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澳洲回国后,我差一点儿就抑郁了

前言|2017.06.06-2019.06.02 是我在澳洲生活过的时间。


两年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两年的漂流生活,现在想来, 似乎改变了我太多太多东西了。



2019年06月 

回国初印象:想逃离


想逃离,仅仅因为透不过气来。

还记得在墨尔本踏上回国的航班的时候,内心欢喜,终于可以回国大吃大喝满足自己的中国胃,火锅麻辣烫香锅安排起来吧,终于可以和长期分离的家人常相聚啦,那时开心得甚至连朋友圈发什么文案都想好了。坐在飞机上的我却百感交集。
 
下飞机,是我的好朋友接机,而我身上还穿着在南半球都显冷的针织衫,皮靴子,牛仔裤。彼时的厦门,海洋性气候的温热潮湿,让人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作为南方人,每年都会经历的阴雨潮湿季节,陌生的是,在澳洲除了经历过倾盆大雨季节,其余记忆都是阳光灿烂,皮肤晒到长出黑斑的日子。


机场内外,人潮涌动,熙熙攘攘,我推着两个装满了各种澳洲护肤和保健品的大箱子缓慢行走直到看到我的好朋友站在门外等候着,黑色高跟鞋,白色体恤,蓝色短裤,精致妆容,许久未见面,对方的细小变化忽然觉得格外明显。便捷的的士,带着我们驶出机场,到达朋友的住处,高楼大厦,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凌晨的夜晚,下着点小雨,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看着好像已经很陌生的城市,来到了朋友的家里。

在吃吃喝喝游玩间,和家人在福州小聚游玩了一次。我依然记得,城市的高楼大厦,乌鸦一排排的汽车,密密麻麻的公交车上,一个个拥挤躁动的灵魂。坐车公交车上的时候,我不禁会想:如此踽踽而行的人们,他们开心快乐吗

有挑着蔬菜篮子的阿姨,不说话也没有笑容的爷爷奶奶,还有哭泣的小孩子,扯着嗓子大声说话的大伯,公交车中段可以站人的区域瞬间被填满,在那么一瞬间,忽然觉得透不过气来,一种很厌恶和不喜欢的感觉蔓延开来,就像是宣纸上的一滴墨水,你并不知道原来可以延伸如此之远。

正值2019年8月份的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开放,在犹豫中,还是选择去抢名额,为了保证抢到,还特地花了钱请中介帮忙抢。

(这里面其实还有一个小故事,就是本来我不打算抢名额的,我打算抢的是银蕨签证,因为我知道我的英语可以达标,我也可以在新西兰找到的一份稳定的工作。然而中介却建议我,先抢whv签证,因为银蕨签证太难了,就算花几倍钱也很难保证抢到。我是在这种情况下,在抢名额的前一天,转账给中介确定先抢WHV. 很顺利的抢到了。世事难料的是,11月份的时候,新西兰移民局突然宣布,银蕨签证永久关闭。那时候我真的震惊了,完全意料之外的事情,所幸的是我还有WHV。而彼时因为我手头有一个自己创业小项目,想说等过完年再登陆新西兰。12月份的时候就定下来2020年3月份的机票。但谁也没想到,疫情爆发,3月份的机票从一开始的延迟改期到最后直接被退。这整个过程也是煎熬。直到现在,距离签证到期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依然不能入境新西兰。诶。谁也不知道这份当初觉得幸运拿下的签证,就这样白白的浪费了。


无可避免的一回家就被安排了相亲。无可避免的一回家就被身边的人催着找对象,结婚,生孩子。间隔的两年时间像是恩赐的自由,一回国就被戴上了枷锁。很多事情早年的你深以为然,可是当你再次回到久违的家乡时,却不以为然。在澳洲自由无拘束和阶级平等化以及生活工作平衡人人做自己的文化中,再次回到就算是工作996也无法保证过得开心的国内紧张氛围,我承认,我突然不适应了。相较于很多人,我似乎变成了佛系的代名词。


