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某年某月某日,世界的某个角落,
有个留着八字大胡子的男人自称太阳,
这个男人一辈子都在讲哲理,
我喜欢那句”人生没有目的,只有过程“,
何年何月何日,世界的任何角落,
当我看见日落的时候,我会想起这个世界,
所谓的终极目的是虚无的,
享受过程却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西海岸 
文字/摄影 桃花岛小妖女 


01
霍基蒂卡的海滩

西海岸的小镇屈指可数,霍基蒂卡空空如也,虽然原本游客也就不多,疫情之下完全像个空镇,太阳当空,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店铺大门紧闭,只有熟悉的钟楼还在拨着指针,证明时间的存在。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钟楼是霍基蒂卡的标志,但更为出名的是海滩,可以说霍基蒂卡最有名的地标是海滩上的一堆枯木,拼出了小镇的名字“H-O-K-I-T-I-K-A”,不远处还有一张单人沙发,安置在沙滩上,侧对着大海,似乎没有人会真正坐在这里片刻。
沙发上总是屁股都没有坐热的游客,咔嚓一声、到此一游。
沙发孤单么,或许,沙发孤独么,不一定。
夕阳无限好么,不一定,夕阳多惆怅么,也许。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这是我又一次在海边等待日落,虽然嚷着看日落的人是小兄弟,为了等日落,钟楼的时针多转了两圈,终于太阳往海面一点点移动,马里奥的心愿即将实现。
扑通,扑通,一个小伙突然冒了出来,和马里奥四目相对,瞬间电光石火认出了彼此,沙滩是个看日落的好去处,沙滩也是萍水相逢再相认的好地方,久违多日,话匣子一打开自然也就关不上,两个故人,夕阳西下,这重逢的画面是不是有点唯美。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夕阳无限好,当我目睹着太阳掉到海里,对话还在进行,一点一滴完全消失,日落彻底结束了,对话也到了尾声,小伙挥手离了去,离了去,马里奥的头转了转,这一转不得了天旋地转,“MD、太阳呢??”,
太阳呢?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面前,你却选择不抬眼皮,当聊天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别说太阳了,世界也黯然失色。日落是什么、马里奥是完全没有看见。。。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02
三十码追日

马瑟森湖附近有个牧场,顺着牧场的公路拐个弯,就是通往Gillespies Beach、一个小众海滩的方向。日渐西沉,区区十三公里的路,追上夕阳,似乎只是一脚油门的事情,何况这里还没有红绿灯。
万万没想到,这条路会走得如此艰辛。
何谓小众?就是指还不怎么出名,也没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的地方,小众之美,就像有趣的灵魂等着有缘人去发现。换另一种说法,也可以是还未好好开发,依然保持着真我的野性力量。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对于Gillespies Beach,唯一可以接近它的那条路虽然没有充满荆棘,但布满碎石子,从头到尾,小破车都以不超过30码的龟速爬行,爬过碎石子的牛场,爬过碎石子的盘山公路,在这个信号全无的过程里,时间过得特别慢。
心急如焚,太阳在一点一点掉下去;提心吊胆,爆胎是个随时都可能发生的意外,终于,轮胎都快磨烂了,我们也来到了海边,胜利在望。
一个外国小哥正准备离去,看见了我们迎了过来,“这里的夕阳很美哦”,他有点兴奋,可不,我们正是为了夕阳而来,
“不过,你们来晚了“,他又一脸遗憾,“1分钟前太阳刚刚落下!” 晃了晃手里的相机,小哥潇洒地离去,瞬间我的世界一剪寒梅,雪花飘飘。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落日是没有了,但落日的痕迹却还没有消失,在完全变得漆黑前,太阳残留的那点颜色,晕染着整个海平面,
大海泛着银白色的光,海浪咆哮,世界在余晖中变得更加安静了,错过的一场日落,已经成为过去,现在,刚刚好。


03
一波三折

因为煎饼岩,去了趟普纳凯基,没有任何期望的旅途往往是惊艳的开始,帕帕罗瓦让我领略了西海岸最原始的风貌,比起冰川,一望无际的大海才是西海岸的灵魂,没有标记的风景,一点意外,更令人心动。
如果你问,新西兰哪一处有我最喜欢的风景?一时半会我得好好想想,要是只谈西海岸,Fox River附近有片海芋,这是我记忆里最美的画面。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提起这片海芋,总令我想起充电宝的故事。
故事的开头,两个小伙伴驱车经过了一片海岸,黑色的礁石,淡黄的细沙,阳光好温柔,风平浪静,岁月突然静好,我望见了几株海芋向阳而生,这恐怕是我在新西兰第一次看见海芋,冬日里的海边,心头无限温柔。
我想过我会再次回到这里,只是没想到,速度如此之快,车刚开到Westport,还没下车check in,又折了回去,40多公里开外,那片有着海芋的地方,虽然我念念不忘,但是比不上马里奥心急火燎,谁叫他的充电宝落在了那里。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太阳又开始玩消失了,恰逢日落,我也没想到最喜欢的风景现在正作为另一场日落的背景,阴差阳错,人生的许多瞬间都串联在了一起,妙不可言,或许是对缘分的最好解释,但很多时候,有缘无分又是人生常态,我也没料到海上的云烟升得像堵墙,太阳是落下去了,不过落在了云墙后,我、是看了个寂寞。
看了个寂寞不说,还带了一身痒,西海岸令人闻风丧胆的sandfly偷袭了我,江湖传言sandfly咬到之处奇痒无比,中招之后,果然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几个星期,我想起来缘分还有一种叫孽缘。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说了那么多,其实也就是三场日落的故事,去西海岸,一开始并不是我的计划,只是因为突然串联上了别人的人生几个瞬间,令我改了方向。三场日落虽然不尽人意,回忆起来故事倒也不算无聊,因和果重要么?
现在想来,来新西兰打工度假的确是我的人生清单,但生命奇妙的地方不是在于人生符合你的预想,而是醒来的每天,因为某个瞬间的决定改变了生活的轨迹,明天会怎么样,我也很模糊,但是今天很简单,活在当下。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投稿微信:adj-helper3

人在囧途,西海岸的三场日落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