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西澳前往北领地,对于没有四驱车的我们,一号公路永远是安心无忧的航线。


从布鲁姆出发到达尔文这段两千公里的路途(简称布达公路),同样穿越州境,同样寂寞荒野,不得不想起南边的NULLARBOR公路。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不过土澳顶端的热带草原气候比起沙漠更加缓和,多变的地理环境也带来更多看点,相较之下是更轻松舒适的road trip选择。如果你想要更有挑战性的无人区体验,试试Gibb River Road。

 

我将布达公路分作四天三夜的行程,具体的规划思路请看下文。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公路横穿丹皮尔半岛,很快到达Derby一侧。Derby拥有全澳洲最惊人的潮汐,最大落差达11.8米。它为矿产和牲畜的航运而生,也是金伯利地区唯三人口超过两千的聚落。但除非你急需补给,并没有必要在此停留。

 

我的第一站是Derby以南的“监狱面包树”,据说十九世纪末曾被用作暂时性的牢房,关押送往德比途中的原住民,附近也正好是西金伯利地方监狱。这棵巨树已有一千五百岁,腰围14.7米,密布到此一游的刻刻画画。树干中空且有开口,看起来确实像个牢房的样子。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Boab tree(澳洲猴面包树)是猴面包树属的澳洲特有种,只在北领地及金伯利地区有分布。它臃肿的树桩在旱季能储存水分,铁元素丰富的叶子有药用,果实可食用也可雕刻成工艺品。原住民会把这样的古树看作有独立个性的神,甚至作为藏骨棺摆放逝者遗骸。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aboriginalartdirectory.com


不过根据考证,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监狱树的故事,反而可能来自于某份报纸张冠李戴的报道。阿德莱德大学的Dr Elizabeth Grant认为,地牢刑房等黑历史景点对游客有极强的吸引力,而“监狱树”直指殖民地早期的原住民悲剧,也就在不断传播中,被塑造成“史实”。


https://www.adelaide.edu.au/news/news91182.html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这让我想起另外五百个感觉牵强附会的游客手册,也许就像这棵古树一样,被安上另一个更有流量的故事,而它背后的原住民文化,反而被掩盖了。虽然想不通真实与否究竟有何意义,我开始用怀疑的眼光看待景点布告栏。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Fitzroy Crossing距离布鲁姆四百公里,不到半天的车程就能抵达,比起远三百公里的Halls Creek是更舒适的落脚点。为极危锯鳐提供栖息地的菲茨洛伊河,在此和一号公路交叉,最终汇入德比方向的国王湾。


菲茨洛伊河在小镇的西北部雕刻出一道悬崖,为了纪念一位苏格兰的地理学家,被命名为Geikie Gorge,后来才正式改为原住民一直以来的称谓。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Danggu Gorge National Park距离小镇不过二十公里的车程,还不需要门票,不愧是金伯利最易拜访的国家公园。但由于正值枯水期,也过了游船的运营时间,园内没有其他人类的踪迹,路的两侧蹦出许多古灵精怪的东西。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4亿年前的远古地球上(泥盆纪),有种微生物能分泌石灰,并像珊瑚般修筑起两千米厚的堡礁,海平面大幅下降后,这里就留下了三十米高八公里长的石灰岩悬崖。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盯着河床试图找到淡水鳄鱼,突然发现车在地上留下了一大滩液体,液面上还漂着一些油污。一直半开玩笑地念叨着,“想好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拿着手机和护照,随时准备拆掉车牌弃车而去喔”,说着开过了一万多公里,难道这就是老Holden的终点了吗。

 

机头因长时间的工作还发着热,我把车往前挪了挪,果然又漏了一些液体,但少了油污,伸手去摸了摸,凉的,是凉的!原来是空调水嘿。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Fitzroy Crossing有两家房车营地,去便宜一点的(Tarunda Caravan Park)看了看,虽然有几颗长得像葱的草,但厨房里躺着只死袋鼠,直接关上车门走了。

 

另一家就在河对岸(Fitzroy River Lodge),设施完善甚至还有泳池。第一次认真搭帐篷,以为能挡风遮阳想当然地扎在树下。地面上遍布微微凸起的树根,一躺下瞬间变身豌豆公主。Kmart帐篷看似三面通风,实则很难将风留下,树上偶尔掉下枝枝叶叶,像待在一个蚊帐般的笼屉里,天亮前都会热得睡不着,也就不需要什么遮阳效果了。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隔着蚊帐盯着天空发呆时,树边来了个淅淅索索的声音,开始啃食植被,似乎还凑到帐篷来看了看。这些到处蹦跳的家伙是Agile Wallaby,北澳最常见的小袋鼠。它们身披朴实的沙土色,耳朵相对较大且圆,带黑边,脸颊两抹高光,有着接近身长的长尾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没睡意味着早起,早起意味着早出发,今天的计划就是把路赶完,恰好能到预定的小别墅,彻彻底底地休息。

 