很多社会上推崇的价值观,比如独立就是金钱独立,比如有了钱就有了一切,比如有了钱就有了自由…… 我无法屈于这类价值观与大众苟同。

于是我很想逃离。

从澳洲回国后,我差一点儿就抑郁了




2019年9月-2019年12月 

有史以来的至暗时光


听过一句话吗,当你处在低谷的时候,无论往哪个方向走你都是向上爬,因为你已经处在最低处了。

可是,有的时候,你深知处在人生低谷,应该往上爬,而你却只想停下脚步,摊在那里,一动不动。彼时的我,并不知道抑郁症离我那么近。
 
我照常的早起早睡,工作,吃饭,聊天。


有一个晚上,关上房门,我很想哭,可能仅仅是因为当天过得不愉快,我越用力的想哭,却忽然用力的狂笑起来,笑自己怎么如此不堪一击,一点点小挫折都站不起来。


内心深处是一波又一波的悲伤,但并不知道悲伤从何而来。


行尸走肉的生活,不知道你是否体会过?


行尸走肉,勉强活着,对于生活的一切失去了任何欲望。


无所谓皮肤管理得好不好(之前的我很注重皮肤管理),无所谓赚的钱多不多(之前的我虽然没有那么爱钱,但是赚到钱总会很开心),无所谓开不开心,无所谓今天吃的饭是不是自己想吃的(因为任何美食在我面前失去来味道),无所谓明天会不会来,


每天清晨,期望的并不是新的一天的到来,而是希望今天不要醒来,希望自己就停留在昨天,很想找一个时间找一个地点好好哭一场,却发现怎么也哭不出来……
 
期间也接受过朋友善意的一对一的心理咨询,但见效不大,每次咨询完,感觉如沐春风,但好景并不长。她给我推荐了几本书,看了其中一两本,包括《零极限》,我前段时间也在视频号上专门介绍过。(有兴趣的伙伴,可以往前翻翻视频号的内容。)
 
我也找过朋友倾诉,但说实话,回到了国内,原本的好友闺蜜,早已奔赴在自己的生活节奏里,忙着赚钱忙着家庭,去澳洲两年回来的我,价值观改变了很多,和原本在国内的大多数同龄人早已不同了,我不羡慕千万傍身,名牌包包傍身的人生,我也不羡慕年薪多少多少的人,也不羡慕毕业几年后能够买房买车的大学舍友,我不知道我对于物质欲望的淡化是因为去了澳洲以后所转变的,还是原本我的内心深处并不在意物质。

可能出身十八线小县城的我,和大多数中国家庭一样,都会有一位很爱钱,很看重钱多钱少的爸爸或者妈妈,我也是,在我从小的观念里,就知道妈妈喜欢钱。当然谁不喜欢钱呢,金钱的多少是衡量幸福的唯一标准。我长期的接收到这种观念,导致潜意识里的我,一直认为我应该赚很多钱,孝顺家里,给予他们最好的物质生活。毕竟我的原生家庭很普通,我的母亲的原生家庭更是很贫穷。我记得高中的时候,我就愿意利用暑假的时间去工厂里打工赚钱,包括我的高中其实没有交任何的学费,只有部分学杂费,仅仅因为初中上高中的时候,我放弃了可以上二等中学的机会,选择上三等中学以换取免费读书的资格。因为当时家里出了一些变故,原本还不错的家庭一下子变得非常拮据,这个选择看似不得已而为之,现在想来也是一种必然。

也是在这个期间,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围绕着金钱走了很多当时但自己并不愿意走的路。选择的工作要高薪的,选择去澳洲也围绕着高薪的地方走的,回国后的项目也是奔着能够赚大钱的。

可是
可是

我却并不开心。


我意识到这点的起因是 心理咨询的朋友问我,你去思考有没有什么事情是你总是不断逃离的。(因为当时我很想逃离)

日子晃悠悠地来到了2019年的最后一天。


我想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于是我买了2020年3月份飞往新西兰的机票。
 从澳洲回国后,我差一点儿就抑郁了




