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2019年7月初,还慵懒地躺在北昆小镇Bowen家里的小床上。计划结束这份工作后,开车去黄金海岸小住一个月,度假顺便学学冲浪,之后由新州或者南澳前往西澳,度过接下来的半年 。一则新闻(后面才知道是2017年11月就宣布了)打破了这个无比祥和的计划。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CNN新闻网上相关报导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国家公园官网通知


从2019年10月26日起,澳大利亚当局出于对原住民文化的尊重,将永久关闭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的攀登步道,禁止游客攀爬乌鲁鲁巨石。届时,目前所有攀爬的小路和辅助的锁链都将被移除,再想攀爬不仅非常困难,而且还将面临处罚。最高可被罚款$60,000以上,以及两年监禁!

 

如果7月份不直接去,那么等到9月从国内再回来,可能将再也没有机会去爬了。事不宜迟,调整计划直指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West MacDonnell Range

 

如果不是乘坐飞机前往乌鲁鲁,那么由公路、铁路而来的旅客基本上都会经过沙漠中的城市Alice Springs。爱丽丝泉从无垠的红土地和崎岖山地之间拔地而起,南北两侧各有一条山脉阻挡,路修于隘口之中,公路铁路都从这几十米宽的山口之间穿梭而过。起初,它只是一个简易的电报站,现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最出名的内陆城镇之一,是前往红色巨石的门户。旅游繁盛时期,这里游客的数量是当地人的六倍之多,然而俗话说,见过Todd River流淌过三遍的居民才有资格被称为是本地人,因为这可能需要20年之久。可见此地的干旱程度不一般。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从爱丽丝泉前往乌鲁鲁的公路

 

到了小镇街上,被成为阿宝的澳洲原住民多了起来,此前在东海岸的发达城镇,还真没怎么见过。只是听说在这里人身、财产安全要注意防范,很多本地人都拿着政府津贴受着赦免保护,抢劫偷盗事件时有发生,车里面都不要留任何贵重物品。晚上也要避免在昏暗的偏僻街道独自行走,避免常见的危险和麻烦。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满载的斯巴鲁傲虎后备箱

 

中心城镇并不大,中心区域夹在Todd River和Stuart Hwy之间,大概五六个街区便可横穿。周围散布着各个居民区,也没有什么可逛的地方。上午开车去了趟沙漠公园,这个公园处于城郊很大一块沙漠地貌中,在重塑的三种主要沙漠环境中,散步着巨大的,人能走入的笼子。里面有各式各样的鸟类和其他沙漠小动物,都有着非常详尽的说明。一座不太起眼的低矮建筑物之内,是夜行动物馆,蝙蝠、蛇类还有很多种鼠类在模拟的夜间环境中生活。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下午去城北边一英里左右的电报站遗址逛了逛,它处于一小块阳光明媚的高地之上,有很多带着小孩野餐、汽车的父母,往东踏过干涸的河床,是一片广袤的山地可以骑行。早年间,爱丽丝泉是一个电报中继站,达尔文到阿德莱德之间十二个中的一个,让电磁波在穿越国土的时候得以增强。 站外水塘,芦苇丛生,而爱丽丝则是电报站主管的妻子,爱丽丝泉因此而得名。当时,爱丽丝泉仅仅是电报站的用命。山谷中的小镇叫做斯图尔特,后来两地渐渐融会到了一起,为了避免混乱,这个内陆最著名的城镇就被命名为爱丽丝泉了。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在超市外面偶遇的摩根

 

简单在超市购买了生活补给,傍晚时登上ANZAC Hill,可以俯瞰整个Alice Springs和MacDonnell Range。爱丽丝泉十分紧凑,一天便可把城镇周边走马观花地欣赏完,如果有台自行车,将可以方便地深入探索周围的景点。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ANZAC Hill是整个城镇的最高点

 

城镇西边还有一条200km左右的大环线,从爱丽丝泉沿着Larapinta Dr顺着西麦克唐奈山脉一路向西,路上都是绝美的景色,主路路况良好,只有到各个景区的岔路才有砂石路面,但一般的小轿车也可以轻松胜任。山脉中遍布各种峡谷,水潭以及徒步路线,也滋养了各种野生动物和春天的野花。这条路线一天便可游完,如果有时间,可以提前预定露营点的营地,在峡谷中仰望星空的感觉,够人沉醉一阵子了。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峡谷中永久性的水潭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一个男人在池塘边思考人生 


