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经历后,只想说以后出去玩,不要轻易给自己冒险的机会,活着真好!




01


出发


晚上房东家里闹party。凌晨四点多还睡不着,索性爬起来写了点东西,想着今天不出门就安心写写看看了。睡了一两个小时后,早上8点,刚上完night shift的Summer打来电话,拉上晚班搭档Sherry,走出鸟不拉屎的Dingo小镇出去嗨呀!

于是在我9月19日30岁生日这天,我们选择了开车近一个小时、附近有名的Blackdown Tableland National Park. 才来小镇两周不到的Sherry兴奋地喊,爬山去啦!Summer是司机,Sherry临时备了充足的食物;我负责看路线和八卦聊天,一路上都担心两位夜班姐妹会不会犯困。

Summer在小镇半年多了,3月曾经来过这个国家公园一次,匆匆地开车直奔一条主路往返,一路只看到了常年不下雨不争气地萎缩成一滩死水的Rainbow Waters瀑布。为了避免扫兴而归,我们进入park后第一时间查看了指引地图,准备走一条不同的路线。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Blackdown Tableland National Park地图




02


惊艳


开局顺利。在第一站Horseshoe Lookout 观景台,这里有惊艳了时间的悬崖断壁和砂岩高原,正是一搜 Tableland National Park就跳出来的那张标志性照片。3亿年前的沼泽地如今沧海桑田砂岩林立,成为整个Bowen Basin的一部分。天色阴蔽,摄下的全景照片远远不如一整段空旷的地球历史轰轰烈烈地摊开在眼前来得强烈。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一眼万年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September、Sherry、Summer

休闲处配备了干净完善的卫生间和电气化BBQ设备。没吃早餐的Summer和Sherry赶紧补充能量,继续上路。


从没有任何娱乐的Dingo小镇出来,我们尽力不错过任何一个所谓的观赏点,一路追随着有指示标志的地方——因为开车的大部分时间里,只能看到数不清的树木和岩石。

于是有,已经半路冲上坡的Summer一听到我报creek路名,不顾折腾地倒车停到路边,溜一下濒临干涸的North Mimosa Creek。而看到整张Mimosa的地图告示牌,我们知道这里必定“有料”,下车就碰到了Google 上被我们戏称为“陨石坑”的石臼水潭——凹了许多造型后,我们终于拍出了坐拥豪华天然泳池的赶脚。Summer感叹,终于有可以发朋友圈的照片了。来Dingo之后,她再也没有更新过动态。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石臼水潭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豪华天然泳池




03


“壁画”


更让人惊喜的是,这一小块地图也指示了当地曾经的原住民生活区。

走对了地方,一切都变得值得。为了省体力,掌舵的Summer尽量多开车少走路。我们在极窄的林中小路穿行,绕过一个camping ground,终于开到离walking track最近的地方,准备大干一番似的探探Tableland曾经的原住民Ghungalu的生活遗迹,寻找我们道听途说却心心念念的岩石壁画stencil art。

指示牌上,这段culture circuit环路共2.5km,需历时1.5小时。我走在前头,争取多带节奏,赶在她们体力疲乏之前找到那个神秘的“壁画”。没料到,大部分时间,我们只是在发现各种bushfire留下的痕迹。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bushfire残迹


而每看到一块解释原住民生活环境的指示牌,我们就要停一脚。尽管半个世纪多前的cook-house只剩下几块生火做饭的石头,尽管是些跟现代生活毫不相关的starchy tubers、sugar bag等,我们也不知道那些有用的植被是否在林中健在。有时并不是因为真的多感兴趣,而是满目的树木和见不出形状的山石之外,眼睛实在有点累。我们笑笑自己的坚持,又继续不达目的地不罢休地往前走了。三个没怎么睡的姑娘,终于在午后的一声声呵欠中叹气,到底还要走多久呀。我渐渐地走在了后头。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原住民的cook-house

