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两集美的即将离开,成为了我们抗疫半年,也是在一起生活了半年里首次出游的动力。
新手司机的头一回无老司机陪伴、为时2.5的全程陌生高速驾驶。

紧张、忐忑、期待、兴奋……也在心底千万次给自己打气加油别怕总要踏出第一步。

Lake Tyrrell,蒂勒尔湖。澳洲的“天空之镜”,外加粉色盐湖冠名,早已打动了我这种还留有一颗少女心的老阿姨了。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Follow Google Map,固然一路觉得怪异也有和前车之辈交流可能是错误路线。路上的车轮印迹加上以往驾驶历程Google Map的零失误率,我们还是坚定想要往里走。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披荆斩棘,突破重重阻碍(打开了被关的铁栅栏门还感到丝丝窃喜)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眼望天色已晚,导航却还有一段距离才能抵达目的地。避免天黑找不到路的危险,毅然决定不继续前行,选择就近的细沙地下湖拍照欣赏日落。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从下湖到上车,我们仅和无限夕阳美景共存了半小时。

事故就这么发生在了回程。

我们努力往回赶,想要在完全天黑之前开出这片荒郊野岭。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也顾不上罐木丛刮着Lucky底盘碴碴碴的声音有多心痛,车速由来程的20码提到了40。

也许太过于鲁莽,土路上颠簸太久,Lucky的保险杆突然全盘掉落并卡在车轮底下。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愣了……第一个念头是能否再继续前行?

克制住心里所有的恐慌,举着手机东南西北方向寻求信号拨通了前室友电话。他确认没有保险杆的情况下车还是可以行驶,并且让我们尝试能否重装上去。

天已经黑了,路完全看不清了,温度也低了。我们成功重装保险杆并跟着导航继续前行。

一路不断遇上大沟,路被中断,集美们下车打开手机电筒找路,在冷风中随车奔跑着,为我这位高度近视的司机指引前方的路。还有偶尔闻到的烧焦味,需要时不时熄掉车子打开引擎盖检查有无冒烟才能继续启动。

……

为了回家,我们努力着相互安慰,Hanna说谁都不准叹气不准丧。

然而旅途总是艰难险阻。

导航带我们开到又一被锁住的铁栅栏门前,这次的门没办法打开,也庆幸没有强行打开。因为栅栏的另一侧便是天黑没有办法看清的湖了。

我们知道导航又出错了,毅然决定放弃导航,顺着路上的车轮印迹寻找回家的路。

我们企图沿着湖边的铁栅栏行驶。

两分钟不到,
车被陷入淤泥里了(现在回想起当我看到前方土地一片平坦并且没有任何印迹的时候我为啥没反应过来那是一片Soft Mud!)。

集美下车Push我猛力踩油门仍然没办法前行或后退。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我们选择上车休息一会,此时车外温度已经是零下,大家都没有穿得很厚,冷得直在车里发啰嗦,为了省油也不敢开暖气。在车上集体开始后悔没有带一个男生出来。其实并没有陷很深,只是女生的力量终究是薄弱的。

考虑到油只剩一半,如果继续夜里找路也许油耗尽仍然出不了这片荒地。Layla提出了在车里过夜,明早白天再找路返回。但前提是我们必须把车退出淤泥地,因为旁边就是湖了,担心晚上会涨潮……

顾不上车外的冷空气,也顾不上已经结冰了的车窗玻璃,还有越陷越深的车胎。我们再次点着了车子引擎,强烈想要退回50米之外的荒地。

车胎一直在挣扎,我们也在挣扎。这是一种求生欲,是想要迅速逃离这片一望无际荒凉土地的自然本能。

集美开始试图挖平轮胎周围的泥土,Hanna用了墨镜做工具,Layla直接上了手。我是回来后看到变了形的墨镜才知道了这一幕,我想,零度的泥土有多潮湿和冰凉啊。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耗尽了两位集美所有力气,Lucky岿然不动。意识到了光靠我们仨女生的力量是不够的。于是上车取暖开始寻求救援了。看看地图,我们已经处于湖中间的位置。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想要尽快出去,也许只能靠对地形熟悉的当地人民了。于是启动了车的保险,打通了RACV道路救援的电话,也做好了需要花费一大笔资金的准备,因为澳洲的救援按路程收费。我们距离Mildura188公里,之前有听闻50公里救援花费了300刀。

一小时内……两小时内……半小时内……断断续续的信号转接听终于等来了“Someone will arrive within half an hour”。

此时已经是晚上11:00,我们在漫天银河下等待了近四个小时。月亮很高很圆很大,星星很多很密也很亮。只是窘迫的遭遇让我们没有心情留下任何照片以及打开天窗看星星的烂漫。

