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stand up for Asian


先说说因为疫情而导致的频频上新闻的针对华人的暴力事件吧。


最近在澳洲的阿德莱德市中心举办了为华人发声的“stand up for Asian”的和平集会。


推特上,澳洲媒体7news也对此做了报道。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这应该是首次华人针对疫情期间受到的歧视和伤害,


作出对自身权利诉求的一次游行。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也有不少的澳洲人参与。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有着息事宁人,忍辱负重习惯的亚洲人,
其实更应该说出自己的诉求。
虽然影响范围并不足够大,
不过总是一个权益意识觉醒的开始。

其实除去极端分子,
在澳洲还是非常安全和友善的。

虽然因为疫情,
澳洲政府会把责任往中国推,
以缓解民众对国家前期不够重视和导致失业等种种问题的怨愤。

不过也在政府开粮仓,给每个澳洲人以足够的补贴金后得到一定的缓解。
现在很多澳洲人真的可以不用工作,
都得到比我们这些背包客辛苦一周都要多的补贴金了。

加上大部分澳洲人真的生性自由,懒散,
对生活的变化其实没有那么多夸张的情绪。
每天依然跑步,喝咖啡,钓鱼,搭帐篷。



black lives matter


凯恩斯组织了一次黑人平权运动。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形式还是蛮不错的,年轻人大多是传播口号,和抒发愤怒。


老一辈则是诚恳地说出了黑人的困境。


每完成一个演讲,土著还会上前表演一次,很有特色。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警察们也很nice地给现场每一个人发放口罩。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现场还有摊位提供免费的水和国旗。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不过也有小插曲,在离开的时候,几个举着消除种族歧视,
土著的teenager对着我轮番吐口水,说滚蛋中国人。

我问他们你们要求消除种族歧视,却继续歧视亚洲人,不是很奇怪么?
他们不管,继续像豌豆射手一样轮番对我吐口水,对我比中指。
我也终于气鼓鼓地对着他们说了fuck off。
(这是我来澳洲第一次用英文骂粗话。)

土著算是澳洲比较特殊的一个群体,
18世纪,英国的殖民者掠夺了土著们的土地,
反客为主,造成了很强烈的反抗。

如今为了减少矛盾,用税收养着这群土著,
让他们不用太辛苦,就可以有非常好的福利。

不过因为土著的教育程度普遍不高,
他们容易使用暴力,
加上他们有特权,
有时候可能警察都拿他们没办法,
所以有不少社会隐患。

我想黑人的维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走在前面的人辛苦地开辟着平等自由的路,
可惜后面拖后腿的人也是不少。

真正种族歧视的人还是少数的, 
大多数人其实不会夸张到去辱骂一个群体,
但是还是会忌惮黑人,
是因为个体本身出现了问题。

如果对方是一个见到你就fuck和暴力相向的人,
你合理地维护自己权益,
对方这时候说你种族歧视,
那真的是冤枉。


然后说说农场的经历吧,
说说我看见的一些黑暗面

越是背包客集中的地方,
越有一套当地的规则

来的早的台湾,韩国,东南亚人,
早已扎根当地,
制定了自己的规则,
新包在完全没有人带领的情况下,
只能遵守和自己摸索。

首先就是工作的中介。
一个来自柬埔寨的中年男性。

好处是介绍的工作都是白工,
以短期为主。
对男生是不错的,
不过对女生,
总是有些花花肠子。

我第一次见他,这个人正在我面前抽烟,
眯着眼睛斜视我的样子,就觉得不是很舒服。

我告诉他我刚到马里巴,正在等工。
他记下来我的手机,
突然跟我说你可能会得不到这份工作,
立马让我慌了神。
因为疫情爆发,
我已经换宿一个月,
没有任何收入,
到了马里巴找到这份工作,
被告知要等10天,意味着要多付一周多的房租,
每一笔钱都花的小心谨慎。

他的话简直是晴天霹雳,
让我直冒冷汗。
我央求着让他再考虑一下,
他说你太瘦小了,
女生不适合,这份工作很辛苦。
我坚持着说我可以,很能吃苦。
他说他会等等看有没有名额给我,就离开了。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第二天清早,
他突然发了短信给我,
说在我家的门口。

我一脸懵逼地打开门,
他正坐在我家门口的椅子上抽烟。

他假模假样地说xx在家吗。
我想真是莫名其妙,
xx离开前还跟我说告诉你他去其他地方了,
多此一问是干什么。
不过还是礼貌地回复了,
他看我也没有什么话说,
就说道:我应该可以给你安排这份工作。
我立马表示感谢,
顺便给他倒了杯水,
然后就木头一样地站在了一边。

他看看也没什么可说,
就离开了。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过了几天,
他回复我得到了这份工作。
但是紧接着就暗示我要举行一个派对,
我说可以让我的朋友来组织,
他说不,
你应该组织一个小型的。

这种带有暗示的句子,
让我纠结了很久怎么回复。
我既不想得罪他,
又不想让他得寸进尺。
隔了整整一天,
我才回复。

他也意识到我不是很好说话,
于是没有接着说什么。

等之后去了农场,
我才知道周围的女生或多或少有被他骚扰的情况。
有的是冲到女生家里看女生的房间,
有的是要求给他做按摩。
不过亚洲女生一般都不会说什么,
欧洲的女生则表示工作结束就会投诉他。