Halls Creek是下一个补给点,有Coles Express可以给车加油给司机加咖啡。如果有多余的时间,不妨去拜访小镇外的“长城”。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长城”远看像模像样,凑近了仔细端详,如果不是所处鸟不拉屎,很难相信这不是人造的城墙遗迹。这道白色石英墙近乎垂直,是由于周围的岩石远不够其坚硬,在长时间的风化下形成的,并在贫瘠的土地里绵延好几公里,恰好在此钻出地面。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对这些大石块上下其手,带给我与翻爬中东古废墟相同的愉悦,突然觉得人类文明,冥冥之中也只是一种地质作用。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有柏油路前往China Wall,最后需要经过一段平整的土路,小轿车也没问题。土路属于私人土地,通过后记得把人家的铁门带上。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达公路属于Great Northern Highway的一部分,本身就是双向单行的高速公路,进入东金伯利后,偶尔会缩成独行桥跨越河流。渡过这样的独行桥时,要注意对向来车,先打右闪先行,对向则必须停车等待。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七百公里,一路念叨着小别野,边怀疑着自己的安排。到Cockburn Rest Area公路分岔,往左沿着Great Northern Highway往Wyndham开,The Grotto是峡谷中的一个奇特的水池,但显然不值得在枯水期拜访。往右则是继续跨越州界的一号公路(Victoria Highway),很快就能抵达Kununurra。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库努纳拉距离北领地边境仅有45公里,是西澳东北部的最后一镇。1961年水利灌溉项目开工后,年轻的库努纳拉正式建镇,Ord River修起分流坝,沿河道形成了人工湖Lake Kununurra,和常年富饶的湿地水系。如今,一号公路正是从分流坝上跨河,进入库努纳拉。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Ord River上游

 

肥沃的土地,使当地得以大规模种植甘蔗,芒果,甜瓜等,大部分出口到东南亚,还有全球最大的檀香木种植基地,颇有点塞上江南的意思。因此这里会有农场工季节性地涌入(以及游客),居民数高峰时接近一万,约四分之一为原住民。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农田与库努纳拉湖


一直很喜欢Discovery Parks的连锁营地,在库努纳拉,它正位于一片湿地中,一侧是抽水到灌溉渠的泵站,打了折扣的小别野就正对着Lake Kununurra。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由妮可•基德曼和休•杰克曼主演的《澳洲乱世情》,Faraway Downs部分就是在库努纳拉取景的。“库努纳拉的水可能有某种魔力”,41岁的Kidman在此怀孕并生下女儿,据她说剧组里总共产生了七位妈妈,其中只有一位生了儿子。“我们都在这游过泳,从现在开始可以把它称为送女水了”。

 

来到库努纳拉,千万不要错过这绝妙的湖畔落日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现代文明的床垫和浴室给我充足的休息,呆到最后一刻才退房,前往城东的Mirima National Park。它还有个美妙的名字,隐秘山谷。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这些水平分层的砂岩,是三亿五千万年前在水下堆积而成的,在藻类和地衣的保护下抵挡住了常年的风化。不同程度的日晒给砂岩带来丰富的颜色变化,Mirima也被叫做缩小版的Bungle Bungle,一个老Holden到不了的地方。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1971年,Ord River的上游又修起一座水坝。这一座长338米高98米,挡出了全澳第二大的人造水体,Lake Argyle。第一是塔州的Lake Gordon,但它其实是由运河连通的两个水库,所以旅游小册子会把Lake Argyle称为南半球最大的人造湖。它常年都有六千兆升的储水,最大储量为惊人的三万五千兆升,面积接近两千平方公里。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前往湖区的路令人兴奋


整个Ord River的水利项目,至少是十几亿澳币的投资,但经统计回报率仅有可怜的17%。在最初的灌溉规划中,能出口给中国的水稻是重点发展方向,不幸的是,由于水禽过多,种得远不如吃得快。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不过雅阁湖和下游的库努纳拉湖,共同组成的人造淡水系统,已经被国际湿地公约认定为重要的湿地资源和重点鸟区,为超过两百种,约十五万只水禽提供庇护,包括彩鹮,斑胸树鸭,鸡冠水雉,和水稻杀手鹊鹅。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小斑鸬鹚


此外还有两万五千条澳洲淡水鳄生活于此,它们比咸水鳄鱼体型要小很多,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除非受威胁),比起你,明显更偏爱湖中原生的明星鱼,barramundi。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淡水鳄鱼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在这吃的尖嘴鲈


我特意在行程中多留了一天,就是为了山崖上面湖的无边泳池。由于泳池本身就需要门票,所以低价租个帐篷位,就能和湖景别野的贵客一同无限制泡泳池,是非常划算的一件事。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躺在池中面对这样的山水,除了朋友圈多几张装逼的照片,时间流逝会变缓,身体的浮力会变强,直到长时间的兴奋和愉悦使人疲惫。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又到了迷醉的夕阳时分,找一块迎风坡搭好帐篷,有草皮的营地增加幸福感,就是睡起来有点歪。山谷里回旋起看不见的风,可到了深夜依旧闷热难以入睡。突然想起大夏天午后,躺在草席上手执扇子,等待风扇摇头摇到面前的场景,没有空调的日子,遥远得像史前。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睡不着的血月

 

拐回一号公路,很快就来到北领地的州境。四月末穿越纳拉伯平原,从最南端进入西澳大利亚,到如今在最北边离开它,已经整整过去了八个月。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路变得宽敞一些,限速升到130km/h,车牌都变成红白的OUTBACK AUSTRALIA。为了陪一只狗子过圣诞节,马不停蹄地赶完最后的八百公里路。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北领地赠送的第一朵祥云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西澳,后会有期。





布鲁姆→达尔文,澳洲顶端的两千里山与水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