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一回恶房东,几乎是打工度假的标配。

在澳洲的两年,很幸运遇到的都是神仙房东。

所以当有伙伴对住房押金、房租怎么付、是否写凭据这些事精打细算的时候,我一度觉得他们太多心。

但超出预想的是,在马里巴遇到的这个房东,对我动粗了。

记录下这件事,并不是为了出一口恶气,虽然当时我更想操起家伙反击。

愤怒过头后,反而很平静了。

我更知道和恶龙缠斗久了自己也会变成恶龙的传说。

算是避雷吧。

太知道打工度假的辛苦,特别是来偏远马里巴的伙伴们,很多都是为了攒钱做着并不轻松的工作,希望大家都被很好地对待。


房屋地址1(我住的):19 Quill St,Mareeba
房屋地址2(另一处):20 Riverview Terrace, Mareeba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住过的朋友们可能都知道是加了很多滤镜的房间

房东是一个东北口音很重的大妈(以下统称“大妈”,当然是带有一点讨厌的意味),租房前比较热情,对一切都很随意,随意长住或短住,随意什么时候搬来什么时候搬走,住房前交押金100刀,提前一周告知离开。

平时也不常来,但偶尔会擅自进房间,曾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来房间拿走了不用的毯子和枕头。

因为换工作的原因,我在离马里巴一小时车程的偏远地区找到房,需要搬家。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离开前一天发微信,要求我清洁自己房间和公共区域的浴室(不知什么时候默默给我们分配好了公共区域),“卫生合格 押金退还”,“不打扫 也可以 留30卫生费”。

平时住酒店退房时我也有稍微整理一下的习惯,所以并没有觉得不合理,更何况也有其他朋友继续住着,打扫一下没有坏处。

但是公共区域的卫生我无法保证她来检查的时候还是一样干净,因为其他人还在继续使用,而且我一早会出发去上班,所以和她商量拍照给她。

回复说“你现在就收拾 打扫 浴室 打扫完联系我”,“打扫完了 我会去检查 合格后 退押金”。当时是退房前一天的中午。因为还在上班,我建议她晚上9点过来检查,回复说“可以”。

9点未到,我清空了自己几乎所有的行李,打扫好了浴室,也拜托其他租户暂时先不要用(感谢他们的帮忙),因为要检查。

发微信告知她可以过来了,她并没有按约定到达,反而一直问我明天几点走,尽管前一天我已经告知6点会退房。

因为对她的反应有点不明所以,也怕明早遇不上她,如果检查有什么问题我不好解释,所以我打了语音通话,希望她按照约定,当晚过来。

让我哑口无言,也让当场所有朋友惊讶的是,她的回复是“来不来检查是我的事”。

而询问万一检查不合要求,她回复说“住了几年的房子,新的污迹和旧的我分的出来”。

而对于押金,只是表示“如果检查后 卫生合格 退押金”

而对于是否可以拍视频或照片给她,回复是“退房我能不在场吗”。

对于没有遵守约定,并不找借口,也不道歉,反而理直气壮的行为,所有人大跌眼镜。

想到了万千个听过的恶房东扣押金的故事,我仍继续要求双方在场,最后跟她约定明早5点30检查。

也许是觉得我故意找了个很早的时间找茬,她开始放狠话,“如果明天5点半你不走,我就赶你走

后来,我从朋友处听说了很多件她的恶事,其中一件就是大年初一把人赶出去。

如果我足够聪明的话,现在就看能出来她不是用正常逻辑可以讲理的人,也不用白费力气争辩,也许还能想到动粗这种最坏的情况。

第二天早晨5点37分,她让我开门。

此时我还很平静地和她打招呼,她第一句话是语气十分不友善的“就是你啊?”(我们只在看房时匆匆见过一面)。

我说你要不要检查一下,她仍表示“检不检查是我的事”。

我一头雾水,提出押金的问题后,她手里紧抓着2张50刀的纸币,另一只手指着我“教我做人的道理”,类似“小姑娘在外面,要学会怎么做人”如此等等,语气充满讽刺。

被激怒的我打断了她,她让我在微信回复她“已收到100元押金”。

在我拿出手机打字的时候,她仍带着羞辱的语气继续训话。也许是我回嘴了一句,突然就被很大力地推到了墙上,伴随着她凶狠的“走走走!快走!你赶紧走!

