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丽丝梦游仙境里有一个神奇的树洞,往下一跳,世界就像舌尖上的跳跳糖,一切都开始变得奇妙而不可思议。


小妖女有个梦,梦到南太平洋上漂浮的小岛国,岛上有个叫Oamaru的小镇,时间在这里被施了魔法,永远定格在了上个世纪。嘘~ 我想我找到了一个兔子洞。”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文字|摄影:桃花岛小妖女


Oamaru这个地方,真不是小妖女虚构,不信,你看一眼新西兰地图,这个位于南岛东海岸边的小地方中文叫做“奥玛鲁”。刚刚,也就是上周,奥玛鲁举行了又一年复古节,今年低调些,主题是“维多利亚文学”。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说到维多利亚文学,你一定读过这部“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堪称19世纪最佳荒诞。但现在看来、最魔幻的莫过于2020这一年。


因为疫情,我还留在了新西兰,世界早已变了天,我想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异常怀念轧闹忙的日子,可以三五成群,可以肆意狂欢,这样想来,2019如同恩赐,过去的每一年都是生活的恩赐,而曾经的我们却不以为然。


很遗憾,今年的复古节是错过了,虽然我就住在车程3小时外的基督城。而去年今日,在还未感知病毒即将一点点剥夺我们自由的时候、我在环岛,我在奥玛鲁的狂欢盛会里体会人间的小小快乐。




01


发现兔子洞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初遇奥玛鲁,是19年的春天,这是一个海边小镇,没有遇上揣着怀表的兔先生,却有带着丝绒礼帽的绅士逛着超市、身着华丽宫廷长裙的淑女们与我这个异乡人在街上擦肩而过,望着这个很是古怪的小镇,我的跳跳糖起了作用,我知道,我掉进了一个兔子洞。

这里的世界有一个永恒主题:
维多利亚。维多利亚的传统、维多利亚的建筑、维多利亚的穿着,处处充斥在奥玛鲁的角角落落。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维多利亚、这是一个女王的名字,她统治的日不落帝国造就了一个时代的骄傲,称之为“维多利亚时代”。太阳所到之处,就是女王权利的扩张,于是远在天边的新西兰也是女王的一块殖民地,英国贵族迁徙至此开辟新天地。而今回望,百年前的优雅封存在了白色的石灰石建筑中,这个白石小镇保留着整个新西兰最完整的维多利亚街景,至于那个工业时代的奇思妙想则留在了博物馆,诉说着蒸汽朋克的天马行空。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这个时代结束了么?如果按照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开始就是这个时代的落幕,可为何这个小镇上的人依旧停留在上个世纪,身着华服,步履款款。


这一切都源自于奥玛鲁的一个传统:维多利亚复古庆典(Victorian Heritage Celebrations),每当十一月的春风拂面,就是盛装出席庆典的开始,也是我为何身在此处的理由。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束腰裙撑,蕾丝缎带,拖着荷叶边蓬蓬长裙的女士们从在油画里走来,手杖烟斗,高帽西服,款款绅士衣着体面,演绎着英伦风度,一个俏皮的女士甩着蕾丝裙摆,踩着轮滑出了场,在众人的欢笑声中,歌剧院(Opera House)的正门口正上演着一年一度的大合影。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2019年庆典的主题是“wheels”,有关轮子。于是一个正午的阳光里,自行车竞技在群众的吆喝中热火朝天,比赛的不是一般的二轮君,而是一个前轮大后轮小,坐着如踩高跷的二轮车,这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伟大发明,叫做Penny Farthing,中文译作便士法新,后来,它就成为了众人口中的自行车,也就是世界上第一代自行车的样子。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骑着便士法新的人可以赢得路人百分百的回头率,但最拉风的还要数古董级别的老爷车,当十里长街的游行在侍卫队的号角声中响起,一辆辆复古老爷车为身后的大队人马率先开路,庆典迎来了狂欢的高潮。


游行队伍里,有头顶皇冠的“英国女王”,有撑着蕾丝小伞的贵妇人儿,还有惊鸿一瞥的小仙女,金发及腰、一身蓝裙,让人想起童话里的冰雪公主。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出乎意料,还瞧见了咱几个中国同胞,这里有个规矩,只要盛装打扮、扮成维多利亚的一员,就可以参加游行。只见姑娘们旋转、跳跃、闭着眼,一点都不夸张,真的是一边走一边转圈圈,一边转圈圈,一边停不下来的自拍和跟拍,在一众优雅前行的大集体里,虽然格格不入,但是、姑娘们~ 你们引起了全场的注意,抢戏成功!


场上、每个表演人都洋溢着节日的笑容,场下、每个围观者都被感染这一份欢乐,


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为什么爱凑热闹,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欢笑。




02


生活的秘密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在花园举办的下午茶盛会里,一个当地小女孩成了我的新朋友,领着我和她的两个小姐妹,穿行在“唐顿庄园”。虽然还是个小鬼头,但爱美是女孩的天性,她一个人又做化妆又做造型,不光给自己弄,还把妹妹也打扮成了洋娃娃。这个小女孩告诉我,她身上这些衣裳鞋帽都是自己从二手店淘来的,她热爱穿着这些古董,就算不是节庆的日子里,她也会开心的穿上古着,同样的还有她的家人。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这让我想起另一个偶遇,故事发生在剧院的咖啡厅,只是喝的不光是咖啡,还有英式早茶,和我坐一起的两位女士,正给我介绍着这个小镇、还有她们的生活。


其中那位白衣女士令我印象深刻,每次她开口,我都以为自己串演了某个古典英剧,带着上个世纪的腔调,她的一言一行是如此优雅,如果说复刻维多利亚时代最简单的是靠衣装,那精髓莫过于把自己活成那个时代的人,而这“活”的关键,是发自内心的热爱。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一针一线,她身上的蕾丝重工是亲手缝制,她的帽子,她的手套,全身行头无不外乎自己DIY,这看似纯手工的兴趣,按照本人来说,是迷恋那个时代的美丽,依我看,更多的是对生活的热爱,真真切切。


小女孩眼睛上的亮片,最佳着装人那头上挽的水晶珠帘,如果不是因为热爱生活,谁又愿意将生命里的每个细节都赋予仪式?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所以人为何要有节日?


简而言之,为了庆祝,庆祝我们的过去,我们的现在,还有我们的将来。


我们又为什么热衷于“庆祝”?


因为生活需要仪式感,为了充分感受“活着”二字,即使平凡,也是鲜活的人生,而这一份仪式感、首先是发自对生活的热爱。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如果说踏上新西兰这片土地,是因为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那选择打工度假 ,激活这个只限于30岁以下年轻人、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还不是因为 我对这生活爱得深沉。




OAMARU | 维多利亚时代的狂欢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