了。

我习惯把每次出逃都想的太过美好,包括这次。那时候,我一直觉得我真的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完美的机会。在那,只要我想,没人找得到我,即便是全国人口普查。因为这个想法,我心里常常沾沾自喜。
 
可实际上,当我看着最美风景的时候,也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我总觉得,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
 
所以当一个人想逃避、想摆脱的东西一直是自己的时候,去哪都一样的,不是么。

So now, it’s time to stop and fight.




新西兰WHV一年,做过的8份工作...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