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之城 | 达尔文
*20201002     影像/文字   C羽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546977226263429121″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这里有我见过最美的日落和最温柔的夜 /


我们搭乘凌晨一点的飞机前往达尔文,选择这个城市无非是因为航程短而且机票便宜,我对这个城市没有过多的想象,也没有查过任何攻略,到了当地和背包客交流才得知达尔文的Mindil Beach是世界有名的日落海滩,才得知达尔文所在的北领地州鳄鱼数量比当地的人口数多。

这是一个热带城市,没有春夏秋冬只有干湿两季,当地的朋友Xavier更喜欢湿季,因为湿季的温度每天都可以泡在自家的游泳池里。而我们到达的时间正值干季,即使温度达到30,泳池里的水温依然偏冷,但是干季里热气降下去后的傍晚有清凉得让人微醺的风和我最爱的日落。

达尔文的日落是怎么看都看不腻的。当地人习惯在傍晚时分带上沙滩椅和葡萄酒,坐在面向海边的悬崖或棕榈树下看红日沉入海平线。最让我为之动容的是一群年过六旬的老人,她们围坐在蕾丝布铺好的桌上,手里拿着书籍和白葡萄酒,谈论各自最近的生活,在日落时分碰杯并分享书中的美好词句,高兴的时候禁不住举高双手,和这个海边的日落一样温柔且充满力量。

在达尔文的大多数时光和记忆,都收藏在Casuarina Beach的日落时分里。当地面的热量被缓缓落入海里的红日带走后,随之而来的清凉也带去了压力和浮躁,我只顾缓缓骑车,在月光照耀下的小道下吹着海风听海。

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


其实在资金不够充足的条件下没有计划的旅行是让人焦虑的。我们选了最便宜但并不太舒适干净的青年旅舍,初来不适应物价差在超市里买东西会挑着价格最低的,因为牛奶更便宜而选择牛奶替代饮用水,由于英语不好加上对陌生的胆怯我很难融入新环境……

住在市中心附近的Frogs Hostel,这里的背包客大多是已经环澳完毕抵达最后一站,在这里度过最后的狂欢,每天谈论着出行找乐子和晚饭后开始一直到三点的party。但正是因为青旅不大,住在这里的背包客基本互相认识,每天都会愉快问好,交流最多的时候通常是在厨房和饭桌上,从食物的选择上就能聊到文化的差异。住在这里的背包客也会真心喜欢这家青旅,在后来对比过其他城市的青旅后,我也开始明白正是因为彼此相近的距离,热闹放松的氛围和何时何地都愿意互相帮助的人情味让这里更深得人心。

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

大概是从Serena的一通电话开始,我才彻底开始开口说英语的。为了深入了解当地文化和降低生活成本,我在网上申请了打工换宿,Serena是其中一个家庭的女主人,在HelpX上跟我简单沟通后直接打来电话,非常兴奋地和我说起她最近到香港的旅行见闻,我也只好硬是用尽我有生以来所有的口语词汇量跟她聊完电话。于是我就在故作淡定的紧张恍惚中跟Serena确定好了第二天即刻开始我的换宿旅程,也就是这次换宿让我从小孩身上重新拾得一份童真的自我。

“Can we go with you?” Larace用她蓝色的大眼睛看着准备去海边溜达的我,我们就这样开始建立起友谊。之后的每天只要五个孩子放学回来,整个院子都会热闹起来。我们会一起去海边,他们会经常跟我絮絮叨叨学校的趣事,路边捡起来一根树枝或一个纸箱都能开心地玩很久,在海边带我去找沙滩边的悬崖洞,肆无忌惮地在沙滩打滚,他们身上有无限的活力和自由的创造性。

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忘记自己的年龄和身份,当自己卸下所有的伪装与焦虑,像孩子一样玩耍、拥抱海浪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所谓出逃,其实是一种自我回归罢。

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昨日之城 | 达尔文


达尔文是我GAP YEAR开启的第一站,这里有我对未知的想象,是我逃离舒适圈对峙焦虑开启新生活的开始,我对这片大地最原始的新鲜感和好奇心都留给了这里。以至于后来游历大半年后,当朋友问起最喜欢澳洲哪个城市的时候,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达尔文。后来我和朋友Janice在聊天作出了结论——我们都会最喜欢那个我们最初抵达的城市。我想这其中的喜欢也包括喜欢那个带着初心勇敢来到这里的最初的自己。




昨日之城 | 达尔文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