我的朋友也有被要求按摩的情况,
当耿直的她直接查了最近的按摩店地址,
甩了店铺链接给这个中介,噎得对方哑口无言的时候,
真是觉得又搞笑又解气。

这个有家室的中年男人真是让人有够反感,
但是找工作多少都要通过他又真的很无奈。




农场也是社会的缩影。


农场的supervisor在后期还是会感觉到他有一些racial discrimination,
比如会喜欢统称我们是Asian people,
不会叫我们的名字。
马桶边的垃圾桶被丢了纸巾,
也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Asian people听好了,
纸巾丢马桶里,马桶可以冲走纸巾。
然后一个比利时的男生附和说,对,It’s magic.
然后除了亚洲人以外的所有人哄堂大笑,这感觉还挺糟糕的。

因为我们是时薪,
原则上没有竞争的问题,
所以一开始整个团队的氛围还是不错的。
直到我们的supervisor说,等这个农场的剪枝结束,
会有一半的人被淘汰,
剩下的一半人可以去下一个农场的时候,
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




滚蛋吧,亚洲人。


曾经我说很浪漫的意大利男生,
变得躁怒,
开始喜欢给supervisor打小报告。
会在多余和Echo晚归队的时候,
指着对方颐指气使。

sep也在剪枝的时候,
被他莫名其妙地冲过来骂了一句:fucking home!

更过分的是,
因为农场的休息室只有一个微波炉,
所以女生们都会在午餐的时候快速跑到厨房争取更早热饭。

他慢悠悠地走来,直接把正在加热的May的饭盒从微波炉里扔出来,
一边骂fuck,一边说凭什么女生都要先热饭,
以后就是要让最后一个来的人先热,
因为你们我都吃不上热饭……balabala

(其实他平时都吃沙拉,完全不需要热饭,加上他的朋友一直是抢微波炉第一名,
但他只说亚洲女生,不说自己的朋友真的是很自相矛盾的事情。)

当时在场的其他欧洲背包客和女生们没有人站出来制止他,
May则是红着脸说不出一句话,
一直默默地流泪。
我当时选择了默默退到角落,
用手机录下了整个过程,
想要治他需要证据。

这时候sep很勇敢地跳出来和意大利男生对骂,
不过跟一个不讲理的人吵架也就是看谁的fuck频率更高了。
我很佩服她的勇气,
因为当时没有人站出来,
而sep让大家知道了,中国的女生并不是不会反抗。

而此时那个喜欢幸灾乐祸的比利时男生居然在一旁狂笑:
说这是他遇到过最有趣的农场了。
然后德国男生在一旁说道:不,一点都不好笑。

意大利男生也是个有勇无谋的人,
经过这次事件,居然气得自己选择离开了。
想赶走我们的人,自己却离开了?
我以为即将大干一场的。

而知道情况的supervisor则放任一切,
没有人为我们说话。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紧接着我也被穿了小鞋,
我以为女生应该不会为难女生。

一个西班牙的女生突然跑来说帮我砍树,
觉得我有些地方砍的不够好,需要帮忙修理一下。

我当时愣了一下,
因为我们每个人只负责自己的一行树,
如果砍完了,
就直接去打卡,砍下一行。
除非是这片区域全部结束,
还有人速度慢没有砍完的,才会互相帮忙砍,
并不会去帮别人修剪之类的。

当时的情况显然大家都还在砍自己的部分。
不过这个女生既然说是来帮我的,
就让她来吧。
我点头答应,
女生就跑到我已经砍过的几棵树上又是咔咔砍了一些树枝下来。

远远地我看到我们的supervisor走了过来,
西班牙女生开始和supervisor说话,
supervisor看了我几次。

女人的第六感,感觉有事发生。
果然等supervisor走了以后,
多余跑了过来跟我说:
你啊,居然让那个女生帮你砍。
那个西班牙女生跟主管说你动作很慢,
砍的很差,她才来教你怎么砍的。

内心真是很愤怒,
有必要这么互相做小动作么。
事后西班牙女生还假装没事一样走在我身边,
夸我的鞋子好看,
我只冷漠地离开,
真是一群无趣的人啊。

几天以后,我们剪枝的工作结束了,
经历过这一切,
我们这一批最“活跃”的亚洲人全军覆没,
西班牙女生,幸灾乐祸的比利时小哥,喜欢对女生动手动脚的柬埔寨小哥,
所有的欧洲背包客都成功去了下一个农场。

朋友说,
在农场,
有些欧洲的背包客会有让亚洲背包客做更多工作的情况,
而且非常喜欢强调自己的权利,
打小报告是家常便饭,
又不想干辛苦的事情,
做事随意又懒惰。

比如两个人一起摘一颗树,
先摘一半的人会很轻松,
因为摘后面一半的人需要清空整棵树,
不可以漏采,意味着要花更多时间找隐藏在树叶里的果。
一些欧洲的背包客就只愿意干前一半的部分,
当亚洲背包客要求轮流的时候,
他们不干了,就去投诉。

我们剪枝工作的督查其实不严格,
大部分欧洲背包客都不会砍掉树上的绳子,
很多树枝还垂在地上。
而亚洲的都是认真遵守。

可能是运气不好吧,
朋友之前的农场,都遇到了很nice的各国的背包客,
这次可能是因为疫情,可能是有了竞争,
总之人性还是不要经受太多考验了。



以上仅仅是我的经历,
并没有以偏概全的意思。
友善的各国的背包客和当地人也是非常多的。
祝大家都遇到友善的人吧。

喜欢就关注分享点个在看吧~
也可以在公众号首页右上角三个点点的位置点开:设为星标⭐️,
不要错过我的每一条推送哦。



潜规则和人性,夹缝中的背包客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