Simpsons Gap是这一路中离城镇最近的一个景点,这里可以进行野餐和徒步。再往里走,几乎每个有标识的景点都可以停留,也不需要做什么攻略,各式各样的峡谷和水潭应接不暇,其中有个地方有岩石袋鼠触摸,可以跟它们近距离接触一番。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天然石凳


下车不过五秒钟的功夫,一只苍蝇就飞来与我结伴了,随之而来的是第二只、第十只直到满身都沾满了黑色的点点。澳洲的苍蝇感觉比国内的绿头苍蝇更小也更黑,围绕着你嗡嗡直叫,赶不走也驱不散,拍走它们没过几秒钟又会回来。它们最喜欢的地方就是湿润、柔软的、譬如嘴唇、眼角、耳道甚至鼻孔。所以来澳洲野外必备的东西就是苍蝇头罩,虽说不能免于苍蝇围绕的烦扰,但身体的重要部位还是得以保护起来。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还不是最夸张的时候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生活在岩石坡上的小袋鼠

 

苍蝇不受喜爱,这是全世界的共识,但是澳洲的苍蝇可以以一种锲而不舍的黏人精神而让人咬牙切齿。只要留有可以停留的余地,不管你怎么扇怎么打怎么跳起来骂这该死的苍蝇,它都会回来,世间哪还有比这澳洲苍蝇更粘人的舔狗呢?它们疯狂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想占有你眼球上的水分,想进军没有撤退通道的耳朵里,想触碰你柔软的舌头,只为了在上面踩一踩搓一搓留下一坨屎。被这些家伙围绕,疯掉是迟早的事情。

 

就是这样子,我脑袋嗡嗡地徒步进了观景步道,双手不自觉地在空中挥舞,嘴巴不停地吐着粗气,有一些刚好在两片嘴唇中心的家伙,会被气流弹射出去好几米远,看着在失控中找回了姿态,又义无反顾地加入了这一片乌云中厮杀。


慢慢地,我想放弃了,就像处在一堆食人鱼中放弃了挣扎,它们安静下来落在我上半身的各个位置,就像落在路面旁动物尸体上一样。


心灰意冷之际,如果看到前方有一群人想你挥手,大可不必理会。这是澳洲人独有的“举手礼”,无论是农场主,还是政客,大家都会频频使用举手礼,来驱赶苍蝇。1954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访澳时,也由于苍蝇的骚扰,频繁对民众挥手致意,赢得了澳洲人民的认可。还据说,澳大利亚独特的口音就和苍蝇有关。为了防止说话时有苍蝇飞进嘴里,澳大利亚人不得不加快语速,减小张嘴幅度,把长单词缩短。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传闻中正在赶苍蝇的女王

 

爱丽丝泉南部有个叫Rainbow Valley的保护区,我认为这是澳洲最独特的地貌之一。山体的颜色从奶油色变为红色,砂岩断崖和悬崖是澳州中部的地标之一,但是名气并不算大。但是见过这里的摄影作品,一定会为之感到惊叹!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下车之后手机随便拍的,当时正是正午

 

山体前有一片干涸的浅浅水塘,一场雨过后,镜面发射多彩的山体,十分耀眼夺目。哪怕就是未降雨的常日,这里的清晨和日落也足够炫目惊人,到了深夜星河升起,蓝蓝的天穹之下是深红色的群峰,这里不论什么时候,都能够用震撼的美感把你征服。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沿途路况,30-40km的搓板路


当然,运气不好的是,这一切都是我想象的。来这里要经过40公里大概1个多小时的搓板砂石路,在经历车身一系列剧烈的尖叫之后,抵达景区停车场我发现排气管断了,摇摇晃晃地悬挂在底盘下。这里又没有手机信号,当时我深以为传动轴也受到了牵连,怕夜长梦多,在抵达这里的15分钟后,我们调转车头马上驶回了爱丽丝泉。

没能在这里拍摄日落日出和星空,也是在澳洲一个很大的遗憾了。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满脸憔悴的大船与断掉的排气管

 