2020年1月-5月 

人生有太多意外


因为想着年后要出国,关掉了手头上的项目。


没过几天,疫情爆发了。


原本以为过完年就会好起来了


但随之而来的是机票被延期 然后再到最后被取消 一直到现在边境依然未开
 
而这个期间,家里迎来了新成员,哥嫂的宝宝 小五

第一次见证了小生命的诞生和一天天的成长,每每抱着他也会觉得内心的一部分悲伤慢慢的被温暖,被融化。在这个期间,虽然还不能出国,疫情也没有消停,一直呆在家里的我,多了很多时间陪伴家人,说我陪伴家人,其实也是是家人陪伴我,家庭氛围的温暖,是会慢慢治愈内心的抑郁。有时候我们一起欢笑,仅仅是因为宝宝的一句呢喃,有时候我们欢笑,仅仅是因为一个不起眼的话题。如果没有家人,我可能会一直一直郁郁寡欢下去。
 
正如我的一个朋友之所以发展为重度抑郁甚至要住院治疗,因为她正是处于这样的边缘,无论是伸手向朋友还是家人,通通得不到回应,那种孤身一人无人问津无人懂的绝望,宁可割腕自杀来得痛快的人,我现在似乎很了解了。举出这个例子,并不想借由她来控诉什么,只想给大家提个醒,也许当身边的家人或朋友处于低谷的时候,多点耐心和陪伴,给他人带来是会是一生的财富。


从澳洲回国后,我差一点儿就抑郁了




2020年6月-8月 

虽然没有准备好

也勇敢地跨出第一步


6月份我去找了一份工作。这份工作并没有做得很长久。


如果一定要找原因的话,那就是我的状态,我的状态依然没有好到对工作充满激情。依然对任何事任何人没有任何兴趣。加上很久没有踏入国内的职场圈,很多很多的不适感也带来很多的不快。


7月 我和一个朋友吃饭聊天,她的一番话点醒了我。


7月我开始认真的做视频号,短短一个多月不断更新三十几个视频后,我成为了认证的教育博主。说起我的视频号内容呢,大多数是正能量和治愈系的内容,之所以做这类主题,主要原因是我想给自己鼓励和打气,同时也希望给那些曾经和我一样走在抑郁的边缘的人,带来一丝丝温暖和治愈吧。

同时我开始每日清晨做冥想15分钟。


同时每日记录自己的想法。

慢慢的   状态开始变好 被粉丝需要 被学生需要 被家人需要

我开始第一次拥有内心真心想吃某些美食的欲望
我开始第一次内心真正想去买好看的衣服,想去逛街
我开始第一一次内心很想去旅游
我开始想去分享所想
我开始慢慢步入正常的生活轨道
……
 
从澳洲回国后,我差一点儿就抑郁了 



2020年9月 

我的故事未完待续


花了一下午整理了这些絮絮叨叨的文字,敲打着键盘的我,几度回首从澳洲回国后的自己,仿佛看的是另一个人人生。

我相信很多从澳洲再回到国内的人,多多少少和我一样度过了文化差异带来的滞后感和陌生感,包括和我一样经历的朋友里面,像我一样轻度抑郁的其实不在少数。每个人的原因各不相同,我的经历也只是抛砖引玉罢了,如果你也有类似经历,也可以告诉我。
 
我会告诉你,贴心的朋友,懂你的家人,必要时参与心理咨询,以及看书,都是很好的疗愈,最最重要的,你依然要勇敢的热爱这个世界,热爱你自己,不要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
 
当我可以轻轻松松说起这些经历的时候,说明在我内心里面已经翻篇了。
我希望你也是。

最后以华晨宇的《好想爱这个世界啊》里面的歌词结尾吧。

“想过离开 当阳光败给阴霾
没想到你会拼命为我拨开
曾想过离开 却又坚持到现在
熬过了 那些旁白 那些姿态
那些伤害
不想离开 当你的笑容绽开
这世界突然填满 色彩”




从澳洲回国后,我差一点儿就抑郁了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2条评论

  1. 头像

    我大学期间经常会抓住出国交流或做志愿者的经历,去到一个不同的国家的每一天都会感到新奇和惊喜,心情是说不出的好,虽然也有很多挑战,但是总能勇气满满去面对,一回国就会像Cassie一样感到很陌生和想逃避。疫情以来,毕业旅行去不成,出国工作的计划也耽搁了,进入传统职场后整个人都变闷了,甚至到现在还没有找回自己当初的冲劲和热情。现在只是希望明年疫情能有彻底的好转,可以让我好好去追求想要的生活。

    • 头像

      楼主,方便加你vx? 本人想whv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