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在卡布丘(Caboolture)的草莓农场,我尝试了2个工种:草莓剪枝、草莓包装。



草莓剪枝


当supervisor说,第二天的工作是给草莓剪枝。我脑中立刻浮现出画面:每人拿把剪刀,对着一株株草莓藤修修剪剪。

次日清晨,6点出发,天还没亮,农场四周一片沉寂。这是入澳以来,我第一次户外工作,挺兴奋的。广阔的天空,天边的霞光,一切都那么新奇。

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想自拍一张,掏出手机后,又打消了念头。为啥?怕干活弄脏衣服,我穿的一身黑,黑色上衣黑色裤子,身处黎明前的黑暗之中,难以识别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很快,天就亮了,监工开始讲解,要怎么剪枝才符合要求。与其说是剪枝,不如说拔草更贴切。两人一组,一左一右,把混在草莓藤里的杂草拔出来,扔进地沟里。

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干活儿的时候,不停地站起、蹲下、弯腰、两手使劲儿。

对比其他人的着装,我才意识到自己太缺乏户外工作的经验了,太阳帽、防晒围脖、手套,我全都没带。

临近中午的时候,日照越来越强。据说澳洲的紫外线很强,很容易被晒黑。

中午12点左右,监工大喊,结束下班。

剪枝的过程中,有没有吃草莓?

哈哈,有,必须有。那么多草莓,长得那么诱人,就在手边,怎么忍得住。趁监工不注意,偷偷拽下来吃掉,味道很清新,爽口。



草莓包装


剪枝的工作,并不是天天有。

平日里,一般男生在外场采草莓,女生在室内包装草莓。

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草莓分为3种:一等(First grade)、二等(Second grade)、残品(Rubbish)

一等:没有瑕疵伤痕、无黄叶

二等:有轻微瑕疵伤痕、有少许黄叶

残品:瑕疵伤痕较大,直接扔进专门的托盘一等/二等里,又分大中小3种size。不同的size分开包装,每盒的重量控制在280g-300g之间(含包装盒)。 

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看着很眼熟,有木有?超市里卖的那种

包装的时候,别人都眼疾手快忙个不停,去喝水都耽误时间。口渴的时候,我就直接捏两颗草莓吃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下班的时候,也可以带些回去吃

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包装完毕后,放到传送带上,由质检人员检查。若不合标准,会退回重包。

老板娘是越南人,很耐心温和,车间的员工大都由她亲自培训。每个员工会有一个代号,比如我是207,每次有被退回的包装盒,老板娘会叫207,我就赶紧过去拿回来重包。



离开草莓农场


6月份,草莓尚未到旺季爆果期,早上9点上班,下午2、3点左右下班。当天采摘的草莓,当天就能包装完毕。所以,上班一天,休息一天。一周下来,工时并不多。

我这个新手菜鸟,手速又慢,挣不了多少钱。算下来,我包一天大概挣50澳币,快手一天一两百。有人说,再等等,爆果期周薪破千很容易。可时间不等人,我怕集二签来不及了。

介绍我来草莓农场的朋友P,消息比较灵通。

她说,邦德堡(Bundaberg)有份工作—机采番茄,团体计件,每天保底100澳币,每周可以上7天班,果多的时候,每天150、170澳币,甚至200多。而且,可以集二签。

这样的工作,简直就是手慢党的大救星啊。

虽然邦德堡,也被背包客称为“地狱堡”。我还是决定,和P一起前往。

就这样,在卡布丘待了6天之后,我再次搬家。

离开草莓农场的前一天晚上,正好赶上农场BBQ。在场的有大陆人、台湾人、日本人、马来西亚华人。很多人我都不熟悉,叫不上名字,也不知道聊什么。不过没关系,作为吃货,食物最能解救我的尴尬。 我就站在碳炉附近,帮忙递递玉米、地瓜、茄子、佐料……主要目的是留意自己喜欢的,一旦烤熟就多吃点儿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那晚,是我入澳近8个月来,吃得最丰富的一次。

遗憾的是,草莓还没吃够,就离开了……




在草莓农场,当然要草莓吃个够啦!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头像

    继续北上bo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