从爱丽丝泉前往著名的乌鲁鲁,需要沿着Stuart Hwy一路向南到Erldunda Roadhouse,再顺着Lasseter Hwy向西前行240km。全程大约是4个半到5个小时。这个Roadhouse十分有趣,圈养了一群鸸鹋、袋鼠,就像野生动物园一样。络绎不绝的往来旅客在这里加油进食和休息,热闹得像国内高速服务区。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继续往西行进,会有一座巨大的红色平顶山映入眼帘,它高出沙漠350m,初次见面我还以为就是乌鲁鲁,实际上一看地图是一座叫Mt Conner的山。但再接着往下开一个小时左右,真正的乌鲁鲁便可以一睹尊容了。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Mt Conner与Outback的合影

 

每年超过50万人次的游客,其中大多数不会在这里停留超过两天,考虑到我这6、7天40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和这里相比,途中是多么平常而漫长,于是我直接订上了3晚营地。不过乌鲁鲁的营地确实昂贵,不看这里的酒店和和青旅,就单单是不给你提供电源的帐篷营地,费用也高达$40每人每晚。

预定网址:

https://www.ayersrockresort.com.au/

其中营地是ayers rock campground,是大多数游客、包括澳洲本地人的选择。旺季一定要提前1-2周预定,太紧俏了。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营地高处,可以欣赏晚霞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围着篝火野餐

 

整个尤拉拉村为服务乌鲁鲁—卡塔丘塔国家公园而建立,呈环形排布,中间是一个观景台,清晨或是黄昏可以遥望巨石,也可以看到一侧散落着的卡塔丘塔。周围一圈是各式各样的的酒店、青旅、加油站、超市等等。它成功地将世界上最恶劣的地方变成一个访客易达之地,当然它也是这片沙漠中唯一提供住宿、餐饮、加油等服务的地方,也许你为因为价格问题而犹豫,那我告诉你,你别无选择。营地周围是一圈沙丘,可以直接从露营位穿过铁栅栏爬上去,与度假村中间观景台不同的是,不需要走那么远就可以在这里独享观景环境。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最喜欢的一张照片,由iphone拍摄 

 

乌鲁鲁的特点就是,等你终于抵达了那里,第一眼就有了腻味。当你购买了40澳币的门票进入公园大门的时候,就会意识到自己开了几天几夜,2000多公里就为了看这么一块熔岩蛋糕样的东西,都还没有自己在报纸、书籍、明信片上看到的摄影作品亮眼。离乌鲁鲁越近的时候,这块石头在公共场合中的曝光程度就越高,可能这一路上已经看过几百回了。

 

但随着接近它,它会让你大吃一惊。这一片醒目难忘的旷野中,矗立着一个巨物,抬头看上去遮蔽了半边的天空。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极度舒适的色彩与纹理

 

和很多景点不同的是,这里观看日出日落无需逆光观测,由于山体是棕色的岩石,在不同时段的阳光下会呈现出独特的色彩,也随着季节变化而明显变化。所以日出的观测点是设立在了巨石的东侧,而观测点则是设立在了西侧,都有着停车位足够的观赏区。如果是在上午看到,它呈现出一种深红色,到了下午则是棕红色,上面的褶皱中散布着黑色的阴影。到了日落,首先通体会被照射成鲜艳的橙色,随后从底部慢慢褪成了炭黑色,直到通体完全变黑。而天上的霞光,也是同样精彩。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山体中的光影

 

乌鲁鲁在地理上被称为岛山,一大块耐风化的岩石留在空荡荡的平原中,而周围的一切都被侵蚀了。在这么戏剧而孤独的壮丽中,呈现出一种均衡平稳的美感。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一大早拍摄的日出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日落以后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在公园逗留了很久很久,在关闭前抓紧拍摄了一张银河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当然也要合影自拍一张啦

 

抵达巨石下面的时候刚早上9点,可能是攀爬的气象条件不佳,入口还被管理者封锁着。我们在周围等待了将近半个小时,依旧没有要开放的迹象。于是决定先环绕乌鲁鲁徒步。


Base Walk是环绕乌鲁鲁的步道,一圈10km大概需要3-4小时,沿着平整的土路可以从360°近距离欣赏乌鲁鲁,沿途有洞穴、水潭、岩画,可以清楚地看到砂岩褶曲和地质磨损的景象。不论从哪一面靠近,都十分可观。细节是看不够的,让人不得不看。距离越近,它越发有趣。石头上痕迹很多,形状也没有那么规整,随机的曲线像草皮、像海浪、像微风吹过,观察这些可以打发掉非常多的时间。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非常有质感的纹理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途中会经过几处对原住民非常神圣的地方,有围栏和标识,禁止入内参观也严禁拍照。