我们一直盯着前方看。一颗很亮眼的、远处看着像是在移动的北极星被我们一直误为是救援的直升机。北极星下时不时出现的一缕白光,我们说它是救护车。

心里充满了无数对澳洲这个资本民主国家的敬佩。那种在电视剧里看到的直升机救援过程,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等直升机一降落,救护车大部队人员迅速推开车门奔向我们的时候,会不会夹杂着几个记者??然后我们仨就这么光荣的在异国他乡被上了当地新闻???头条还是“Three Chinese girl got stuck in the Lake”????……

求生欲有多强,期待就有多高,脑补话面就有多精彩。这是二十多年来等待最漫长的227分钟,是一天里有过最多手机通话的13620秒。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我们的困意越来越浓……突然后方闪现一道很亮的光,是车的远光灯,在渐渐向我们逼近。

一个大概一米八高体型修长戴着渔夫帽的男人走到了车门前,我摇下了半截车窗,已经按耐不住欲哭无泪的激动,就像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但是理性战胜了感性,出于人身安全,我还是在让对方即刻拨通我电话之后才开了车门去会面致谢。

男人第一时间表示我们擅自闯入了别人家族的私人领地,并且他没有办法靠近我们的车因为他也会被陷入。在车周围转圈思量了很久,还用跨步计量Lucky与他的车的距离。让我一度认为他是很专业的RACV救援人员。

交谈过程中才得知原来他是这片家族土地中的一员,接到了保险公司的指示前来救援我们,并在电话中谈到了Up to $400的救援价格。我们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半个小时内他可以抵达现场,要知道我们的来程是花了三个小时。

男人表示需要请求土地持有人也就是他的Cousin的支援,我们需要再支付400刀给Cousin。心生困惑和犹豫,因为他根本没有做什么,而且明知是救援,为什么不带工具过来呢?再者800刀相当于快4000人民币,这趟游玩的成本有点忒高了吧。

也许交谈太久,这时车上下来了一位女士和我们解释。男人显得有点不耐烦了,“If you can .I call my cousin now .Otherwise you guys stay here tonight.Make a decision fast .It’s too cold.”集美们慌了要答应了。脑海里突然闪现明早如果朋友们过来帮忙会不会被他们限制进入这个念头,就开始向男人confirm也试图跳开一下钱的话题。男人和女人也许是get到我们有愿意在这里待一晚的想法,有些许怜悯?或者他们大晚上出来一趟毫无所获的亏损?他说让我们等Cousin过来跟他确认。

半小时后,
高大英俊身材魁梧的Cousin站在车门旁问我们有多少钱,我们回答保险公司估价是300刀,再吧啦吧啦讲刚来澳洲啊现在淡季没有工资啊我们只是放假想出来Chill out等等等等装可怜的话,就差几滴眼泪了。Cousin耐心听完我这一口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蹩脚英语后留下一句OK掉头就往回走,我以为他们不干要回去了正想留住他们的时候,看到Cousin并没有进入车里而是在他车后备箱摸索什么东西。

其实Just Say Say试图砍价而已,首先三个女生荒郊野岭逗留一晚太危险;其次临近湖边夜里温度太低明早车子有可能点不着引擎;最后就算朋友明天来救援也未必找得到,因为我们所在的荒地本就没有路。所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们必须要在今晚回到家。这是在决定找救援那一刻开始就坚持的信念。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十分钟后,
Lucky被拉出了淤泥地,Cousin也帮忙装好了保险杆还贴心的用胶带缠住防止回家高速路上再次掉落。

我们付了400刀现金并请求男人帮忙开车,因为我这个视力加这一晚的惊吓实则没办法保证淡定安全的开出这片荒地。果不其然,从我们迷路的荒地到大马路,开了半个小时有余,也就是大概20公里的路程。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天知道白天哪里来的一腔热涌在明知土路有这么远还一路向前。

谢天谢地Cousin完全符合澳洲当地人Nice友好的标准,把我们解救出来并告知回Mildura的高速路上会有很多袋鼠乱撞,开车要注意安全。

谨慎再谨慎使出了一万分小心完成了人生第一次小长途夜路驾驶。于次日凌晨3:00安全着家,Lucky的油箱也在此刻亮起了黄灯。

……

躺在大通铺上,翻看手机拍下的原图夕阳照片,我们说,这一切都值了……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这场囧途,是美好难忘的。

我想无论何时提起,它一定还是那条会把我们仨绑在一起的纽带。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我想那是Lucky陪伴我开启的真正的冒险之旅吧!

还有那如梦如幻,震撼壮丽的“天空之镜”,它也一定可以和南美玻利维亚的相媲美吧!

我还在想,毕生,也许我再也不会这么疯狂了吧。

仅此献给爱旅行的你们。

也希望引以为戒,生命诚可贵。

杨萧歆Juno
2020.06.09
Mildura.VIC.Australia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428243163915042818″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若每1站都有1个故事,那属于Mildura的必定在车子抛锚那天。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