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法国室友休假,租车自驾环游,带走了家里其中一把钥匙,留下另一把给我。被留下的那把钥匙不是很好用,能够与钥匙孔完美匹配,却怎么也打不开锁不住,在我尝试了无数次之后,终于放弃了。后来我想,这把钥匙可能不是属于主门而是属于后门的,而后门的锁头即使不用钥匙也可以从外面反锁。于是,我站在门外,反锁了后门,想试着用钥匙打开后门,结果就是——钥匙打不开后门,而更崩溃的是,我在反锁后门前,忘了主门在我睡午觉前从屋里锁住了——这下可好,钥匙打不开主后门,我把自己“完美”地锁在了屋外,再也进不去,而法国室友至少要等明天上午才能回家!


此时的我,欲哭无泪,全身上下,除了一个只有半格电的手机和一头刚睡醒的蓬松乱发,什么也没有,我的工作服、鞋子、钱包、食物等,全都在屋里,而更悲催的是,再过半个多小时,我就要去店里上晚班了。


无计可施之下,我在后院庆幸地发现一双Bruce不要多旧鞋,于是,想都不想,直接套上它去上班,尽管它比我的脚大了不止一点点。就这样,顶着一头蓬松的乱发,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还有一双掉色的、破旧的大男人的鞋,我从下午四点一直工作到晚上八点才下班。


被锁门外的那天,我遇到了跟我一样会四种不同语言且有相同澳洲感受的女人...*愚蠢的我只能穿着Bruce的旧鞋去上班


就在我以为自己晚上要露宿街头时,惊喜地发现手里的那把钥匙是属于楼上的门的,虽然楼上没有换洗的衣服,没有暖胃的食物,没有保暖的被子,但好在还有厕所、浴室以及舒服的大床房,总算天无绝人之路。下完班回到家的我,满身疲惫,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然后把所有的浴巾、床单、被套裹在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这样,在只有八度的严寒的冬夜里,度过了打工度假以来最难熬也最难忘的一夜。


被锁门外的那天,我遇到了跟我一样会四种不同语言且有相同澳洲感受的女人...

*打工度假以来最煎熬也最难忘的一夜


第二天早上醒来,昨晚工作四个小时却滴米未进的我饥肠辘辘,于是,在家附近的咖啡馆买了一杯咖啡和一片烤吐司,然后一个人慢悠悠地散步到距离家三百米不到的海边闲坐。


法国室友要中午一点左右才回家,手机快没电的我连歌也听不了,回家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于是,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海边发呆,看浪花滚滚,看海鸥悠游,看晨起的人儿牵着小狗仔沙滩上从容闲适地漫步经过。


被锁门外的那天,我遇到了跟我一样会四种不同语言且有相同澳洲感受的女人...
被锁门外的那天,我遇到了跟我一样会四种不同语言且有相同澳洲感受的女人...
*我可以坐在这片海滩上发呆一整天


大概在海边坐了两个多小时,正当我准备起身离开时,一个刚刚从我面前经过的亚裔女子此时正往回走,而且就在我身后不远处。在澳洲待了一年多的我,已经养成了和当地人一样“见人就打招呼”的习惯,所以,当那位女子再次从我身旁经过时,我大方又自然地跟她打了声招呼,“Hello, how are you? What a lovely weather today”,女子笑着回应我,“Absolutely, very nice. Where are you from”。


“I am from China”,我笑着回答她。


“中国”,女子听完我的回答,一下转换了语言,“我在岛上住了这么久,都没怎么见过中国人。你是住在这岛上的吗?”


我说,“是啊,我就住在这岛上。那你也是中国人咯,你会讲中文”。


女子说,“我是香港人,会讲些中文。不过很奇怪,这岛上也没学校,你怎么住这里来了”。


我听完,在心里偷偷乐笑,估计她以为我还是学生吧,“我是背包客,在澳洲打工度假呢,刚来岛上半个月不到呢。我是广东人,广东离香港很近,所以我听得懂香港话,也会讲一些的”。


“这样啊”,女子点了点头,继而问道,“你广东哪里的”。“潮汕的,祖籍揭阳”,我回答道。


“巧了,我祖父也是潮汕的,所以我听得懂潮汕方言,也会讲一点点,但不是很流利”,女子高兴地说道。


哇,这也太巧了吧!我不经在心里感叹道,没想到在一个远离家乡的南半球海岛,居然能有幸遇到一个跟自己一样会讲四种语言的人,而且,经过进一步的聊天得知,我们就住在同一条街上,两家距离相差不到200米,这真的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的莫大缘分了!