 

快要返回到起点的时候,我看到高处的山脊上有了密密麻麻像蚂蚁一样的黑点。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人类真的过于渺小了


哦,原来是攀登步道开放了。攀登步道全程有1.6km,往返大概2-3小时。此条路线是沿着Mala人祖先所采取的传统路线,在几乎垂直的山壁上,打上了铁桩拉起了钢链,要手脚并用才好上的去。如果发生强风、下雨、大雾、高温或者原住民的神圣活动,攀登将会停止。据不完全统计,自1950s,在攀爬乌鲁鲁过程中死亡的人数,达37人。不过这数据,都在2019年10月停止了。

 

2019年7月底,我抓住禁令的尾巴,不管什么神圣不神圣了,对于远渡重洋而来的游客,只有登上这座从周围的沙地灌木中拔地而起的巨大岩石,才不枉几天的日夜奔波。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从山脚下攀登的锁链,四肢用力攀爬根本不敢拍照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山腰上一个稍微平坦些的区域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山顶之上的影子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协力合作的人们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登顶了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一望无际的荒野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几乎垂直的路线,从这张照片里看更加直观

 

这儿褐红色的石头和沙土绝对迷人,我也曾在遇到的人那里见过炫耀将澳洲各地的沙土用玻璃瓶封装起来收藏。与此同时,在乌鲁鲁,每天也能发生国家公园的管理者收到世界各地游客将装有纪念岩石和沙土的瓶子寄送回来的事情。


这些信件中表示,他们对此前的错误行为感到后悔,并且希望可以将东西物归原主。

“我认为,在此之后家人身体欠安,自己运气不好,都与这些不该被带回来的石头相关,尽管我的朋友嘲笑我的迷信”。


此外,根据土著人的规矩,和澳大利亚的法律,从景区内搬动岩石和沙子,不仅是对原住民文化的不敬,也可处以最高5000元澳币的罚款。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日出时的卡塔丘塔

 

卡塔丘塔在乌鲁鲁以西30公里处,途中有一个建立在土坡上的瞭望台,可以观赏这堆石头山的全景。一群巨大的圆顶石头聚集在一起形成大大小小的山谷,比隔离的乌鲁鲁更加有魅力。最高的岩石是奥尔加山,海拔1066米,从地面而起546米,比乌鲁鲁还要高个200米。虽说这群圆形的岩石是绝对禁止攀爬的,但其中好几个环形步道绝对值得画上一天时间来探索。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徒步步道的起点

 

需要注意的是,即便在7、8月,南半球的冬季进入徒步,中午的气温依旧难耐,每小时需要携带1L的饮用水才比较保险。夏天气温超过35℃以后是绝对禁止入内的。其中有三个加水点,由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驾驶带水箱的4×4皮卡进入装载,不知道离上次装水隔了多久,看着水壶里的水不多了离出口依旧遥远,冒着“生命危险”,发现水质居然不错。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不需要用言语来描述了

 

主要徒步路线是Valley of the Winds(风之谷),听着名字颇有在宫崎骏动画中旅行的感觉。这条7.4km的环形徒步步道,横跨不同地质地貌的沙漠地区,沿途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欣赏不一样的大石头,一路上风声在空旷的山谷中回荡,鸟儿在远方的树上鸣叫,走着走着会感觉到这个星球如此孤独,和地球产生不了任何联想。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蚂蚁一样的人类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只有飞机在提醒我还身处地球上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See ya


两天的徒步之旅完成了此次穿越澳洲中部的最大心愿,来的时候我有些厌倦,最后离开乌鲁鲁的时候,心中有一种说不明的激动。在回到孤独的长途公路之前,我们又开车围绕乌鲁鲁了一圈。之后,在后视镜中它慢慢缩小,我意识到在这儿的时间,恐怕永远也不会够。

 

Hiking | 攀登绝版的世界中心乌鲁鲁

车窗里乌鲁鲁的倒影

 

休息一晚我们又驱车4个多小时返回到爱丽丝泉,一番补给和休息,车头一路向北,驶向北领地的首府达尔文,90%的时间是枯燥无味的驾车,期间又打卡了哪些让我们眼前一亮的地方呢?且待下期文章《北领地温泉探秘》。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