奇怪的山石越来越多,有时连成片,我们脚步不停地绕啊绕,仿佛神迹就要出现。


快看!手印!等我抬起头看的时候,她们已经举起了手机。是的,我们称之为神秘壁画的东西就是这个,随意分布在山岩上的喷彩手印,而所谓的“彩”只是一些凝固的泥浆似的土黄色。在这片土地生活了几千年的Ghungalu原住民,据说在某些仪式上将手掌印在岩石壁上。所有的手掌几乎都同样大小,看起来并不像小孩子的游戏。可是分布又极其随意,在侧壁、在岩石悬空的底部,三三两两、粗粗浅浅,留给我们这些后来的陌生人窥探一二。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穿越千年的手印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悬空的岩底

我才想起,我带了口带相机来,怎么也得折腾呀。于是先来了两段vlog实拍,又拉着Summer和Sherry拍单人照、集体照。我们走了一个小时就为了这么些手掌印,但在小镇住下的日子以来已经是极大的满足。


我打趣地说道,要是在国内,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文化旅游开发项目么?在整块岩石壁上安装彩灯,制作手印摄影及周边;在原住民区域找几处代表,重修仿原生态的建筑,再收集或制作一些影像和实物供观赏学习,在呼吸天然氧吧的徒步中体验原住民几千年的生活和文化传承。我们已经把它的价值附加到了最大化,哼着小曲满意而归。




04


返程


回到车上已经快两点,可以返程了。

上夜班的Summer和Sherry算上来已经14个小时没休息,晚上12点还要继续长达8小时的夜班。我们计划在下午四点各回各窝补觉。

一直负责看路线的我偏偏在此时犯了一个无法预知的错误。以为原路是one way无法折返,我指出了反方向绕上一大圈回到National Park入口的路线,那里还有最后一个lookout。可能冥冥中我也抵触原路折返,因为这从来不是我的风格。总之,我们有说有笑风尘仆仆地准备回去了。

绕了十几分钟都还好,虽然不见了水泥路,但是凭借老司机Summer的稳,我们仍然可以一路驰骋。在那个关键的岔路口,Summer问我,是4WD-only这条路对吧?我看了看已经没信号但仍能显示前进方向的手机,对照了拍下的指示地图,肯定地应了声。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超级长的4WD-only之路


进入这条路后,开始出现一些分布着碎岩石的崎岖沙路。转完了这个park里所有想玩的点,我和Summer心情都倍儿爽,八着卦聊着天,一笑而过那些偶尔把我们颠起的路段。后座的Sherry抓紧时间补觉。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颠簸

可是这条路好像没有终点,小半个小时过去了。巨大的颠簸很快把Sherry震醒了。我开始挺直了背抓紧座位,盯紧Summer专心开车。路越来越窄、路况越来越差,gravel road上还有岩石、朽木、突然出现的坑坑洼洼、动力难稳的爬坡面等等。一个多月前才在澳洲学起手动车的Summer成功控制住了两次意外的打滑,在就要撞到树的一刹那及时扭开,在几次熄火后倒车寻找合适的路面继续启动。每当她成功度过一个险要的拐弯和震感强烈的持续颠簸路段,每当她冲过一个看似不可能的坡段,我们就要欢呼一下。广东女仔好叻!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熄火后手刹失灵

可是处女座的我有种不详的预感,赶紧给大家泼冷水。还有油吗?困不困?有信号了没?稳住稳住。一路上,我催促着稳定着Summer,专心开车,路还长,生怕一个不留意我们就被甩飞或者撞趴下了。


我们聊起这个roadhouse提供的车。来自久远的八九十年代日系车的它,手刹在方向盘下,没上保险,右前轮胎出现裂纹。老板们不做车检,提供给员工们去周边短途购物使用。如果在没有手机信号、不知道还要开多久的回程中出现问题,我们连道路救援车都无法呼叫,可能还要向roadhouse赔付几千刀。每当它被艰难的土路蹂躏得剧烈抖动,每当底盘刮到地面的障碍发出碰撞的声响,我们都在担心这辆破车会不会彻底散架,败在我们手里。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破车




05


惊险


一个小时过去了,阴天开始飘起雨滴。没有信号,没有其他人影。我们警觉地看着前方的道路,期盼着下一个路向指示牌的到来。突然惊险来了!

