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澳大利亚南部维多利亚州

2017年6月最后一天

Benalla


农场主David说他要去“城里”检修他的四轮越野摩托,顺便问我们要不要去逛逛。

那是6月的最后一天,星期五,通常第二天周六一早David都会带上那些自产的商品去那个提到无数次粥语山总以为叫“香蕉”(Banana)的镇子上售卖。

来到农场荒无人烟,苦于没有车子开一直没有机会出门闲逛而百无聊赖的粥语山想起还没有开银行账户,于是便想着“进城”溜溜。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众人合力将那台重达五百斤的摩托车推上拖车,便坐着那台旧旧的Mazda皮卡出发了。

轻车熟路,开上高速路十分钟David便拐下小道,载着我们感受着冬天维州内陆的小路风光。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小镇全貌。

纵贯维多利亚的铁路线横穿小镇,洲际高速贴面而过,甚至它竟然还有一个机场。


不像“紫罗兰小镇”名字富有诗情画意但却浮于其表,

贝纳拉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浪漫文艺小镇。


贝纳拉是附近的一个较大的集约型镇,周边的居民通常会周末到这里“赶集”并采购生活必需品,方圆三十公里内只有这里提供大型超市、电气设备、技工等各类服务设施。因此本地人来访都称之为“进城”。

被David带到位置上的粥语山马不停蹄的赶在银行关门之前去开户。


原本准备办两家不同银行卡的粥语山首先走进澳洲四大银行之一的「ANZ」,竟然被告知今天是本财年最后一天员工都在忙着清账没工夫给我们办,要等到下周才能受理。时间来不及的粥语山被柜员一顿忽悠后,大堂经理竟主动推荐粥语山去「Commonwealth」办理……这种拱手让客户6到飞起的操作怕只有澳洲小镇才有。

好在银行都在同一条主街上,步行一百米后的Commonwealth就和善多了。说明来意后柜员小姐姐二话不说请客户经理预约半小时以后开户。

趁这个时间差,粥语山便在小镇上溜达了起来。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冬日暖阳下的主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几个行人,路边小咖啡店并无生气,老板坐在店里玩手机打发着时间,来往的车辆大部分都是皮卡,匆匆的忙着各自的事情。买上一杯本地咖啡,坐在街头长椅享受冷冷清清的下午时光,给小镇生活增添了一分闲适感。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看看人家这澄澈的天空……雾霾重灾区来的粥语山表示极其享受。


贝纳拉已然是个十分开化的小镇,它有自己的博物馆、美术馆、玫瑰花园甚至官方涂鸦墙,走在路上随处可见的精美壁画和自制手工艺品小店也诉说着这里的居民文艺的生活方式。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从2015年开始,Benalla每年复活节前都会举办一场名为『Wall To Wall Street Art Festival』的大型活动。超高质量的现代壁画,全都出自世界级艺术家之手。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小镇的主街旁路过Street Art Trail时会发现有很多这样的涂鸦小巷,据说现在共有50多幅大型当代壁画,遗憾的是没有时间一一去发掘。上面这一条在2016年完成喷绘,创作者是一位名叫“女仆”的艺术家……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横穿小镇的母亲河,名叫“烂河”(Broken River)。艺术画廊、社区工会、教堂、图书馆、玫瑰花园等都在它的两侧。似乎本地人总爱带着孩子来水边公园游玩,草地上总有一两家人在抛着橄榄球。坐在临河的Lake Benalla湖畔,湖里的野鸭悠闲地抓着鱼,时不时的会游上岸卖个萌,怕打扰到你倒也不会靠你太近。一股祥和的生态气息让粥语山对这里爱不释手。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时间有限,办正事的初衷还是把粥语山从徜徉中拉回来。David已经处理好他的事情,于是我们决定让他先回去,我们随后自己乘火车回农场。

等我们回到银行,已经接近了下班时间。

Commonwealth银行的美女客户经理审核着我们两个中国护照一脸懵逼,花了一个小时跟系统斗智斗勇处理我们的开户申请。

看我们担心的样子,她略带抱歉的说之前从没处理过粥语山这样的没有参考经验,

抛开镇上罕见的中国人身份不说,

粥语山是第一个在这家支行持Working Holiday Visa申请开户的客户。


处理完银行的事已经快天黑,小镇的路上已经没有了多少行人。吹着冷清的寒风粥语山逛到超市采购了一番,便准备和小镇告别了。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去车站的路上,在农场艰苦条件下吃素挨饿每天工作十小时憋坏了的粥语山偶然发现了一家KFC,像抓了根救命稻草般把个鸡肉汉堡给供着……

从Benalla到Violet Town只有一个站,David给粥语山出馊主意说可以直接逃票。而最终语山还是大力发扬了正直诚信为本的精神跑去车站台买票,柜员大叔看我们两个中国人的眼神跟见了个外星人似的。(好在是买了票!之后上车不到两分钟便有人查票。顺带一提澳洲逃票罚的很重,轻松小一千RMB,千万别觉得只有一个站就侥幸。)

空荡荡的月台没有其他一个人,列车不出意外地再次晚点。

通常,对延误的解释可以有很多种,但粥语山偏偏对澳洲人的解释尤其佩服。瞧瞧人家官方对火车速度慢的理由,啧啧啧。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大致意思是:“气温越高,铁轨受热变形越严重。所以我们会适当减速延误班次或者用大巴代替火车班次,大家出门之前记得要查天气预报哟!”(甩锅画外音:不是我们技术不行,是老天不给力!)

你还真别觉得天方夜谭,老粥在上一篇提到的跟B先生出行乘火车经历中还就遇到过告示里的Replaced by coaches(取消火车班次改为大巴运输)的情况——要不是打出租车提前赶上了倒数第二趟回悉尼的列车,老粥就只能坐灰狗回去了。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总的来讲,Benalla在粥语山来到澳洲早期的生活里是最为文艺的一笔,那些潜藏在各个街头巷尾角落里的世界级作品也给粥语山后期探索澳洲小镇提供了充足的深度挖掘动力。


诸如Benalla的澳洲小镇数不胜数,在粥语山接下来9月开始的环澳之旅中,我们还将到访大量内陆小镇,沿途风光,与你分享,这里是粥语山看世界。



附:

贝纳拉历史(摘自维基)

Benalla /bəˈnælə/ is a small city located on the Broken River in the High Country north-eastern region of Victoria, Australia, about 212 kilometres (130 mi) north east of the state capital Melbourne. At the 2016 census the population was 9,298.

It is the administrative centre for the Rural City of Benalla local government area.

Prior to the European settlement of Australia, the Benalla region was populated by the Taungurong people, an Indigenous Australian people.

It was first sighted by Europeans during an expedition of Hamilton Hume and William Hovell in 1824, when the area, first named “Swampy” was noted as agricultural settlement. The expedition was followed by that of Major Thomas Mitchell in 1834.

Reverend Joseph Docker settled in 1838 creating a pastoral run called Benalta Run, said to be from an Aboriginal word for musk duck. An attack by indigenous people on the camp of sheep herders George and William Faithful became known as the Faithful massacre; eight settlers were killed in the incident. Following the massacre, in 1839 a police station was established and the name of the settlement became Broken River.
The post office opened on 1 December 1844 originally named Broken River.
A bridge was built over the Broken River in 1847 and the following year the town was surveyed. In 1861 it was proclaimed a town.

It was proclaimed a city in 1965.






偶遇Benalla——藏在“烂河”边的内陆艺术小镇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