我被很大力地连续推了7,8下,肩膀和后背一直撞到墙上,大概也被她的手戳到肋骨,疼了好久,我差点摔倒,墙脚的簸箕也被踩坏了。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被踩坏的簸箕

也许是生平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肢体暴力,而且完全没想到真的会被动粗,当下彻底懵了。

尽管前一晚舍友跟我说过她在澳洲被动粗受伤的经历,我始终觉得这发生的概率太小。

她停下后,我终于站稳,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很愤怒,来澳洲后第一次如此愤怒。

后来朋友问我为什么不还手,我当时确实想过,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克制住了,虽然现在很后悔。

比起打了左脸递上右脸,我是更想“加倍奉还”的人。

但却只是尖叫,把其他在睡觉的人都吵醒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就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和吵架。

发现自己也不太会吵架,可以逻辑清晰地讲很多道理,但若对方是毫无愧疚的人,真的很没辙。

整个过程都有舍友在旁边看到,但她却能面带微笑让人哭笑不得地说 “谁推你了?!

后来我说到要报警,大妈反而很得意,说这里的警察不会保护我们背包客,而且现在澳洲和中国关系并不好等等。

之后她就一直赶我走,说我押金也拿了,时间也到了,再赖在她的房子里,她要报警了。

并且拿出手机拍了我的照片和视频。

中途我也有让舍友录音,但是不想再去深挖更多让自己恶心的片段,就没有再听了。

僵持一会后,我想着还是要去工作,也要载同行的伙伴一起,就离开了。

但是很愤怒,也很委屈。

哭也是有的,上班路上去麦当劳买了一杯咖啡,打咖啡的小哥估计也有点被吓到。

我想跟朋友们倾诉完之后,这事就算翻篇。

却也陆陆续续知道了很多个在这个房子里的故事,很多个跟大妈缠斗的故事。

想起看房的时候,朋友告诉我“不要住这个房子”,但她也只是听别人说,并不清楚原因,我想一切都有可能朝积极的方向发展,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后来朋友告诉我,当天早晨8点多,大妈又去了那个房子,跟她说“她有毛病”,比如“从一住进来就有各种麻烦,第一次遇到她这样的人”,“如果我不检查,就说明不用检查了”,而实际却是从未提到过。

而所谓的麻烦之一,是我搬进来时发现炉灶坏了,希望她尽快修好,再决定住多久。她回复说第二天会修,而舍友们表示其实已经坏了2、3天了。

麻烦之二,是我觉得屋子里不是很干净,她甩锅给其他租户说是他们用了没收拾,说“难道你希望房东每天检查卫生管着你们房客吗”。

更别提舍友从凯恩斯下了飞机直接到马里巴入住,搬进来才发现是个臭气熏天的小房间。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尽管感到愤怒和委屈,但我不想认输。

我不想因为遇上这种事,能做的只是哭诉和抱怨,以及寻求安慰。

我猜大妈还是会一直收租,过很好的日子。毕竟每年过来的背包客那么多,而这个小镇并没有特别多房源,离超级近又安静的这个房子,总是不缺租户。

然后再上演同样的事。

比如我刚知道霍巴特的舍友即将入住,在我告诉她这件事之前,已经交了定金。

并不是劝大家一定不要入住,我无法保证发生这些不愉快,只是我和大妈不合,而其他人也许会有不同的相处模式。

更何况,大妈那边肯定有一个“更精彩”的difficult story。

她拍了我的“丑照和视频”,大概也是想着威胁我,万一我曝光她,她就可以曝光我。

我希望来这里的背包客们,在很努力很努力工作的时候,也能被很好地对待。在选择的时候,可以有更多的参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回应模式,也许会选择默默忍受当吃了亏,反击的时候会狰狞和受伤,而倾诉同样有意义。

也有朋友建议我匿名讲述,为保护自己,但我想赌自己的Reputation。

至此,此事翻篇。

现在我住进了农场主的林中小屋,很开心。

I am beautiful when I am angry.
I am unbreakable.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遇上恶房东,是打工度假的标配?看来是!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