一个左右落差大、路中是凸起的尖头碎岩石的弯道横亘眼前,还隔着好几米Summer就蒙了:我不知道怎么走了。她小心地踩油门强闯,破车立刻熄火败下阵来。车辆开始陷入厚沙地打滑,无法动弹。我们最担心的情况出现了!

我提出把车推过这段魔鬼道路,立马被她们放弃了。这个破皮卡仅靠人力是不可能推过去的。Summer下车仔细看了打滑情况,搬来一块石头抵住车轮调整转向,撤出石头后再次启动,我站在车前使劲一推,终于把车移出沙地了。


接下来怎么办?压着左边路肩强行突过,右轮势必会陷在路中凸出去的两块大岩石中间。而右边路肩与中间地势落差极大,Summer倒车后掂量了下,强行上动力猛突,还没完全爬上路肩,突然车身斜得厉害轮胎开始打滑,就在我们眼睁睁感受着几乎侧翻的时候,她赶紧稳住车后退下来,这个办法也宣告失败。车再次熄火。

快三点了,天色一直荫翳连绵。这条可怕的单行路还会有人来吗?我们没信号、没体力,接下来怎么办?是强行走完这条路还是冒险返回到那个关键的岔路口?Sherry建议往回走,认为这条路要么卡死轮胎,要么翻车。而漫长的回头路同样危险,且更花时间,我们还能有来时同样的运气吗?

我是三人中年纪最大的,强迫自己冷静、想出可能的办法。我看了下谷歌地图标示的大概位置,对照拍下的指示地图,判断这条路离下个停车位置应该不远了。“给我十分钟,我去看下前方路况。”没有信号,共享定位使用不了,我带上手机看时间,一个人往前跑去。边记下路况,我边试着拨打紧急电话000和Summer的手机。一点反应也没有。往前跑了五六分钟左右,我发现那段路至少还有两三个危险的大坑。再往前走上一段,虽然指示牌的标记似乎遥不可及,但大坑后的道路却算得上相当平坦了。我心里打着鼓做了判断。

往未知的前方走,明显体力消耗更少、路段更短。可是魔鬼之路在脚下,该从左边路肩和还是右边路肩突破?路况太差,我们往哪边走都不靠谱。

“我们铺下路吧。或者把高路肩上的沙土砍掉填过来。”两边都是柔软易陷的沙土,加上路肩与路中的落差以及凸起的岩石大坑,无论如何都是个巨大的威胁。我提出找岩石填坑削土补路的想法。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填路


于是三个人在路边就地取材,搬来大大小小的岩石和树枝,把路中低陷处和大岩石关卡处尽量填平。Summer重新评估了下,决定从路肩较低的左边突。就在我和Sherry还在找更多的石头和树枝铺路时,Summer不知何时再次进入驾驶座,拉手闸、点火启动,猛加马力,突然卷起一阵黄土往前彻底奔去了。在后头寻找岩石吃了一地扬尘的我一下子蒙了。

那一瞬间,我眼睁睁地看着车一阵吞吐后突然越过大坑而无动于衷。蒙了半秒之后,心里突然高涨起一股感动:她成功了!她做到了!车过去了!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造路:开过去了!

