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从来没有想过会当清洁工人,因为做清洁工人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是毫无帮助的,无论做的再好,一个清洁工的reference也是拿不出手的,人生就是这样瞎几乱过吧。最初只是想在悉尼附近集完二签然后回去,结果疫情来临,城里不再是生活的选项,不时的想去换工作,因为农村真的很无聊,整个清洁部门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清洁工又是个不需要说话的工作,和一个澳洲人share house,大部分时间我俩都是见不到面的。


于是生活每天除了下班躲在屋子里看各种的美剧,就是在工作时的遍打扫卫生遍听英文广播,肉厂允许使用厂子提供的耳机收听广播。开始觉得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切断了所有与外界的联系,一年前注销了微信,删除了微博和抖音,和父母也只保持着电话联系,人曾被迫是个社交的动物,那就当现在超脱其外做个与世无争的厂哥在南半球出家吧。


下面附上payslip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因为我是一名全职工人,还有三周的带薪假并没有休。所以年薪在6.9。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在dubbo这个镇子生活了一年零九个月,考了澳洲的驾照,也办了这里各个club的会员,原因是进去赌老虎机,也许是因为在一个地方生活太久,终于在报税的时候,税务局按照税务居民身份给我发了1100刀的低收入补贴,虽然三十多万人民币的的年薪在国内算是高薪了。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去年报税时自己已经在dubbo生活了七个月,但是没有拿到税务居民的低收入补贴。看到台湾人的文章写到只要在一个地方工作半年就算税务居民,于是不停给税务局打电话,但每个税务局接线员给我的答复都不一样,有的说打工度假不是税务居民,想要领补助要先转换签证;有的说我符合税务居民条件,只需要重新申请就能拿到收入补贴。最后也没有能拿到补贴,老老实实补交了2700多刀的税,因为悉尼的雇主和dubbo的雇主都按照15%缴的税。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全世界的公职人员都是一样的,我在村子里丢了辆价值1000刀的电动自车,汽车停在有摄像头的车位被撞损后逃逸,报警也都是无用的。相反汽车停在家门口,停反了方向,他们的罚单倒是发的挺快的。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我在这个村子做过四份工作,肉厂的保洁,酒店的保洁,麦当劳的crew,还有华餐厅的收银。华餐服务员时薪17cash,做了一周后辞职,实在不喜欢既累同时又要服务别人而且工资低。麦当劳做了三个月,时薪27,平薪,也就是说,无论你是周六周日上班还是夜班都是27的时薪,也不知道这样究竟合法不合法;酒店housekeeper,时薪26,周六31,周日37,法定假日52。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这份工作兼职了半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周六日去上班,没有固定的班表,只需要你告诉主管,你哪天可以上班,如果当天需要人,主管会在前一天晚上,提前打电话问你,明天是否能来上班。做了半年housekeeper后,拣回家的洗漱用品实在是够用一两年的了,housekeeper是按房间给钱的,分为service和clean,房间型号的大小不同决定了一个房间所给的打扫时间。因为housekeeper真的很缺人,而且dubbo是新州的中西部中心城市,客流量大,基本每天都会接到电话问你第二天能不能去上班,上不上班随你,我大部分时间都只接周六日的工作。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我做的这份全职工作是fletcher肉厂清洁工,最初也是看了菜君的计划而投的简历,也许是我身高183的优势,周五面试 体测,当天下午hr就通知我下周一过来上班,以至于我没有时间去提前通知悉尼海底捞离职,通知房东退租,但海底捞还是很人道的并没有扣押我的工资,在此无比怀念海底捞的员工餐。华人房东扣押了我两周的押金。肉厂是不可以自己主动挑选职位的,被分到哪个部门要随天意了,当然肉厂是没有轻松工作的。

  

肉厂保洁最初是下午班,后来工厂变成24小时运作,变成了大夜班,噩梦的开始。因为头一年我上的是下午班,我是既看不到早班员工,也看不到杀羊切肉,后来转成了大夜班,我就开始有幸目睹杀羊的全过程,杀羊和杀人没有区别,区别杀人犯法。以至于现在如果我看一具肠穿肚烂的人类尸体,我想我应该一点都不会害怕。我目前的工作就是先打扫一个半小时的办公室,然后肉厂其他部门的人下班后,我会进到屠宰间,把所有的垃圾袋丢到外边,擦掉机器上的血和脂肪。大部分的清洁工都是用高压水枪冲血冲脂肪的,但是有一些是冲不干净的,所以需要人力强力擦掉。总的来说工作不是很累,但肉厂里的轰鸣声,以及屠宰间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外加要在半夜上班。


夜班上久了,人变得越来越丑,性子变得越来越怪。清洁工带薪休息半小时,这也是全肉厂唯一一个有带薪休息的部门,工作一年九个月一直都是带薪休息,然后最近突然改革取消了带薪休息,也就是每天要多在肉厂待上半个小时。这个肉厂每年厂休一个月,在年初和年终各放半个月假。清洁工有时候会有周六日的工作,双倍工资。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时薪22.75,加上night penalty30% 再加上每周80刀的bonus。肉厂三个月涨薪一次,但清洁工只能升薪一次就封顶了。投简历可以在网上申请也可以现场到肉厂门口填表,这个工作最大的优势就是工时稳定,想赚钱可以来这里,这里还有个部门叫felly,一周工作50到60小时,税后一周可以拿到超1500刀的工资。最近新州农村地区进入lockdown,我也过上了在家躺平,每周从central link领750刀救济的生活。


年薪6.9万刀,时薪30+的全职清洁工人


认识了很多欧美背包客,他们在镇子附近solar farm工作,每周有两千多刀的收入,最近考了白卡,也一直在申请solar farm的工作以及其他工作。无论什么工作都好,希望换个环境生活了。没有去过爱丽丝泉,但是开车开到broken hill就已经觉得沙漠并不是自己可以生存的地方了,无论那里有多轻松多高薪的工作,自己也是没办法在一眼望不到绿色的沙漠里长期生活,就像road house,去过了才发现,那种荒凉与孤独,不是我这种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早点回到城市里生活学习。


Stay safe




作者:James
转自公众号:流放囚犯岛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