女子说她今年五十岁了,来澳洲已经三十余年了。国中读完,她觉得留在香港没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将来想要做什么,于是,她那有钱的老爸便把她送到澳洲留学,给她一个独自闯荡的机会。优秀的她来到澳洲后,凭借个人努力拿到了丰厚奖学金,毕业后的她在医院里当护士,因为表现突出,慢慢地成为医院里最优秀也是工资最高的护士,再后来遇到了现在的澳洲老公,嫁给了他,留在了澳洲,两人生了一个非常可爱的混血女儿,同时在墨尔本市中心有好几套房子,因为嫌市中心太吵人太多,所以才搬来海岛定居。


听完她的故事,我忍不住的惊叹与感慨,在澳洲听了不少移民故事,她应该是我目前所知道的最成功的一个了吧,学业、事业、爱情、家庭都相当的美满。


女子说完,问道,“不过你为什么想来澳洲打工度假?如果是在这边读个书再想办法留下来,或许还是个不错的出路。但像你这样,出来一两年,终究还是要回去的,而且你现在所做的工作,对你以后回国的事业发展,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呀”。


“确实如此”,我点点头,继续说道,“对于我未来的事业没什么帮助,但对于我整个人生来说,却不是可以用价值去衡量的。至少我可以跳出原来的生活环境和人际圈子,去过一种自己真正想要的、喜欢的,从未尝试过的不一样的生活,哪怕只有两年甚至短短的一年,对于我整个人生来说,也有很大的意义。人生在世,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所以能够自由地去过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是很大的恩赐。而且,我真的很喜欢澳洲这个国家,这里空气好、景色美,人特别好,就拿我来岛上的这些日子来说,我莫名地得到了很多人的善意帮助”。一口气说了好多,好像把我过去一个多月没有当面开口讲的中文,都给说了出来。


女子听完我的话,意味深长地点了下头,“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也是我当初为什么选择留在澳洲的原因之一,这里的人确实很好,完全不是国内新闻所报道的那样”。就在她的话刚说完,前方迎面走来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轻妈妈,她带着两个穿得像芭比娃娃的可爱至极的孩子,正准备去海边散步。女子一见她们,立马用流利的英文跟对方打招呼,还夸她的孩子有多么的招人喜爱,言语里满是快乐、欣赏的语气,好像她与她已经认识了很久,但其实,她们只不过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而已。


被锁门外的那天,我遇到了跟我一样会四种不同语言且有相同澳洲感受的女人...*她和她其实只不过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而已


这就是澳洲,这就是我们共同知道的、了解的、喜欢的澳洲!一个到处充满着和谐、有爱与互助的温暖的国家!


我已经忘了有多少次,当我一个人背着相机在街上乱走乱逛的时候,总是有开车的陌生人停下来,主动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还记得上次和法国室友聊天,她说,在法国,陌生人见面是不会打招呼say嗨的,但在澳洲基本人人如此。我说,是的,在中国也一样,陌生人见面从不打招呼,我去过日本、越南,他们也不打招呼,但只有澳洲会这样。


就这样,在一个暖阳明媚、微风正好的冬日清晨,我和香港女子,边走边聊、边说边笑地慢悠悠踱步回家。告别了女子,回到依然被锁的家门外,我的心情不再沮丧,反而变得无比的舒畅与自在,我知道,这是因了那份难得的会四种不同语言的相遇的缘分,更是因了那份共同的澳洲认同与深深的喜爱。


我在想,等我回国以后,肯定会无比地想念这里的蓝天白云,想念这里的一草一木,想念陌生人之间那种相视一笑的温暖问候吧!


被锁门外的那天,我遇到了跟我一样会四种不同语言且有相同澳洲感受的女人...




被锁门外的那天,我遇到了跟我一样会四种不同语言且有相同澳洲感受的女人...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