Summer继续往前开绕过了那几个大坑,终于停了下来,大声喊快来快来。仿佛命悬一线的我们被一把打捞起,我立刻跑过去,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妹纸你太勇敢了!”“太厉害了!”Sherry也赶来,我们三个抱在了一起,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我差点死了!我差点死了知道么!”Summer难以置信,而Sherry“一直在念阿弥陀佛”。

惊魂未定的我们在这片无人来往的Tableland上大声嘶吼,又哭又笑地感受着这段生命体验。眼前的路已经不再是路。为了过这一道坎,我们耗了近半个小时。

这种活下来的感觉让我们睡意全无。再度爬进车里的时候,Summer的手还在抖。喝口水、深呼吸,胜利在望,车再度启动,我们仍然需要冷静。在高涨的情绪中,我重重地抓着座椅一直叮嘱:calm down、calm down。还没有走到出口,我不敢放下担心。

我们在仍然未定的后劲中一边回想着刚刚过去的惊险,一边屏住呼吸。小心打滑、小心树、小心坑,急弯来了。完成壮举的Summer也更加自如地应付。跌宕了十来分钟后,当我们看到下一个绿色的路标指示牌写着300m to lookout时,难以自禁地大声欢呼:终于可以TM松一口气了!!

这时已经是下午3点半。我们自豪地叫着,我们是唯一到达Charlevue Lookout的中国背包客哈哈。看着几亿年前留存至今的蛮荒平原,实打实的一眼万年,就像感受到了无限延续的生命奇迹,这样的壮阔于我们太值得了。Summer和Sherry也对着远方的一望无边兴奋地吼起了粤语脏话,一路压制着的胸中激荡一泻千里。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最后一个lookout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完成壮举的Summer




06


相遇


我们对着手机连拍了几段视频,像生死之交一样享受着这仍然活着的热烈的生命,仿佛想狠狠证明自己还存在着。正吼着,没想到后方一辆车停下来,出现了一堆新的人影。在山之巅的道路尽头,我们太珍惜这样的相遇了,完全不顾对方一脸懵逼地大声打招呼,“我们刚刚快死了!”“我们活下来了!”语无伦次地讲述了才过去的惊险,并留下了这张合影。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友好的澳洲人

来自Yeppon的这家人也十分友善,祝贺我们度过危机,介绍了接下来的道路情况和路线,并在临走之际表示要为我们开路,让我们跟在后头。他们走了十余分钟后,我们才动身,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在一段毫无标志的路前停下来等我们。原来,前方是一道突然下潜近十米、坡度六七十度的极险深沟。仿佛是冥冥中的缘分,如果没有遇到他们,兴奋至极的我们很可能因为看不到道路而翻到沟底。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趟过阴沟

有人带着,不管是怎样的路况,我们心底都觉得无比安心,直到在岔路口分别。内心充盈着感激,我们和这家人道了别,连互相的名字都不知道。彻底走出这个国家公园时,已经4点半了。天色越来越暗,雨滴越来越密。

仿佛才想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也为了庆祝活下来,我们决定再开上一个小时奔赴最近的购物小镇Blackwater吃上一顿。就这样,我度过了30岁生日。

回到roadhouse已经是晚上8点,休息了两个多小时的Summer又开始了午夜的晚班。





07


远方


Summer问我什么感受,除了佩服她老司机的车技和勇敢之外,我反反复复地念叨着,我再也不想给自己任何拿生命冒险的理由,再也不想有这种惊险了,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下一次,还能从毫无准备的意外中毫发无损地逃脱。

我们经常看到驴友们为了心中远离尘世的豪情和远方,自以为勇敢地奔赴无人区或者独自闯荡一些大自然的未知领域。生命只有一次,看过了很多风景的我们会逐渐发现,远方更多是一种心境,不是非得要肉身隔离才能拥有和体会。

作为来澳的背包客,我也想说,即便是国家森林公园,也有许多尚未开发的路段,千万不要低估了4WD-only的含义。以及,沦落在没有任何信号和人迹的荒野丛林里真的是一件比较可怕的事情。

欢迎开启30岁的人生之旅。




一起爬山吗?在30岁生日这天,死里求生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